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九章

第九章

他想了一下,点点头,“好。”
林芳洲摸着下巴,“被你一说确实是这么回事。其实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卫拐子死了,我不想让陈屠户夫妇再为我顶风,当然也可以借此去去他们的疑心病。我觉得,他们肯定会想,没有人做了勾当还傻乎乎地往前凑……我偏偏往前凑,令他们意想不到。”
小元宝一身的灰,脸也脏了,被拉出来时,第一句话就是,“方才有人来过。”
“以防万一。”
“没有。”
正说着,二杀神看到河边有一群人,也不知正在做什么。他本能地按住佩剑,问大杀神,“怎么那么多人,今天是什么日子?”
审完了,他们都被关在县衙不许行走,二杀神还威胁他们,今日之事不许对外透露半个字,否则不保证他们能寿终正寝,把众人吓得脸色发白冷汗如雨。
林芳洲松了口气,打开门,“怎么了?”
大家都屁滚尿流地跑了。
“我叫你哥哥吧,芳洲哥哥。”
老先生算见过大世面的人,此刻壮起胆子说道:“两位好汉说的可是这玉佩?这玉佩是我们刚刚从虎胃里剖出来的,正要拿去报官,寻找失主。两位好汉,看样子认识这玉佩的主人?”
“可搜到了什么?”
“你?”
“我救你一命,让你叫一声爹你还委屈了?”
“我来头可大了。”
林芳洲吓了一跳。她本想做戏做足了然后假装被众人催着去和_图_书报官,哪知他们突然出现在眼前。她本来就对他们怕得要死,这会儿吓得脑子一瞬间有些空白,说不出话。
他面相凶恶,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剔骨刀走近,二杀神只当他要捣乱,便握着佩剑抬手轻轻一挡他的身体,那陈屠户立刻觉得自己半边身体被震得麻木无力,坐倒在地上。
“大郎,不要玩了,先去报官吧。”
众人看着林芳洲,林芳洲有些不知所措,“我我我我我……”
“你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
“只是见识有些短浅。”
“不止如此。更难得的是,玉佩被发现之后,你没有隐藏自己,而是主动抢出风头。那些人个个心狠手辣,心性多疑,做事勿保滴水不漏。此事你本来就干系其中,是证人之一,若退后不声张,他们必定存更多疑虑,倒不如先主动吸引目光,借此排除自己的嫌疑。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一招看起来有风险,一旦做成,却是最保险的。”
“哈哈哈哈你这样夸我我就不好意思啦,我其实——”
她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吐沫横飞地给他讲了自己方才是怎样的机智勇敢。虽然过程多有夸张,小元宝倒也能想象出那场面有多么刺激紧张。
“那是!金蝉脱壳这种方法,不是谁都能想到的。”
他总是板着个小脸,林芳洲第一次看到他笑。小孩子轻轻牵起嘴角,笑得矜持又漂亮,和图书仿佛春雪消融一般的,柔软干净,温和沁润。
林芳洲知道杀神们的真正目的,她此刻已经镇定下来,知道自己不会因为“想要贪图一块玉佩”而被砍死。
那小元宝愣了一下,连忙改口道:“你并非见识短浅之人。你心胸开阔,眼界宽广……”
直到大杀神再次出现时,众人才被放了。
“……”林芳洲一口喜悦的呼吸还没享受完,就被他又敲了一棍子。她怒道,“谁见识短浅了?!你这臭小子,会不会聊天?”
林芳洲感觉气氛有点尴尬,真是莫名其妙,刚才明明大家聊天聊得很火热……她摸了摸鼻子,突然问他,“嘿,我救你这一命,你打算拿什么报答我?”
“……”他皱着脸,叫不出口。
……
这时,屠户听闻了动静,拨开人群走出来,边走边中气十足地吼一声:“怎么回事?!”
陈屠户脸色一变,“走了。”
“看看去。”
林芳洲的胳膊已经被攥得快失去知觉了。大杀神从她手中拿过玉佩,二杀神才放开她。大杀神仔细看着玉佩,问:“谁第一个发现?”
“到底怎么回事?”
