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玄界之战

第九百八十九章 刑天战魂经

“白虎圣族,已然应允。”苏如是大抵能够看出它心中的想法。
在这个年龄,能够有如此胆气和魄力,的确不是一般人。
两种力量不停碰撞,冲击。
自古以来,刑天战意的考验,最后这一斧,是很多人都过不去的坎。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苏如是闻言,很是诧异,不知道许宗懿与姜言到底再说些什么。
“只可惜,剩下来的巫族都已经被其他势力所说服。”小玄子感叹道。
“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诸位前辈可以抵挡住天地之树的诱惑,难道没有其他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么?寻常人只怕都无法拒绝各族所开出来的那些条件。”许宗懿有些疑惑,神族,古墨天工,魔族都被他们给打出去了。
“说吧,你希望我们可以怎么联合?”刑天霆自然也清楚,许宗懿得到先祖的认可,他们也要说到做到才是。
“刑天战魂经,是不是你们这一脉的经术?”许宗懿慢条斯理道,他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这恰恰也是自己比较缺乏的经术部分,可以说,在魂术上的修炼,刑天氏一脉可以说极为顶尖了。
别的不说,在面对开天一斧时,那种无所畏惧的眼神,哪怕在刑天氏中也找不出几个。
“一片叶的威力好大。”刑天风清楚看到许宗懿眉心之中那一片叶子,硬生生抵住开天斧光,着实惊人。
“哦?那情况如何了?”小白闻言,开口问道。
在他们居住之所。
许宗懿的确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得到刑天法相的承认,让人根本无法反驳。
在所有人看来,他的身躯仿佛随时都要被斧光所消融,就在关键的时刻,许宗懿的眉心光芒大放,那神秘植被一片叶护住他的额头。
“那是最好不过,只有掌握更强大的力量,在未来才有立身之本,说起来我以后可能要有不少地方要靠你和大鹏。”许宗懿连连点头,他看向姜言,道:“言,既然如今m.hetushu.com三清山已经跟白虎圣族联合起来,回头就有劳你,带小白回白虎圣族一趟。”
“不必了!这一门经术,若非有坚定的意志,修炼了不但没有益处,反而有无穷的祸害,既然是刑天先祖对你的认可,你好好修炼,不要轻易外传就好,你自己可以做主。”刑天风也没料到,许宗懿竟然会有这等心胸。
“宗懿,相信炎谛前辈自有办法,若是你回去的话,只怕很不利。”姜言也有些担忧。
战意世界在力量对冲之下,逐渐支离破碎。
“如果到时候我们不同意,你们岂不是亏大了?”刑天霆笑道。
“什么?”许宗懿心头一跳,总觉得有些不安。
不过他知道这神秘植被的叶片会再度生长出来,只是不能够随意浪费了。
“如果真的,那对我们可是……”
这一斧劈落下瞬间,许宗懿只觉得仿佛天地都要坍塌了。
“宗懿是后来的,能够联合五族,已经不错了。”麒麟子对他的表现,已经挺满意的。
许宗懿完好无损站在刑天法相面前,似乎它从来都没有动过。
整个刑天氏瞬间炸锅了。
当战意世界瓦解,所有的光芒都在游离,他的意识开始逐渐恢复的时候。
“我意已决,大家准备准备吧,言,除了把小白送回圣族,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你清楚的。”许宗懿觉得,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回去。
许宗懿能够看到,眉心之中的植被,又掉了两片叶,彻底消融。
显然这是承受住那一斧的代价,让他心疼不已。
每个被刑天法相考验过的人,知道那需要多么坚定的意志才能够做到。
昔日在巨灵界通天遗址他就掉落了一片叶,还没有完全生长出来,如今又掉了三片,眉心之中只剩下五片叶了。
神秘植被的叶与斧光相抗,他失去了直觉,仿佛自己已经不复存在。
这一日,里里外外,明明暗暗,数不hetushu.com胜数的刑天氏族人,看着许宗懿承受住了先祖法相所散发出来的战意。
虽然《太阴经》《太阳经》虽然对于魂魄本质也能够有极大的提升,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刑天战魂经》是完全针对魂魄的经术,打磨自身的意念。
“你回去,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苏如是摇了摇头,道:“据闻这一次所来之人,乃是你当日所重创的炎宿亲叔,哪怕放眼地界神农一脉,也是顶尖的存在,他的修为早已入圣,手段超然,因为在玄界的缘故实力才在亚圣的境界,在地界神农一脉,他是嫡血传承,被无数人认为乃是下界圣农的继承人之一,天赋超凡入圣,只怕单打独斗,炎谛都没有多大的机会。”
“求之不得。”大羿苍明一笑:“这些年来,我也不曾携带,还望好好赐教。”
“混沌凤凰族呢?”文夙有些好奇。
苏如是深深看了文夙一眼,的确如此,如今各大势力也出现地界强者的身影,似乎谁都想要让自己的族群,在玄界的争斗当中可以自此崛起,独霸一方。
“什么!”
