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等你一百岁时我再给你送终。”
韩牛牛总算信了。
夜色安静,两人都沉默不语,气氛有些尴尬。
“还有很远。”
“我……不会占你身子的……绝对不会……”
康捕头很不高兴:“年轻人做事毛手毛脚的,你怎么不早和我商量?这地方能睡人吗?蚊子毒蛇老鼠蝎子,什么没可能有啊?要是遇到狼群呢?”
小元宝以为林芳洲看到丑陋的韩牛牛会不高兴,他早已为此想好说辞。哪知林芳洲第一眼看到韩牛牛时,脸上并无不快,甚至还有些小惊喜:“牛牛,扶我出恭去!”
“不是还有两个好指头么,我没问题,有人在旁边我根本尿不出来。”
“案子都判了,板上钉钉,无力回天。等我死的那天,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现在不能说,说了怕连累你。”
“我当是什么好办法,你说得好轻巧!我跟你说啊,官官相护!那杨仲德明明作恶多端,为什么还能做官?吏部的人是瞎子吗?不是,是因为杨仲德使银子打点了。吏部的人能买通,刑部的人就不能买通了?而且我听说啊,现在朝局很乱,那些做官的,都忙于党争,哪有心思为民请命呢!你省省心吧,民告官首先就是一罪,不仅不能为我平反,还要把你也搭进去,那杨仲德岂能容你去告他?你年纪小,不懂江湖险恶。”
林芳洲方便完,出来时小元宝又帮她把腰带系上。
“我……方便一下……”
林芳洲有些别扭,“哥哥的头你也摸,没大没小!”她挥舞着熊掌想要拍开他。
老康就是康捕头,通过举报王大刀而上位,目前县太爷眼前的红人,对县太爷极尽谄媚之能事。那康捕头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为监视林芳思,态度便倨傲得很,小元宝与他说话,十句里大概只答五句。
“你不会死。”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固执地重复了一遍。
“这倒不知。”
“人品靠得住、做事情细致周到、会伺候人,要年纪大一些,稳妥。最好长得丑一些。”
“也没说,就说不许你出城。二郎要不自己去问问杨太爷?我可不敢违逆他,上和*图*书有老下有小呢!二郎体谅则个。”
“我懂。”小元宝不想因为此事争执,便说道,“先吃饭。”
林芳洲:“节哀。”
小元宝觉得有道理。
林芳洲的手不能动,早餐是小元宝一口一口喂给她吃的,羊肉荠菜馅的馒头,还有炖得嫩嫩的蛋羹,蛋羹里放了葱花和芝麻油。
“十六岁。”
一主一仆高高兴兴地去如厕——小元宝很不理解,如厕有什么可高兴的……
她下床,吊着两个熊掌走出去,小元宝提着灯笼跟在她后面,直到她走到茅房门口,他还紧跟不放,林芳洲很惊奇:“你也尿尿?”
“我知道了,我一定打死也不说!”韩牛牛说着,指天发了个誓,发完誓,又问,“小公子知道吗?”
“好了,不生气。”小元宝轻轻地放开她,接着说,“我不会去上诉。我出门确实有事情,现在还不能和你说。”
“不要哭了,牛牛,我还有事拜托你呢!”
他没有说话,双手扣向她的腰间,三两下把她的腰带解下来。
他按住她,接着下床,帮她把鞋穿好了。林芳洲的脚掌落在他的手掌里,肌肤贴着肌肤,她有些别扭。
他又喂她吃蛋羹,林芳洲扭开脸不肯吃,狐疑地看着他:“你不会要带我跑吧?我不跑,跑了之后咱俩都是通缉犯,还得连累你。”
“啊?什么事?公子你说。只要不占我的身子,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家有亡夫呢。”
次日一早,小元宝早早地起来,出门给林芳洲买了早餐,又去望月楼订了她爱吃的点心,回来时恰好林芳洲醒了。
她早已经看开了,人活一世,早晚是个死,临死前还有人这样服侍她,她也算心满意足了。一边吃早餐,林芳洲一边说,“小元宝,你知道吗,有你给我送终,我应该能死得很安详。”
林芳洲突然瞪圆了眼睛看着大夫。
“我要丑的。”
“为什么?”
大夫有些气愤:“我救一条人命殊多不易,他们说砍就砍。”
“嗯!”韩牛牛第一天来,决定好好表现,争取不要再被卖掉。
她那样着急,令小元宝心www•hetushu•com.com中春风拂面般温暖。
“他多大了?”
