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玄界之战

第七百四十六章 北俱关的兵

而这些新兵,大部分都是想要在这一片土地扎根的。
豊叔听到,顿时浑身发毛!
“原来如此。”许宗懿知道,短距离横渡虚空,是他可以克敌制胜,进可攻,退可守的重要手段:“先熟悉看看,我想试一试。”
还有自己所掌握的兵马,唯有这样,在以后哪怕接替镇北王的位置,那些守在此地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战士,才能够口服心服。
何星云脸色非常难看,心中不甘,感受这清云的力量,没有办法,咬了咬牙,服下疗伤丹药,转身离开。
“简直就是无耻小人,如果没有风行烈跟那凰雀,我们不知道要死伤多少兄弟了。”
如果连这一手段都动用不了的话,那么自己在这里当真没有丝毫的优势了。
许宗懿并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五天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所有人都在梅海雪山死战,结果你们却带着剑鹤族来残杀自己的同胞?”
成为真真正正,可以坐镇整个北俱关的镇北王。
所以许宗懿也就没有理会,往豊叔所指引的方向前行,横渡的时候,更是他全程在把握。
在北俱关这种地方,要成为未来的镇北王,只有靠实实在在的军功,以及实实在在的战力,不止是个人的。
风行烈就把当日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清云。
“成为我北俱关的兵,最忌讳的就是吃里扒外,不知道你们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下不为例,否则的话,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都会直接就地正法,判定通hetushu.com敌。”清云看向灵涧与天穹等人,他没有指名道姓,然而他的气息却让那一帮数百名年轻天骄忍不住浑身一颤:“我北俱关战士的行踪,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尤其对方不是前来驰援的状态之下,哪怕是同为大玄神朝的战士,也不行。”
剑鹤族,不算顶尖大族,但也不好惹。
沿途气候恶劣,寒冷的程度超乎他的想象,所幸他已经进入天元状态,故而影响却也不是太大,只是消耗的气血会更多一些。
“滚出去吧,你们来当兵是为了好看,我们只是想要活得更好。”
“这里很诡异,进得来,出不去。”豊叔也不由得大骂了几句:“嗯?不过在内部的空间倒是可以,只不过有点凶险。”
两人被清云看了一眼,心惊肉跳。
他们虽然在各族当中都有不小的背景,但前来北俱关参军,打磨自身,没有人愿意让自己身上沾染污点,让人诟病。
清云的气息浑厚,笼罩全场。
“可以说,在场所有的战士,都是孤胆英雄,曾经每个人的手上,都会杀一些人,但没关系,只要你们杀的不是什么无辜的黎民百姓,用什么恶毒的手段修炼,用诸多无辜性命为代价,成为北俱关的兵,只要你们能够尽忠职守,将异族抵挡在外,北俱关永远护着你们,永远都会得到公平的对待!”清云看向在场所有的战士,这一次新兵磨练,死伤数万,结果算是极好。
风雪漫天,热血难凉,诸多战士和_图_书都看到自己的未来,看到希望。
“我们只是被邀请来看戏的。”
“不错,他们所修炼的手段,对于这些异族刚好有极大的克制,所以帮了我们诸多,你们背景那么强,还对阳神巅峰的老兵带你们,怎么不见你们四处帮忙自己的战友?”
