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二百二十章 大网袭来

“你这是做什么?”李无极有些不解。
“走吧,去清源峰看看,见识一下道君造化。”
有入神境带路。
代表大地,也代表母亲。
这些大造化只能够属于天人族的。
有明有暗。
“看来此地大造化,有凶有吉,生中有死。”许宗懿做出自己的判断,惊叹于道君的手段。
“那就更要去看看了,当日许辰的儿子?我倒要看看,比起我巫族的儿郎如何。”
只怕很大程度上,一些进来的人,都死在其中。
“毫无想法,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你既是天生道根,应该对于此地的感知,如何解局,比我更加敏锐才是。”许宗懿看向她。
慕容蕴看着脚下的土地变化,沉声道:“也许我们一路走来,都太在乎大造化本身了,眼下看似仿佛要成功,但也离失败很近,更要谨慎行事。”
一方面是离大造化越来越近了,再来危险也越来越可怕了。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当年拐走相柳歆的人,曾经斩杀过相柳氏,大羿氏的人族。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众人所在之地,被迅速冻结,否则的话,所有人就会被脚下的流沙吞没到深处。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是根本不能够用传送法阵的。
在平时,因为境界的缘故,都能够在暗中保护慕容蕴。
甚至,有些底蕴人物也出动了。
不得不说,他的反应非常的及时。
不过眼下,这几方势力,就足以让许宗懿难以走出清源峰了。
而是用心去感受脚下这一片土地。
www.hetushu.com宗懿并不知道,一张针对他的大网,已经朝着整个清源峰笼罩而来。
那一尊漳武侯府的入神境强者也成为客卿,可为太上教做事。
他的儿子,获得道君大造化,并扬言以后要讲相柳氏,大羿氏中尽数斩杀,以报父仇。
这一次两大氏族中的一些底蕴人物,率领部分精锐直接前往清源峰。
大地,从来都是沉默不言,承载一切。
“你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交给我。”太清峰的小师叔很是惊叹,许宗懿每每总能够在危险出现的时候,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消息也传递到南天疆域。
如果不是情况万分紧急,他不会想吃丹药。
这几日,他们在阳乾殿里面行走。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在巫族,他们把大地当成哺育自己的母亲,守护着脚下的土地,温养着它。”许宗懿顿了顿,道:“我想在这阳坤殿内也一样,也许我们如今距离法阵核心很近,但土地除却因为法阵的原因,有诸多变化,但本质上依旧还是根本的自己,此地的阵眼核心无处不在。”
陈元霸被破格收入太上教凌霄峰,成为外门弟子。
眼下,他直接喝了起来。
眼下落到许宗懿手中,又是斩杀诸多太上教弟子的人,他们绝对不会让对方得逞。
会有如此之大的阵仗,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大道寒禁的出世,对于他们来讲,一定要收回。
而且外人传送,价值非常高昂,虽然有机会可以直接到达凌霄峰,但如果没有紧和_图_书急之事,或是他们认为不够紧急。
要知道他原本就身份不凡,此番前往泉清城,阐宗内的大人物还准备将他带在身边。
要知道,十尊入神境,已经可以媲美得上一些诸侯世家的积淀了。
于公于私,姬岳都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因为道君造化确认出世了,并且还有像大道寒禁那样的存在。
姬岳在第一时间就将此事通知太华一脉,由于事关重大,太华一脉通知整个阐宗上下。
丹药虽然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迅速恢复,但长久服用,一个人体内会有抗药性,会让丹药药效变得不明显,二来也有可能沉淀太多的杂质于体内。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许宗懿沉下心来,此刻不管是魂魄,还是肉身,都在承受着痛苦。
混沌战凰族,向来与世隔绝,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所在,故而也没有让漳武侯府的老祖,列入范围。
三天之后。
“越接近大造化的地方,脚下土地的变化就越大。”许宗懿脸色有些苍白,因为大道寒禁的施展,对于一个人的力量太高了,这已经一个时辰之内的第五次变化了。
自从姬岳前往阐宗之后,武王府的消息从来就没有间断过。
李无极与墨雨两人,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这一从道君造化出世,两大统领被斩,这让姬岳感到非常的震怒。
东圣海。
