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玄界之战

第七百零六章 百劫碑

“八十九万鼎仙力!”
“走吧,徒留无益。”葛薇在第一时间朝着洞外奔袭而去。
然而狗帝天生根本无惧剧毒,这些黑血对它而言,乃是大补之物,是能够让它体内血脉有进一步的提升,蜕变。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纵然是许宗懿眉心有神秘古种,能够使得有超出寻常的感知能力,甚至能够辨识古老的文字,哪怕在混古之时的文字,他都能够知道得一清二楚。
“怎么说?”许宗懿闻言,眉头一挑,他知道豊叔有不少古老的记忆,见多识广。
“八十三鼎仙力!”
让他的肉身一点点适应乾坤逆乱花,药毒天体在于能够自主对于任何在体内的毒补之物,进行炼化,运化,使其能够成为蜕变药毒天体本身的力量。
“好!”
它的本名为九岳天剑,许宗懿握剑的手,只觉得轻轻一沉,之前他一直没有唤醒,也是因为生怕自己的力量,不够掌握。
不管许宗懿炼化多少草药,最终要从百草洞里面出来,出入口只有一个,守住这里也就可以了。
在这乾坤逆乱花的力量冲击之下,许宗懿对于药毒天体,似乎有更深层次的领悟,药毒如同阴阳,相生相克,相辅相成,不可或缺。
在他身边,不停舔舐着黑血的狗帝,很是亢奋。
希望自己能够尝遍百草,得到圣农造化。
然而就算如此,他依旧看不懂石碑上的符纹铭刻。
他盘膝而坐,手握愚剑,把剩下来的石和*图*书矶天华以及当日所剩下的玄黄神精,全部都引入愚剑之中。
经过九心续命花,九天的时间,让许宗懿的肉身进行适应,拨乱反正,乾坤顺位,他虽然人躺在地上,肉身表层肌肤不停开裂,不停涌出黑血,但已经度过最危险的时间,前些时日,已经突破到了第三个小境界,身融天法的巅峰,力量到达八十万鼎仙力。
“此物,乃是可以勾动天地劫罚的媒介,你对于天地力量感悟越深,实力越强,所勾动下来的劫罚,也就更可怕。”豊叔对于此物,也只是说听说过而已,从来都没有见过,没有想到被留在这百草洞,作为神农奖励给能够尝遍百草的弟子,在这里已经蒙尘多年:“你修炼过《召天》,虽然只是拓本,但也足够了,可以与百劫碑结合起来,以后此物会成为你极大的倚仗。”
“没事,以后多的是机会。”许宗懿如今全身上下,空溜溜的,基本上都已经被豊叔说榨干,什么都没有剩下,的确有必要让愚剑进一步提升,能够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战力,在玄界非常重要。
“怎么样了?”天穹的伤势一时半刻,很难稳定下来,看着葛薇回来,神色有些不对,连忙问道。
许宗懿根本动弹不得,如果不是有九心续命花一直吊着他一口气,哪怕以他的药毒天体也都有些难以承受。
“那小子太狡猾了,直接逃到最深处的地方,毒气太浓郁,我体内和_图_书所积淀的剧毒压制不住,被反噬了。”葛薇发下血誓,所以只能够对那里所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否则的话,她必死无疑。
就在许宗懿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之后,忽然间,身前出现一名老者。
“这是百劫碑,能够掌握其中多少力量,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老者将石碑交到许宗懿的手上,而后便消失了。
如果让人知道,自己被羽化境的外山弟子所伤,只怕要被笑掉大牙,他打算在外山先疗伤,让自己恢复过来,到时候自己亲自把许宗懿给斩了。
这些时日,体内的生命本源与魂魄本源力量不停对冲,让许宗懿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陷入一片混沌的状态。
这一株毒药名为乾坤逆乱花,甚是稀少,乃是在百草洞最深处所摘取的。
古朴厚重的愚剑,轻轻颤动,在上面第四枚符纹被点亮,来自深处的剑灵意识似乎已经在觉醒。
自己能不能够血脉返祖,就要靠许宗懿。
而它则是不停舔舐着从许宗懿体内所流溢出来的毒血,换成寻常凶兽,哪怕入神境也都会在瞬间被毒毙。
显然,如今许宗懿黑血对它有极大的增补,这些时日,它已经彻底到达羽化境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能够到达入神之境。
“一百零八万鼎仙力!”
