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素子花开 第十三节

第五章 素子花开

第十三节

那司机见后面一直跟着一辆车,也忍不住问于江江:“小姑娘,和男朋友吵架啦?”
可他呢,只是在看她出丑,看她因为担心他那傻乎乎的样子。
于江江疯了一样挤进人群里,旁边的人被她推搡,忍不住骂骂咧咧。于江江也没空去管。她只是瞪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更近,更清楚一些。
段沉没有回头,也没有为她再驻足。于江江突然意识到,这次的段沉似乎真的不一样了。
于江江转身招了辆出租车就走了。任凭段沉在后面怎么追她都不理。
像梦一样,于江江一看到段沉,眼泪马上像下雨一样簌簌不停。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猝不及防了,她的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她伸手,碰触着段沉真实的体温。一时喜极而泣,“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我不知道。”
于江江没想到段沉会这么直接捅破那层窗户纸。已经习惯了陆予那样温和的做派,处处给人留一线。一下子换成段沉这种单刀直入不给人一丝喘息机会的方式,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段沉脸色铁青,他一贯是势在必得的人,m.hetushu.com.com于江江给予他的不仅是新鲜感,也是挫败感。有时候他喜欢她这种感情低能;有时候他也痛恨她这种感情低能。
他在等待着答案,可那答案是于江江不想回答,也不愿面对的。
看段沉那得意洋洋的表情。于江江再看一眼地上的酸奶,三魂六魄全回归了体内。大脑也开始运转。于江江终于明白了过来,她擦掉了眼泪,直勾勾地盯着段沉问:“你是不是早就看到我了?”她指着地上的酸奶瓶:“是不是你丢的?”
白色的块状老酸奶倒在地上,让于江江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于江江逃避着段沉的视线,她理不清心里的那些情绪,也理不清对段沉和陆予那异样的感觉。
于江江捏了捏拳头,段沉此刻的霸道和强势来得前所未有。于江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只本能地嚷道:“七年是说忘就忘的吗?我可以忘记你,可我不可能忘记陆予。他已经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了。”
段沉表情有些严肃,他皱着眉头问于江江:“你生什么气?”
后面紧跟上来的段沉几步和图书追上来,强势地拦住了她,任凭她拳打脚踢也不放手。
于江江心情不佳,一句话都没说。司机也识时务地闭了嘴。
倏然地,一只温暖的手拽住了她的手臂。毫无征兆地,她被那只手从人群里拽了出来。
“你是不是还在喜欢陆予?”段沉直勾勾地盯着于江江问。
段沉对她傻里傻气的举动也没有阻止。只是笑眯眯地问她:“你不是说不喜欢我吗?”段沉好整以暇,用她的话回敬:“我看你挺喜欢自虐的。”
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却也非常决然,他说:“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人,踢到铁板我就会回头。”
“段沉……”于江江喊着他的名字,几乎成为一种本能,不需走心就会脱口而出。
那是于江江认识段沉以来,最最生气的一次。他不会懂,她跑过去的那一刻。是真切地以为他出了事,她的那些眼泪也都是真的。她害怕会失去他,比她所想象得还要怕。
于江江未经过长久思考和斟酌的话直接地刺伤了段沉,越是未有雕饰越是接近她心底真正的想法,这和*图*书让段沉无言以对。他看着于江江,眼睛里像瞬息万变的天气,沉默而曲折。他伸手想去抓住她,可手到了半空中却又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于江江,”段沉眼中的光彩退却了一些,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也有些喑哑,“在你眼里,我就是陌生人吗?”
“陌生人在我面前被撞了,我也会哭的。”于江江冷冷地说。
“你凭什么对我失望?”于江江不依不饶:“你说这话,是不是挺可笑的?”
她想去抓住段沉,可手伸出的那一刻,段沉已经落寞地转了身。
段沉那满不在乎的表情彻底刺痛了于江江,她紧握住双拳,最后只用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幼稚!”
完好无损的段沉低着头看着她,还是那么好看的眉眼,有点雅痞的气质,脸上还带着隐隐的笑意,他问:“你喊我啊?”
她有些懊恼地回答:“我真的不知道,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觉得脚下如有千斤巨石一样重。走一步就觉得好像用尽了体力。她一步一步往里走,最后在在还没进内圈的地方看到了一瓶已经碎掉的酸奶。
和*图*书“我不是你,没那么好耐性七年磨叽。”他望了于江江一眼,问她:“你是不是还喜欢陆予,给句准话。”
付完钱,于江江径直下了车,准备往家里走。
一贯意气风发的男人此刻脸上有失落的表情。这让于江江内心开始感到无限内疚。她握了握自己的手,指甲攥入手心,那痛感让她清醒了一些。
段沉嘴唇动了动,心底早已波澜万丈,良久,他说:“忘记谁,选择权一直在你。我失望的是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肯放过你自己。”
段沉深深地看了于江江一眼,缓缓地放开了她,一字一顿地说:“于江江,我对你很失望。”  段沉向后退了一步。两人拉开的距离让于江江觉得有点心疼。她是那样倔强的人。不会示弱也不懂得向人服软。
段沉眉间微动,渐渐成川,半晌,他沉声说:“于江江,你不是什么天仙,也不是人民币,不是看上你了,我能天天来找你吗?”
他眼睛那么亮,像吸取了星辰的光彩,直要把于江江吸进去一样。
段沉拽着她,强迫于江江抬头看他,于江江敌不过他的力气,只得hetushu.com.com恨恨地瞪着他。
她慌了神,脑海里一团浆糊。眼前如同蒙太奇影像,一帧一帧毫无逻辑的播放,全是和段沉相处的片段。太可怕了,他们才认识多久,她已经无意识地记住了那么多事。于江江疯了一样往里挤,嘴里一边叨念着:“段沉……段沉!”
“我们俩是什么关系?我就算死了又关你什么事?你哭什么?”段沉咄咄逼人地质问着于江江。
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魅力无边,没有女人可以抵挡。
她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四周已经围满了人。
眼泪像是本能一样,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
于江江倔强地撇开脸不看他:“没生气。”
段沉笑了笑,也不否认,还在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嘴硬什么?怕我有事不是吗?”
旁边的人不满于江江这样。纷纷开始指责她,她不管不顾,只是锲而不舍地往里挤。
一紧张,说话也有点结巴:“我……我求你来找我了吗?”于江江还在嘴硬着。
磨叽?于江江听到这两个字,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七年也许很久,可于江江期待的是一辈子的爱情。七年都嫌磨叽。那如何能相守一生?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