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下纷乱

第三百八十一章 设局天芙阁

在御书房中。
文王嘴角溢血,眼眸有些黯淡。
至今他都能够想起龙荒军临死前的样子,不停抵抗,誓死不屈。
在他的府邸上。
“只是破军王此人,甚是敏感,当年我在东北部的时候,与王府中老一辈人也都打过交道,至少在表面上,只要郡主吩咐,他们都还会照做的,倒不会出现阳奉阴违的情况,所以如果郡主想要在东北部建功立业,我觉得还是没有问题,在天下大乱之前,可以加固防线,为天子分忧,能够郡主实乃大周之幸。”孔封侃侃而谈。
“不敢,不敢!”孔封用自己的长袖虚挡了一下,为自己斟酒,道:“若是让天子知道了,只怕免不了给我找一些事情做,谁不知道大周皇朝,幽天子最宠的就是你了,视如己出,我岂敢让郡主斟酒。”
如果想要管束此地,实在太容易了。
一张玉案上,已经被摆上美酒与佳肴,还有一些难得的奇珍果实。
酒过三巡。
“好,痛快。”文夙举杯,看向大宗伯孔封,道:“我敬您老一三杯。”
在一旁的幽王也不由得沉默了,他多多少少能够看懂一些。
“嗯!”
可是眼下自己依旧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也没有感知到文夙郡主的杀机……
凤老,凤妪就在左右。
如今天下,山雨欲来,留在大周皇朝,未必是一件好事。
文夙起身还礼:“大宗伯,请坐。”
“好!”文王知道,文夙会有一劫,与她自身有关。
在一m.hetushu.com旁的贴身护卫微微蹙眉:“文夙郡主,前些时日还在东神关,突然间回来,只怕此番宴请,会有诈!”
自己当年所做之事,的确不是很光彩,难道被人发现了?
在场,除却凤老,老妪,文夙,与孔封,再无其他人。
“郡主深谋远虑……”孔封见是为此事,也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他早就把一路上有可能暗藏杀手,布置杀阵的地方,全部窥探得一清二楚。
这个时候,多多少少,在洛邑城那些高层,有人已经在开始猜测文夙的身世。
与十五年前,那个曾经纵横东北的男人,何其相似。
孔封身着锦衣,看起来面容儒雅,气质让人如沐春风,眉眼尽是笑意,举手投足,一丝不苟,似乎礼之一字,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眉宇间同样也有礼之一字的威严,让人不敢触犯。
这里如同他的半个府邸。
“哈哈哈,既然想到要跟大宗伯借人一用,我也要带上自己的诚意。”文夙拿走玉牌,顺其自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看着孔封,嘴角带着笑意:“除了想要借大宗伯的旧部一用,还想听听你对如今整个东神关的看法。”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甚至觉得她就是当年龙荒候,凤炎公主的女儿。
啪!
他已然在位很多年,实力于入神境巅峰,可战五王。
让人送上请帖,宴请大宗伯孔封。
大宗伯孔封对她的身份,一直抱有怀m.hetushu.com疑。
“不知道郡主单独宴请老臣,有何指使,尽管直言!”孔封笑道。
文夙此举,意欲何为?来试探他?还是真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的贴身护卫,乃是当年与他一起在大周东北部征战天下的护卫,一直到现在。
“破军王那个小子,简直胡说八道,老臣哪里能够跟他们世代镇守东神关的破军王府相提并论,不过老臣的确是有些旧识门生在东北部,如果郡主有需要,持我的信物,他们都能够听命于你。”孔封闻言,直接取出怀中一枚玉牌,放在长案上,很是爽快。
文夙连饮三杯,意气风发,她躬下身子,道:“来,大宗伯,我给你斟酒。”
幽天子将那些书信随手一丢,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他走到文王身旁,轻笑道:“那孩子应该已经做出自己决定了吧。”
凤老与凤妪两人只能站在一旁,沉默不语,心中震怒。
他并没有拒绝,毕竟自己的身份地位就摆在那里,实力就摆在那里。
但最真实的,乃是文王心里所呈现的。
神荒候。
“嗯。”文王道:“告知我,她要杀孔封”
眼下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三日后。
对于文夙的宴请。
文夙郡主,女扮男装。
芙蓉楼从来不敢得罪他。
