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嗯,”十七点了点头,“现在应该还没醒。宫里封锁了消息,殿下正在官家床前侍奉,一时半会可能不会回来。他使人带出话来,现在是多事之秋,我们务必谨慎行事,公子先在东宫暂住几天吧。”
他有些不适应,对林芳洲说,“你也搬来吧。”
赵王对齐王说,“这次老三太过分了,我们好好让父皇评个理。”
“唉,也对,”林芳洲点点头,“几百只眼睛盯着你呢!当个太子真不容易。还不如在永州隐姓埋名的日子呢,至少不用操心。”
“你抱着我睡。”
“真的只是睡觉,我很累。”
好么,小狗睡饱了,就变狼了。
林芳洲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寻常人病了,只需延医问药,可是皇帝不一样。皇帝牵涉的事情,太多了啊……
……
他把它们放出来“透气”,一边轻轻揉着,一边安慰她道:“你不要担心,经常揉一揉,活活血,还有机会长大的。”
“大哥,你不也有事瞒着我么?去年那些刺客是谁派去的?别说你不知道。”
他看起来好严肃,林芳洲莫名被他弄得有些紧张,于是她和韩牛牛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去了东宫。
“我连字都认不全,我能做什么呀。”
面对疲惫的小元宝,林芳洲第不知道多少次心软了。
“别人不行,你自然可以。东宫里有一批独立的官员,到时候我给你派点事情做。”
“既然不信,大哥就不要问了。”
www•hetushu.com•com相跪下道:“殿下孝心可表天地,实在令老臣唏嘘感慨。只是,殿下该以国事为重。”
“本来很累,现在睡饱了。”
他苦笑,“我真的想过,就那样和你过一辈子。”
云微明把丞相送出来,与几位朝臣交谈了几句,挑了几个对官家绝对忠心无二的大臣,让他们这几天在中门值班。
她点了点头,心里一热,又有些惭愧,觉得自己何德何能当得住“本是一体”?
她推开他,大口喘气,道:“你,你发什么疯。”
他看到林芳洲时,身体轻轻一松,对她笑了笑。
“殿下他进宫了。”
“哦。”
两人这一睡就错过了饭点,直到夜里,林芳洲本来睡得很香甜,莫名其妙地呼吸紧张,把她憋醒了。
“公子且放心。皇宫里戒备森严,殿下与官家同处一室,该不会有人能在里头动武。退一万步讲,就算真有什么,以殿下的功夫,也能自保。”
他全身放松,很快睡着了。
“小元宝……”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你能做的,别人都做不了。”
那贵妃吃了闭门羹,又拿他无法。她虽在后宫横着走,但是在朝事上能说什么话呢,唯一能给她撑腰的官家,此刻还昏迷着。
“那你去睡。”
然后她又做了其他球社的,都卖得好,只是不做虎啸社的。有人找她订购,依旧不做。
渐渐地有人开始效仿她,林芳洲于是和-图-书不做这个生意了,又转头寻找别的商机。
“嗯。”
“看得住吗?”
她追问道,“然后怎样?”
“小元宝,你不要得寸进尺。”
十七忍着没去纠正林芳洲的成语,他感叹道,“殿下智勇双全,雄才大略,可叹世人眼拙。”
东宫里人多眼杂,林芳洲觉得自己一旦住进东宫,离身份暴露也就不远了,所以她选择留在自己的小窝里。
他下巴垫在她的颈窝处,小声地叹息道,“你知不知道,我从小就盼着有人能抱着我睡觉,可是没有。你也只抱过我一次。”
林芳洲眼圈一红,“对不起,都怪我。”
他语调柔软,她的心便也柔软了,缓缓地靠近,抱住他。
醒来时发现,小元宝正在吻她。卧房里没有点灯,她只依稀看到了他的轮廓。他喘息着,火热的呼吸围绕着她。
“我没有。”
这时,小内侍端着汤药进来,云微明跪在床前,一手端着那盛药的银碗,一手舀了一勺,要往自己嘴里送。丞相正和御医低声交谈呢,一瞥眼见到太子要亲自给官家试药,他立刻惊道:“殿下万万不可!”
林芳洲有些不耐烦,“我都说了我不去。再说,反正他天天在我面前晃,我去不去东宫也无所谓……咦,今天小元宝怎么没来呢?”
他又说:“我困了。”
“你抱着我。”
这一年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过去了。开春之后,林芳洲感觉自己不能整天这么游荡了,她想找点和图书事情做。
“谁信呢?”
