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林芳洲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她点头赞道,“酒如其名,果然该叫‘蔷薇露’。”
害你回来。
林芳洲摇头,扶了扶额。她今天喝得也不少,头有些痛。荷香从外面唤进来韩牛牛,扶着林芳洲回去了。
“没有。”他拉着她重新坐下,“坐着,我们聊聊天。”
他被扔在床上时,就势一滚,背对她躺着。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幽沉,干净,清澈,浩渺,像星空,像大海,像是能将人的灵魂吸进去。她心里一动,眼帘飞快地掀动,怯怯地看了他一眼,紧接着低下头。
林芳洲又不好反驳他。
然后,喉间滚出一阵笑意,很轻,风一吹,便散在这凉水一般的秋夜里。
荷香又羞惭又委屈地跑出去了。
又有人问那卖雕的:“你这雕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卖呢?”
林芳洲在潘楼南街玩到很晚才回去,回去的路上买了点月饼——今日是中秋节,若不是看到卖月饼的,她几乎要忘记了。
海棠花开得正浓,往他衣上投下满身的花影。夜风一吹,花影乱摇。
倒是他先开口了:“我以为你打算一辈子不见我。”
好不容易把这小子弄进卧房,扔在床上,林芳洲累出一头汗。
他看了她一眼,目光沉幽,“我心甘情愿,”说着,又和_图_书是一饮而尽,“既入了这局,就只能走下去。”
小山丘自然不可能回答他。
走下去,走到最后。
他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平时总是板着脸,此刻仿佛莲池里一夜之间绽开大片莲花。林芳洲见他眯着眼睛,笑得有些迷醉,她奇怪地拍了一下他的脸,问道,“你喝醉了?”
林芳洲脸色一变,起身又要走。他连忙扯住她的手,展颜一笑,“好了,开玩笑呢,不要生气。”
小元宝的心事,林芳洲自知帮不上忙,不止帮不上忙,连问都不能问。她看着他,突然有点心疼,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你……”
他又道,“别人的雕,最多能抓羊,我这雕,能杀狼,”顿了顿,他环顾一周,“也能杀人。”
他反问道,“别人的雕有这般大么?”
林芳洲还是有些不自在,顿住脚步,遥望着他,不知该说点什么。
一进院子,她就看到海棠树下坐着一个人。一身的月白衣衫,没有戴冠,宽大的衣摆垂铺在地上,被月光一照,仿佛粼粼的湖水。
他也不知又想起什么,突然低着头笑了一下,目光里温柔点点,“傻子。”
“都是男人,有什么不能聊的。”他说着,一仰脖,喝掉杯中酒。
那飞禽走兽果然无所不包,林和_图_书芳洲竟然还看到卖孔雀的了。孔雀产自大理,这只孔雀据说是某个富贵人家养的,现在家业败了,只好把鸟兽卖掉。孔雀关在栅栏里,开着屏,围观者啧啧称奇。
他又倒了一杯酒,对她说道,“此酒名作‘蔷薇露’,宫廷御造,在外面买不到。你要不要尝尝?”
金雕旁边站着一个男子,二十多岁的年纪,身形高大,浓眉大眼,长得很精神。有人问那男子道:“你这雕,多少钱?”
荷香跪在床上,想帮殿下脱掉外衣。
林芳洲坐下后,抱怨道,“你小时候很乖呢,怎么现在净胡说八道。”
“我急用钱。”
胜利者只有一个,失败者尸骨无存。
一句话把林芳洲说得有些惭愧,她走过去坐在桌旁,满不在乎答道:“不至于,多大点事呀,你有的我都有。”
然后慢慢地把酒喂给她喝。
街角围着好多人。
荷香无法理解,“殿、殿下?”
