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夏荣之水

吃完之后,还是感觉意犹未尽。
显然四方陶罐曾经有过非常惨烈的战争,不然的话,何以内部会变成眼前这般光景?
然而眼下自己身处下游,实力境界又相对较弱,感觉呼吸有些不畅,时不时又受到暗流的冲击,哪怕自己转化成玄武的呼吸法,也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坚信自己不会死,无论经历再大的痛苦,都能够承受过来,这只是身躯,魂魄之痛而已。
池子中,真源姬水的子泉眼散发出刺目的华芒,像是一种对本源的呼唤。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姜言。
给他魂魄本质上的提升,是一种温暖,给与他庇佑,让许宗懿在无尽的痛苦之时,得到缓解,让他的魂魄感到更有力量。
这可是关乎姜言改命所布之局,眼前这野孩子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就在这时,自他体内的陶罐器灵言语兴奋,连忙道:“小子,这女娃娃身上有夏荣之水。”
他游着游着,发现有一支笔,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华芒,心中一惊:“莫不是什么大造化?”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姜言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
“哎!”姜言一声轻叹:“爷爷说,能够钓到大鱼的,没想到……”
姜言显然也感觉到了,但她依旧不动声色。
他知道,自己如今身在陶罐内部。
肉身的毒得到清除,然而渗透到魂魄的毒,还在持续。
人并非生来坚韧,而是遭遇世事,诸多磨砺,才能够练就不坏之身,无惧灾劫之心。
如今也只能够走www.hetushu.com一步,看一步了。
“放心吧,我给你熬粥。”许宗懿浑身湿漉漉的,笑容灿烂。
她的手上握着的水滴状美玉,流淌着淡淡华芒,心中一惊:“莫不是眼前的男孩能够给自己改命?”
在于噬心蛊毒抗衡的过程当中,春生之雨,真源姬水,以及天清真水对他身体有不知不觉的提升,打磨得越来越强。
“我尽力。”许宗懿话音刚落。
然而在春生之雨,天清真水以及真源姬水,在水行空间这一方池子转化过后,再经过小祸斗用他的火焰配合百家鼎的熬煮,以及这些时日他对噬心蛊毒的抗性增强,如今一些余毒根本对他根本没有影响,反而是滋养身体的补药,能够使他日后抗毒性增强。
不得不说,小祸斗如今的火焰,质地精纯,配合百家鼎进行煅烧,使得水质也有巨大的蜕变,水火相济,进一步增强。
许宗懿看过那些人的生平。
尤其是天清真水一丝本源的融入,使得他体内的剧毒被一点一滴消除,残留丝丝缕缕的余毒被他身上的血脉所吞噬,成为壮大他身躯的养料。
在他的坚持下,自身血脉也在发生悄无声息的蜕变。
冥冥之中,有一道流光,没入到他的识海之中。
“快,在外面有子泉眼,如果能够将其他子泉眼给融合在一起,对于你来讲也会有不小的增益。”四方陶罐直接将许宗懿赶出去。
噬心蛊毒,乃是剧毒。
“呃?无妨,东西本来就是http://www.hetushu.com拿来用的,更何况救了我一命。”许宗懿心中感谢。
只是姬水暗涌湍急,许宗懿在上浮的过程当中,感觉身体由不得自己,当即调整自己的吐息,使得自己如同玄武一般,往上游动。
他将其取出直接丢入陶罐之中,而后让自己往上浮。
在百家鼎之内,水被小祸斗的烈焰烧得沸腾,水中的精华被引到许宗懿的体内。
消念境,增长了八鼎之力,许宗懿不敢多想,觉得二十八鼎之力应该是自己在去妄境的巅峰力量,可是如今又增长了两鼎之力,当自己踏入去妄境巅峰,力量会有多少?
