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番外三 皇长子成长日记

番外三 皇长子成长日记

“我厉害吧?”她问小元宝。
云微明扶了扶额,不忍看下去。
“这厮一定会长成一个色胚的,你果然有先见之明。”云微明对林芳洲说。
道士给测八字的时候说,此子颖悟聪慧,智者乐水,然慧极必伤,该给他取个稳当的小名儿,压一压。
他被她逗笑了,温柔的目光落在她汗湿未褪的脸庞上,低声答道:“特别,特别厉害。”
想到那一大一小在雪地里玩耍的样子,他的脸上浮起温暖的笑意。
她却只是翻了个身。身体起伏均匀,还在沉睡。
梦到他了?
然后他一把将林芳洲扯进怀里,眼神带着威胁,“说谁呢?”
所以,就开始翻旧账了。
云微明:“你那时候为什么总说我?”
别人说了一万次的话,小石头不信,他爹说一次,他就信了。
尽管不太理解这话里的因果联系,但小石头听到如此消息,还是大大地惊讶了一番,傻乎乎地看着林芳洲,问道:“娘,你是怎么长的、这么大个儿呀?我能长你这么大吗?”
一旁的云微明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站起身,把小石头抢过来递给奶娘:“带下去。”
“是真的,我何曾骗过你?”
林芳洲看到他的眼圈红红的,她还有力气嘲笑他呢:“你看你那点出息。”
“反正他又听不懂。”
他的口齿越来越灵活,说话越来越流畅,嘴巴像是抹了蜜一般,又往往带着儿童特有的纯真与m.hetushu.com.com耿直,使人不得不信。就这么着,他把宫里上下都哄得神魂颠倒了。
只有云微明不受他摆布。
吃完了午饭,林芳洲和小石头消了消食,然后一起滚到床上睡午觉。云微明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就把奏章搬到卧房里批。批累了,抬头看看窗外,外头阴着天,天空低垂,大概是要下雪了。他想着,等下了雪,可以带着她去赏梅花,在梅林里喝酒,吃热腾腾的火锅,若是小石头表现好,也可带上他……
她的生产是很顺利的,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疼。她刚生完,云微明也不顾别人阻止,闯了进去。
这大概,就是最好的人生了吧?
曾经他梦里的生活,如今,都在眼前了。
云微明对和尚道士完全没有信任感,奈何林芳洲有点信了,就给儿子取了个小名叫“小石头”。
连林芳洲都沦陷了。有一次小石头在床上爬着玩,林芳洲教育他:“小石头等长大了要当个好人,知道吗?”
小石头一副很理所当然的样子,慢吞吞地答:“我娘是好人,我自然也是好人。”
小石头也有些埋怨,问他娘:“娘,你怎么总逗我呀?”
是了,小石头说的那句话是:“你真好看。”
林芳洲觉得很神奇。平常小石头和他爹也不算特别亲近——绝没有和她那样亲近,怎么一到关键时刻,他就只信他爹呢?
他收回目光,看向床上和_图_书睡着的人。一开始入睡时林芳洲还搂着小石头,现在已经睡得各据一方,小石头还算规矩,反正手短腿短,做不出什么花样。林芳洲就不同了,躺在宽大的床上,四仰八叉身姿奇特,像是展翅欲飞……
云微明轻轻挑了一下眉。呵,知道谁是一家之主了吧……
云微明笑了,轻声自言自语:“我也做过梦啊。”
……
他突然也笑了,笑眯眯地说:“好,我是坏人。今天让你知道我有多坏。”
“是。”
云微明有些好笑:“孩子那么小,你跟他说这些做什么。”
林芳洲偷偷朝云微明竖大拇指:还是你高啊。
她那些有事儿没事就调戏良家妇女的日子,现在想来还能使他耿耿难平。就算现在知道那都是装的,又怎样?理解不代表他不在意。
林芳洲拍桌狂笑,“哈哈哈,小元宝,原来你不是好人!”
云微明看出林芳洲的疑惑,他无奈摇头:“你整天和他开玩笑,他能信你才奇怪。”
“吃得真少呀。”小石头说。
众人见状都上前哄他,他一概不信,越哭越凶。
云微明听了,不仅没高兴,还有些担忧。
啪嗒——林芳洲感觉有水滴落在自己额头上,滚烫。
云微明想到自己小时候,她也这样说过他好几次,说他以后会成为色胚。不管当时还是现在,他的心情都差不多——好无辜好委屈。
喂了一会儿,林芳洲说:“它吃饱了www.hetushu.com.com。”
他提笔正要继续做正事,却听到她突然叫了他一声,含含糊糊的:“小元宝……”
“你看吧,你不也一样。”
“你自然是好看的。”
云微明摸了摸小石头的发顶,语重心长:“以后不要随你娘。”
倒也是……
是对着贴身照顾他的小宫女说的,把小宫女惊得脸都红了。
小石头很不高兴,想骂人,可是骂人违背了他“做人的原则”,更何况对方是他爹。他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爹,委婉地控诉:“爹,你要当好人呀……”
他无力地扶额:“因为你那时候确实是个色胚!”
