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十一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十一节

组长“慈爱”地拍了拍于江江的肩膀:“慢慢就会有经验的。跟着我好好干。”
段沉见于江江生气了,哈哈大笑起来,温和地看着她:“你怎么这么单纯,知道什么叫耍流氓吗?”
组长乜斜于江江一眼,一个文件夹拍过来:“你以为你是在拍少女偶像剧吗?没好处的事谁干啊?你给我皮绷紧一点,没什么亮点的故事不要选,越惨的越好。”
“说你年轻就是年轻,现在这个社会,参加唱歌选秀,没死个爹妈不得个绝症,都不好意思报名。现代的人同情心都廉价得很,你要是有凄惨的背景,唱歌瞎吼吼人也觉得你特别有感情。你要父母健在家庭小康,对不起,肯定要淘汰。”
淡姜脸上没有一丝忧愁,她笑眯眯地对于江江说:“我知道,和沈悬在一起,也许一辈子都只能过底层的生活,也许我读再高的书也无法改变命运。可我不后悔。”她眼中有不顾一切的笃定:“对沈悬来说,我就是他的命。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像他一样把我看得这么珍贵了。”  淡姜的故事让于江江感到非常震撼。不得不说,登记了那么多人,听了那么多辛酸感人的爱情故事,最最触动于江江灵魂https://m.hetushu.com.com的,是淡姜和沈悬。  坐在车上,看着淡姜蹦蹦跳跳地往回走,时不时回头和于江江挥手再见。
被于江江揶揄,段沉也不生气,反而转头对于江江抛了个媚眼说:“所以我们俩必须强强联合,创造和你一样有文学造诣的下一代。”
像在逗弄小孩一样,段沉的表情充满了宠溺,“以后别再随便说我耍流氓了,这才叫耍流氓。”
于江江越想越多,瞬间觉得胃酸上涌,一脸菜色:“以后都不吃印度菜了。”
得知了这事,自尊心强的沈悬开始渐渐疏远淡姜。淡姜不得已,才趁沈悬和以前工友喝酒喝醉,骗沈悬两人做了错事,她怀了孕。责任心强的沈悬自然回提出负责。
于江江气不打一处来,啐他:“你是不是耍流氓耍上瘾了?”
于江江疑惑:“什么意思?”
下车后,于江江拿着包走了几步,想了想又回头。靠在车窗上,于江江用一脸学术的表情问段沉:“可是洗手的时候,不是左右手互搓吗?怎么都会沾到屎,还怎么用右手吃饭?”
“切,”于江江说:“追我的人多了。”怕段沉不信,于江江又举例证明:“我读书https://m.hetushu.com.com的时候,总是被印度人追。”
“……”于江江觉得三观被组长洗刷了一顿,明明满腹吐槽,却还是照着马屁拍了上去:“组长真是见识广博,我这样目光短浅,真是惭愧。”
之后的几天一直在忙“裸婚时代”的活动。把名单重新整理了一下,润色了一下活动的企划,给宣传视频写好了脚本。最后和同事一起,给每一对选上的新人打去了通知电话,并且通知了他们录视频的时间。
这世界上如果真的有什么凌驾于金钱和物质之上,那么,大概只剩下感情了吧。
组长对她的态度很是受用,一整天一看到于江江都不停地微笑。在职场上,于江江学会阳奉阴违和溜须拍马。虽然她很不屑这样的举动,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圆滑一些,在哪里都好办事。
他已经成为一道遮住路灯和月光的阴影,陡然出现在她眼前。
看着她涨红了脸,段沉忍俊不禁,他轻轻地扯了扯于江江的双颊,用很温柔地力道。于江江忘了躲。
本以为段沉已经说得够世俗,没想到组长说得更赤|裸,于江江忍不住腹诽:“我们这活动的宗旨不是帮助别人,支持真爱吗?”
