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一百七十三章 青衣男子

“那我等她。”青衣男子笑了笑,前往姜言房间所在。
“子孝当年不惜一切代价,为其续命,最后还搭上自己的性命,如今看来是值得的。”
眼看着明日,天人族阐宗将会到来,会由礼教亲自迎接,到时候对于弟子的选拔,也会在易殿前的广场中进行。
是夜,姜言似乎心有所感,结束了闭关的状态,从房中走出。
“让阐气军休整一番,你这几日就在我身边,等在易殿选好弟子就带你们一起回阐宗。”青衣男子站起身来,气质如仙,他容颜俊美,眼眸清亮,如同九天星辰。
姜言至今记得他的容颜。
“那自然愿往!”姜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看向九天星辰,道:“如果老祖还活着,只怕会很开心,这是他生前对我最大的期望。”
众多族老也知道,姜言改命成功之后,将一飞冲天,眼下只怕被阐宗里面的大人物给看中了。
可是青衣男子又不让他们打扰姜言,不少人心生羡慕,毕竟他们都是活了漫长岁月的人,老得成精了,自然能够猜得到,姜言必然得到阐宗中地位极高之人的青睐,才能够有这等待遇。
毕竟让阐宗副宗主这般等姜言这么一个小丫头,着实不妥。
对于姜言来讲,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看好或是不看好,她早就不在意了。
姜家家主汗都要渗出来了,要知道眼前这个人,可是天人族阐宗副宗主,可是却在这里等姜言那个小丫头,实在不妥。
颜渊实在太忙m.hetushu.com了,他才没去。
整个道家姜氏上上下下,几乎大半的核心人物都出来迎接。
“哦?怎么吃,怎么喝?是谁为她调养的?是什么人有这等能耐,当年就是阐宗都束手无策!”青衣男子闻言,眼眸之中,透着精芒。
所以姜家不想在她身上浪费过多的天材地宝,所以这些年来,姜言续命所用得都是姜子孝毕生所积淀的财富,基本上与道家姜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黄玄化闻言,也不由得心神巨震。
“是。”姜家家主不知道青衣男子的来意,也不敢叨扰。
自从跟颜渊认识之后,他就不急着想要让自己到达更高的境界,内心变得很安定,很沉稳。
“见过副殿主。”她不卑不亢,不缓不急,眼前的青衣男子,她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当时他是来为其看病,随行之一,乃是姜子孝请来的人。
那是将自己视如己出,在所有人都放弃自己的时候,他依旧不惜一切代价救自己的人。
“玄化,你去请一下她。”姜家家主当即道。
“可惜他没有看到这一天。”
“嗯,老宗主要收你为关门弟子,可愿意?”青衣男子看着姜言,很是满意,这么多年过去,这孩子的确长大了。
就在这夜,有一人降临在道家姜氏。
“少主正在闭关。”黄玄化乃是姜氏的家将,之前追随姜子孝,自身的实力早已入神,身份地位极高,阐宗乃是道家姜氏的根,他自然也要前来迎接拜见。
黄玄和_图_书化在一旁,站得笔直。
对于道家姜氏而言,这一夜,注定有很多人无眠。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机会前往。
“老宗主说了,不会限制你未来的路,一切随你。”青衣男子对于她,更加的欣赏。
当年阐宗也来人了,续命之法,就是他们所留下的,然而也只能够续命而已,没有办法修复她先天破损的本源。
她只想让姜子孝得死,死得有价值。
天人族阐宗老宗主,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为他的弟子,却是求而不得。
当年文王府,礼教的人断言她活不过二十岁的时候,道家姜氏很多人都不看好她。
对于自己的少主来讲,这个机会着实难得。
“我曾经答应过老祖,要秉承先祖遗志,守卫天下万民,让我道家姜氏一脉得以世代传承。”姜言很平和,虽然她很想去阐宗,但也表示,以后有可能要回来。
在道家姜氏,诸多族老都看在眼中,艳羡不已。
法纪殿则是负责到时候整个礼教的防务治安。
远在大周皇朝的许宗懿并不知道,他的事情都已经闹到混沌战凰族以及相柳氏去了。
眼下,如果姜言被老宗主看中,那么整个阐气军进入到阐宗里面,将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尤其是被阐宗老宗主看上,这更是很多人几百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他们也会得到前所未有的造化。
见青衣男子落座在庭院当中,当即朝他行了一礼。
此人身着青衣,容颜俊美,如同九天谪仙,气质m.hetushu.com冷清,看似年纪轻轻,然而已是整个阐宗副宗主,眼下的实力也是高深莫测。
姜子孝老祖在她心中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是一个八岁孩子,来自农家许氏,眼下他就在洛邑城中,说起来这个人的身份来历也很不简单。”黄玄化顿了顿,把当日所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细说了一下。
