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第三章

陈小三有两个哥哥,只可惜都夭折了,若他大哥还在,现在也如林芳洲这般年纪了。
依旧是一夜好梦不提。
“陈小三。”她叫他。
吃完了白糖糕,腹中可算有了点存粮。林芳洲走上街头,盘算着该如何打听那小孩的来历。她觉得小孩不同寻常,本能地不想轻举妄动,又想多赚几个钱,又怕被人抢去功劳,又想先打听好对方的底细好讨价钱……犹豫着,她最后去了赌场。
“我昨日见到卫拐子买白糖,白糖不小心撒在一个蚂蚁窝上,许多蚂蚁都出来搬糖,把卫拐子急得气急败坏,连蚂蚁带白糖一起捧回去了。”
“你这不识好歹的泼皮,谁稀罕你一块破糕?况且就算你想还,也没办法还了……那做糍糕的卫拐子,昨晚吊死了!”
一个小和尚捧着钵盂迎面走来,林芳洲拦住他:“小和尚!”
哭声惊动了院子里正在拾掇猪肉的陈屠户,他提着屠刀跑出来,怒道:“怎么回事?!”
林芳洲于是完全清醒了。
“卫拐子光棍一个,连老婆都娶不上,哪里有孩子。”
小和尚终究心软,从钵盂里拿出一个铜板,道:“小僧俗缘浅薄,今日只化到这一个铜板,施主要便拿去吧。和图书
“是拾的。”
咕嘟——林芳洲吞了一下口水。
“不会是摔傻了吧……”林芳洲凑过去,捧着他的脑袋左看右看,他也不反抗,任由她把他的脑袋当球玩。
陈小三听得一阵皱眉,低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手中的白糖糍糕。
边看推牌九,林芳洲边竖起耳朵听周围人聊天,奈何听来听去,无非就是哪个青楼的姑娘水灵,哪个家伙最近手气好,谁谁谁跟有夫之妇偷腥被当场抓了……并没有提及谁家丢了小孩。
看了一会儿,林芳洲看不出什么名堂。她又猜测:“难道天生是个哑巴?”
“你终于醒了!”她惊喜极了,唰地一下坐起身,扶着他的肩膀问道,“你是谁?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家!”
“你这没毛的兔爷!我今日没空,懒得打你,快去拿食盒,否则生意不要做了。”
陈屠户的儿子正坐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块白糖糍糕,也不吃,只是盯着地上看。林芳洲好奇地走近,发现他在看蚂蚁。他把一粒白糖扔在地上,看蚂蚁们抢着搬走,以此取乐。
林芳洲接过铜板,道:“多谢圣僧!改日我发了财,请你吃烧鸡!”
早上林芳洲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m.hetushu.com.com双黑玻璃珠儿般的眸子,那眸子清亮干净,长长的睫毛忽闪一下,仿佛慢吞吞一束光打在人的心尖上。
他慢吞吞的坐起来,黑亮的眸子只是看着她,并不答话。
“也没准是真的呢,卫拐子没媳妇,捡个孩子当儿子养,给他养老送终。”
林芳洲:“不给算了。那我就饿死在这街头,被野狗吃了罢!”
林芳洲心想,只怕明日就要有人找卫拐子要人了,我且看看是什么人家,再作打算。反正那孩子寿命天定,死在哪里都一样,没准他家人找来时他恰好醒了呢?因此先不急,缓一两日也无妨。
“什么?”
一定是这家伙穷得没钱吃饭,一碗粥还要留半碗明日早上吃……小二觉得自己看到了真相。
他看着那字发呆。
林芳洲捧着白糖糍糕一溜烟跑了,边跑边笑,留陈屠户在身后骂骂咧咧。
“我也不知呢,也没准是乞丐的胡言乱语,饿糊涂了。”
富贵人家这样年纪的小孩,定是已经启蒙,不可能不识字,况且他看起来很聪明……所以,真的是摔傻了吗?