“眼下要解开道君布局,你可有什么想法?”慕容蕴低头思忖,想听听许宗懿的意见。
几乎在同一时间,消息也传到了阐宗和-图-书
看着他手中的大道寒禁,太清峰小师叔的眼眸前所未有的炙热,但此物既然已经为许宗懿所得,他自然不会有多余的想法。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自己获得大道寒禁,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眼下在这阳坤殿,他有自知之明。
昔日的相柳离没有多说,泉清城距离农家许氏太行山并不远,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许宗懿的命。
这个消息一传出,让不少人都觉得有些可笑。
果不其然,阐教各脉都开始准备动身,前往泉清城。
然而他依旧要去感受,自己仿佛是天下间最卑微的尘埃。
这一次,不仅仅是凌霄峰想要斩杀许宗懿那么简单。
遭遇过几次不小的灾劫。
这一次,清源峰大造化出世,李祭原本就是为了李振之死而去。
原本巫族远在南天疆域,不可能得到这个消息,有人故意为之,如果只是许宗懿口出狂言,根本不值得他们动身,眼下既然有道君造化出世,不管是相柳氏还是大羿氏自然要派人前往走一走了。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怎么说?”李无极问道。
许宗懿手握古种,细细琢磨她的每一句话,当即蹲下身子,用手触碰到脚下的大地。
不管怎么样,绝对不想让这些大造化落入旁人之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如今脚下的土地都是软的,仿佛水波一般,随时都有可能陷下去。
所以此番太上教必然会前往诸多强大的人物,哪怕是有些人得到大造化也走不出古殿。
姬岳则是传递消息及时,被m.hetushu.com嘉奖了,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
此刻的许宗懿,双手握着大道寒禁,使其扎在脚下的流沙当中。
但如果是将这消息传递而出,只怕阐宗也会动心。
坤之一字。
“带几个凝神境的孩子,不要让人说我们以大欺小。”
要知道,阐宗也好,太上教也罢。
此物,原本就是属于天人族的。
对于这些东西,阐宗也都是志在必得。
毕竟有他在的话,比较好调和跟诸王侯与武王府的关系。
轻则被驱逐,重则被斩杀。
可是在同境阵之下,失去境界的优势,反而他们都是被保护的对象。
前一刻还是黑土地,下一刻就会转化成黄流沙,一旦人被吞没,甚至都会转化成冻土,会使人瞬间毙命。
“我在阳坎殿的时候,气候严寒,动辄使人变成冰雕,然而却不会使人迅速毙命,解开其中关隘,那些人都能够活着出来。”许宗懿娓娓道来:“反观此地,一路走来时,毫无危险,知道逼近大造化之所在,让人防不胜防,脚下的土地吞吐着生机,但却也吞噬着生命。”
这个仇,他无论如何都要报。
然而眼下,他身在阐宗,根本无法轻易前往。
“你这么一说,的确如此,在阳乾殿的时候,好像也是看似危险,但却都不致命。”墨雨闻言,心中恍然。
进入古殿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去通知,也通知不了。
许辰。
几人纷纷让自己沉浸在自己对于脚下这一片土地的理解。
一路上,许宗懿认真熬煮圣品精元米,以备不时之需。
“看来不给他一点颜色hetushu.com瞧瞧不行,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好猖狂的小子,以为得到道君一些造化,就能够无敌于世?还真是不把我们巫族放眼里了。”
这一尊老者常年行走在东圣海中,借助一处天人族仙岛的传送法阵,直接带着陈元霸降临在太上教,凌霄峰。
他们都是出自同门,本属一脉。
许宗懿闭上双眼的瞬间,感觉自己的身子仿佛被吞没了。
“据说道君造化只出世了一小部分,最大的造化还没有现世。”
在慕容蕴怀中的灵悟猪,时不时就发出尖叫。
他感觉仿佛有各种各样的存在,从自己的身上走过,踏过,奔腾过,碾压过,甚至是铲,挖,炸等诸多手段。
然而,对于太上教来讲,只是先头部队而已。
“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他没有再进一步,沉浸其中。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许宗懿,我看你这一次还能活吗?”陈元霸面容狰狞,自己的父亲就那样死在自己的面前,当时他只觉得天仿佛都快要崩塌了一般。
虽然巫族与道家诸多意念迥异,但却在有些地方不谋而合。
这个名字很多人并不陌生。
对于太上教而言,绝对不容许属于他们的大造化流落到他人的手中。
“言之有理。”太清峰小师叔深以为然。
陈元霸以及那入神境的老者,告知此事之后,凌霄峰出动十尊入神境的先头部队带领一批人,赶往清源峰。
不过大道寒禁的力量,着实让人惊叹,但可以感受得出来,想要催动此物,对于一个人力量要求,消耗都非常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