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九章 往事如烟 第六节

第九章 往事如烟

第六节

段曼云有点委屈地看着徐决:“徐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段曼云十七岁生辰,傍晚五六点的时候,段曼云突然出现在了徐决家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死”这个字的时候,段曼云竟然觉得有些解脱。
徐决始终记得那是天气非常非常好的一天,下午五六点,日落西山,天边一片橙红,火烧云一丛一丛,美得有些惊心动魄。
徐决想把她的手松开,可她扣得那样紧。
徐决冷静了几分钟才走回自己家里。段曼云看到徐决回家,满脸笑容,拿着本子开始问徐决问题。徐决领了她进屋,两人围坐在屋里唯一的桌边,徐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给她讲题总有点心不在焉,眼睛总忍不住去看她年轻姣好的脸孔。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那一刻,徐决只想逃。
在贫穷而淳朴的村庄里,一本正经的男老师居然和女学生相爱了。这种连说都不能说的禁忌关系,是两人最深的秘密。
比如爱情。
他紧紧地抱着段曼云,段曼云曼妙的少女躯体是他眼中最虔诚也最诱惑的无价之宝。
“段曼云,我是你的老师。你快回去。”说着,徐决轻轻推了段曼云一下。
段曼云哭得整个人都和-图-书在战栗,一看到徐决就扑进了徐决怀里。
回忆起那个漫天繁星的夜晚,她始终记得,他那么坚决地对她说:“永远记住我,我叫徐决,决定的决,一旦决定就永远不会改变的决……”
段曼云十七岁的时候,涧水县县城一家很不错的人家托人来说亲,看上了段家最漂亮的小女儿。一贯疼爱女儿的段家父母这一次没有容女儿胡闹,而是收下了聘礼,为两人订了亲。
近三十年,她一直在寻觅着真爱,她想,这一生怎么也该再爱一次,可她却可悲地发现,除了那个人,她竟再也无法爱上别的人。
她那么坚决地在他耳边说:“今生今世,我段曼云发誓只嫁徐决一人,如若不是徐决,我宁可终身不嫁。”
说不清事情怎么会发展成那样,爱情像突然爆发的洪水,将两个人彻底淹没。年轻让爱情快得容不得迂回、质疑和理智。等两人有意识的时候,早已爱得难舍难分。
“我喜欢徐老师,我不怕别人传闲话。”
和父母大吵以后,段曼云冲动地摔门离去。那天徐决回了涧水县的家里,很晚很晚才回段家村。
夜已深,段曼云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只得坐起,坐在床头m•hetushu•com.com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那一天段曼云穿了一条橙红色的裙子,很旧的裙子,颜色却还是很鲜艳。在那个时代,大家都穿朴素的灰色系,段曼云这一身装扮显然算是标新立异。她皮肤又白,尤其是裸|露在外的一小截小腿,饱满而白皙,整个人好看得有些耀眼。看着她远远坐在他屋门口,背景是与她浑然一体的夕阳,徐决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一支箭,猛得刺中了他的胸口。
她拒绝了切除乳|房的治疗建议,她是一个固执的人,同时她也是个极端爱美的女人,对她来说,切除乳|房比死更可怕。
眼见天色也不早了,徐决拉着脸开始赶人:“你是不是该回去了,天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在个男人家里,这传出去了不好。”
“徐老师,不要推开我。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不要推开我就好。”
激|情让徐决理智渐渐消散,他抱着段曼云,纾解着身体里那些躁动的因子,他凑在段曼云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永远记住我,我是徐决,决定的决,一旦决定就永远不会改变的决。我发誓,今生今世只娶段曼云一人,如若不是她,我终身不娶。”
“徐老师,今https://www.hetushu.com.com天是我的生辰。”
他一回来,就看见蹲在他门口,抱着自己膝盖瑟瑟发抖的段曼云。
段曼云满脸幸福地把那碗面吃完了。徐决坐在她对面,始终一言不发。
她以学习为名义,经常去找木讷的老师徐决。年轻的徐决什么也不懂,只觉得这个女孩子这么聪明,什么东西都教一遍就懂,怎么还老是有问题呢?
医生建议她切除单侧乳|房,阻止癌细胞扩散,如果不切,癌细胞扩散全身,那就药石无灵,只能等死了。
满天的繁星在北都可算少见,少见到段曼云觉得陌生中有点熟悉。
乳腺癌,其实段曼云对这个病没什么概念,只是一个“癌”字让她明白,这是个很严重的病。
徐决虽然满腹疑惑,还是耐心地给段曼云讲题,她不懂就讲好几遍,不厌其烦的。那时候徐决从来不曾把段曼云的心思往细了想。首先两人差了六岁,其次段曼云是他的学生,伦理上的问题,就不容他有什么旖旎想法了。
看着她无辜的眼神,徐决有些愧疚,撇开头去,“我是怕有人传闲话……”
段曼云临走这样对徐决说。徐决当晚彻夜失眠。
徐决觉得心跳得快极了。第一次,他没有以一种看和*图*书小孩的眼光去看待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
在徐决坚决地拒绝下,段曼云含着泪被他推到门外,徐决想关门,段曼云“啪”一声就把那破旧的木门挡住了。
他的手触着她肩膀上的肌肤,整个人都在颤抖。
“请你要我。”段曼云紧紧地抱着他:“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后悔。”
爱徐决爱得发狂的段曼云自然无法理解父母的想法,那时候,在段曼云眼里,父母就是不顾她意愿的恶魔。
想到段沉离开北都前,母子俩因为段沉要结婚的事大吵。段沉恨到了极点,那样咒骂她:“我对你的臭钱一点兴趣都没有,像你这样的人,不懂什么是爱,自然也不会有人爱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最后死的时候,陪着你的,也只有你那些臭钱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人只有在大病来袭,才会回首自己的一生。段曼云近来总是回忆起过去的事,甚至很多她怎么都不肯回忆的痛苦回忆。
“你会后悔的。”徐决这样说。
年轻会让人疯狂,年轻也会让人荒唐。
许多年后,徐决自己也不记得是怎样回头抱住她的。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他、将段曼云都烧成了灰烬。
他推开段曼云以后,才发现段曼云眼睛和图书里已经有眼泪,她咬着唇,眼神倔强,很不服气地说:“我为什么不能喜欢老师?鲁迅先生和许广平是师生,沈从文先生和张兆和也是师生。为什么我和你不可以?”
很多很多年后,不论是徐决还是段曼云,都明白了,当年那是一个很错误的开始,可很多事情,即使明知是错的,却还是忍不住让它开始。
徐决被吓了一跳,几乎本能地推开她:“你疯了吗?你怎么能喜欢老师?”
徐决最终还是心软了,让段曼云进了屋。他沉默地给她下了一碗面,白白的面条,滴了一滴香油,整个屋子里都是那碗面的味道。
想不到还真被他一语成谶,她段曼云孑然一生,到如今重病加身,有再多钱也无法挽回。
段曼云距离徐决很近,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香气,他视线瞟过去,正好看到她距离自己手臂很近的饱满胸脯,吓得他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这句话一下子让段曼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她突然冲动大胆地抱住了徐决,以那么义无反顾的姿势。
段曼云眼底积满了眼泪,在最最无助的时候,她只是反复地向他求证:“你爱我,对吗?”
是夜,段曼云抱着要离开去外面柱子上歪一宿的徐决,坚持到有些傻气:“别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