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玄界之战

第八百一十章 对质

“当日百纳差点救不回来了,那就是最好的证据。”
“真是卑鄙,只敢挑爷爷闭关的时候对我动手。”
将昔日玄武一脉的先祖所留下来的战甲拼凑完整,故而他才能够获得其中祖术,觉得有飞升的资格。
“你在质疑我么?”玄法长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让那中年女子不敢动弹。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给你们的,死了这一条心吧,残害同族,违背族规,你们也逃不掉的……”
“你这个下界的野种,终于被抓了吧。”百誉先声夺人,指向许宗懿,道:“当日,他就是联合眼前这人,重创百纳。”
“放屁,我们自小生长在玄界,同样是纯血无暇,凭什么你就能够施展那么多的祖术?”
许宗懿慢条斯理,不缓不急,一字一句:“东华帝君。”
哪怕只是隔着遥远的距离,它们那种级别的存在仅仅只是看着,都让他心惊肉跳。
无数年以来,万叛之主近乎不怎么出现过,也从来不参与到各大族之间的斗争当中。
“在那之前,你们要告诉我,究竟是什么样的造化,才会使得万叛之主都亲自动手来捕捉你们。”男子看向小玄子,问道:“这一次可是有两名族人被万叛之主所击毙,这一件事,玄武圣族还是要拿出态度来处理的,但如果关于一些很逆天的造化争夺,有时候我们也只能够认了,毕竟只是为了争夺出手,并非恶意屠杀。”
很多人都想不到,他竟然会自己回来。
“的确,就是眼前男子伤我的。”百纳很紧张,但他所说得的确也是事实。
“明白。”百纳跟百川当即点头。
“小玄子,跟我走吧,勾结外人,残害同族这一http://m•hetushu•com件事,要在玄法大长老面前说清楚,是或者不是,到时候都会依法处置。”他看了看鲲鹏,许宗懿的确不属于洪荒净土,但如果小玄子跟他联手的话,有这鲲鹏在,他们三人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所以这一件事上,他并不担心。
百誉更没有想到,万叛山那边竟然没有得手?
“百纳,百誉所言,可都是实情?”一名老者,他声音浑厚,如洪钟大吕之音,轰轰而鸣。
“怎么,你害怕了?心虚了?残害同族,要被血祭的下场承受不起了么?”许宗懿微微一笑,慢慢走近他,缓缓道:“一口一个野种,如此称呼自己的同族,你会对他下手,我并不觉得奇怪,我身为人族,在你玄武圣族想要跟你对峙,你都不敢么?所以还有什么可说的?”
让许宗懿等人一下子感到异常轻松。
这是万叛之主出的手,如果为了这两人把它留下来,只怕代价会非常之大。
“我才没有,这是我们这一脉的先祖传承在黄界,留给我们的。”
“既然你不打算交出祖术的话,那就死在这里吧。”
男子名为万逍,乃是玄武圣族的第一战神。
“难怪,万叛之主这种不出事,不惹事的人,竟然会如此大动干戈,看来他们只能白死了,走吧,先把当日的情况说清楚,自证一番。”男子神色诧异,他仔细端倪许宗懿身上的战甲,心中恍然,曾经他听过小玄子的爷爷提过那么一个年轻人。
百纳,百誉,百川当日三名天骄心惊肉跳,没有想到他竟然敢回来。
所有人都看着时光倒流,无常镜内说呈现出来的一切,与许宗和_图_书懿记录的一般无二,然而后面的更加精彩。
万叛之主的离开。
“不可能,一定是这小子用什么特殊手段伪造的,这小子该死!”百誉背后的一名中年女子,衣着华贵,战力不凡,她知道这很有可能是真的。
“百纳受到重创,是不争的事实,小玄子,你说他们三人联手害你?可有证据?”玄法长老质问道。
他们背后的人,更是气势汹汹,朝着执法祭坛而来。
小玄子跟他的爷爷一起飞升上来的时候,他是最早看中爷俩的人,自己心里还是有底的。
在族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老玄武飞升上来之时,年事已高,有很多人都不看好。
来自三人背后的长者,义愤填膺。
是他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出老玄武根基深厚,积淀不凡,虽然不知道为何在黄界的老玄武为何会有超凡的眼界,对修炼有超乎寻常的理解,但他并不在乎这些,只要本族血脉强大,拥有绝强天赋比什么都重要。
“事已至此,我们都要一口咬定,是他勾结外人来袭杀我们。”百誉神色阴鸷,他处心积虑,可是却没有成功。
它在万叛山的威望极高,这一次只怕与争夺大造化有关。
“我没有,伤势已愈。”小玄子摇了摇头:“但我可以接受玄法长老记忆探索,我无愧于心。”
“不错,反而这野种,居心叵测,勾结外人,残害同族,罪不可赦。”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无疑当中,间接帮许宗懿等人获得东华帝君所留下来的造化。
没有第二条路,这也是为何多年以来,玄武圣族一直以来都没有出现内斗的原因。
“既然你们觉得是我造假,那我就用这镜子,呈和-图-书现一下子过去如何?你叫嚣得最厉害,敢不敢试上一试?”许宗懿觉得这百誉非常阴险狡诈,绝对不能放过。
“哦?那可真巧了,洪荒净土与外界隔绝,就那么巧,我们布局害你,而你下界故人出现得那么及时?谁会相信?”百誉眼神阴冷,嘴角噙着。
“嘿嘿,你说得是本狗帝么?”陶罐之中,狗帝慢条斯理走出来,身上本源之火,熊熊燃烧,它眉心之中的竖眼,透着凶光。
“你这个从下界飞升上来的贱种,老实交代,身上的祖术到底是怎么来的?是不是用什么手段进行偷学的?”
