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第六章

嗬!
那之后林芳洲一路都没说话。
“不是就好。来人,起轿。”
初夏时节,还不很热,那城外风光真不错。草树葱茏,天气和畅,鸟鸣啾啾,甚是悦耳。林芳洲饿得肚皮都要扁了,已无心欣赏鸟鸣,只想着若把那鸟儿拔了毛烤来吃,不知要有多香……
林芳洲打了个哈欠,问他:“我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芳洲点了点头,问:“这个也不能卖?”
此刻林芳洲怀里还抱着甜瓜呢,人赃并获。
县令整理好歪掉的官帽,这才从轿子中慢吞吞走下来。凡是做官的,走路都是不紧不慢,步子沉稳阔气,这叫做官威。
“还有十五个,今天就剩这么多,卖完就回家了。”
林芳洲讨了个没趣,本想骂他几句,奈何自己肚中饥饿,实在没有力气与人置气。她下床翻箱倒柜地找了一圈,想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当一当。
恰在这时,她看到不远处的小道里走过来一抬四人小轿。林芳洲来不及细看,便冲着那小轿跑去,心里想的是人多呢,那畜生分不清敌我,必不敢乱来。
她吞了一下口水,隔着纱窗的破洞喊道:“卖胡饼的!”
“嗯。”
林芳洲围着那轿子跑了一圈,那畜生竟始终追着她不放,眼看着追上来,一口咬下去——嘶拉,把她的裤脚咬掉了一块。
“蛟……是什么东西?”
林芳洲坐起身,听到窗外卖胡饼的货郎还在吆喝,声音特别脆亮:“胡饼嘞——刚出炉的胡饼——又香,又脆,又大的芝麻胡饼——”
“太爷,等一下啊太爷……”
她也有些臊得慌,骂了他们几句,在一片哄笑声中,快步走了。
林芳洲有些咬牙切齿:“所以,你一直都在装傻?”
老汉弱弱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芳洲喜得两眼放光,撸起袖子刚要摘瓜,又担心被人抓个现行,她小心地抬起头,四下张望,只看见远处一架瓜棚,那瓜棚纹丝儿不动,看不见里面是否有人。也不知瓜农在hetushu.com.com不在。
林芳洲觉得很新奇,把那小飞蛇凑到眼前仔仔细细地找,“真的?我怎么看不到。”
“啊?太爷,你看我们俩的事已经完了……”
林芳洲话一问出口,就觉得自己这质疑站不住脚——这臭小子正被人追杀呢!
林芳洲跌跌撞撞地从轿子里滚出来,看到那老汉竟已经跪在地上,连他的狗都跟着趴下了,尾巴摇得蒲扇一般,要不怎么说狗眼看人低呢!
县令只看林芳洲一眼,便沉下脸,斥道:“大胆刁民!昨日你戏弄本官,本官不予理睬,没想到你今天变本加厉,光天化日,这是明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算了算了,”她摆了摆手,“谁关心你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
“……”娘希匹的,差点把这茬儿给忘了!
“会招致杀身之祸。”
县令问那老汉:“本县判他将瓜归还于你,你看如何?”
林芳洲:“哈哈哈我开玩笑呢!”
林芳洲又问:“你他妈到底是谁?!”
林芳洲知道水晶透镜是什么,她从蒋玉匠那里见识过,小小的一块,能把眼前的东西放大十数倍。那水晶透镜很珍贵,是蒋玉匠的心肝子,碰都不让旁人碰。
小元宝的眉角抽了一下,“那不是蛇。”
“能吗?”
“诶!小娘子可是要买胡饼?”
林芳洲饿得难受,出门了。
“……我选元宝。”
林芳洲摆摆手,“不是因为你。这事说来话长。”而且她一点也不想说。
“多少钱一个?”
“我……多年来屡陷险境,已无人可信。”
老汉忙道:“谢太爷为我做主!”
老汉听得糊里糊涂的,此刻有些同情她,说道,“只是偷两个瓜,还了就罢了,不必吃一辈子牢饭。我也没说让你吃一辈子牢饭啊……”
她在瓜田中挑了两个大甜瓜,摘下来一手一个抱在怀里,刚站起身,陡然听到一阵狗吠:“汪汪汪汪汪!”
