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旧事重提 第二节

第三章 旧事重提

第二节

因为这份情绪,看段沉也觉得顺眼了一些。内心对他燃起了一丝感激。不仅是因为他替她解了围,更因为他抓住她的那一瞬间,她感到了点滴的踏实。
从段沉出现,一直到上他的车,于江江的心脏都一直噗通噗通地狂跳个不停。
于江江没有回头,也不知道陆予有没有在看。此时此刻,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身边这个出错牌的男人身上。
耳边仿佛有风,吹得她满心聒噪。于江江觉得自己的心跳很久都没有这么失序过了。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在陆予面前找到了一丝主动权。
那演技让于江江都有点迷糊了,仿佛让她在街上发传单害她丢脸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怎么能做这个?”口气中有几分心疼也有几分恨铁不成钢。
于江江往后退了一步,以拒绝的姿态说:“不用了。”
“像。”
“我……”
于江江本能地配合着段沉的脚步,她耳边是段沉的温柔絮语,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和于江江说话。和图书平仄转和的音调仿佛一曲迷人的春风曲。
那卑微的语气,让于江江一脸错愕的黑线,很想喂他吃点药。
“今天无论如何要让我送你回家。”说着,他强势地牵住了于江江的手,不等于江江反应,直接将她带离现场。
他凑在她耳边,温热的嘴唇堪堪擦过于江江的耳朵,她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你知道狮子什么个性吗?就说像?”
于江江抱着菜单专注地研究着,段沉则安静地用提供给客人喝的热水涮洗着消毒餐具。于江江好奇地打量了他一眼,问他:“你处|女座啊?”
段沉揽住于江江的肩,亲昵无比的姿态,完全不请自来熟。
于江江口里喊着吃的,含含糊糊地说:“随便。”
于江江耸耸肩:“玩玩呗,体验生活。”
“我是说长得像狮子。”
一声召唤打断了两人有些尴尬的对话。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于江江和陆予都抬起了头。
陆予眉头皱得更紧了些,显然,他并不认同于江和图书江此刻的所作所为。
还不等于江江回答。停在旁边的车,车窗降下,于江江一瞥,正看见了副驾驶上坐着的面容清秀的女孩。
此刻,段沉正无比从容地从他那辆价值百万的SUV上下来,他穿着并不考究,只是寻常的样子,只是那气质,雅痞中带着几分不羁,整一花|花|公|子姿态。
段沉乜她一眼,淡定而冷酷地说:“那吃点屎吧。”
“路上随便捡的。”
过往那么多年,一直都是她傻傻地望着陆予的背影,卑微地接受他的离开。而这一次,是她留下了陆予。即使不是出于她的本意,她也还是有种终于赢了一次的扬眉吐气感。
段沉点头:“离处|女不远的天蝎。”
段沉嘴角露出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他轻咳两声,缓和了内心的悸动,随手发动车子,问于江江:“晚饭要吃什么?”
段沉笑,也不与她计较。将买好的双皮奶递给她:“吃不吃?”
天渐黑,来往的食客渐多,生m.hetushu.com.com意忙碌了起来。于江江和段沉等了不到五分钟就有桌子翻了台,真是幸运至极。
她觉得有些感动,却又羞于如实表达。揉了揉鼻子,有些矫情地说:“你的演技也太浮夸了,还有这车,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开的。我估计他心里肯定觉得我眼光极差。”
段沉微笑着,视线直接掠过于江江面前的陆予,那无视的姿态,仿佛陆予完全不存在一样。
他微笑着停在于江江身边,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那么小心翼翼地姿态,说:“我给你打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我知道你追求者多,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给我一个机会吗?”
她用力抓了抓手上的传单,深吸一口气,用仿佛轻松自在地语气说:“兼职呢。”
在半路痴于江江的指路下,段沉开错了三段路花了近两个小时才到了原本只用四十分钟就能开到的餐馆。这是一家类似大排档的夜宵店,说是餐馆,桌子却都摆在街面上,随便搭个和图书雨棚就开门迎客了。这店看着简陋口碑却不错,一年四季都生意爆满,最出名的是烤鱼和香辣蟹,于江江每次来都要排队才有的吃。
“于江江。”
“真没想到啊,”段沉挑了挑眉,感慨不已:“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你这种过河拆桥卑鄙无耻的人。”
即使听到段沉这么说,于江江还是喜滋滋地拿去吃了,末了还补了一句:“以后多捡点。”
“我是狮子。”
虽然此刻他们没有什么亲密举动,可空气中流转着的浑然一体的默契和若有似无的牵绊,还是让于江江觉得有些难堪。
于江江满脸惊喜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家?”
于江江忍不住大笑:“就是有,让你长见识了吧。”
于江江突然意识到眼前的男人也有果决杀伐的一面。不拖泥带水、不犹豫不决,关键时刻发挥着兄弟一般的情谊,让人心里暖暖的。
于江江满头黑线,“要不香辣蟹吧?”
只听他低头在她耳边,用慵懒得有些性感的声音说:“别回头和图书,跟我走。”
于江江翻了个白眼,无语地说:“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
于江江并不觉得站在路边发传单有多么丢脸。她在澳洲留学的时候端过盘子做过退房清洁,都是简单的体力活也算没什么层次吧。在陆予出现之前,她只觉得发传单辛苦而已。可是此刻,陆予带着女朋友,这么高高在上的出现在她面前,她觉得里子面子都受了很大的伤。她想在陆予面前保存一些美好的形象。可世事总不随人愿。得不到他的心,于江江在他面前永远都只是个loser。
“那你呢?”段沉将涮洗好的餐具递给于江江。
陆予紧闭着嘴唇,似在思索。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帮你。”
“陆予?”那女孩一脸疑惑,用轻柔的声音喊了一声陆予的名字。诧异地一抬头,正看见于江江,愣了一下,便又坐了回去,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候。
那是陆予的女朋友,虽然只在醉酒的时候匆匆一瞥,可于江江还是牢牢记住了她的模样。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