“这是再好不过。”许宗懿原本以为小白还放不下对白虎圣族的成见,所以也就没有开那个口,大鹏因为之前他自己有提过,迟早都要回鲲鹏圣族中,修炼其他的祖术提升自身,这个想法在他看来是极好的。
“我族的至尊经术。”
许宗懿感觉到自己眉心之中神秘植被在剧烈摇曳,显然抗衡这斧光对它来讲,也承受了不少压力。
那一斧的意境玄妙。
“刑天氏的诸位前辈,我这算是成了吧?也不知道你们之前所说的话,还算不算数。”许宗懿拱手一礼。
感受着识海中得篇章,自己似乎获得刑天氏一脉的祖术传承,似乎并不吃亏。
“开天一斧,他竟然经受住了?”
“他得到了。”
原本他们是想要让许宗懿知难而退,可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承受住刑天战意的和*图*书考验。
一片玄妙篇章出现在他的识海当中。
“竟然如此强大?”文夙眼神微微一眯:“神农天山有此动作,我相信各大势力也不会甘于寂寞,只怕先后都会有来自地界的存在,降临各大势力吧。”
“什么,他竟然想交出来?”
“那需要不需要我把刑天战魂经交出来,刻印在刑天氏的经术殿当中?也算是对你们的回馈。”许宗懿觉得这样做可能会好一些,他出自真心。
刑天战魂经自古以来不是没有先辈得到,他们也都没有留下刻印,觉得这经术对于魂魄要求过于苛刻,如果留下,反而会误了些许族人的一生,因为在打磨魂魄的时候,要遭遇诸多的凶险,一般人的魂魄根本是承受不住,若是有人得到,对于《刑天战魂术》太过执着,的确会损害到他们的根本。
虽然整个刑天氏上上下下都觉得难以置信,但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信。
他全身的毛孔,如同一个个细小的黑洞,将周身那斧头所流散的力量尽数吞噬到体内,使得识海当中的篇章,逐渐完整,在上面一个又一个神秘的文字呈现而出。
“没问题。”小白的实力很强,纵然没有她白虎圣族都会极度重视,这些时日以来,它也无限逼近血脉返祖了。
“放心,如果要让刑天氏出兵驰援,我们定然会说清楚原因,出兵目的,以及凶险程度,到时候会让你们自行决定。”许宗懿认真道。
相柳蒹葭眉飞色舞,别提多高兴了,要知道这可是她的小徒孙,这脸上都浮现出几抹红光:“想不到刑天氏的老朋友还真是客气,原来是想要拐着弯送我这小徒孙造化一场。”
“既然来了,就住上几天,大羿苍明,我们好久没打一场了。”刑天风淡淡道。
这一幕让在场刑天氏的儿郎,都觉得震惊不已。
“能有什么事情?”刑天风看了他一眼,道:“能够与我们联合之人,必然要得到先祖的承认,这才hetushu.com是最重要的,驻守此地,乃是先祖的意志,既然你能够得到先祖认可,就代表他也同意你的观点,这样我们也不算是违背祖训。”
“没听错吧!”