“哦,那就‘二筒’吧。”
hetushu.com•com芳洲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她继续摸那皮甲,目光变得有些缠绵,“这个,一定很值钱吧?”
“你和他的事完了,咱俩的事没完,”县令冷笑,道,“你不是聪明吗?不是想智取吗?不是成天游手好闲无事可做吗?本官限你三日之内给我想个除那虎患的方法,若想不出管用的,我让你吃一辈子牢饭!”
“能不能,换一个?”
“吹牛吧你就!你才多大,你就屡陷险境?”
“那……小飞蛇,口内含珠,珠上刻着我的名字。”
小元宝被问得愣了一下,摇头道,“不清楚。”
林芳洲哪里会站住,一溜烟跑了。
眼看到一个瘦弱的男子抱着俩甜瓜一阵风似的跑过来,身后是一条狗,再后面是一个颤颤巍巍的老汉……这画面真是太美了,抬轿的人也吓了一跳,急忙停下来惊慌道:“干什么!干什么的!”
林芳洲跪在地上,眼巴巴地看着那顶小轿飘然离去。
林芳洲暗道不好,抱着甜瓜转身便跑。
“怎么,不喜欢?”
林芳洲把它们归在一处,连同小元宝换下来的那套白色中衣。林芳洲:“一会儿都烧掉。”
“龙。”
“字很小,用水晶透镜才能看到。”
好奇心,谁都有。可这个小子的来历有点可怕,林芳洲不确定自己一旦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还能不能睡安稳,还能不能装得毫无破绽,还能不能……
小元宝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垂着眼睛点点头,“嗯。”
“没什么,睡吧。”
林芳洲也跪下了。
果然人还是要做好事才能睡得安稳。林芳洲这下半夜睡得很熟,次日天光大亮时,她才被胡饼的叫卖声吵醒,睁开惺忪的睡眼。
“你们,我,那个……”老汉试图解释。
一边吃瓜,林芳洲一边跟小元宝讲了自己的悲惨遭遇。讲完之后,她问他:“你见过老虎吗?”
林芳洲抱着甜瓜回去,砸成两半,与小元宝分吃。
走着走着,走过一片青绿的瓜田,离着很远就闻到了甜瓜和_图_书的阵阵香气。林芳洲悄悄蹲下身,扒开瓜秧,看到的是碧莹莹圆滚滚的甜瓜,如狗头那般大!
“……”
“你的意思是,上古的龙没有脚,到后来才长出脚来?”
“太太太爷,我我我我就是闹着玩呢,跟他闹着玩,我这就还给他……”林芳洲说着,赶紧把甜瓜还给那老汉,一边对老汉说,“爷爷,我错了,只是开个玩笑,你饶我这一次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还有人站在不远处,对着她指指点点。
林芳洲涎着脸笑道:“太爷,你怎么在这里?”
“别别别,太爷,这太难为人了,这个这个……你这是公报——”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把后面那俩字吞回去。
林芳洲丝毫不怀疑,如果再让他选一遍,他肯定还是会装傻。她忍着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冷冷问道:“为什么装傻?”
“原来你他妈的一直在装傻?你差点害死我!”
她大概是真的吓糊涂了,活生生一个人,去揣摩狗的想法。
她轻轻吐了口气,莫名的,心中那股愤怒竟消散了不少。也许……他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你说什么?”
她跑得倒也不慢,可惜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耳听得身后的狗吠声越来越近,林芳洲有些怕,却始终舍不得扔掉手中的大甜瓜。
“两文一个,五文三个,官人若是包圆,还可再算便宜一些。”
老汉总算赶上来,发现事态有些混乱,他喝止住了正打算冲进轿子里的狗。
她倒是找出几件值钱的东西,可惜全是那个小傻——不,小元宝的。
总之一句话,这些东西千好万好,就是不能卖!
“嗯?你想说本官公报私仇?”
林芳洲以为自己终于逃过这一劫,哪知那县令判完这事,突然把眼一瞪,又是喝她:“林芳洲。”
“……”
接着是一个惊惶到几乎失禁的声音:“太太太太太太爷!”
那轿子因着惯性左摇右摆的,可怜了里头的人,被摇成了汤圆。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hetushu.com.com
“那我就叫你‘元宝’吧。”
那老汉见小贼和太爷套近乎,生怕自己吃亏,连忙说:“太爷,这小贼偷我的甜瓜!”
