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对于他的挖苦,十二无动于衷,只是说道:“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蔡猪脸把猪脸一沉,怒道,“不许再叫我蔡猪脸!”
“姐夫,我觉得三皇子和林芳洲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父皇,有人要害我!”
赵王和齐王都很健谈,把官家讨好得笑意不断,相比之下,三皇子云微明就有些沉默寡言了。
这样喊了一会儿,还真把人喊来了。有人推门走进来,林芳洲一看那来人,立刻失声喊道:“蔡猪脸?!”
云微明走进金殿,二话不说,直接一撩袍子跪倒在地,神情急切:“父皇!”
“你这傻孩子,怎么这样沉不住气,”官家摇了下头,面上竟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说,“去吧,去把左军巡使带上。”
“让他尽管杀吧,我懒得管你了,你个不成器的蠢货!”
云微明深吸了一口气,道,“现在不是论罪的时候,你方才说,蔡真与他一起不见了?”
“只是今日我听闻,二哥竟然派了他的小舅子把林芳洲掳了去。林芳洲的救命之恩我还未报答,今日竟被我的亲哥哥掳去,这岂不是要陷我于不义?!”
此刻再见,一眼便认出了。
官家看了齐王一眼,“他去哪里了?”
蔡猪脸被逗笑了,“你真有趣。倘若平时你这样说,我兴许会放你一马,可是现在……现在,我更想尝尝你的滋味了。”
“哪方面的问题?”
“姐夫你相信我,三皇子看林芳洲的那个眼神,啧啧,绝对有问题。我是断袖,所以我了解断袖。三皇子若是对林芳洲没有点想法,我把脑袋切下来给你。”
“你你你你等一下,我有一个惊天大秘密要告诉你!”
“蔡真。”
十七往打架的人群里又找了一番,不止没找到林芳洲,也没看到韩牛牛,他心里感觉不太妙。
“嗯。”
“倘若不是误会呢?”
林芳洲怕得要死,见他又伸手来解她的衣服,她瞅准了他的手,低头用力咬下去。
“你看不出他,还看不出他身边的人吗?十七跟着他寸步不离,禁中侍卫是什么样的人,你认不出?”
“满意了就坐回去,你这样冒冒失失成何体统。”
“是,儿臣知罪。”
十七把事情简单交代一番,接着说道,“属下该死,没有看住林公子。”
林芳洲摇了摇头,心道,谁知道你会不会给我下毒呢……
齐王答道,“今日过节,他想必是去朋友家赴宴了。他与林芳洲素无瓜葛,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掳人呢。还请父皇明察。”
云微明冷冷地一眯眼睛,“就是要把事情闹大。”
回到三皇子的府上,府里人告知,林公子并没m.hetushu.com.com有回来。
十二轻轻摇了一下头,道,“殿下,不可。”
他抱了抱她,轻轻拍她的后背,柔声道,“好了,不要怕。”
话音刚落,却听到屋子里哐当——呼啦啦——
齐王道,“今日是上元节,你不要胡闹了,毁了父皇的好兴致。”
他心想,你脸疼,我还心疼呢。
蔡猪脸拍了几下手,立刻有人端上来酒菜,摆了满满一桌子。他倒了一杯酒,朝林芳洲举了举:“喝不喝?”
“去把蔡真找来,”官家说着,看了他的小儿子一眼,“你满意了吗?”
为今之计,只能是尽快将此事禀报三皇子了。
云微明看了他一眼,终于把刀片往他鞘里一收。
“什么意思?”
“我不只是林大郎,我还是三殿下的救命恩人,我本名叫林芳洲!”
“说是不、不知道……”
“我,其实……我……我觉得虎啸社真是天下第一的蹴鞠社!虎啸社的社员都是一等一的英雄好汉!”
蔡猪脸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容易屈服,愣了一愣。
“真的!”
十七心里压着一块疑云。他心道:林公子也可能只是贪玩去了别处,但也可能遇到危险。倘若只是贪玩还罢了,万一遇到不测……三皇子岂能轻饶了他?