小元宝垂着眼睛帮她理了理衣角:“这衣服都有馊味了,明天换一套吧。”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林芳洲说:“我这里是缠着的,等摘下来你就明白了,你帮我脱下来看看。”
大夫冷笑,“老夫从医多年,若连男女都看不出来,岂不是眼瞎?”
林芳洲感觉羞羞的,红着脸,说道,“小元宝,其实不用的。”
林芳洲:“……”
大夫摇摇头,“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一桩旧事,”说着,看向小元宝,道,“给你哥哥买个丫头吧。”
大夫轻轻翻个白眼,“这话该我来说吧……”
于是他笑道:“我是担心你年少,行事不稳重。你给我献计有功,我今天派个人帮你吧,让老康跟你去廊县。他做事稳当,且假如路上遇到什么事,他是公门中人,也可照应你一二。”
“这是小路。”
林芳洲回来之后,支走了小元宝,留下韩牛牛一人说话。她把自己怎么怎么受刑,怎么怎么被冤枉,怎么判的秋后问斩,都与韩牛牛说了。
“别动,穿鞋。”
“我不用藏,我已经被杨老虎判了死刑,秋后就问斩呢!”林芳洲说着,抬起熊掌往脖子上比了比。
“我生气了!”
“你放心,我有分寸。”他说着,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罢了罢了,天都黑了,客栈还有多远?”
“你说什么?你疯了吧?!”
“他不知道,以后我会亲自告诉他。”
喂完林芳洲早饭,小元宝又去熬药,药熬好时,骨科大夫来了。
月光下,他的目光冰冰凉凉的,波澜不惊,仿佛在看一具尸体。
林芳洲一听他要出门,立刻反对:“我知道你要做什么去,你是不是想去上诉?我告诉,没用!你不要去,我不能眼睁睁看你也涉险。”
“可是……公子你太可怜了,你明明是被冤枉的……”
“好吧,你自己注意点,不要惹事,安全回来。我,我还等着你给我送终呢!”
“我看是走错了!你看这路,这么难走,荒无人烟,连个人https://m•hetushu.com.com家都看不到。这到底是哪里?”
杨仲德不让小元宝出城,无非是防着他去上诉。虽说杨仲德用银子把上下都打点到了,但是他觉得林芳思才思敏捷口才了得,不得不防。
“你的手不能动。”
林芳洲感觉大夫的笑容好奇怪,忙问道,“什么意思?”
“他可否说过到什么时候才许我出城?”
林芳洲又说,“你要伺候我,这事瞒不了你。我是快要死的人了,也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当年落户籍时有人给我做担保的,现在若东窗事发,平白连累别人。你只要不和人说,那就万事大吉,否则万一泄露出去被杨老虎抓着把柄治你,谁都救不了你。”
小元宝观察了几日,见那韩牛牛把林芳洲伺候得很好,主仆二人相处极其融洽,他有些欣慰又有些莫名其妙的郁闷。
她哭声太洪亮了,吵得林芳洲耳膜疼。林芳洲安慰她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现在不还没死呢吗……”
骨科大夫给林芳洲上膏药,小元宝在一旁给他打下手。上完膏药,大夫嘱咐了几句,又号脉,号完脉,他突然笑了笑,“果然如此。”
“……”人伢子张了张嘴,只当自己没听清,“要什么样的?”
这是什么馊主意……小元宝无奈地摇了下头,说,“所有的死刑案,都要经过刑部复核,若发现有冤情,还可改判。”
小元宝也有些赧然,穿完鞋,说道,“你的脚这样小,只有我一个巴掌大。”
小元宝:“去吧。”
林芳洲把自己女扮男装的事情跟韩牛牛说了,韩牛牛不信。她让韩牛牛摸她的胸,摸完她的胸,韩牛牛更不信了。
“我会让你正大光明地活着。”
小元宝围着那韩牛牛转了三圈,越看越满意,最后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将那韩牛牛领回了家。
小元宝踩了一下他的马背,借力往后一腾身子,一招干净漂亮的鹞子翻身,坐回到自己马背上。
人伢子问道:“你有没有具体的要求?比如模样俊的,年轻的,女红做得好……这些。”
“没有。”
那大夫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对小元宝说,“你www.hetushu.com.com一个大小伙子,毛手毛脚的,伺候人这种事情,还需细致周到的丫鬟。”
“哦,要伺候人的,这我能理解,可……为什么一定要丑的呢?”
