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章 夏花依旧 第四节

第十章 夏花依旧

第四节

当着老村长的面,徐决突然跪在蒲团之上,他双手握着自己的膝盖,低着头,对着村长和石像一字一顿地说:“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快三十年。”
于江江可不是那种坐以待毙逆来顺受的女人。对爱情,她有自己的执着。也许努力过后不一定会有结果,但不努力一定没有结果。于江江就是抱怀着这样的信念过活的。
这个帖子一石激起千层浪。没想到的是,她帮助过的几对新人,都纷纷在帖子里留言,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也讲到了于江江竭尽心力对他们的帮助。
当她以绝对的抢亲姿态走入会堂的时候,她看见了一身白色西装的段沉和一身礼服的段曼云。两人都亲昵而自然地替钱乐怡整理着礼裙。
而失业在家的于江江,正是这样懵懵懂懂地被有着敏锐嗅觉的情感类节目策划人相中。
如今她不再是“失业女王”而是“收视女王”,在事业上,她可谓大大丰收。
一年后
于江江眼泪被地心引力勾了下来,她扯着自己的裙摆,正hetushu.com.com准备转身,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英俊男人从后面走了出来,钱乐怡一脸幸福地挽住了那个男人。而段沉则退到了一边。他还没从震惊和疑惑中醒来,看着于江江,忍不住问:“你这是什么形象?”
时间对她挺残忍的,她用各种高科技的产品减慢自己老化才能有如今的样子,而徐决,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保持着当年的眉目。
婚纱上的串珠和点缀都是手工的,精致得如同一件艺术品。
段曼云也看着于江江,半晌突然灵光一闪,拍了拍段沉的肩:“这丫头大概是以为这是你和乐怡的订婚典礼。”
如今,她成为一名知名节目主持人,絮絮叨叨罗里吧嗦地替许多人解决感情问题和纠纷。她的处理方式在网上被许多人吐槽,表达的许多观点也被人认为“奇葩”,但出人意料的是,每次事情总能向好的方面发展。
一直坚强的段沉忍不住眼泛热泪,对段曼云说:“妈你这是你说的什么傻话hetushu•com.com?刘院长是专家,他说没问题,肯定没问题的。”
这么多年,给于江江Slow down的只有段沉一人,他还想赖账不成?
穿上婚纱,她也感受到了几分神圣。她不会盘新娘头,折腾半天,最后只扎成一个马尾,脚上为了方便走路穿了一双球鞋。
Slow down橱窗里的展示婚纱,两人喝醉酒,段沉砸了橱窗给她抢来的那一条。
这一切要源于当初某论坛的一个帖子。有人以“良心婚策”为主题,描述了于江江当时策划沈悬和淡姜婚礼的故事。
这一刻,段曼云不会思考,所有的骄傲和愤怒都忘记了,只是脱口而出:“当年,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娶我?”
段曼云轻轻闭上眼睛,往事种种如尘烟过去,俗世那些尘缘,也不过如此。她用低低地声音对段沉说:
一年了,她和段沉的感情也趋于稳定。
有人质疑是炒作,也有人真心被感动着。一时,于江江成为网络热议人物。
她就那么呆呆地和*图*书看着段沉,给钱乐怡整理好礼裙的段沉一抬头,也看到了于江江。
徐决眼中有时光熬成的灰烬,他看着段曼云,双眼发红。
当时两人从段家村回来,一直没有什么消息的钱乐怡突然神秘兮兮地送了一张请柬给于江江。那真是一张奇怪的请柬,上面只有钱乐怡一人的名字,新郎居然叫“MR RIGHT”。
这是于江江人生中最充实的一年,这一年,她做了很多很多事,也创造了许多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奇迹。
“谁给我买Slow down,我就嫁给谁。”当时于江江这样说过。
“什么?!”
虽然时间有点不对,但于江江还是一下子想起了段曼云之前和她说过的话。
看着村长老泪纵横,段曼云在旁边站着,竟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这一切,似乎都和她无关。
隔着两个人的距离,段曼云像从来不认识一样打量着徐决。
她就是以这样奇怪的造型冲下出租车,头也不回地杀进钱乐怡的订婚典礼的。
“请村长替我见证,当年那和图书个人是我,曼云怀的是我的孩子。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说要娶她的,是我,是我辜负了她……”
许多年后,回想那天发生的一切,于江江还是忍不住热血沸腾。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穿婚纱,段曼云的设计无疑是美轮美奂到有点梦幻的。
于江江觉得心凉到了极点。
一个人坐在家里,于江江想起往事种种,忍不住痛哭流涕,她猛一抬头,就看见被她用防尘罩罩起来挂在柜子上的婚纱。
两人四目相投,俱是一愣。
于江江瞬间眼含热泪,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披荆斩棘来到这里,看到的竟是这样和谐而温馨的一幕,从头到尾,外人只有一个,就是她于江江。
于江江一直不知道那天祠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上了个厕所,回来一切都变了,这始终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于江江一直在这样的惴惴不安里度过了一个星期。钱乐怡订婚典礼当天,于江江给段沉打了十几个电话,段沉都没有接。
于江江想起武侠小说里比武招亲的情形。于江江的擂台,和-图-书段沉一人不战而胜,最后他却赢而不娶。这怎么可以呢?
段曼云不是开玩笑,她可是真的得了癌症,段沉和她又和好如初。于江江越想越害怕,该不会是段沉真的答应了段曼云,要和钱乐怡订婚吧?
往事如风,一丝一缕吹散着段曼云这近三十年的执念。
进手术室前,一直沉默的段曼云突然抓住了段沉的手,她眨巴着眼睛,仿佛看着远方:“段沉,如果……如果我不能活着出来,请你把我葬回段家村。”
那裙子太长了,橱窗里的婚纱都是以模特身材为标准制作的,于江江只能双手拎着裙摆才能不踩到裙子。
她顿了顿,微笑着说:“爸妈、外婆都在那里,那里才是我的家。”
“也替我告诉他,我原谅他了。”
两人这一年没有结婚,说起来也有一些典故。
段曼云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段曼云的逃跑让那村长记了许多年,尤其是徐决向他坦白了一切以后,他更是觉得对不住当年那个单纯年轻的女孩。
回到北都后,段曼云突然接受了切除乳/房的治疗建议。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