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口罩

第四章 口罩

“恩?”苏矜北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艰难的单脚站着的样子,恍然大悟道,“不是,我是为了躲人,一世情急,直接离了轮椅。”
“叫你呢。”门外的林清唯啧了一声,觉得身为一个医生很有必要随叫随到,于是他很有“职业道德”的先进了苏矜北的病房。
“那好吧。”小歪想想也没坚持了,拿了钱包,匆匆的下楼了。
“你做什么。”身后传来了一道磁性清冷的声音,苏矜北一顿,嘶……这声音,很耳熟啊。
周时韫一顿,在两人疑惑的视线下云淡风轻的做了个解释,“轻微感冒。”
这天,助理小歪推着她出门溜达。
周时韫还未作答,一旁的林清唯就热心的接道,“我师兄有点洁癖。”
“不用,你先去吧。我想在这晒会太阳。哎呀,我穿成这样你还怕别人认出我啊。”
照例查视。
苏矜北支着下巴,慢悠悠的道,“对啊,来我病房的时候都是戴着的。”
“苏小姐,你腿是怎么了。”林清唯一张娃娃脸笑眯眯的看着苏矜北。然而苏矜北对他抿唇一笑就越过他看向病房门口的那人,“周医生,周医生?”
“可不是吗,知情人透露,苏矜北和徐嘉玮是同一天因为同一场车祸送进来的,车祸还是小事,重点是这两人大半夜在同一辆车上。我们采访后看苏矜北怎么说,然后我们把这个报道出去,绝对能引爆。”
苏矜北讶异,“当医生的有洁癖,那做手术的时候呢?”
晚班,周时韫和另外一名医生林清唯从隔壁vip病房出m.hetushu•com.com来。苏矜北无聊且眼尖,连忙叫住路过她病房门口的周时韫。
苏矜北问着问着自己也忘了初衷,到最后就只是想戏弄戏弄这个不言苟笑的主治医生,反正她就是太无聊了,无聊到桌上爬上来一只蚂蚁她都能跟它玩半个小时。
“不是都戴着手套嘛。不过师兄,”林清唯突然转头看周时韫,“你平常也没有总是戴口罩啊?最近是怎么了?”
苏矜北有点失望,特等品种的大帅哥在眼前却看不了啊。人家说感冒了,总不好意思非让他摘了口罩吧。
林清唯推了推周时韫的手臂,“进去进去,我跟你一起。”
“恩恩!”
苏矜北看着他的眼睛,一时间没了话语。她看过太多长得好看的人了,但一下撞进周时韫的眼睛还是失了神……
旁边的门突然从里开了,苏矜北一愣,仿佛是看到上帝给她开了一扇天窗!于是,她想都不想就扑进去,边扑还边惊呼,“关门关门关门!!!”
后来,徐嘉玮出院了。苏矜北身体也好多了,已经可以单脚行动。但是何迪不放心她,从来不让她下床。就算非要离开床,也必须坐在轮椅上。于是,苏矜北经常让助理小歪推着她出去见见太阳。
“……”
小歪有些犹豫,“这……”
后来的很多天,周时韫发现这个女人很热衷于问他身体情况。
糟糕,又是记者,还是光明正大问路的记者。
周时韫侧眸看了一眼满眼发亮的林清唯,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可谁料到m.hetushu.com.com,之前两个去病房找她的记者找不到人就转身出来了。苏矜北为了躲后面两个记者,所以一直是面对着这个方向。于是,病房出来的记者好死不死的就看到了一个遮遮掩掩的苏矜北。
不远处,一男一女拦住了一个护士询问。苏矜北停下推轮椅的手,连忙侧过脸。
“周医生!”
在外面晃了半个多小时,小歪准备推她回房间。
由于是单脚,苏矜北扑进去的姿态完全没了重心,她几乎可以预想到等会她会直接砸在地上。但料想的碰撞并没有袭来,在她倾斜45度角的状况下,一直有力的手横在了她的腰间。
苏矜北偷偷瞄了一眼那两人的踪影,用手推着轮椅往另一个方向走。
“矜北姐,那我先把你送回房间,然后再下去给你买吧。”
“恩?”苏矜北回过神,看着两个等待答案的医生,连忙优雅又认真的答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石膏里感觉,有点痒。”
偶尔路过。
记者的声音,护士的声音,看热闹的人声音,总之,外面吵吵闹闹很是嘈杂。
路上有病人、医生来来往往,苏矜北穿着她的病服,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再加上在病服上盖了毯子,所以也很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废话,徐嘉玮已经出院咱们拍不到了,但是苏矜北还在啊,我们是最早知道了,要是拍到了肯定是独家。”
身后那两个记者听到了动静惊喜的抬头看来,“苏矜北!是苏矜北!”