“什么?”许宗懿微微蹙眉,道:“不能够在此地多停留了,我要马上回到玄帝城帮师尊。”
“自然是在危难关头,刑天氏可以出兵驰援,只是未来战场变化不定,要前往哪里,我们也无法确定,眼下自然是让整个刑天氏休养好自身,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实力。”许宗懿看向在场诸多刑天氏老一辈人,道:“我们只是想要刑天氏一个承诺,仅此而已。”
“我相信既然刑天氏已经决定联合,到时候必然会对全局做出正确的判断,不会故意不出兵,哪怕是真的不同意,应该是有更深层次的考量。”许宗懿对于他们这一脉,还是有很大的信任度,别的不说,凭借着刑天先祖法相所透发出来的战意,就可以知道这一族的儿郎,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他们生来就是战士。
“在他身上应该有什么了不得的神秘造化手段。”显然有些老一辈人看出其中的古怪,似乎是许宗懿体内的一部分力量,替他完全承受住开天一斧的攻伐。
“我一定会在里面杀出自己的血路来,不会给你丢脸的。”小白的眼神很坚定,许宗懿待它极好,只想在以后自己能够帮得上忙,而不是在其身旁,让自己成为别人的负担。
许宗懿有些疑惑,看向苏如是,道:“说来也是奇怪,为何没有三清山的消息。”
“昔日地界神农一脉前往春风楼,结果被炎谛给打出来,让九皇兄给教训了一顿,他们盛怒之下,请来地界极为顶尖的人物,如今就在炎街农巷,来人的实力恐怖之极,对于炎谛前辈来讲,只怕也不好对付。”苏如是道。
“成了,自然算数。”刑天风站起身来,他在这一刻,终于有些明白大羿苍明为什么要选择和许宗懿联合了。
“原来如此和_图_书。”许宗懿心中惊叹,没想到刑天氏一脉,竟然能够把先祖遗训如此尊崇,可见他们对于自己一脉先祖的敬意有多高。
“三清山原本与大玄神朝本是一路,他们没有把目标放在巫族,而是放在混沌凤凰族,白虎圣族,朱雀圣族,真龙一脉这些大族上,要知道它们同样都没有天地之树,而且想来排外,但三清山自古以来,与他们都有些许渊源去谈的话,更有利。”苏如是倒是没有隐瞒。
“三清山还在努力,眼下只有白虎圣族,朱雀圣族被说服,混沌凤凰族以及真龙一脉似乎有自己的想法,三清山也是兵分几路,寻找其他一些古老的大族进行联合。”苏如是顿了顿,思虑再三,还是开口了,道:“不过我这里有一个坏消息,如今的形势似乎不太乐观,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
许宗懿等人倒也没有急着离开,就先住了下来,感受刑天氏一脉的军威。
之所以敢抗衡刑天战意,许宗懿也是因为有神秘植被这一底牌,才敢这般硬憾。
“好。”刑天风对于许宗懿的回应很满意。
“不可能啊!”
姜言看了看他,微微颔首,道:“我懂了,那在我们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能够轻举妄动,一定要等我们。”
“宗懿,我想回白虎圣族。”小白闻言,当即道。
“真的经受住了刑天法相的意志。”
“《刑天战魂经》啊,你小子发了。”麒麟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显然很觊觎这一部经术。
“怎么可能?”
“可以,只要不让我们去送死就行。”刑天风微微颔首,许宗懿能够得到刑天氏先祖的承认,族中儿郎也没有什么不服的。
原本他还想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如今听到这消息便再也坐不住了。
“如果真的能够将其修炼通透,对于宗懿只怕会有巨大的提升。”小白眼神也很灼热,它血脉虽然没有彻底返祖,但是已经有些碎片记忆了,从先祖当年的听闻来看,这一部经术非常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