“跟了我,保你荣华富贵,应有尽有。想必你也知道,我姐夫是齐王,他又聪明又机警,是官家最喜欢的儿子。跟了我,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蔡猪脸淫笑道,“只是想确认一下,接下来是该你主动,还是我主动。”
沈二郎嘴角乌青着,左顾右望了一下,道,“林弟?林弟?……去哪里了……”他看向十七,答道,“我们和蔡猪脸那一班人起了纠纷,打起来了,太乱,我也找不到他了。”
齐王气得冷笑:“你这下流种!你自己是断袖,就觉得全天下人都是断袖?”
“哦?说说。”
……
十七本来在场上跑得正激烈,听到场外一阵喧闹,他扭脸一看,见是观众们打起来了。他有些担忧林芳洲,往人群里找了找,竟没有找到。
“……那你还问我做什么!”
“什么事?”
左军巡使是管京城治安的,带上他正合适。那左军巡使接了圣旨,听凭三皇子调遣。他问道,“殿下,现在该怎么办?”
云微明正坐在自己位子上发呆,那上菜的小内侍把盘子轻轻地放在他的桌上,“殿下,请,”接着,突然压低声音,低到只有他二人能听到,“十二有事急奏殿下。”
刀已离手,因力道太大,那刀鞘还微微震动着。
“父皇隆恩,我没有不满。只是……”
齐王和图书已经回府了,见小舅子被扔进了齐王府,仔细一打听,这种时候了蔡真也不敢隐瞒,都说了。那齐王气得直想砍人,怒道,“你差点坏我大事!”
云微明离席道,“父皇,我常听人说,‘滴水之恩,该涌泉相报’,林芳洲于我有救命之恩,如今他下落不明,我无法安然在此,还请父皇容我先告退去寻他。”
“姐夫,我错了,只因那林芳洲十分寒酸,还天天和商户之子鬼混,我也没料到他就是三殿下的救命恩人……”
云微明一扬手制止他,“不用怀疑了,我现在去找父皇。”
官家这样轻松地答应他,那赵王与齐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惊讶。
取和舍,无关对错,单看怎么选。
十二低头看着刀鞘,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十七有些疑惑,“我只当殿下关心则乱,没想到他这样做,看似乱了分寸,实际还是很有章法,他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宝刀高举,毫不拖泥带水地,直落下去。蔡真吓得闭上眼睛。
十二便没再拦他。
十七分派了些人手出门找林芳洲。林芳洲不太好找,但韩牛牛很好找,那长相让人想不记住都难。所以他让人重点关注韩牛牛的去向。
林芳洲心道完了完了,我命休矣!
“哪方面都行。”
“我真的是林芳洲,你不信去打听一下,你去找三殿下问问再来脱我衣服行吗……”
十二:“官府规定,人口失踪一天以上才能报官。”
“什么?!”
蔡猪脸笑道,“你的姿色,确实很对我胃口。我不喜欢老的,但你是例外。”
可是三皇子正在宫中赴宴呢,若是坏了他的事……
“多谢父皇为我做主。”
“我又没有官职在身,也没见过几个禁中侍卫。那十七只是踢球踢得好,不曾见他和人动过手,所以没看出来……”蔡真越说声音越小,过了一会儿,又问道,“姐夫,我姐姐最近身体可好?胎气还稳么?我前些天买了些安胎的补品,正要送过来呢。”
殿上人都被他吓了一跳,见他像是有话要说,一个个地都屏息凝神想听着三皇子说什么。
十七拍了下手,“我明白了。殿下若是直接跟官家说林公子不见了,官家肯定不信,也不会分派人手给殿下。毕竟,林公子到现在,也只失踪了不到两个时辰,谁能说清他是被掳走了还是去别处玩了。”
“啊!!!”蔡猪脸一顿痛叫甩开她,接着反手就是一巴掌。
“姐夫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
“蔡猪……额,蔡公子呢?”
“生气了?呵呵,说你老,只是相对那些小孩子而言,你比我还小呢,不算和*图*书老。”
“不要提你姐姐,你姐姐若是知道你在外面胡闹,也要气死了!”
