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自然不是。”鱼或利摇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不过你再聪明也没用,我猜现在,你们的皇帝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与云微明往来的书信,皇帝一定龙颜大怒。”
不,不对,这更会让人怀疑那书信是离间计吧?如果得知突厥要搞事情,哪怕官家和小元宝之间有什么猜忌,此刻也会暂时放下猜疑,共同对抗外族。
“过奖,不如你奸诈。”
林芳洲翻了个白眼,“在你眼里是不是所有人都是二百五?能被你几封伪造的书信耍得团团转?”
林芳洲一下子明白了。鱼或利拿着中原的军事机密去打仗,一定势如破竹打得很顺利,傻子都能猜到他提前获知了机密。再加上那些伪造的书信,小元宝就彻底解释不清了。
“哦?林弟明白什么了?”
“你才快死了,滚!”
鱼或利说道,“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呢?信就是真,不信就是假。”
“哦?聪明到连男女都分不清?”
鱼或利也是呵呵一笑,“林弟,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何有这么大的把握。”
吃过早饭,林芳洲被赶出了帐篷,因为帐篷要拆了。
突厥现在四分五裂的,有很多部族,有的大有的小,鱼或利他们算比较大的,但也没大到可以拿出十万骑兵。
林芳洲隐隐觉得不妙,忍了忍,说道,“我劝你早点收手,我家小元宝很聪明的。”
林芳洲之所以想不通,是因为她觉得伪造的书信并没有那么强的说服力。
排除掉“鱼或利是个超级自信的绝世无敌大傻子”这个可能性,他既然那么笃定此番离间计能扳倒小元宝,那么就一定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使官家相信小元宝确实勾结了突厥。
现在想起和*图*书与他相处的一点一滴,都会不自觉地笑起来。想到他一举一动,想到他与她撒娇卖痴说的胡话,她就觉得心里有些慌乱。
林芳洲一愣,“我……”
“与你待久了,只要稍加留意,总会有所怀疑。一旦怀疑了,就不难发现。”
那么鱼或利哪里来的信心能把朝廷搞乱呢?又是哪里来的信心引兵南犯呢?
鱼或利一昂首,答道,“十万铁骑。”
夜里安营扎寨后,林芳洲捂着被颠得碎成八瓣的屁股,急急忙忙去找鱼或利,一见到他,劈头问道:“我说,你这次带了多少人马?”
他轻轻叹了口气,“你不要喜欢他了。”
“你……你……”林芳洲心脏狂跳,突然一阵绝望,她摇头,尖声道,“你就痴心妄想吧!我家小元宝——”
鱼或利道:“看出来了?这就是我与他来往的证据。”
“他……只是这一点不聪明,其他时候都聪明……”
林芳洲只觉不寒而栗,喃喃说道,“齐王是乌龟日出来的吗?他难道就不怕你一路攻城拔地,打进京城?到时候大家一块玩完!”
林芳洲摇着头,瞪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脑子里突然一亮,不自觉松了口气。她不屑地笑了笑:“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家小元宝十岁的时候就帮同窗写大字,他模仿过不下十个人的笔迹,个个十分逼真,连先生都看不出呢!现在,你用这种小把戏糊弄我?”说着把那书信一扔:“假的!”
“你和小元宝有来往?”林芳洲问道,不等他答,她立刻摇头,“不,不可能,我了解小元宝,他不可能和突厥人勾结的,也不会谋反。”
林芳洲回忆她印象里的沈二郎,不像是个傻子。
鱼或利和*图*书笑道,“接着说啊。”
林芳洲感觉很不妙,想到鱼或利那胜券在握的样子,她心里突然有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测。
“现在你有十万了!”
但是现在,很明显,鱼或利要领着骑兵南犯了。
……
可其实,无论他们多亲密,她都一点不反感。
好歹毒的招数!
“因为他,快死了啊。”
又特别想飞到他身边去,立刻就见到他。
“呵呵,我看你心比天大,命比纸薄。”
“是么……”林芳洲有些挫败,她以为自己装男人装得很好。
喜欢他?喜欢自己一手养大的小元宝吗?
她只知道,他们奔跑的方向是东南方。
但是她奇怪的是,沈二郎,哦不,鱼或利——为什么要抓她?抓她有什么用?她就是个小人物,没有背景,没有影响,长得又瘦小,就算抓过来炒菜,都不够吃几天的。
“太子做人一向低调谨慎,很得人心,不会犯什么大错的。我劝你啊,你既然是突厥的王子,就该一心一意地放牛,放马,放羊……不要替我们中原人操心了。”
“说了也无妨。你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我与齐王联手,他把你们的军事部署透露给我,而我,则假装这些消息是云微明告诉我的。”
“你家小元宝已经自身难保了,”他笑道,抚了抚她的脸,“不要难过。等我打进京城,继承王位,让你做我的王后,好不好?”
曾经,她对小元宝是怀有愧疚的,不管她是否有意,她把小元宝变成断袖了这是事实。所以她才会无限度地容忍,一步步地退让,允许他对她这样那样。她以为,她只是在弥补自己的过错。
“不回来也好。我看你们中原人写的词上说,江南hetushu•com.com有‘三秋桂子,十里荷香’,我听着神往已久,早就想亲眼看看了。”
林芳洲翻了个白眼,“过奖了……话说啊,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是女人了,为什么还喊我林弟?”