他低头,一边剥她的衣服一边吻她,吻遍她的全身,把她吻成了一滩春水。
“可怜,把它们放出来透口气。”
……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赵王和齐王。两人没料到老三这样狠,直接在宫里把他们软禁了,他们这几天过得提心吊胆,做的梦都是太子登基,送了白绫和毒酒让他们选。
到了东宫,十七关好了门,屏退左右,这才对林芳洲说:“官家病倒了。”
他没把话说得太明白,但其实也不必说太明白。
“公子不必忧心,赵王和齐王已经入宫探望官家,然后——”
官家一连昏迷了五天,到第六天,这才悠悠醒转。
大臣们刚走,贵妃坐着步辇来了。云微明闭门不纳,使内侍传话道:“邓天师说,女子是阴物,官家阳气正虚,不可使女子接近。贵妃请回。”
被放出来后,两人相视一眼,心里想的都是:幸好父皇醒了。
云微明搬进了东宫,与林芳洲离得更远了。
林芳洲扣着他的手,身后匀停的呼吸仿佛催眠曲儿,过了不一会儿,她也睡过去了。
“你……嗯……”
云微明看了他一眼。
“嗯。”
云微明回到东宫时,整个人都瘦了,胡茬也长出来了,看起来有些疲惫。
黑夜里她只听到他的笑声:“如此良辰美景,该与姐姐做些好事。”
赵王看他一眼,问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所谓良辰就是半夜三更,所谓美景和-图-书就是漆黑一片。
林芳洲一惊,“很、很严重吗”
她眼珠转了转,心头突然一凛,问道:“赵王和齐王呢?小元宝关在宫里,赵王和齐王要是搞事情怎么办?!”
还没找到商机呢,十七突然告诉她:“公子,殿下请你暂时入住东宫。”
兴许是为了安慰他,官家很快下了诏书,册立他为太子。
夜里看不到人时,她才发现,原来他的气息,她竟已经如此熟悉。
许多人悬起来的一颗心也就落下了。
他摇了摇头,“亲爹病成那样,我若吃得饱睡得香,旁人会怎样想?”
两人倒在床上,与其说她抱着他,不如说是他抱着她。他把她搂个满怀,紧紧地缠着,仿佛在抱一个大枕头。
他解开她的衣服,往她胸口上摸索,问道,“你还在缠胸?”
“公子,请先移步东宫,容我与你详说。”
“然后,殿下让他们都暂时住在前殿,方便随时探望官家。”
林芳洲有些奇怪:“东宫是可以随便出入的吗?”
林芳洲摸着他冒气青涩胡茬的下巴,有些心疼,问道,“宫里吃食不好么?怎么还瘦了。”
林芳洲点了点头,“这招锅底抽柴的法子很好,把赵王和齐王放在眼前看着,他们就算想搞事情,也搞不起来了。”
她找人定做了许多雷霆社的社服,往球场外去卖。这些社服用料都是好的,价格又实惠,卖了两天,竟然都卖光了。
丞相乃朝廷肱骨,对官家绝无二心。他今年六十和*图*书三岁了,比官家还大两岁,但是他不炼丹,也不乱吃东西,因此身体很康健,精神矍铄。他看了官家一眼,又听御医讲了几句,心里有了个数。
贵妃心中恨恨,只好想着,等官家醒了,看我怎么给你吹枕头风。
卸下戒备的他像只乖乖的小狗,扔跟骨头就跟你撒欢摇尾巴的那种。
林芳洲问道,“你不是很累么。”
他突然唤她:“芳洲姐姐。”
果然如云微明所料,官家让人查来查去,到头来也没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看得住,官家昏迷不醒,该由太子暂领国事,眼前禁中侍卫都听凭太子调遣。十二亲自看着赵王和齐王,应当不会有变。”
“是呢,我早就怀疑小元宝成精了。”
他抬手挡住她的嘴,“你我本是一体,往后‘对不起’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
然后他喘息着叹道:“可惜,现在还不能让你怀孕。”
“去去去!”她往他头上打了一巴掌。
十七却欲言又止。
“不说我,现在说的是你,你有后招?”
林芳洲有些奇怪,“你们,是不是有事情?”
明白人都明白。
这就是一个球迷的气节。
“十二去盯着他们了,那小元宝呢?谁来保护他?”
此刻,成了精的云微明正待在官家的卧房里,外头跪了一片朝廷重臣,都是来探望官家的。云微明说官家需要清净,因此只让丞相一人进去看了看。
齐王冷笑,“你放心,老三他就是秋后的蚂蚱,我看他能蹦几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