两人在这花前对饮,直到月上中天。
林芳洲吞了一下口水。
那金雕毛色光亮,一双爪子粗壮有力,此刻正闭目养神。
“嗯。”声音自鼻间发出,比那花香还要淡几分。
“出去。”冷冰冰的语气,不带丝毫温度。
他垂着眼睛,轻轻点了一下头,“嗯。”
那人哑口无言。
那蔷薇露清和-图-书冽甘甜,醇香满口,林芳洲赞道,“好酒!……你怎么了?”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小贩笑道,往街角指了指。
“嗯。”
“一千两银子,少一文也不卖。”
他正在往杯中倒酒,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她一眼。
她扶着他,他整个人几乎倾倒在她身上,压得她走路都有些吃力。荷风荷香两个丫头前来扶他,可他却偏偏勾在她身上,拉都拉不开。无奈,林芳洲只好扶着他走进卧房。
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林芳洲突然有点怀念六年前,那时候她还是能背动他的。
他突然开口了,简短干净的两个字,似秋风一般,无情地扫尽她心底的花瓣:“出去。”
他正眯着眼睛,轻轻地吸气,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吸了几下,他答道:“好香。”
林芳洲摇头对韩牛牛说,“这人不会做买卖。他告诉别人自己急用钱了,谁还愿意给他出高价?还不都等着趁火打劫?”
荷香来之前是被教导过的,知道那是什么。她有些羞怯,又从心底里有一点高兴。她小声唤他:“殿下?”声音柔软得像春水。
好大一只雕!
荷香把温好的酒端上来时,很贴心地又带过来一只小小的金杯,并一套餐具,给林芳洲用。
“桂、桂花呀……”林芳洲挠了挠后脑https://www•hetushu.com•com勺,“今天在御街看到卖花露的,觉着有趣,就买来玩。”
到回家时,月亮已经升到树梢上。她望着天上那一轮银盘,心里有些感慨,脚步一转,朝着云微明住的院子走去。
“尝尝?”
唉,转眼之间就长这么大了……
林芳洲很不自在,脸上有些热燥。
“……小元宝!”
立着的时候比羊还要庞大,若是伸开翅膀,只怕能有一丈长吧?
林芳洲正要伸手,云微明却说,“你的手还没好,不要动。”说着端起酒杯,送到她唇前。
“不不不,买回去九万该和它打架了。它这样大,九万不够它一盘菜的。”
林芳洲指了指身后的海棠,“花正开着呢,当然香。”
她把他的身体翻转过来,解掉外袍和腰带。解腰带时,她发现他腿间隆起来一个物事,鼓鼓的像个小山丘。
林芳洲见他闭着眼睛,循着香气越凑越近,眼看要撞到她身上来。她一巴掌盖在他脸上,把他盖了回去。
潘楼街又分潘楼南街和潘楼北街,十七所说的飞禽走兽一条街,在潘楼南街。
她问那卖孔雀的小贩:“这鸟是不是你们这里最贵的一个了?”
林芳洲托着下巴,看着云微明轻轻拧起的眉,问道,“小元宝,你是不是有心事呀?”
“公子说得对!”
林芳洲更好奇了,走过和图书去一看,只见那路旁放着一截枯树,枯树上立着一只巨大的金雕。
“哦?那你的有我的这般大么?”
他低着头,呼吸有些重。带着酒气的火热的呼吸,全部喷到她脸上。他眯着眼睛往她脖子间用力地闻,“真香。”
他坐起身,看着自己腿间鼓起的小山丘,有些无奈地摇头,自言自语道,“又是这样。你就不能安分点吗?”
林芳洲走过去时,那畜生转了个身,把一只光秃秃的屁股对着她。
有人不服,问道,“也见过别人卖金雕的,最多也不过百十两。你的雕凭什么这么贵?”
“不是海棠。”他说着,一边吸气,一边缓缓地靠近她,有些奇怪道,“是桂花。”
美人在前,桃花满面。
他就继续喝酒,自己喝一杯,给林芳洲倒一杯,一壶喝完了,唤来荷香,再上一壶。
十七说道:“公子若是喜欢,可将它买下来。”
小元宝喝多了,林芳洲能感觉到。他脸色发白,目光迷离,走路都有些摇晃,若非她搀扶着,他怕是早已倒在地上睡过去了。
林芳洲低头,只见那杯中的酒液清澈透亮,微带着些淡粉,天上的月亮入了酒杯,也染上些许蔷薇色。
留下荷风与荷香在卧房里侍奉。荷风吹熄了室内的灯火,只留下一盏,然后她转身出去打热水。
为了你,我也要走下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