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四节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四节

段沉的一句话让于江江和钟又青同时瞪大了眼睛。
“解约?”听到这两个字,那男人气得一拍桌子:“你知道我亏了多少钱吗?我当然要和你解约!但是你得赔偿我你知道吗!”
以一打七八这真是个技术活。段沉之力显然是不足的。一开始段沉还能勉强应对,后来就明显沦为弱势。好在段沉够聪明。只抓准了钟又青的经纪人打,别的能躲就躲,不能躲也顶多只是还手。钟又青的经纪人也就嘴上厉害,实际上孬得狠,被段沉打得上蹿下跳。那些壮汉又要应对段沉又要保护那个“花容失色”到处乱跑的男人,也有些乱了阵脚。
两人从一进去就已经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整个会所里几乎没有人。连服务员都看不到几个。一个面色严峻自称经理的人把她们带进了一个昏昏暗暗的包间。她们忐忑不安地坐下,等待让她们忍不住焦灼起来。
他微笑着,只那么零点零几秒的时候,他陡然换了一副表情,猛地抬起手边的凳子“哐当”一声就砸在了那人的脚边。
电话那头的段沉沉默了一会儿,才很不经意地说:“我刚路过你公司附近,看雨挺大的,要不要我顺便和-图-书捎你一程?”
段沉显然也听到了那声音,只淡淡回答:“原来你出城了。那不打扰你了。”语气中不无失落。
钟又青的公司安排的地方远离市区,起先于江江有些怀疑,但想想好歹是个明星,大约也是怕被人跟拍。也就不做他想。
不管是钟又青还是于江江,都不是那种遇到困境只会哭哭啼啼不反抗的人。两人对了对眼色,于同一时间抓住了身下坐着的凳子,时刻准备打个反手。
钟又青和于江江被控在凳子上。那几个人强行搜走了她们的手机。
所有的人都被这巨大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大家都错愕地抬起了头。
趁场面最混乱的时候。钟又青猛得举起一把折叠椅直接向经纪人敲了过去。巨大的声响把一屋子人全惊呆了。那人瞪大了眼睛,瞬间头破血流,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的,他嗷嗷乱叫,让那些打手们应顾不暇,不再搭理段沉他们。
车开了近四十分钟,雨还在没完没了地下,像失控的水龙头在喷水一样在挡风玻璃上刷个没完。冷气的温度恰恰好。于江江背靠着椅背,视线停留在规律摆动的雨刷上,不一会儿就感受到了一些困意和-图-书
如果不是有人约好,他们连进都不可能进去。
这是真没缘分呢?还是真没缘分呢?
段沉一步步走近钟又青的经纪人。他仗着个子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片刻后说:“你是不是以为我会这么说?”
那别扭的样子,让于江江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只觉全身都痒痒的,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许久,突然进来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一进来还没说什么。就已经牢牢把她们两个控住了。
于江江抬头看了一眼,钟又青的车已经进了收费站,她说:“不用了,有人接我了。”
她正说着,收费站的机器就自动说着:“XX收费站欢迎您。”
那男人冷冷一笑,鄙夷地说:“啧啧,刚才那一巴掌,不知道会不会把你脸打歪啊。整张脸都是假的,整得这么自然,也挺不容易,得好好爱护啊!”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愿意解约。”
段沉脸上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那是他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他一步一步向包间里走来,手上只是随意把玩着自己的车钥匙。金属碰撞发出叮铃哐当的声音。在此刻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突兀。
于江www.hetushu.com.com江一下子就精神了,猛地一弹,坐得直直的,她清了清嗓子,才接通了段沉的电话。
三人跑得肺都要炸了,终于找到了钟又青的车。钟又青眼疾手快开了车锁。三人跳上车,她赶紧发动,油门一踩,冲出了重围。
握着挂断的电话,于江江忍不住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钟又青狠狠瞪了他一眼:“按照合同,我会把签约金退给你。”
“嘭——”就在这时候,包间的门随着一声如爆炸一般的巨响倒下。砸出了一片扬尘。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随即脸上出现阴狠的表情:“我什么时候怕过?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不要闹得鱼死网破。大家都不好看!”
钟又青怒不可遏,她斥责他:“你知道你这行为是什么吗?你这是绑架,是非法拘禁!”
开了许久。车窗外的风景从人烟稀少的郊外变成靠近市区的小镇。三人一直悬着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
那人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眼神里满是狠意:“签约金?钟又青,你未免把你自己想得太不值钱了。告诉你,解约,八百万赔偿金,一分都不能少。”他讽刺一笑:“叫你的真爱给你付吧。也不多其实,在北都,www.hetushu.com.com八百万也就一套房子。”
钟又青猛一拍桌子,“你再动手试试?我告诉你,我什么都怕,就是从来没怕过死!”
于江江无法形容这一刻看到段沉的心情。
居然是许久没有联系的段沉。
“喂。”她还在拿乔。即使已经心花怒放,仍然做出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
“我来赔吧。”
她正要睡着。手机就响了起来。
正在她们极力反抗的时候。钟又青的经纪人和另外一个壮汉一起进来了。还是一副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样子。他脸上带着诡谲的笑意。一进来。直接坐在了钟又青和于江江的对面。
仗着人多,那人一点也没有慌张。用一脸看好戏的眼神看了他们三个。
这下于江江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斥道:“你这是敲诈!霸王合同!你签她才多少钱!八百万!你想钱想疯了吧!”
于江江话音刚落。那男人一巴掌就打在了她头上。将她披散的头发打得蓬乱的遮在了眼前。
过了收费站又开了一会儿,钟又青才在一家规模不大但是隐蔽度很高的私人会所停下。这真的是私人会所,不对任何老板不认识的客人开放。
她想哭,也想笑。漂游四海的心在看到段沉的那一刻https://m.hetushu.com.com,突然回到了缺了一大块的胸腔,开始狂跳个不停。那么火热,也那么不知所措。
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看着钟又青说:“我给你敬酒,你不吃,这不是贱吗?非要吃罚酒?”
“你疯了吗?”于江江皱着眉头大吼一声。
段沉趁机抓了于江江一顿猛跑。没跑两步想起还有钟又青,又回头去护送钟又青。
“你他妈想得美!”段沉狠啐一口,用发了狠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钱这个东西。我敢给,你敢接嘛?”
钟又青的经纪人最先反应过来,不屑地看了一眼一个人来的段沉,嘲讽道:“哟?谈个判带这么多人?这就是你那个真爱?来得正好。违约解约赔偿,八百万。你替她赔吧!”
那男人这次没有再被钟又青震慑住。直接一巴掌甩在了钟又青脸上。钟又青想还手,还没抬手已经被周围的大汉控制住。
像极了电影里的场景。昏暗的逆光晕影里。有一个人周身仿佛镀着光圈。就那么站在那一片晕影里。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祇,要带着人类冲破混沌的结界,重新寻求新生。
于江江紧紧抓着安全带的手终于放了下来。全身想被压土机碾过一样,简直要散架了,于江江疲惫的整个瘫在座椅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