“这里……来,我帮你挑出来。”
陈小三长得有些胖。他听到林芳洲叫他,抬那张圆鼓鼓和图书的脸:“林大哥。林大哥你看,蚂蚁。”
众人笑,直道恭喜,瞎起哄。
那小和尚脸色发绿,急忙道:“罪过罪过……”
陈小三这才明白过来是上当了,立刻放声大哭。
“我刚过来时,听路边的乞丐说,卖糍糕的卫拐子拾了一个小孩。”
陈小三便把白糖糍糕递给了林芳洲。林芳洲接过那香喷喷的糍糕,二话不说先狠咬了一大口。
小二立刻变了脸色,讥道:“点一碗粥还要食盒,客官好大的排场。”
没有当场噎死,也算奇迹了。
卫拐子只当是众人打趣他,便笑道:“我若是拾个小孩,定把他藏起来,神仙也找不到!”
林芳洲立刻感觉腹中阵阵饥饿。她只好下床出了门,打算先寻些吃食。
她碰了碰身边一个人,道:“听说了么。”
林芳洲指着他的白糖糕说,“你看这,这个黑点不是蚂蚁么?”
那是陈屠户的声音。林芳洲和他做了这么多年邻居,一下便分辩出来。
林芳洲写道:你是谁?
下午时卫拐子背着筐从赌坊门口经过,有人便问他:“卫拐子,听说你拾了一个儿子?”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他还在昏迷着,躺的姿势都没变过,仿佛是一具尸体。m•hetushu•com.com林芳洲忍不住探了探他的鼻息,嗯,还有气。
过了一会儿,整个赌场几乎人人都知卫拐子捡了小孩。
“借我一个食盒。”
林芳洲挤在一堆人里看别人推牌九,跟着叫好,虽然手痒心也痒,奈何她一文钱没有,只好在外围捡个乐呵。
林芳洲提着半碗粥回家,懒得找汤匙,一手捏着小孩的下巴迫他张嘴,一手端着粥往他嘴里倒,倒了几次,粥都流进他的肚子。
沉默。
林芳洲这一一觉睡了个饱,次日一早,日上三竿了才起来。
“嗯。小三,你这白糖糍糕是从卫拐子那里买的?”
林芳洲用这个铜板买了一碗粥,一口气吸溜了半碗。剩下半碗,她突然想起家中还躺着个人,那惨白的小脸,啧啧。据说饿死鬼的怨气最重了……
林芳洲于是把他拉到桌旁,沾着水写了几个字——她幼时被她娘亲押着上过几年学,因此简单的字能写一些。
沉默。
小和尚化缘,从来都是别人给他钱,今日第一次遇到朝他开口要钱的,一时被对方的无耻震住了,竟讷讷不能言语。
“嗯,卫拐子的白糖糍糕最好吃。”
“哪里呀?”
“施主,有何赐教?”
“喂,你会不会说话?”
“来了!”小二跑和-图-书过来,“大郎你还要点什么?”
她拍了拍桌子,“小二!”
她拉着他坐回到床上,正要开口再试探几次,这时,窗外突然传来“砰砰砰”的敲窗声。
“哪里拾的?不会是拐来的吧,卫拐子,拐孩子,哈哈哈……”
小二不敢真的惹怒这些小混混,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去拿了食盒给林芳洲,叮嘱她要按时归还,不许弄坏……林芳洲把剩下的半碗稀粥放在食盒里,提起来就走。
林芳洲在赌场玩了一天才出来,眼见日头沉沉地坠下西山,她抚着肚子,饥肠辘辘实在难忍。
林芳洲扯着嗓子喊:“谁呀?做什么?”
林芳洲眼睛一眯,计上心来:别人不提,她可以提嘛……
“是我。”
窗外突然传来阵阵吆喝,是卖胡饼的汉子。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我听佛门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今日快饿死了,你可愿请我吃一碗粥?”
林芳洲没好气道:“不过一块白糖糍糕,你何必追到我家中?明日还你一块便是!真小气!”
昨日黑灯瞎火的,兼之累得要死,她一直没在意这孩子的面容,今早仔细一看,发现小孩长得怪好看的,白白嫩嫩,雪团一般。
赌场里鱼龙混杂,消息最是灵通。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