云微明转身,看着林芳洲。林芳洲一看到他,心里涌起毫无理由的无限的委屈,她放纵地哭了起来,“呜呜呜,你总算来了!”
林芳洲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手被绑着。
“三郎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云微明假装出恭,出来之后见到十二,十二身边站着十七。
“你言行该当谨慎,不要再叫人猪脸了。”
“父皇,林芳洲救我养我,对我情深义重,我一直把他作救命恩人看待。”
林芳洲有点害怕,她又说道:“有没有人啊?来人啊……”
十七也不敢再踢球了,跑出场外,见到那正与人撕扯的沈二郎,问道:“我家公子呢?”
……
林芳洲:“我也只是叫着玩的,你不是还叫我林兔子吗?我也没生气,你也不要生气了,以后我再也不这样叫你了……要不,你先把我放开?这样绑着,手腕难受。”
床铺软软的,熏了香,还挺好闻。
十七抱着剑站在外面,悄声问十二:“殿下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官家他要寻人?牵扯出蔡猪脸,万一真是误会呢?”
“把他交给齐王,顺便让他给齐王带个话,就说,我等着二哥给我解释。”
十七翻了个白眼,“切,你真没劲。”
门被踹开了,闯进来一伙人,把里头两人都吓了一跳。那蔡猪脸回头刚要看来人是谁,却只见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他面前,他根本来不及看,下巴上已经着了一脚。
可是那刀落在半路上,却被十二拦了下来。
“不许胡说,你是皇子,谁敢害你?”
“当务之急是救人,其他的,顾不得那么多了。”
“是的,所以属下怀疑……”
“我……不同意行吗?”
“不在家?去哪里了?”
“是。”
“哦?”蔡猪脸果然停下动作,“什么秘密?”
蔡真想了一下,立刻点头道,“有!”
“他们两个是……”蔡真把两个拇指对在一起比划着,“一对儿。”
……
赵王点头道,“三郎,想必这之间有什么误会,你已经不小了,还这样鲁莽行事。”
一般来说,御宴是比较无聊的。上菜又慢,吃菜又必须斯斯文文的,吃完一道换一道,穿龙袍的那位但凡一出声,你就得放下筷子认真听着。
蔡猪脸一口喝掉杯中酒,然后叫她:“林大郎。”
她喊道:“牛牛?牛牛你在哪里呀?牛牛?”
“既然两位哥哥都觉得是误会,那不如把蔡真叫来与我对质?”
林芳洲简直要吓哭了,她现在倒不是怕被强暴——蔡猪脸从来只玩男人不玩女www•hetushu•com.com人,这个她是知道的。她怕的是,蔡猪脸以后早晚会知道她与小元宝的关系,现在发现她是女人了,等以后觉出不对,就会把事情告诉齐王,齐王正愁没有小元宝的把柄可以抓呢,一定会去找官家告状……
也不知哪个不长眼的,打架打得忘乎所以,拳头向着十七招呼上来,十七看都不看一眼,一掌将那人扇开,那人便如纸片一般滚到地上,好半天没能爬起来。
“姐夫,三殿下想杀了我,姐夫你救救我!”
“倘若是误会呢?”
原来人真的可以无耻成这个样子,林芳洲今天算开眼了。他朝她走近,她连连后退,一边退一边说道,“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样多没意思啊,对吧?”
倘若是误会,三皇子必定为此事讨个没脸,被官家责骂一顿,这还是轻的,往后会因此生出什么乱子,谁都难说;倘若不是误会,那蔡真是齐王的人,三皇子想要人,只能去找官家评理了。
林芳洲疼得眼泪都下来了,她突然灵机一动:“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不不不,十七摇头,他突然想到三皇子与林公子相处时的亲昵,两人只怕比亲兄弟还亲,遇到这种事情,三皇子肯定也选林公子。
“二哥什么意思,心虚?不敢?”
“谢父皇!”