身后的狗吠中,夹杂着一个苍老的声音:“站住!那偷瓜的小贼!”
“我见的老虎,都关在笼子里,”小元宝说到这里,突然抬起头,轻轻眯了一下眼睛,“我有办法了。”
“不是蛇是什么?”
他突然轻轻叹了口气,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其实,你不该回去找我的。”
“见过。”
林芳洲终于明白她今日备受瞩目的原因了。
“你有几个?”
“不能……”
那小傻子也已经醒了,不,现在不该叫他小傻子了,他比猴子都精。
小元宝耐心地解释:“那是仿古,仿的是上古的龙。”
他像个八哥一样只会重复这一句话,夜色中他的身形显得有些单薄,身姿却是倔强的。
小元宝竟被她的胡搅蛮缠噎得无话可说,他本就不爱说话,更没什么辩才,这会儿噎了一下,便扭头说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让我咬一口也行。”
她瘫坐在地上,哭丧着脸,“完了……”
“就算有人,想必也是在懒睡。”林芳洲自言自语着,给自己鼓了鼓气。
“蛟。”
“嗯。”
林芳洲摸了摸鼻子,朝他们吼道:“怎么,不认识你大爷爷了?”
这城里是没法待了,她便打算出城逛逛,抓几条鱼,掏个鸟蛋,都可以救急。
她看着那玉佩,又有点心疼,于是拿过来揣进怀里,“这个归我了。”
老汉竖着耳朵想听那话到底有多长,结果林芳洲只是说:“对不起啊老爷爷,我……我只是太饿了。”
那样一副怪兽做的皮甲,到头来连个胡饼都换不到,林芳洲暗道可惜。她扔开皮甲,又去看那美玉,一边看一边赞道:“你这小飞蛇真好看!”
“胡扯,你真当我没见过世面吗?龙怎么可能没有脚?”
他慢条斯理地吃着瓜,听到她问,便点点头,“见过。”
“胡扯,你若见了老虎,老虎早已和-图-书把你吃了。”
“水里生的恶兽,吃人。”
林芳洲继续爱抚它,“我若是拿去卖掉……”
“你这小子!”老汉也笑了。
……
县令不想理她。他更不想回忆自己刚才被一个大男人抱着甜瓜压倒……的那种尴尬。
“你爹才是小娘子!睁开你的狗眼看看!”
那老汉便有些心软了。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瘦弱苍白,年纪大概比他的孙子还要小呢。他犹豫了一下,把一个甜瓜塞到林芳洲的手里,“拿去吃罢。平常的过路人,或有饥渴,讨一个半个的瓜吃,我也不收钱的。可是你该和我招呼一声,不要偷东西。”
“滚!”
抬轿人怒道:“你们要干什么!若是冲撞了——”
他话还未说完,却听到轿内一个暴怒的声音吼道:“林!芳!洲!”
……
今日有些奇怪,也不知吹了什么风,大街上十个人里倒有八个会停下来跟她招呼一声,还冲她笑……笑什么笑!
“不是年画上的,是真的老虎。”
林芳洲抖了抖他那副皮甲,问道:“这东西是用什么皮做的?我竟然摸不出来。”
“林大爷爷,我们可都等着你的纸狮子呢!有了纸狮子,才好上山打老虎!哈哈哈哈哈……”
“你想叫我什么?”
“我……”她突然有些不确定。
她却不知。这县令今天是去猎户家吊唁,顺便颁发个忠勇表彰,回来时恰好遇到她偷瓜被人追赶。
林芳洲很高兴:“嗯!我明白了!下次想吃了我直接去找你要!”
“我只有一文钱,能不能卖给我半个?”
他仰着头看她,轻声问道:“你真的要知道?”
林芳洲吓出了一身冷汗,紧急之下,看到轿子停在地上,她一弯腰,哧溜——钻进了轿子里。
两人回到那四面透风的屋子时,那孩子突然说:“对不起。”
“对不起。”
货郎心想,你隔着纱窗,我便是千里眼,也不能隔空视物。他脾气好,也不和顾客抬杠,此刻只管赔笑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官人莫要和小人一般见识。你要几个胡饼?”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