一个和她同龄的女和图书孩,面对几乎没什么未来的未来,表现出来的那种乐观和期待,让于江江明白,真爱是真的存在的。
段沉轻车熟路地驾着车往于江江家开,见于江江还红着脸不说话,段沉说:“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这个流氓长得还挺帅的?”
于江江第二天就将淡姜和沈悬的详细情况上报了组长,果不其然,如段沉所说,组长一听他们的故事,立刻两眼放光。
“一定一定。”于江江脸上满是“崇拜”和“谄媚”的表情。
坐在驾驶座上,刚刚发动车子的段沉对此表现得很漫不经心:“还用说服吗?抗震的独腿英雄和北都大学的女学生。放在哪都能长篇累牍写一堆新闻。你们老板要知道有这样的人报名你们的活动,肯定乐疯了。”
其实,在沈悬抛却一切只为靠近淡姜的同时,淡姜也害怕失去沈悬,失去那个为她奋不顾身,命都能不要的沈悬。
淡姜的妈妈知道淡姜和沈悬谈恋爱,表现得相当抵触。她始终认为淡姜是因为报恩和沈悬在一起,一直望女成凤的淡姜妈妈卖了家里所有的猪和牛,揣着几千块钱到了沈悬家,把钱给了沈悬的爸妈,想要还救命的情。
习惯了和段沉对着干的于江江立刻不屑嗤了一声,她m.hetushu.com•com摸着自己的脸颇为自恋地说:“我是在想,我这张脸果然是倾国倾城,总有登徒子找上。”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心理暗示的作用,于江江觉得这个吻充满了西瓜的味道,这是夏天最最黏腻最最香甜的味道。竟让她有点流连忘返。
于江江听懂了他的潜台词,没好气地说:“那你岂不是口味也很重?”
“你约个时间,把人约公司里做个视频。剪出来丢网络上炒一炒,一准火。”
于江江内心激奋不已,握拳保证:“我一定会说服老板,一定让他俩参加我们公司的集体婚礼。”
淡姜无法回答出感激和爱到底有什么区别。回想之前的十几年,沈悬在她生命里的痕迹,她想,就算用尽一生,也不可能把他打扫干净。
“嗯。”段沉笑:“我一人分饰十几个角色,这样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吗?”
他一句市侩至极的话就把人家心酸浪漫的爱情说得索然无味。于江江无语凝噎:“你就不能换点修辞吗?人家好好的感人爱情故事,被你说得跟知音上写过无数遍的俗套剧本一样了。”
于江江觉得又沉重又感动。
这种感觉,就像渴到不行的时候,突然得到一块西瓜,又解了渴又解了馋。
于江江愣了一下。
https://m.hetushu.com.com“对啊。”
段沉坏坏一笑:“意思是,印度人口味重。”不是口味重,能喜欢你吗?
已经被发动的车子引擎轰鸣,坐在一方小小的空间里,于江江始终觉得那声音很大,似乎连耳朵都跟着轰鸣了起来。
重现光明的那一刻,于江江紧张得连呼了几口气。
段沉见她那表情,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段沉没想到于江江那小脑袋瓜里还在转着方才的话题,忍笑道:“对啊。”
“嗯,我读书的时候,印度同学告诉我,他们觉得左手很不洁,所以用左手擦大便后的屁股。右手很干净,所以用来吃饭。”
“怎么你讲就是感人故事,我说就是俗套剧本,我俩讲的明明是一个故事。”
于江江耸耸肩,叹息:“文学造诣不同,没办法。”
段沉的话音刚落,甚至都没来得及让于江江反应一下他话里的意思。
沈悬以那么强势的姿态锲入她的生命,她逃不掉,也不打算逃。
对段沉这种恬不知耻、一逞口舌之快的作风。于江江已经见怪不怪。
“……是办集体婚礼,又不是比惨。”
恍恍惚惚中,于江江只感觉到一阵温暖的呼吸凑近,像春风一般温柔和煦,拂扫在她眉心,鼻端,暖得她浑身一颤。于江江只来得及闭上眼睛。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