林芳洲最后勉强说道:“好吧,但是要说好了,这玉佩是我的,你们都是见证人。”
“慢走不送。”
小元宝脑子有毛病,每日起床后必须把被子叠好,偏偏他根本不会叠被子,总是叠个奇形怪状的,旁人根本难以模仿。www.hetushu.com.com
众人见他睁着眼睛说瞎话,都有些鄙夷。老先生道:“大郎,你莫要贪财,先找到苦主要紧。”
“我想要黄金万两,你又没有,”林芳洲摊了一下手,“这样吧,我救了你,你这个人以后就是我的了。”
周围人都吓坏了。
二杀神边走边道:“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我看他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一个孩子,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落下来,本就是十死无生。”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是吉是凶,都不敢说话。
“不曾。”
林芳洲拨了一下他的脑袋,“笑什么笑。”
小元宝于是闭嘴了。
林芳洲回到家时,心口跳得还有些快。她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家里确实被动过了。
连同陈屠户在内,俩杀神带走了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直奔县衙。二杀神坐在公堂上审人,那大杀神去找县令,也不知要做什么。
“那我叫你什么?”
“林芳洲的大名也是你叫的?”
“不知道。”
“我也想知道。不过我们还是不要打听了,没听那人说吗,”林芳洲说着,抬起手掌往脖子上比了比,“要不要命了!”
“嗯。”
尽管对方想要做得隐秘,搜过的地方尽量复归原样。
这种情况,若是放在平时,早该对林芳洲冷嘲热讽了,还有可能直接扭送见官。只是现在,老虎是他出主意抓到的,那虎腹中的东西,他若是想拿一份,倒也说和图书得过去。况且,连太爷都对他青眼有加呢……因此众人只是好言相劝,并不敢惹怒林芳洲。
林芳洲并没有感觉好一点,她翻了个白眼,“你给老子闭嘴!”
林芳洲将那玉佩在河水中涮了涮,倒是涮干净了,只是臭味还萦绕不散。屠户娘子鼓了鼓勇气,说,“大郎,事关人命,要不,先报官吧?”
“我早就说过了,十死无生。”
正说着,有人咚咚咚地敲窗户,林芳洲脸色一白,赶紧又把小元宝塞回去,一边抬高声音问道:“谁啊?”
众人心里纷纷骂娘。
听她讲完,小元宝说:“你很聪明。”
“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
“急什么,反正人都死了,早一会儿晚一会儿不都一样么……这小飞蛇真好看。”
两人走近时,看到原来是聚众解剖老虎。他们觉得很无聊,正要离开,却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少年,边走边说话。
二杀神定睛一看,见那少年手里正把玩着一块玉佩。他瞳孔一缩,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这东西,哪里来的?!”
林芳洲锁上门,去厨房把锅搬开,从灶底的坑里掏出小元宝。
通向山的小路上,远远地走过来两人。正是县令眼中的大杀神与二杀神。
“是啊,虽说人已经不在了,可那苦主的家人说不定还在找他。等把死信送到,他们感念你打虎的恩情,你想要块玉佩,还能不给你?”
现在被子的形状不https://www.hetushu.com.com对了,说明有人来过,搜过她的家。
“好。”
“嘘——”林芳洲悄声说,“我家里也被翻过。吓死人了。”
林芳洲回去再次把小元宝掏出来,一边抱怨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那屠户娘子便有些不知所措,看着玉佩呆愣。林芳洲一把将那玉佩抢过来,说道:“是我先发现的。”
多年以后,每每想到今时今日这段对话,林芳洲都只能用一个成语来总结自己:自掘坟墓。
林芳洲刚要说话,小元宝连忙问道,“芳洲哥哥,你刚才经历了什么?给我讲讲。”
“我。”是陈屠户。
被带回来的人不敢扯谎,一五一十地都交代了。屠户娘子洗虎胃时发现一枚玉佩,那林芳洲想占为己有,众人好言相劝他才答应先报官,又贪玩迟迟不肯去……把锅都甩给了林芳洲。
“我知道。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
大杀神:“都带走,仔细盘问。”
“现在还有万一吗?”
陈屠户神秘兮兮地说,“我家里被翻过。但是银钱却不曾丢失。”
公堂之内只剩下大杀神与二杀神两人。那二杀神问道:“每一家都搜过了?”
“谢谢你,林芳洲。”
“你给我闭嘴。”
“叫爹。”
那二杀神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回去交差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小元宝问道:“你想要什么?”
小元宝看着林芳洲吓得面无人色,他突然笑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