苏矜北拉了拉毯子,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惬意的看着玻璃外的www.hetushu.com.com风景。
甚至在她和那个年轻男演员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也没忘记把殷勤的笑脸分给他一半,“周医生,这么多天了你感冒还没好啊,一直戴口罩难受嘛?”
苏矜北松了口气,可她没空去看这只手的主人是谁,因为她下一秒就赶忙伸手去锁门。
“周医生,我腿有点难受,你来看看我呗。”除了腿,苏矜北其他地方都属轻伤,过了这么些天已经好多了,所以她只能拿伤残的左腿来说事。
身后窃窃私语的两人离开了,苏矜北低着头,拉了拉帽檐。丫的,车祸是小事?姐姐我的命是小事吗!丧尽天良的死记者!!
“诶你好,请问你知道苏矜北是在哪个病房吗。”
“哇哦,周医生,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苏矜北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分外的慎人。周时韫没去理会她说的意思,视线往下一移,很淡定的说道,“你在表演杂技吗。”
“你就是周医生?”苏矜北终于知道薛影为什么那么夸了,原来,还真是绝色。
“苏小姐,你还没有说你的腿怎么了。”周时韫拉回了他们原本的主题。
“那可太好了。”
林清唯一愣,“噢对对对,见着电视里的大明星都差点忘了,真不好意思。”
他瞳孔的颜色是浅棕色的她一直知道,因为他戴着口罩但不妨碍两只眼睛各种冷淡的看待她。但她不曾知道,原来这双眼睛搭在这张脸上效果会这么好。看久了,她都觉得可以沉溺在这个虚幻的美好中。
没戴口罩的周医生?!
周时韫脚步一顿,目光从门口望和-图-书进去。
里面的女人笑靥如花的对他招手。
苏矜北满意的看着紧闭的房门,总算是隔离了这些记者了。
苏矜北嘴角微微一抽,生无可恋……
“你等等!!”苏矜北一把拽住他的手,“不能开门!”
“周医生,你身体还好吧,多休息才能更好的康复。”
如玉般的脸庞,漠然浅淡的浅棕色眸子,不染而朱的嘴唇……这是一张惊艳出尘的脸,虽是惊艳,但看着却不尖锐。好看的没有攻击性,但也是不屑有攻击性的感觉,他冷静的低首看人,莫名增了一丝清高隔世的气息。
门外,记者接踵而至。
原来,她不曾看过他的样子。她对他的了解,比他想象的还要少的多。
周时韫也意识到现在没戴口罩,可看着苏矜北的反应,他发现似乎没戴口罩也没关系了。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压低的声音,“vip901房间,要问的问题都准备好了吗。”苏矜北一怔,vip901不就是她的房间吗……
“……”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就在苏矜北看到了总是戴着口罩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的周医生没有戴他的口罩后。
“感冒啊,师兄你没事吧。”林清唯热切问道。
“……没事。”
“那个人?是苏矜北!”其中一人惊讶道。
“好了,快走。”
说着,他就要去开门。
对于苏矜北莫名其妙的关心,周时韫除了刚开始的轻微意外,后来都是默然的接受。
“准备好了。刘记者,咱们可是第一家到医院来的,这是绝对的独家吧。”
苏矜北看了周时韫一眼,到https://m•hetushu•com.com底怎么样的长相才能让薛影这种完全不外貌协会的人特地在她面前称赞呢。
“病房就在前面呢,附近都是医生护士的,你还怕我出什么事。”苏矜北朝她摆摆手,“赶紧去赶紧去。”
苏矜北摸了摸下巴,薛影见着他的时候怎么就没戴口罩了,恩,应该是来病房看病人怕传染人所以才戴上的吧。
苏矜北心中一凌,扶着旁边的墙站了起来,她单脚跄了两下,想找个地方躲躲。
苏矜北没回答他,而是莫名其妙的问了句,“周医生,你是不是工作期间都戴着口罩。”
往往他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没好。”“谢谢。”
“咔擦。”
苏矜北想着现在自己的形象,没化妆,病态脸,还穿着宽大的病服,对于一向美艳四射出现在镜头前的她来说,这样的打扮简直就是丢人到不能再丢人!她可容不得这个样子被记者们推着上头条!
“周医生,你感冒好了吗?”
“小歪,我想吃烤栗子了。”
“苏小姐?”
“还真是!快上!”
苏矜北想起来是谁了,她安心的回过头,“周医生,原来是你啊,多亏你了……”
她低头看了眼被她当支架按着的手臂,是医生的白袍,袖口还露出了一小截白色的衬衫袖子。
“哦。”周时韫伸手拎开她的手,再把她的手搭在一旁的柜子上,“那你继续,我还有事。”
不过消息到底是走漏出去了,他们想方设法的混进vip找她,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撞上去。
门口的周时韫终于走了进来,他站在她病床前,口罩上方那双眼睛平静且冷淡,“怎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