林芳洲的失踪,很可能与那蔡猪脸有些牵扯,但是蔡猪脸是齐王的小舅子,十七动不了他。
十二默然无语。
林芳洲低头看了看自己绑着的双手,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立刻换一副面孔,笑嘻嘻地看着他,“好,那我以后不叫了。”
齐王一听大惊道,“三郎,你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我平白无故掳他何用?”
“姐夫,我知道错了,往后再也不胡闹了,求求你了不要告诉姐姐。她安胎要紧,我不敢惹她动怒。”
云微明坐回到自己桌旁,再没有心思吃东西,心里仿佛被油煎一般。等了许久,终于等到找人的那小内侍回来禀道:“官家,那蔡真他不在家。”
他已经走近,按住她,一下子撕开她绿锦做的袄子。
“诶!蔡……公子,你今天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呀?咱能不能先松绑,坐下来好好说话?”
“有心与无意,不是你该揣测的。”
“不行。”
她闭着眼睛,绝望地喊道:“小元宝!快来救我!呜呜呜小元宝!”
官家被他们吵得头疼,突然抬高声音道,“不要吵了!来人,去把那个蔡……蔡什么?”
“嗯,那我睡完再问也是一样的。”他早已被色欲蒙了心,又来解她的衣服。
十二连忙拦住他,“殿下且慢!十二诚心劝殿下一句,今日上元佳和图书节,官家在金殿大宴群臣,这样的场合,不宜把事情闹大,不如等……”
齐王又问道,“你经常见那林芳洲,有没有看出他有什么问题?”
沈二郎也觉出不对劲了,问道,“林弟会不会有危险?现在怎么办?”
“林大郎,你跟了我吧。”
林芳洲一阵反胃,还要强装淡定,不敢惹怒他。她说,“我这么老,坏了你的牙口可就不好了,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想到王妃,齐王渐渐的神色也缓和下来,摇头说道,“你也不用担心,死不了。你又没对林芳洲做什么,最多是绑了他,你只要一口咬定只是开个玩笑,到头来与他赔个不是便好。老三就算想闹,也没的闹。”
林芳洲震惊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你看上我了?”
“真的?”
“???”林芳洲莫名其妙,歪着脑袋看他。
看到十七,他心里一沉,问道,“何事?”
“呵呵,林芳洲是三殿下的人,有官家的封爵,他会和那些商户之子混在一起?你当我傻吗?”
“是这样不错,”官家点了点头,“朕也已经封赏他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啪!
云微明突然一伸手,将十二的佩刀拔出,二话不说举刀砍向蔡真。他的眼中一片冰冷,仿佛冰封三丈的雪原。彻骨的寒意席卷蔡真的全身,那一刻蔡真相信,他真的会杀了他!
官家又看了三皇子一眼。
沈二郎又望了一下,奇怪道,“蔡猪脸怎么也不见了?”
“殿下,林公子不见了。”
“哎哟!”蔡猪脸痛叫一声,被踹得摔了出去。他爬起来道,“你他妈找死!”刚说完这句,总算看清楚来人,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三、三殿下……”
到时候她的小命肯定就没了,小元宝也要被她拖累。
然后他去了皇宫。
官家说道,“三郎,你怎么了?”
齐王低头思索一番,突然笑道:“这就有趣了。”
“去蔡府找人,还有平常和蔡真往来密切的朋友,总该有人知道蔡真可能去了哪里,然后一处一处地搜。”
“呜呜呜,脸疼!”
十七心想,林公子虽喜欢热闹,胆子却不大,遇上这样的乱子,他不敢打架,多半已经跑回家了。他于是往回赶,又怕自己走得太快赶超他们,便一边走一边注意那行人。
蔡猪脸只见过一次三皇子,虽然离得挺远,但是他的天人之姿,早已将他折服。
“殿下?!”
“是。”
“我知道,你是林大郎。”
“只是什么?你说。”
林芳洲哭得停不下来,他给她松绑,又让人去别处寻找,找到了韩牛牛。那左军巡使跑过来问道:“殿下,蔡真要怎么处理?”
没有人回答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