此地,山林成片,自己已然身在其中。
清云自然分得清主次,以三清山的背景,无需去讨好任何一个大势力。
这种情况,如果护不住风行烈,寒的可是数十万新兵战士的心。
尤其是邢山所带领的这些新兵,带着不少其他队伍,杀出了自己的风采,他一切都看在眼中。
那些与他们一同前来看戏的年轻天骄,立即远离他们。
“杂碎,出身高有什么用?手段如此下作。”
“滚!”来自那些新兵内心的愤怒咆哮,他们体内的热血在燃烧。
“不是吧?”许宗懿整个人天元的状态,直接被瓦解。
“这么说,此地的虚空有些紊乱,有太多虚空逆流,光洞,黑洞,一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进入更可怕的位面,很有可能就连我的本体都承受不住其中的力量,会被撕碎,所以这里的虚空有些危险,元神境也不例外,一不小心就很容易会迷失方向。”豊叔运转法阵,全心感知,言语间,能够感觉得到,他并没有太大把握。
三清圣子这些年来,一直都往这个目标前行,不曾停歇,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从新兵开始,靠自己一拳一脚,杀出镇北侯的军功。
许多原m.hetushu•com本来自各大势力的天骄,都选择跟天穹,灵涧两人分道扬镳,不愿意与他们站在一起,飞速离开。
只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刚才他们迫于境界上的差距,根本无法给予援手。
“如果知道是这种事,我们根本不会过来。”
虽然三清圣子从许宗懿进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却有交代清云多关注一下他们。
因为这里天地力量规则的运转,与外界截然不同。
在场有十多万的新兵战士,每个人都看向他们那些人。
来自诸多新兵战士的愤怒,让灵涧与天穹顿时变得臭名昭彰,两人跟吃了屎一样,脸色难看。
在场无数新兵发出亢奋的狂呼。
“不错,我们才知道,它竟然陨落了。”风行烈也觉得非常诧异,这一件事上,他根本不敢撒谎,许宗懿的目的就是重创阳神剑鹤,然后让天兆云神知难而退,纵然他不退的话,他们几人合力,也能够将其斩杀。
“你们与剑鹤一脉的恩怨如何,跟我说一说?老实说出来,就算是真的,成为我北俱关的兵,说什么都要护着你们,知道真相我们才知道怎么能够更好的护住你们。”清云淡淡道,来到风行烈与阿宝的身旁。
他们想要的,无非就是如此。
因为到每天夜里,就会有玄妙的歌声,进山的人,会有很大一部分被诱惑,许宗懿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只是对于已知的凶险,并没有具体概念。
如今正是寒冬时节,气候会比起平时更严酷。
这简直就是触了众怒,要和_图_书真还和他们在一起,只怕以后走到哪里都要遭人白眼了。
一直以来镇北侯一脉更是如此。
“不错,我怀疑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回生山。”许宗懿脸色有点难看,就算是异族在漫长的岁月,对于回生山有一定的了解,但依旧有诸多老一辈人陨落在其中,这是在横渡虚空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距离,误打误撞,进入了。
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去解释说什么,只会越描越黑。
“太倒霉,怎么就这样直接进来了?”许宗懿头皮发麻,他从那几个人的记忆力得知,大部分的人,都只敢在回生山外。
“这一件事跟我们没关系。”
他一路横渡,破空前行。
清云知道,修炼在外,谁没有几个仇家。
这么多年来,也都支持他培养自己的亲兵,亲信。
“就是他们,带着剑鹤族气势汹汹来害自己的同胞战士。”连城对于灵涧与天穹折磨自己的事情,无论如何都忘不了。
“你们还是早点滚吧,一群有背景的人,狼狈为奸。”
这里所种植的树品种也非常古老,吞吐着浑厚的生机。
“让我找到机会,一定要弄死许宗懿……”天穹没有想到,许宗懿命竟然这么大,就这样让他给跑了。
许宗懿抬头望望天,发现这里艳阳高照,除此之外,还有万千彩光,天降异象。
“怎么讲?”许宗懿一阵错愕。
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往上爬,不管是什么身份,都能够得到保护。
“许宗懿!”灵涧气极,他感觉自己倒霉透了,自己又没和*图*书有动手,怎么这些事情最后还算到他的头上来了。
“看来残缺部分,就在回生山中。”豊叔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般巧合。
“就在这一片区域了,不过还有一段距离。”豊叔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一路上,风雪交加,让人很难分得清方向。
“你是说?”豊叔知道他心中所想。
“果然是有背景的血脉,根本不把我们这些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有人会为他们出头,强族也无法踩着他们的脑袋,不让自己任人欺凌。
如果三清圣子连自己的战士都护不住,自然也就没有人追随了。
然而在第六天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一片气候很是温暖的地方。
“可以出去么?”他第一时间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们并不觉得当日那剑鹤会陨落,只是想要重创它逃离?”清云也知道,当时他们的实力并不高,如果不是许宗懿孤注一掷,他们必然死在途中。
毕竟像灵涧天穹这种身份,会来真正想要留在这里当兵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好,此事我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好好就在北俱关呆着,剑鹤族胆子再大,也不敢杀到北俱关来!”在三清圣子这里,英雄不问出处,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不管之前犯了多大的错,在这里遵守将令,征战异族,他就敢罩着。
如果真的丧心病狂起来,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
哪怕在北俱关的镇北王,对于三清圣子也都是报以赞赏的态度。
灵涧与天穹一时间,脸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