沈艾欲言又止,觉得葛薇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多问什么,可以肯定的是葛薇已经有点压制不住体内的剧毒,在停留在这里,她hetushu.com会陷入必死的境地。
“终于完成了尝百草……”许宗懿睁开双眼,缓缓坐起来。
难道葛薇也遭到许宗懿的袭杀,不想说出口?
但眼前这石碑上的符纹,他感知起来,依旧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甚是玄妙。
他们两个还是在原地等着葛薇把许宗懿活捉回来,可惜结果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般。
霸道的药力,不停冲撞,使得他的身躯开裂,黑血不停淌出,充斥着剧毒。
当他服下最后一株毒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不能够动弹,纵然是药毒天体,一时半刻竟然也化不开,需要时间。
先前许宗懿境界较低,身上的血液对它来讲,提升较小,但这些时日,许宗懿的实力节节攀升,药毒天体的缘故,使得他的体魄也不停在蜕变,如今他体内的血液,对于狗帝来讲,有极大的增益,只要能够长期喝它的血,必然能够使得狗帝本身的力量有所蜕变。
发下血誓的葛薇在逃回去途中,吐出大口青黑色的血,身体表面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但体内的剧毒已经难以压制了,不能够继续呆在百草洞内,就算回去,也要好好疗养一番,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根本好不了。
“原来如此!”许宗懿心中振奋,这是再好不过。
故而在这种关头,它不敢有丝毫大意,他是自己未来的立身之本。
沈艾有些疑惑,因为这不像她做事的风格,黑色斗篷上有被撕裂的痕迹,显然是经过一http://m.hetushu.com场战斗了。
百草洞深处,许宗懿咬着牙,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这是他尝试的最后一组草药。
许宗懿手握石碑,只觉得沉甸甸的,他知道此物必然不凡。
也让许宗懿眉心的古种有不小的蜕变,它汲取百草中的部分精华,用来养润自身,使自身不停壮大。
狗帝十分亢奋,支开白虎,让它守在最前方,同时也避免许宗懿血脉力量暴露。
也幸好有阴阳龙息,阴阳息壤的力量,不停在运转着,承载着乾坤逆乱花的药力,一起融入到他的肉身,自我炼化,运化……
这些时日,百草的炼化,不仅仅是对许宗懿体质的加强。
他手中出现一个丈许大小的石碑,在上面刻画着百种古老的符纹,异常玄奥。
直接躺在地上,强劲的药力,使得他体内的力量对冲,碰撞,让许宗懿只觉得自己的身躯都快要破碎了一般。
“……”
如今,他的体内血脉力量节节攀升,似乎整个人已经与百草洞的毒气,彻底圆融在一起,踏入身如天法的境界。
也幸好有九心续命花,一直护住他体内最核心的部分,不受侵袭。
白虎站第一道防线,绝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许宗懿。
“自古以来,你是第六个能够尝遍百草之人。”老者慈眉善目,身上气息温和,如同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他一言一语,都很温和,如同春风,如同暖阳,让人觉得温暖,出现的瞬间身躯周遭都充斥着生机。
再服下最后一组草www•hetushu•com药之前,他已经尽可能让自己的肉身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
他心头突突狂跳,能够感觉到,眼前之人,极不寻常,必然就是农圣。
天穹虽然觉得有些不甘心,但眼下也没有办法,这一次试炼只有他们六人,他绝对不能够带着这样的伤势回去。
九心续命花的功能非常特殊,他一直没有使用,留到最后,赌一把。
要知道,如今白虎血脉已然接近无暇,圣兽血脉,让它拥有与入神境强者相抗的资本。
“八十六万鼎仙力!”
他收起百劫碑,这时白虎传来一阵低沉咆哮之音,他微微蹙眉,朝前走去,发现飞蓬与紫盈两人正在不远的地方。
“百劫碑,这可是好东西啊。”豊叔很是亢奋,双眼放光。
“运气,运气,我也是依靠自己特殊的体质!”许宗懿心情很激动,也不知道自己会收获什么样的造化,他连忙躬身行礼。
“不管是什么原因,过了,就是过了。”老者笑了笑,道:“这是属于你的造化。”
跟豊叔预料的一般,对于许宗懿的体质而言,注定会在这里飞起,眼下直逼羽化境第五个小境界,羽化飞仙。
哪怕在十里地也只能够寻出不到十株,不像其他的草药,相对较多,在吃下去的瞬间,他的生命本源与魂魄本源逆乱,根本不能够自控,只觉得天旋地转,魂魄似乎游离在天外。
“可惜了,早知道留点阴阳息壤的力量,唤醒九岳天剑第五枚符纹。”豊叔感受这此剑所吞吐出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