小元宝被嫌弃了,有些闷闷不乐,“好。”
他策马,奔向茫茫夜色之中。
康捕头心里一惊,本能地感觉不妙,他立刻调转马头想跑。
“丑的便宜。”
她刚要下床,却听到身后小元宝轻声唤她:“你做什么?”
小元宝倒也也不生气,该怎样还是怎样。
因为有婚约,韩牛牛一直把自己做他的未亡人,还在家中给他上了灵位。
“不是,”小元宝有些不好意思,移开眼睛不看她,抿了抿嘴角,道,“我……帮你。”
林芳洲后半夜醒了,醒时见烛光亮着,小元宝躺在她身边,睡得安详。她轻轻坐起身,低下头,见自己两个手被包裹得仿佛熊掌,只拇指还有些自由,能活动。
“咳咳咳……那个,不要告诉别人。”
“你不会死。”
仿佛枯叶一般,他从马背上落了下去。
韩牛牛听得好悲伤,哇声痛哭。
小元宝的效率是很高的,喂林芳洲吃完药,转头立刻去找来人伢子,要买丫头。
“嗯。”
“那公子需要我做什么呢?”
林芳洲用腕端按着裤腰,以防裤子掉下去,她有些哭笑不得:“你他娘的脑子有病吧?”
小元宝与林芳洲告别之后,独自一人牵马出了门,到城门口时,那守门的人把他拦住了:“二郎,杨太爷有令,不许你出城。”
“我没那么多事。不过我倒有点奇怪,你弟弟与你生活了这么久,没看出来?”
与此同时,钢刀归鞘。
韩牛牛今年二十二岁,没有丈夫。她之前许过一个人家,那家人底子不好,能娶上媳妇也就谢天谢地了,哪知那家的儿子却还挑三拣四的,眼睛长在天上,听说自己配了个丑妻,不得拜堂就先郁郁而终了。
此人名叫韩牛牛,十分厚道勤快,手也巧,只是长得不好看:一双绿豆眼,两片厚嘴唇,蒜头鼻,下巴上有一小块胎记;五短身材,胖胖的有些壮;一双大脚片子,很费鞋。
“哎,你说,咱哥俩如果跑了,扮m.hetushu.com.com成女装,肯定就没人认出来了吧?到时候我们就做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
“不许胡说。”小元宝拧着眉,把一大勺蛋羹喂给她,堵住她的嘴,“你不会死。”
他呆呆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待那背影消失后,他垂下眼眸,心道:也太荤素不忌了……
“今日只能在这野外过夜了,康捕头将就一晚吧。”
林芳洲翻了个白眼,道,“我个子就这么高,能指望我长一双巨灵神的脚?”
杨仲德捋着胡须心想:谅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不用,你在这等着。”
两人一路快马加鞭,过了仝县后,越走,路越难走。
大夫点点头,“还小,没见过女人,什么都不懂。等他再大些,你藏也藏不住。”
家里暂时稳定下来,小元宝决定出一趟门。
小元宝突然从马背上跃起,腾空而过,与此同时钢刀出鞘,仿佛苍鹰展翅一般,雪亮的刀片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弧影,那康捕头慌忙一手握在腰间佩刀上,未及拔刀,颈间突然喷出一蓬献血。
……
康捕头感觉不太对头,问道:“你确定没走错吗?”
小元宝肃容拱手道:“多谢大人。”
他突然靠近,微弱的灯光中,他高大的身影压下来,让林芳洲吓了一跳,“你你你干嘛?”
“小元宝……”
小元宝躲了一下,轻松扣住她的手腕,笑呵呵地看着她。
小元宝找到杨仲德。杨仲德以为林芳思会质问他为什么阻止他出城,哪知这少年郎只是说道:“我知大人所虑。只是,我前几天与人约好去廊县贩货,路上听闻家中出事,这才折返回来。我这生意也不能耽搁了,大人既然担心,不如派人跟着我,这样你也方便,我也方便。”
小元宝回头看了康捕头一眼。
……
林芳洲有些难过,“小元宝,你别这样。”
小元宝望着夜色中远方山的轮廓,答道:“有狼群最好。”
……
“啊?”
小元宝点头出去了,林芳洲立刻问大夫道,“大夫,你,你看出来了?”
人伢子回去在自己掌握的人口里扒拉一番,找到一个绝佳的人选。
林芳洲突然对小元宝说,“你去把药端来,我该喝药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