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素子花开 第十节

第五章 素子花开

第十节

那女模特还挺执拗地,倔强地说:“我不用大款。我只想嫁给他。我愿意退出娱乐圈。”
她刚说完,经理就从宴厅出来了。一脸笑容地说:“于小姐,让你久等了,我这就去拿酒,你再等一会儿。”她说完看见了一旁的陆予,啧啧打趣道:“看不出来啊陆予,你也会泡妞啊!于小姐真是魅力无边,我认识他三年了,这小子就没正眼看过哪个女人。”
几分钟后,经理手上捧着红酒的木盒子出现了,她如数家珍般介绍:“这酒是我从澳洲带回来的。我特意去酒庄挑的。你们主管不懂这些,他是个牛饮分子,估计也是拿来送人的。”
于江江有些不解:“那女模特是我的客户,我们认识的,能有什么事?”
刚穿过一片草丛。三人都被前面角落的争执声吸引了注意力。
“你神经病啊,又不是傍上大款了,值得你放弃大好前景的事业吗?你现在年轻,觉得爱情重要,你昏了头。相信我,我在这个圈子看得多了,再过几年,你身价涨起来,富豪们排着队要娶你,任你挑!”
这明显的威胁不仅没有让钟又青乱了阵脚,反而让她彻底平静了下来。她擦掉了眼泪,整个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仿佛刚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并不是她。
陆予也不急,体贴地走到于江江和图书身边:“我一会儿回公司,我带你回市里。”
女经理哈哈大笑:“这年头不拍拍马屁怎么升得起来。学学陆予,把领导都哄得多好。”说着,经理用手臂顶了顶陆予,“是吧?”
陆予笑笑,用半开玩笑的方式说:“北都没你位置也无所谓,我心里有位置,你只用住进来就好。”
那女模特肩膀抖了抖,似乎在哭,“对不起,我愿意自行解约。但是我不能放弃这段婚姻。我已经等了十几年了。”
陆予被揶揄,也没什么尴尬的神色,反而笑说:“这是独门绝技,不外传。”说着他又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于江江:“不过要是内人的话,肯定倾囊相授。”
穿梭其中,让于江江有种回到中世纪的感觉。很奇妙的感觉,让她流连忘返。
于江江觉得那背影有些熟悉。一时也没注意经理说什么。只是专注地盯着那两个人。
于江江觉得真爱应该被成全,她皱着眉头,有些讨厌那个经纪人。正准备上前去帮钟又青一把,就听到她用一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语气对那男人说:“我从来都不怕死,你竟可以威胁我,大不了我们就一起死。”
于江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钟又青转身,与她四目相投那一刻的尴尬。
“等等,于小姐。”钟又青叫住了于江https://www.hetushu.com.com江:“我们能一起回城吗?正好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娱乐圈是你想进就进,你想退就退的吗?”女模特一句话把她经纪人彻底惹毛了,那人摔了手中的脚本,气急败坏地指着女模特的鼻尖,歇斯底里地说:“钟又青,噢不,钟守真,你是不是得意忘形,都忘了自己是谁了?要我提醒你,你到底是谁吗?”
陆予站得离她很近。于江江觉得这样的距离微微有点压迫感。她一直专注地盯着陆予的领带。离开酒局,陆予把领带扯松了一些,此刻领带结刚好挡住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也正好是她视线的高度。
陆予也没有期待于江江能一下子答应他。他也不急。看了看于江江说:“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吧。”
于江江愣了一下,一抬眼,正看到钟又青脸上又恢复了几分暖色,淡淡的笑意让她恢复了平时温柔中带点忧郁的样子。于江江有些恍惚,她不禁开始怀疑,刚才那个语气森冷的女人只是她的幻觉。
于江江知是陆予,松了一口气,回答:“来看看场地,为了工作。”
对他的悸动依旧,可是胆怯也在丛生。
于江江本能地摇摇头:“不用,你先回吧,我还要等人。”
钟又青不屑再与他争辩,只说:“我重活m.hetushu.com.com一次,就是为了走到他身边去。我和你说过我爱他,我能为他去死,你不信。”
于江江上车之前陆予叫住了她。把她拉到一边。
从背后看,钟又青的背脊挺得很直,倔强的姿态让于江江对她生出了几分怜惜。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内情,于江江仍然先入为主,觉得钟又青是个好人。这无关什么旁的东西,只是经过接触之后的一种感觉。
