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章

第四章

林芳洲又嘶吼了一会儿,最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神色灰败。她喃喃说道,“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他……”
陈屠户神色缓和,“我并非逼你出钱,只是你不该戏弄我。”
林芳洲突然冷笑:“看来留不得你了。”
脸上突然有凉凉的异物感。林芳洲收回目光,见那小孩蹲在她面前,正抬手擦她的眼泪。他的手很凉很软,小小的,动作缓慢,固执地在她脸上擦了又擦。
林芳洲盘腿也坐在床边,看着他,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他依旧没有说话,抬手轻轻地,轻轻地摸进那油纸包里,又拿走了一个馒头。
“还要验尸做什么?难道卫拐子不是自杀的?”
“三文一个。”
林芳洲本来是真打算给卫拐子打幡摔盆的,人家的性命都折了,她给他做回儿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她转念一想,做得这样明显,万一被人察觉,她小命岂不是也要折进去?
回到家时,一个馒头刚吃完。本来心情挺好的,可是一看到床边坐着的小傻子,林芳洲立刻拉下脸。
“大郎,我这是小本生意,你体谅则个。”
林芳洲顿觉没趣,馒头丢进他怀里:“赏你的。”
小贩便高兴地把另外三个馒头也包起来,两个油纸包都给了她。林芳洲抱着满怀的羊肉馒头,身上竟洋溢起暖融融的幸福感。路过卖炊饼的老婆子时,见那老婆子眼巴巴m.hetushu•com.com地看着她,她毫不含糊,摸出一枚铜板拍下:“还钱!”
两百就两百罢。现在刚入夏,冬天还早着呢,等她慢慢赎回来。
他像个木偶一样被她抓起来,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乌黑的眼睛,寂静又干净,仿佛无风的夜晚。
她又惊又恐又怒,额上青筋暴起,两只眼睛炯炯发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卫拐子的死,使她有点草木皆兵。
陈屠户虽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平日却最是急公好义。遇到这种事情,通常是他来挑头。
他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只是埋头吃馒头。
“你怎么还没死啊。”她说。
陈屠户被这些钱惊得两眼发直,“这是真的?不会是伪造的吧?那可是要杀头的!你莫来祸害我。”
陈屠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早晚死在赌场。”
陈屠户便收了钱,却还有些疑惑:“你怎的突然发了善心?这不像你。”
满以为他会像个哈巴狗一样扑上来,然而他却老神在在地坐着,就算目光中充满渴望,却并无半分动作,坐姿端正优雅,即便是待在那张破床上,也给人一种气度不凡的错觉。
林芳洲定定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双漂亮、干净、无辜的眸子,冷冷地说:“你究竟是谁?”
……
“且看衙门验尸之后怎么说吧。”
“别他妈给我装傻!卫拐子是因为那个传言死的,那些杀和图书人的人,那些凶手——真正的目标是你!他们要杀你,要杀你!你到底是谁?!!!”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听说。那卫拐子也无兄弟,也无儿孙,绝户一个,没人给他治丧,说不得,要我们街坊邻里凑几个烧埋钱,买一口薄棺将他安葬。”
林芳洲将他扔回到床上,力气太大,他一不小心躺倒,之后又慢吞吞地坐起来,看着她,面无表情。
林芳洲吸了吸鼻子,问道:“那馒头,多少文一个?”
林芳洲摸着下巴,努力压抑住心虚,对陈屠户说:“要不我们先去看看卫拐子?”
在男人看来,“终生不举”是比五马分尸还要恶毒的誓言,他们哪里知道,林芳洲不管是否违背誓言,这辈子都是“举”不起来的。
她又心虚又愧疚,又愤怒又无力,呆呆的自言自语,眼神空洞,不一会儿竟泪流满面。
“你这泼皮竟敢戏弄我!小三!拿我的屠刀来!”
“怎么,我说对了?”林芳洲有些得意。
林芳洲拿出一个馒头来逗他:“吃不吃?吃不吃?”
那孩子看着她扭曲的面容,他眨了一下眼睛,没有任何回答。
“自杀也要验尸,走个过场。我听去现场看过的人说,他是在自家上吊死的,多半就是自杀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也不知卫拐子有什么想不开。”
林芳洲心里咯噔一下,急急忙忙跑出去,见陈屠户沉着脸,紫红色的https://www.hetushu•com•com面皮绷得紧紧的,不像是在诓她。她问道:“为什么会吊死?”