姜言的体质非常的特殊,一旦能够活下来,造化惊人。
先天道体,本源缺损,根据缺损程度的不同,存活的时间长短也不一样,虽然十生十死,自古难全,但也有一些缺损较少的人,同样可以活很长时间。
阐宗,是很多人穷尽毕生之力都想要去的地方。
“东圣海所贯连的世界,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来得宽广,大周皇朝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一隅之地而已。”
姜言来到他的身旁,两人腾空而起,直接离开姜家。
“见过副宗主。”阐宗乃是道家姜氏的根。
昔日所有不看好姜言的人,如今一个个都以她为荣,所有人都知道,她这十来年所吃的苦,算是熬到头了。
青衣男子坐在姜言房前的庭院石椅上,看着九天冷月高挂,星辉点点,他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姜言可谓从小就受尽诸般苦,虽然年龄不大,但所经历之事,却已经是许多人几辈子都难以经历之事。
若是换成其他人,只怕早就已经跪拜谢恩了。
“不必,你们都退下吧,我有事问玄化就可以。”青衣男子摆了摆手,看向在场的姜家族老和-图-书,淡笑道:“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如果想要来阐宗,就让族内的年轻人多去试一试。”
“说来有些神奇,也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手段,就是吃饭喝水睡觉,自然而然,少主本源中的破损就恢复了,说来也奇怪,少主一直睡得不安稳,但是那些时日却睡得很安心……”黄玄化至今都觉得难以置信。
先天道体,修炼能够有寻常人所不能及的体会,就算这种体质先天本源有缺,但如果能够培养成材,虽然无法像其他人一样活得长久,但这些人的修炼心得体会只要留下来,对于一个大势力而言,是有极大帮助的。
但如果姜言被看中的话,他们又属于她的护将,这就另当别论了。
只是这些时日,整个礼教上上下下都在忙碌。
他打算等自己回到农家许氏之后,再慢慢修炼不迟。
来洛邑城的人越来越多了,整个礼教都在为阐宗选拔弟子做准备。
“没想到姜言这孩子,终究还是熬出头了。”
这些时日,姜言闭关,几乎重修引气境,凝神境,修身境夯实了自己的根基,眼下与之前截然不同。
因为文王府与礼教反复推测过姜言的性命,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们自小都在道家姜氏当中,不是没有想过要进入阐宗,但由于自身一代代的使命传承,纵然有机会前往阐宗,也不能够擅离职守。
故而姜言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姜氏大族之内也算是看尽人间冷暖。
“不必多礼,姜言呢?”他显然是为姜言和图书而来。
“姜言这孩子以后注定还是要回来的,到时候对于我姜家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因为姜言的先天本源破损得太过厉害,哪怕是续命代价都非常之大。
“原来如此,夏荣之水?感觉似乎有在哪里听说过……”青衣男子显然对于许宗懿很有兴趣,他感叹道:“先天道体,十生十死,自古难全,姜言能够这般造化,子孝前辈居功至伟,此番我要带她回阐宗,老宗主亲自开口,说要收她为关门弟子。”
“放心,到时候你们都会一同来阐宗的。”青衣男子的一句话,让他欣喜若狂。
颜渊此人的确学识渊博,许宗懿都会去礼教找他聊天,每次都能够有不小的获益。
黄玄化立即转身,通知姜言直属的阐气军,对于他们来讲,也是迎来一场大造化。
可是姜子孝依旧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为她小小的身体进行续命,并且还让她修炼了,可以说,为了让姜言活下来,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不管怎么说,这对我姜家来讲是一件好事,这么多年来,也就这孩子能够让那样的人物看上。”
这一种从容与平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并非故作姿态。
“玄化,跟我说一说,姜言这孩子如何改命的?”青衣男子很是好奇,他的声音非常的干净,如同天籁,玄而又玄,扣人心弦。
“那我们呢?少主刚掌戊己杏黄旗,阐气军自古追随……”黄玄化并不想离开姜言。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更何况是一直守护在姜言身旁的家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