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天下纷乱

第二百九十四章 破局

也要看看其他六部的看法,当即道:“诸位,你们觉得如何?”
这就足够了。
没要走许宗懿,必然会使得那些人心中不快,回去之后,必然对古猎部会有极大的厌恶情绪。
“天地之血!”
已经很久没有来自农家许氏的人,前来古猎部磨砺自身,大部分都往东圣海去了。
“这个,只怕连你也不知道。”古斗笑了笑,道:“在以往,有几名来自农家的先辈,有来我古猎部磨砺自身,理由也是,生活在太行山脚下,没有被灭门那么惨,那是天古时期的事,有那么一段时间,农家许氏与我古猎部保持着微妙的关系,但依旧很多人不知道,我也是当年翻开老爷子的一些书柜,上面记载着些许轶事,如今联想起来,这小子蛮有意思的,就连用的暗语,都是那么久远时代的,显然他应该很想跟古猎部的高层有一次对话。”
种植一些适合古猎部这一片土壤的米粮,使得古猎七部的子民可以过得更好。
“你可别提前养老了,我们可是要经历最黑暗人古时代的,肩负重任。”古斗传音打趣道。
“好。”来自古猎部的高层,各自离开。
“我觉得可以,用实力来说话,这是最直截了当的办法。”来自隐杀部的老者也没意见,只要能够获得天地之血,一旦获得必然能够培养出一尊能够媲美古斗存在的未来。
能够得到天地之血,几名天骄的陨落,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包括许宗懿进来hetushu.com古猎部的时候,那一片金戈战树历经漫长岁月,也是出自农家许氏的手笔。
“我在武神界里面,获得了天地之树的本源,也是天地之血。”许宗懿看向在场所有人,取出手中的石瓶,淡淡道:“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去找人,任何人都可以,同境界与我一战,拿相应条件的东西来跟我对赌,赢了,我跟你们走,天地之血也是你们的,输了,你们对赌之物留下,以后也别废话了,愿不愿意随你们。”
“徒手搏杀,绝对不是他擅长的。”
古隆原本一直在想,要怎么化解狼戎后的发难,只是思来想去,看着眼前的情况,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看了身旁的古斗一眼,传音道:“这孩子是歪打正着吗?”
要知道,虽然御兽部,隐杀部,铸器部,灵咒部,召天部根源来自古猎部。
“好,我没意见。”御兽部的人也信誓旦旦。
“他注定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可惜了,注定要离开。”古隆觉得有些惋惜:“等此事结束,我想私下见一见他,看此子有什么想法。”
一时间,哪怕狼戎后都不由得双眼发亮。
在以往交流的时候,都会有农家许氏的人,在这里开荒种地。
在整个狼戎八部,二元圣子之人,不在少数。
祭祖的时候会来古猎部,仅此而已。
“难道你就不怀疑他的身份码?生活在太行山脚,惨遭灭门?总觉得像是在听故事。”古m•hetushu•com隆并不是很相信,因为许宗懿的血脉很不一般。
眼下在古猎部中,有不少人会进行一些简单的种植,这便是昔日农家许氏先祖所留下来的痕迹。
“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还要让我们兴师动众让人来与你一战?”在场都是来自各部的底蕴人物,眼神中充满不屑。
“所以,只要找同样在一元圣子天赋的人,压制在凝神境巅峰,就可以了。”
冷月在一旁,心中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狼戎后的奸计没有得逞。
不管是怎么样,对于她的目的而言。
其实大部分年轻一辈的各部族人,对于古猎部并没有太大的畏惧,也不认为古猎部是他们的根源。
“我倒是想养老啊,哈哈,不过好像没什么机会。”古隆站起身来,看向狼戎后等人:“三天后的午时,比试开始,如果无人到场,视之弃权。”
历经漫长的岁月,上面所流淌的气息,让他们有种血脉奋涨的感觉。
但是他的确能够引出武祖像,得到认可。
许宗懿转身离开,他头也不回。
如果能够通过这一件事,大闹一场。
“倒时候绝对不能够用法器与之对抗,听说他手上的剑非常强大。”
狼戎后看着许宗懿离开,很快也反应过来:“我原本布了一个局,古猎部,不得不钻,也根本无法挣脱,这小子,一瓶天地之血就让所有人转移了想法,破局了,看来这一次比武只能赢,不能输。”
至少有些老一辈m.hetushu.com人依旧还在坚持。
眼下不管怎么做,狼戎后都能够达到她的目的。
年轻一脉就是未来。
虽然许宗懿在凝神境,到达一元圣子的境界,但他们并没有放在眼里。