原本在场气氛一片祥和,文夙此言一出,立即使得氛围让人说不出的诡异,她离得孔封很近,眼神很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怎么说?”幽天子看着http://www.hetushu.com他,毕竟这是龙荒候的女儿,自己这么多年对文夙也甚是喜欢。
“此番,前往东神关,有听破军王提起,原来您老在东北部的威望,比起他这个破军王,也不遑多让,难怪能够成为大宗伯,我以前当真见识浅薄啊,此行出去才知道原来我朝中重臣,都曾经在一方建功立业,威望颇深。”文夙站起身来,手中举着酒杯,为自己倒满,她从自己的位置走下来,道:“我想要在东北建立一番功业,所以就想要跟大宗伯借一些人用一用,不知您老人家意下如何。”
“郡主,你可是文王义女啊,老臣怎会怀疑?”孔封此刻,心中惊疑不定,右眼皮子忍不住狂跳,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文夙身上有种自己曾经特别熟悉,特别厌恶的气息。
对于文夙郡主。
天芙阁。
“好!”文王双手捧着一个龟甲,掷出古老的铜币。
想要做的事情,无人能够阻止。
“天芙阁,这个地方,她想要对我做什么,哪有那般容易?别忘了,那里可是我的半个地盘。”孔封笑了笑,别的不说,芙蓉楼主与他的关系就极好,他身为春官大宗伯,直接执掌这芙蓉楼的兴衰:“还有这丫头才在人仙境,身旁的两个老奴也才在入神境第二个小境界不久,我一巴掌就能够拍死,宴请我?倒要看看她想做些什么,幽天子对她甚是喜爱,文王也将其视为掌上明珠,也不好得罪,请帖都已经手下了,不应约岂不是失和图书了礼数?”
“看来文夙会有一死。”幽天子看向御书房外,顿了顿,道:“不管怎么样,去哪里,找谁,就看你的安排。”
“见过郡主。”孔封来到天芙阁,见到文夙,拱手行礼。
他的心中有无数个念头一闪而过,难道文夙郡主设局要来害自己?
“谁说不是呢?”文夙笑了。
总是觉得她跟谁很像,但总让人很难联想得起来。
只要他一声高呼,就算文夙不能杀,但只要想护住自己,还是没问题的。
他为自己斟酒,饮了一杯,也不由得眼前一亮,道:“天琼浆,还配入地华露,郡主如此盛情,老臣惶恐,此乃是天子御饮,算上这一次,乃是第二次。”
既然她已经决定走这一条路,身为父亲只能够全力支持,以后会怎么样,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文夙英姿,虽为女子,但巾帼不让须眉。
文夙回到洛邑城,见了几个人,精心的布局。
她坐在主位上。
执掌礼之一字。
在那里扎根,也曾对抗神族,威望不小。
“其实今日,除了来向大宗伯借人,我还有一事相问。”文夙再度站起身来,走到孔封的身前,道:“您老势力遍布东北部,听闻当年我是被人从东北部给抱回来的,您有没有怀疑过,我很有可能就是龙荒候与凤炎公主的遗孤?”
“龙荒候天赋过人,行军打仗也是一把好手,只不过人太优秀了,有时候难免就会得意忘形,忘记我大周皇朝的祖制,忘记我大周的礼法,与凤炎http://www•hetushu•com公主做出苟且之事,被人发现死在神族,虽然有些可惜,但也算是死有余辜。”孔封能够感觉到,文夙的血脉不一般,这般说也是为了试探:“要知道,哪怕是当朝天子,也要尊崇祖制,维护大周礼法,与异族私通,简直罪该万死。”
文夙的性格,他太了解。
“天凤离恨,涅盘苦情。”文王轻轻一叹,有些东西,他不能说得太清楚。
孔封看着请柬,眼帘低垂,若有所思。
哪怕是现任破军王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孔封对芙蓉楼早已是轻车熟路。
天芙阁内。
春官,大宗伯孔封。
一盏盏琉璃灯中,美轮美奂,里面所燃烧的油脂,都非常珍贵,清神醒脑,香气让人闻之通体舒泰。
“是,那属下到时候就在芙蓉楼外候着,随时准备接应。”在他身旁的侍卫,也都在入神境第三个小境界,战力不凡。
这相随他多年的龟甲突然炸裂开来,铜币上沾染着一丝烧灼的痕迹。
年轻之时,久居大周皇朝东北部。
由于与礼教关系极深,最后回到洛邑城,担任大宗伯之职。
“跟她说,想怎么做,就做吧,杀完以后,我让二统领给她安排一条退路,其他的就交给你了,去哪里对她会比较好。”幽天子将那些信,留在自己的桌案上。
“听闻,当年龙荒候在那里,被称之为东北王,破军王府也是能忍。”文夙洒然一笑。
在大周东北部,有不少他的门生,每一年那些诸侯,或是各大小势力,都会对他上贡不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