这一头小石头被几块糖哄好了,吃得很开心,又开始祸害别人了。
林芳洲憋着笑哄他:“好了好了,不吃,逗你玩呢。”
他不发一言,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低头亲她。
林芳洲养胎那些天比较无聊,所有人都觉得她比琉璃盏还脆弱,生怕磕了碰了,导致她也没什么能做的,闲得要长毛。总算养足了月份,一朝分娩,是个儿子。
“哦,那个呀,”林芳洲点点头,似乎是想起来确有其事,她半点愧疚没有,反而道:“谁教你长得好看,越长越好看,总让人感觉不踏实。”
屋里侍候的内侍宫女们听到此话,惊起一身的冷汗。唉,也只有圣人敢这样跟官家开玩笑啊……
于是这顿饭小石头吃得特别老实,给什么吃什么,一点也不挑了。
有时候林芳https://m.hetushu.com.com洲会抱他。她抱着他,用指尖戳他的脸蛋,轻轻扒拉他的小嘴唇,把他逗得哈哈直乐,她就会说:“长成这样,等大了不知会祸害多少好人家的姑娘。”
第二天,小石头又来找他娘玩。他带来了一只雪白的小兔子,特别可爱。林芳洲把小兔子放在桌上,怀里抱着小石头,母子二人用草叶喂兔子。
等到他大一些,小孩儿渐渐地学说话,先是“爹”啊“娘”啊一个字一个字的。云微明很喜欢小石头喊他和林芳洲“爹娘”,像是寻常人家孩子称呼父母,使他感觉亲切又温暖,有家的样子。
“我说你什么了?”
好吧,当娘的已经把信誉败光了……在孩子只有三岁的时候……
小石头咯咯直笑,往前探小脑袋,等着被她亲。
云微明让战战兢兢的他们都下去了。
林芳洲正不知如何回答,云微明适时地来了一句:“你娘可从来不挑食。”
云微明替她回答了:“因为你娘也是三岁,只比你大一个月。”
小孩子刚生下来时一般看不出美丑——几乎都是丑的。等长几个月,长开了,就好看了。小石头渐渐的越长越水灵,粉粉嫩嫩的像是一捧几乎能掐出水的荷花苞,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分外有神。合宫上下——连哈巴狗和猫头鹰都算进去,谁看见都喜欢他。
小石头果然止住了啼哭,一抽一抽的,自己抬着小胖手擦眼睛,一边问:“是真的吗?”
可惜hetushu.com•com了,小石头太小,没能听懂他爹的谆谆教诲。
“哈哈,又不是我说的,是你儿子说的。”林芳洲对他这点威胁倒是一点不怕。
再后来,小石头奶声奶气地,说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完整的句子。
他立刻放下笔,抬头看向她:“怎么了?”
奶娘哪敢忤逆,立刻抱住小石头,脚步匆匆地,离去。
那一刻她就觉得自己好厉害。这世上没有小元宝做不到的事,唯有生小孩这一项,还得她亲自上阵,哈哈……
他摇了摇头,“这是以貌取人。一个人靠不靠得住,看的是品性,又不是脸。不能因为我长得好,你就觉得我会成为一个色胚。”
小石头不信,哭个不停。
林芳洲用草叶撩着兔子的鼻子,笑道:“午饭我们吃兔子肉,骨头拿来炖汤。”
恰好云微明走进来,见屋里乱成一团,他问明缘由,便让众人都散开了。然后他对小石头说:“不要哭了,你娘逗你呢。”
“呜——哇——”猝不及防听到这个噩耗,小石头大哭起来。
“那个时候,你觉得我是色胚吗?”
后来,这小孩对很多人都说过这句话,包括韩牛牛在内。
原来是做梦吗?
“说我长大了必定风流好色。”
“好了好了,你说得有道理。我问你,你觉得我好看吗?”
林芳洲哈哈大笑,架着他的两腋把他抱起来,嘟着嘴作势要亲他的嘴巴,一边笑道:“小嘴怎么这么甜?我看看你吃了什么,是不是吃糖了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