“既然他都已经说了,只要是同境界一战都行,就请一些二元圣子的老祖出手吧。”
都是赢。
而是想要让这些人与古猎部彻底撕破脸皮。
许宗懿手中所拿的石瓶甚是不凡,他们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此物绝对不简单。
眼前的情况。
“无妨,寒星与冷月,和他多相处一段岁月,对他们彼此来讲,都是一段难得的经历。”古斗显得看得很开,已经有多少年了。
因为古猎部的落寞,因为如今狼戎八部与大周皇朝的关系恶劣,没有人知道古猎部如今是什么模样。
所以许宗懿如此挑衅,只会让人觉得年少轻狂,不自量力。
“我们总要定出一个人来吧?不然到时候赢了,天地之血归谁所有?”这个时候,来自灵咒部的老者开口,仿佛他们已经看到许宗懿落败的局面。
“我觉得不是,时机很精准,显然他也知道狼戎后的目的。”古斗很平静,一直以来他都有在关注许宗懿,知道此子举止谨慎,有些行为看似大胆狂妄,但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所以故意以天地之血破局,这样一来,只要能赢,六部有再多的不满都也只能够王下咽了。”
来自天地之血的听闻,还是来自于武祖手札的记载。
“刚好有一个人和图书,可以让他出手。”狼戎后原本正想着谁会合适一点,突然眼前一亮,在天狼部内有非常合适的人选:“如果是那个人出手,这小子必败。”
若是用来培育自己未来的子嗣,必然能够使得他的成就更上一层楼。
对于狼戎七部来讲,他们需要新鲜的血液。
此行,她就没想要走许宗懿。
要走了,她的威望也能够更高。
在场六部的老人也都非常的激动,心情振奋。
一直以来,农家许氏对于古猎部,都怀有极深的敬意。
有些存在,引气境,凝神境极度惊艳,但是在后续的境界,就会黯淡很多。
“这是你说的,希望你不要后悔。”狼戎后很是亢奋,此物她很想要,不管是用来培育后辈,还是其他用途,此物都非常珍贵。
眼下这个机会实在太过难得,自古以来,所有人对于天地之血,只有听过,但是却没有见过。
对于六部来讲,凝霜与鬼厉的死,绝口不提。
七部中的人,也都在议论纷纷。
六部的族老,显然都对天地之血志在必得,眼下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生怕天地之血被人抢了。
但是经过这些年,古猎部的行事作风,桀骜不驯,很少跟各部之间往来,更多都是老一辈人偶尔在行走。
哪怕是寒星都有些目瞪口呆,觉得许宗懿口气有点大。
“据说,他身上有一把剑,能够使之爆发出两百三十鼎的战力,可以推算出,他的战力应该是在一百一十五鼎左右,差一元圣子的天赋m.hetushu.com,还有段距离。”
虽然她知道,古斗,古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但的确与六部不宜闹得太僵,那样只会让六部更多年轻人被狼戎后操纵在手里,成为以后他们征战天下的牺牲品。
他们同样对农家许氏也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嗯,看那一段历史,的确让人羡慕,找个时间我也很想去农家许氏一趟。”古隆这些年来,为了古猎部,付出诸多心血。
“那就让实力说话吧。”几乎所有的人都想要得到天地之血:“希望到时候古猎部要言而有信才好。”
古斗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狼戎后的目的。
哪怕对于老一辈人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六部年轻一脉的人,必然会对古猎部更加的抵触。
“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准备,或是压制到凝神巅峰,或是寻找同辈凝神境来与我一战,派一个代表,除非你们各部都能够拿出与天地之血相当的天材地宝,那么车轮战我也可以接受。”
但是眼下,她不能够表现得太过明显。
他只留下一句话。
所以从一开始,来到这里,狼戎后就各种煽风点火,眼下六部中的高层,显然对于古斗意见更大。
“行了,你们也醒醒,这里是在什么地方,想要带走我的唯一可能,就是在狩武场上打败我,这是自古以来传承下来的规矩。”许宗懿见狼戎后的表情,带着狡黠,显然有意煽动各部与古猎部的关系。
“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区区凝神境的一元圣子竟然敢如此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