林芳洲坐下后,冷冷说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但现在他不知道我带着十万人去,他以为,我依旧只带着一万。”
鱼或利挥退室内众人,对林芳洲说,“林弟你且坐下,听我一言。”
第二天一早,林芳洲找到鱼或利,说:“我明白了。”
林芳洲自然也不会信。
有一个人,他用一只大鸟把你抓到自己的老巢里去,还说自己是好意……不管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可能相信对方是好意。
“胡扯,别以为我没听说过你们部族,哪里出得了这么多兵马。”
“是这个道理,不过,若是太子犯了大错呢?”
林芳洲把信拆开,扫了几眼,确实是小元宝的笔迹,信的内容文绉绉的,和平常说的话不一样,她看得半懂不懂,只知道似乎是要密谋什么大事。
不,不可能,小元宝他不可能的……
林芳洲视线飘向书的封皮,看到那书竟是一本中原的词集。
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明明只是把他当弟弟的,突然喜欢了小自己七岁的弟弟,感觉好丢脸啊……
林芳洲嗤笑:“小元宝怎么可能勾结外族——”她说到这里突然顿住,瞪着眼睛看他。
鱼或利摇了摇头,“林弟啊林弟,你还是太天真。”
“哦,所以你觉得我们中原人从皇帝到文武官员都是傻子,都会被这几封伪造的书信蒙骗?”
骑兵的队伍太长了,林芳洲看了半天,也看不到队尾在哪里。
林芳洲的态度极其地不友和图书好,身边那汉子见不得有人顶撞大王子,恨不得砍她一刀,鱼或利倒是并没有生气,他呵呵一笑,把手里的书卷合上,放在一旁。
难道他真的只是一个绝世无敌大傻子?
我、的、天、哪!
“不是……”林芳洲摇着头,心道:这世上竟然有人觉得小元宝是二百五???!
鱼或利笑道,“那时候我全部家当只有三万人马,承诺分出一万骑兵来帮助他,他就高兴得几乎要手舞足蹈了。”
“林弟,你喜欢他?喜欢你一手养大的小元宝?”
“林弟,你不了解人性。倘若他怀疑我带了十万精兵,他会在怎么办?他夜不能寐,还会纠结要不要去皇帝面前说出全部真相——那样一来他就彻底完蛋了。你说,他会不会?不会。所以不管他知不知道我带了多少人,结果都是一样的。”
“看来你还不太了解他。”鱼或利说着,从身旁拿起一个木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几封书信。他把书信递给她。
那人不知是不是没听懂,也不理她。
林芳洲压下心头的惊骇,直勾勾地盯着那书信。
那些突厥人把所有帐篷都拆了,收拾好,放在马上,林芳洲问身旁的人:“你们要搬家吗?”
然后她想到鱼或利那句话。
东南方,中原的方向。
“关你什么事啊!”
“不可能!”
“林弟啊林弟,你还是很聪明的。”
“我确实很好奇啊,你看,反正我已经是个阶下囚了,你就告诉我吧。”
林芳洲才不听他胡扯,反驳道:“你糊弄鬼呢!皇帝倘若驾崩,继位的自然该是太子,赵王和齐王想要皇位,他们倒是要先问问满朝文武答不答应,天下人答不答应?朝堂这一锅水,哪里有那么容易就烧和-图-书开了?”
“原先确实没有,但是去年冬天合并了另外两个部族。”
这就有说服力了吗?
林芳洲正有些心烦意乱,鱼或利派人送了早餐过来。
“!!!”林芳洲震惊地看着他。
“你们的皇帝病重,大王子、二王子、三王子之间争夺皇位,朝堂很快就要乱成一锅沸水,中原不是有句话么,‘阎王打架,小鬼遭殃’,我把你请过来,也是一片好心,为了避免你被波及到。”
林芳洲追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她无论怎样说,鱼或利都不生气,笑眯眯的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道:“寻常的小错,你们皇帝自然不会废他。不过,倘若是勾结外族、意图谋反这样的大罪呢?皇帝也不会废他吗?”
林芳洲又被装进马车里,马车跑起来,速度太快了,颠得她胃都要跳出来了。她撩起车帘往外看,看到一队骑兵在草原上飞奔,像一条游走的长龙。
这明明就是喜欢啊……
“你跟赵王或者齐王——或者他们两个都有——有合作。我不知道他们许给了你什么好处,反正你想配合着演戏,假装自己与小元宝勾结了,目的是陷害小元宝,让官家废掉太子。”
“嗯。大概只有云微明那种二百五发现不了。”
两人就这样不欢而散了。林芳洲回到自己帐篷里生闷气,莫名想到了小元宝,呜呜呜好想念小元宝啊!
她的表情让鱼或利莫名其妙,他问道,“怎么,很难理解么?”
不止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点喜欢。
“叫顺口了,”他笑道,“我心里的林弟,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只是独一无二的林弟。”
林芳洲问道:“攒些家底多不容易,你就这么想打仗?你就不怕这一去就回不来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