钟又青冷冷一笑:“我本来就是个疯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经理和段沉走在她前面。于江江安静地跟在陆予身后。陆予走得并不快,迈的步子恰巧是于江江可以跟上的宽度。于江江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宽厚的背脊给人以安全感,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依靠他。于江江觉得这场面很是熟悉。只是当初那个穿着洗得发旧校服的男孩如今已经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
“呵呵。”于江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听到这对话的经理啧啧感慨地小声和他们说:“这些经纪人真挺不是个东西的,人家好好的想结婚干嘛不让结。”
“陆予……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技能,这火力挺猛的啊!”
她定在原地不敢动,嘴角扯了扯,笑也笑不出来,表情也不敢有什么明显的变化,生怕刺|激了钟又青。她有些无m.hetushu.com.com奈地举起双手,用很无辜的表情说:“我们只是路过的。”
阳光灿烂但不算太刺眼,郊区的空气清新,温度也不会太高。度假村的人工绿化做得很美轮美奂,油画一样颜色艳丽且厚重。有种欧式贵族庄园的感觉。
于江江回想起主管那风风火火的大老粗样子,也忍不住笑:“我当初回国也带了不少澳洲的酒过来了。早知道主管要我就拿去献宝了。”
“……”
那男的气急败坏地在教训那个女模特,听口气应该是经纪人之类的人物,“你是不是疯了?你才刚出道,你是不是忘了你签约的时候合同写得什么?两年内不准结婚!你那么想结婚进什么演艺圈?你一结婚,现在这些单身项目的代言,还怎么做?你这样公司要亏多少钱你知不知道?”
在钟又青的邀请下,于江江坐了她的车。陆予欲言又止,但也礼貌地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那经纪人大概是被钟又青毫不在乎的样子震慑住了,一时气势弱了一截,嘴唇动了半天,最后只逞强地说了一句:“你要是敢你就试试?”说完不解气,又补了一句:“你这个疯子!”
三人边走边说笑。沿路风景如画,让于江江心情也好了一些。
于江江下意识地投以视线。只看到不远处一对男女正在吵架。男的穿得挺标新立异,说话声音和_图_书尖细,五官看起来很刻薄的样子。女的背对他们三个,身上还穿着婚纱,个高肤白背脊挺得很直,看样子应该是Slow down的模特。
经理不知道陆予和她那些事,原本是挺逗趣一句话,可于江江却一点都不觉得幽默。她越说于江江越觉得尴尬,这也影响到她和陆予的相处。此刻她连头都不敢抬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予如胶的视线。
钟又青提前结束了拍摄。和经纪人大吵后,她要提前走也没有人拦她。由于Slow down的拍摄追求原味,化妆师并没有给她画很重的妆,看上去倒也不是很突兀。钟又青沉默地换下了婚纱,拆了头纱,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点头示意后便直接走人了。整个过程流畅得有点奇怪。
“我希望是这样。”
钟又青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冷,只淡淡“嗯”了一声。于江江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只好讪讪说:“那我们先走了,你们忙。”
“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陆予有些不放心地说。
陆予抬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于江江的头发,像爱抚宠物一样温柔。
于江江想想躲也躲不过,就应了下来:“那等经理把酒给我了,我们就走。”
陆予温和地看着她,用很欣慰的口吻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做好的。北都一定有你的位置。”
“……”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