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陛下,臣,臣……臣那大逆不道的女儿,她与人私奔了!”
“!!!”官家吓了一跳,“你,你说真的?私奔?”
苏廊一见到官家,立刻把跪下来把官帽一摘,砰砰砰磕头道:“陛下!微臣有负皇恩,罪该万死!”
“哦?官家,为何这样说?”
林芳洲第一次骑马,很紧张,不敢动,两腿紧绷着,用力夹着马腹。云微明从背后环住她,一手揽着她柔软的腰肢,一手把缰绳送进她手里,小声教她动作要领。
她又不敢动了,有些害羞,又有些悲愤:“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我碾死你算了!”
九月十六,下聘书的前一天,苏廊突然有急事请奏官家。官家本来正在打坐,但是考虑到苏廊即将和他成为亲家,所以他卖了苏廊一个面子,勉为其难地终止打坐,宣见了他。
“怎么会私奔呢?和谁私奔?查清楚了吗?会不会是——”官家刚要说会不会是被人绑架了,转念一想,假如真是绑架,最可能绑架那苏氏女的,搞不好就是自己那疑似搞断袖的小儿子……太乱了,不行,朕要念两遍《太上玉清经》冷静一下!
……
邓天师www.hetushu.com•com听罢,想到三皇子送的那一盒子珍珠,他突然悲剧地发现:他,似乎,掉到坑里了……
林芳洲低下头,小声说,“你定亲是好事,谁会介意呀。”
林芳洲感觉身后有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着她。她于是低下头,沉默了。
莫名地,他总是觉得她身上有股香气,就算她不洒花露,那干净清新的气息,也是很好闻,使人有些着迷。
邓天师年轻时是个美男子,现在老了,就是个老美男子,一把长度和疏密都刚刚好的胡子,穿一身八卦道袍,道袍上还绣着仙鹤,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
云微明把自己的生辰八字装在檀香木做的盒子里,让十二亲自送到了邓天师府上。
下聘书的日子选在了九月十八,是个黄道吉日。聘书下了之后,两家男女就算定亲了。
他红着脸,也不敢说话,低着头,眼里只看到她白皙优美的后颈。
“陛下,微臣有罪!”
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站在她身边,小声说,“我,好了。”
林芳洲想了一下,提醒他:“你可是要定亲的人了。”
云微明叹了https://www.hetushu.com.com口气,道:“林芳洲,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他看了她一眼,“我要定亲了,你有没有介意?”
此人是户部员外郎苏廊之女,闺名唤作苏沐,属虎,今年十八岁,从八字上来看,与三皇子简直是天作之合。
官家觉得,他的小儿子对于要定亲这件事,有些上心,又不太上心,也不知道为什么。思来想去,官家认为,应该是因为孩子面皮薄,害羞了,不好表现出来。
官家一听,觉得很不可思议,气得直笑,“朕还没定亲呢,你先来退亲?我家老三要样貌有样貌要人品有人品,哪一点配不上你女儿?朕还没嫌弃你呢,如今你倒先来嫌弃朕的儿子?岂有此理!”
然后苏廊才说:“贱女德行有亏,不配做皇家媳妇,请陛下为三皇子另择佳妇。”
一句话仿佛往那烈火里烹了油,使他立刻难以自制了。
官家点点头道,“这样说也有道理。可是,你这次错得太过分了。”
云微明让十二十七和韩牛牛他们退下到他看不到的地方,然后他把他带下马,林芳洲扔开他,去河边玩。她很会打水漂,一块石和图书头可以在水面上飘七次。
邓天师笑道:“准不准,贫道却不敢说。当年伏羲造八卦时,本来是造了十六卦,只因泄露天机,后来便隐去八卦,留下八卦。因此后世测算命理之时,用八卦只是暗合天意,又留着一线生机,也有些事在人为的意思。官家问贫道准不准,贫道竟不能回答了。”
走了一会儿,林芳洲突然道:“所以,你还是只对男装的我感兴趣吗?!”
“嗯?”
苏廊已经气得泪流满面:“微臣怎敢欺瞒圣上自造家丑!确实私奔了,昨天跑的,今日才发现,她只留下一封书信,人却已经不见了。微臣教女无方,请陛下降罪!”
“那个苏沐,她私奔了!”官家说着,把方才苏廊说的,都给他讲了,讲完问邓天师,“你说,现在怎么解释?难道天意暗示你,朕该定一个私奔的女孩做媳妇?”
那苏廊为难地往左右看了看,官家会意,让周围人都退下了。
“我……”
林芳洲瞪了他一眼。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就不解释了。
林芳洲不会骑马,她本来想坐马车,但小元宝觉得在马车里不能很好地欣赏外面的景色,于是坚持让https://www.hetushu.com.com她骑马,她不会,他就带着她,两人共乘一骑。
“姐姐,”他的声音暗哑,气息有些乱,喉里滚过一阵低沉而甜腻的笑意,“你可饶了我吧!”
九月初九这日,“面皮薄”的三皇子带着护卫,骑着马,去郊游了。
“是有此事,明日是好日子,可以下聘书。”
马儿没人控制,便悠闲地踏着蹄子,慢悠悠走在草地上。远山如黛,秋水长天,好一副画里山河。
“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偏偏林芳洲还无知无觉,说道:“它不听我的话,我是不是夹得太紧了?”
邓天师见到官家,抚了抚胡须笑道:“官家,贫道还以为,你正在打坐。”
一同装进盒子的,还有一斛珍珠,个个儿的圆润饱满,大小相同,装了满满一盒子。
官家拿着这样的标准,往京城闺秀里寻了一番,还真就寻到了。
“哪怕是一点点,都好。”
“停,我要下去!”
他心口一痛,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邓天师仔仔细细地给三皇子测了八字,又是占卦,又是扶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三皇子妃该是个属虎的,生于六月,名字里同时含有“和*图*书木”和“水”的为最佳。
林芳洲出门了,只能穿男装。黑玉般的头发简单地梳上去,没有戴冠,只插着一支金镶碧玉的发簪。她坐在他怀里,把一个白皙的后颈露在他面前,他低着头,往她颈窝间轻轻地嗅了嗅。
林芳洲僵硬了那么久,身体都麻了,她活动了一下身躯,立刻唤来他一阵轻哼:“嗯……”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官家看得一愣,说道:“怎么回事?你犯了何事,怎么突然就要请罪?”
官家让苏廊先退下了,然后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冷静了一会儿,突然对内侍说道:“去把邓天师找来!”
“朕想问问,你是怎么测的?真的准吗?”
“再说,朕也不是强娶之人,两家定亲,也是你亲口答应的,只差聘书未下,你身为朝廷命官,出尔反尔,翻脸如同翻书一般,你今日要是不给朕一个解释,呵呵——你这乌纱帽就别要了!”
她顺着他的要求,小幅度地活动,大腿动作时,臀部轻轻蹭着他。他感觉不太好了……
“本来是在打坐,唉——”官家叹了口气,然后突然问道,“天师,你之前给三皇子测八字,测出来最适合他的女子,该是苏廊的女儿苏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