这一答倒是令陈屠户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会说没钱。”
她走过去,望担子里看了看,担子里只剩下三个馒头。林芳洲便道:“我全买了,你给我算便宜点。”
认真说来,打幡比掏钱的代价更大。陈屠户也不想为难林芳洲,便说道:“什么打幡不打幡的,人死如灯灭,用不着你来给他做便宜儿子。我又不是打家劫舍的,出钱出力全凭自愿。你没钱便没钱,若真有心,发丧时帮着打个下手就行。”
衙门很快验完尸,让陈屠户把卫拐子的尸体领走。衙门做事从来惫懒,这次效率如此之高,让林芳洲感觉怪怪的。
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回答。
“滚你娘的!你若真死了,我放两天两夜的炮仗庆贺!”
小傻子也不说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中的油纸包。
像个世家子弟。
林芳洲心下窃喜,面上却纹丝不动的,矜持地点点头:“罢了,虽不能吃,拿回家喂狗也好。”
落在地上的馒头只沾了些灰,撕掉皮还能吃。林芳洲一边剥皮一边吃,生生把馒头吃成了烤红薯。
拿着这钱,林芳洲先去了陈屠户家,撂下一百八十文,“陈大哥,我的一点心意,给卫拐子买一口好点的棺木吧。”
他要是没能醒过来多好,她挖个坑把他埋了,神不知鬼不觉hetushu•com.com,好过现在担惊受怕的,生怕哪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挂在了房梁上……
林芳洲点点头,“那是自然。”
他抓起馒头吃了起来。因为太饿了,吃得有些快。
林芳洲转身要走,那卖馒头的小贩却突然叫住她。他取出一个油纸包,说道:“大郎且慢。有个馒头掉在地上,沾了些灰尘,不敢脏了顾客的嘴,我本想拿回家自己吃。大郎若不嫌弃,这一个便算是饶上的,可好?”
“我确实没钱。”
“别别别……我给他打幡!摔盆!给他当儿子用还不行吗!”
傍晚,林芳洲从墓地回城,见城门里有人放着担子卖馒头:“馒头嘞,香香的羊肉馒头……”
他突然抬起头,纯黑干净的眼睛,盯着她。
林芳洲状似漫不经心地挥了一下手,答:“最近手气太臭,想来是我阴德有亏,不如趁此机会做些善事,也好助我捞回本去。”
打幡摔盆都是儿子干的事,若没有儿子,女儿也可将就。有些绝户,自己没有儿女,又怕死后不能顺利去阴司报道,便在生前打点好一应发丧事务,花钱请人给他打幡。因为打幡是件有损尊严的事,只有那些无赖混混愿意接这种差事,且价钱不低。
眼看着陈屠户走了,林芳洲转身跌跌撞撞地跑进屋,进得屋里,一把薅住傻坐在床边的小孩,低吼道:“卫拐子不是自杀的,他不可能自杀!他是被人害死的!你到底是谁?!”
和-图-书陈屠户摆手道,“不行。捕快和仵作来了,正在验尸,闲杂人等不能靠近。”
“今晚我回城时,”林芳洲自顾自说,“看到城门口有几个形色奇怪的人,看起来凶巴巴的,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抓你的人。连我都能发现他们,官府肯定也能发现。但是,官府却听之任之,没有轰走他们,甚至没有盘问……你说奇怪不奇怪?唯一的解释,他们和官府是一伙的。官府想要秘密地抓你,甚至杀掉你。而你,穿着甲胄出现在没有任何驻军的永州,所以你是——”她目光突然沉下来,“反贼。”
“好,陈大哥辛苦。”
林芳洲笑了:“我若真的死在赌场,还得劳烦陈大哥帮我凑钱发丧。”
阿弥陀佛,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卫拐子啊卫拐子,冤有头债有主,你若真想报仇,便去找那个小傻子……我多给你烧些纸钱,你在阴司好好玩乐,不要惦记着回家了……
“是真的。若是假的,便教我终生不举。”
林芳洲把一条越冬的被子拿到当铺,换了两百文钱。她的被子用了才两年,连个补丁都没有,那当铺伙计还一脸嫌弃,只给她两百文,爱当不当。
……
“那算了。”
“我知道。我也吃了卫拐子几个不要钱的糍糕,现下是该还了。”
林芳洲说到这里,已经骇得声音隐隐有些发抖,幸好陈屠户在想事情,也没发觉她的异常。他说道:“事情先这么说定,我再去别家问问。”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