“所以要杀人灭口啊,只要那小子一死,再把杀死他的人暗中抹除,不就万无一失了?这一件事你跟百纳两个人只要守口如瓶就可以。”
在万逍的带路之下,他们来到一处黑色的祭坛之上。
“百誉,百纳,百川三人,对族人极好,他们绝对不会想要害这么一个下界的野种。”
昔日三名玄武天骄带着背后的长辈而来,气势汹汹。
“小玄子,没有证据,如何让人信服?”老者也不认为他会联合许宗懿等人斩杀他们三人,但在玄武圣族当中,如此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偏袒。
“找死。”
想来,许宗懿必然是小玄子下界的故人。
这些时日,玄武圣族可是动用了不少人,找寻小玄子的下落。
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让百川,百纳,百誉看得面色苍白,包括后面许宗懿的出现,联合狗帝击退他们,也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这是族中大忌。
对同族出手的人,都要当场被血祭。
这种境界上的差距非常之大。
“嗯,那你就站着吧,http://www.hetushu.com无常,麻烦你了,根据他的气息呈现出过去这些时日,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就从他袭杀小玄子的那一天起。”许宗懿引自身的力量涌入到无常镜当中,她出现在众人面前,从百誉身上捕捉些许气息开始演化。
“好。”小玄子自然无所畏惧,虽然眼下自己的爷爷还在闭关,但有眼前这男子在,他不怕自己得不到公平的对待。
玄武圣族之内,他们大多都化为人的形态,于此地,有一座座巨大的石屋。
“到时候这件事就交给老奴出手了,老奴可以去找那些异种,让它们出手再好不过了。”
她在第一时间出手,就要将许宗懿斩杀当场。
看到这里,那中年妇人已经忍不下去了,咆哮道:“你竟然敢捏造证据,陷害我儿!”
“哈哈,在我玄武圣族竟然敢如此嚣张,你们今天都要死。”百誉神色狰狞,他不知道小玄子到底哪里来得自信,竟然还敢回来。
“百川,我看你是有点傻了,有什么难的,让人去杀死他很难么?在这一片洪荒净土又不是只有我们玄武圣族,平日里我们族群都有被击杀过,你见过玄法老祖说过什么话么?只要不是刻意的持续屠杀,年轻一辈彼此争斗,双方互有死伤乃是常态。”
他知道,此人对自己的爷爷很是关照,当即朝着许宗懿颔首,道:“可以说。”
“嗯,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在四面八方,都有来自玄武圣族的刻印,坐镇各方,只要立身在这黑色祭坛当中,不管是谁,都难以逃脱。
“小玄子,你自己说,可有此事?”那老者就是玄法长老,他看向许宗懿等人。
“确实有,不过是他们三人布局来害我,刚和*图*书好我下界故人偶遇,出手救我,否则的话,我就无法活着回来了。”小玄子反驳道。
许宗懿握着那一柄仿剑,将其收入道御之中,与万叛之主的手段硬憾几次,几乎已经耗光在仿剑内部所积蓄得力量。
可是一旦确定下来,百誉就要当场被血祭,这可是自己的独子啊。
百誉的脸色非常难看,眼下他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如果请他族的人动手的话,这一旦被查出来,跟我们也逃脱不了干系。”
小玄子突然归来,需要当面对质。
“百誉,怎么办?如果他真的被抓回来进行对峙的话,对我们可没有什么好处,可恶,为什么玄法老祖会为这种无名小卒开口说话。”
“好,我就跟你对峙!”百誉看着许宗懿手中的镜子,咬着牙,不信区区一个人族能够弄出什么样的手段来。
极少,极少。
要知道,玄武圣族血脉原本就非常稀薄,如果还内斗的话,只怕就距离灭族不远了。
许宗懿与小玄子站在一起,等了片刻。
这是当日豊叔水镜中所刻印下来的一切,此刻被展现而出。
“他没有证据,但是我有啊。”许宗懿微微一笑,直接从陶罐当中引出百川,百纳,百誉等人设局击杀小玄子的画面,哪怕是他们的对话,都被记录下来。
“哼,如果不是当时我们跑得快,早就被你们给斩杀了。”百誉咬着牙,道:“除了这个人,还有一条黑狗,吞吐出一种不祥之火,很像传闻之中的祸斗!”
“快点把你身上的祖术交出来。”
“哈哈,你爷爷算得了什么?跟我们背后的人比起来,他什么都不是。”
来自玄武圣族的男子,他看了看那两尊身躯破碎的族人,心中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