在自己的识海,忽然间,那一道光芒再度出现,波动开来,使得那些蚕食着自身魂魄的剧毒,一点一滴,融入到意念小剑当中,让许宗懿的魂魄也得到不小的滋养。
许宗懿出了陶罐的瞬间,眼下自己正在姬水河床之底,水压之大,让他一时之间难以适应,如果不是自己的肉身又提升一个台阶,在这种暗流与深水压迫之下,都要骨断筋折。
他连忙给自己服下一枚丹药,恢复自身气血,看着自己竟然躺在百家鼎上,里面都是一些黑绿色的污血,杂质,他立即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够活过来,因为有陶罐器灵以及小祸斗的全力救治,不然的话,自己的肉身早就被蚕食得一干二净。
迅速游过去,然而就在他抓到笔的瞬间,一道道符文将他缠绕起来,他感觉整个人都被往上提,很快就飞出水面。
和*图*书他缓缓睁开双眼,身上的毒血早就已经被化尽,在这一刻,他才感觉到自己的魂魄仿佛归位了。
“姑娘……抱歉抱歉,无意冒犯!”许宗懿悻悻然笑道,眼下他被封神笔锁困住了,垂在半空中。
五大家将隐藏在暗中,气不打一处来。
痛苦的感觉,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眼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先对百家鼎进行一番清洗,然后倒入二十斤圣品精元米,为自己熬煮米饭。
他看到姜言左手上握着一颗发光的美玉,心尖一颤,隐隐之间,他感觉到与自己的四方陶罐有所牵引。
相柳氏的血脉,原本天生对于毒就有极大的抗性,对于常人来讲,乃是大毒之物,唯恐避之不及,对他们而言则是大补。
痛苦的感觉逐渐消散,眼下他身体还是有些不适,气血消耗得厉害。
“不过你师尊是真疼你,一瓶天清真水里面涵盖七缕本源,此番帮你疗毒,也只用去一缕而已,这一池的水本质提升了许多。”陶罐器灵没有形态,它的声音在这一片空间荡漾。
“不用多想,只要你把残缺的部件凑齐,这里迟早会恢复昔日的模样。”陶罐器灵显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淡然道。
“什么?”许宗懿闻言,心中震惊。
只是眼下他们也不好出现,因为老祖曾言此地要处于绝对封闭的状态,绝对不可有人擅自闯入,否则的话,改命很大程度上会失败。
让他觉得没有尽头,只是,在那一道好像亲人守护华芒的滋养下,让许宗懿无论m.hetushu.com多苦都想坚持下来,直到自己无法坚持为止。
他缓过劲来,往周边一看,果不其然。
噬心蛊毒能够蚕食的,都是他身上比较弱的部位,在被蚕食之后,由于诸多水源的力量,再度重塑,生长出来远胜从前,如此反反复复,如今许宗懿的肉身本质有不小的蜕变。
在这姬水河畔旁,有一间茅草屋,很简陋。
“我用了你的天清真水,不然的话,实在没办法。”陶罐器灵道。
“多谢了。”许宗懿看着身前这一方水池,上面所吞吐的力量,异常浓郁。
许宗懿并不知道,眼下他的身躯正置身在百家鼎内。
不远处,有一枚与自己所得到的子泉眼,一模一样的存在,正在流散着盈盈华芒,静静躺在水底。
许宗懿一时间心情激动,因为那笔看着就不像凡俗之物。
“哎……”她轻轻一叹,将许宗懿放下,道:“今天没饭吃了。”
垂钓的女子,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竟然钓出一个人来。
然而四方陶罐的器灵也没有闲着,在水池之中,真源姬水,春生之雨以及天清真水与欢欣泉水经过一些时日的转化,水质已经有了飞跃的蜕变。
“你总算是活过来了。”陶罐器灵轻叹道。
许宗懿浑身湿透,一脸尴尬,原本以为是有什么大造化,没想到是人家在钓鱼,自己却上钩了。
面对无时无刻的苦痛折磨,许宗懿意志坚定,不停与剧毒抗衡。
她衣着更是朴素,像是从小在此地长大的。
许宗懿眼下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和-图-书,但是可以确定自己还在姬水古河床的流域当中,眼前女子应该就是从小生活在这里。
“啊哈哈哈……”许宗懿一脸尴尬。
自古以来,农家许氏先祖,历朝历代的帝君,无一不是历经千灾百劫,眼下遭遇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先人生平所遭遇灾劫之时,他们面对苦难,面对痛苦,自我支撑得勇气,迎难而上,生而为人,顶天立地的意志,值得自己去学习。
只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消散了。
它取出百家鼎,引水到鼎内,许宗懿也被放入百家鼎之中,小祸斗则是火力全开,烧着百家鼎,想要用这种方式将许宗懿体内的余毒全部都被逼出来。
然而已经给他巨大的力量,更有信心抗衡这种无尽折磨。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感觉就像是亲人一样,好像有小娥的气息。
先人的成就,不可复制,每个人都是特殊的,自己也无法成为他们那样的存在。
从原本的二十三鼎之力直接到达二十五鼎,要知道,眼下他的境界也只是初入去妄境,中毒之后,对于他的修为并没有提升。
原本以许宗懿如今的体质,根本完全无法抗衡。
“嗯,师尊的确一直很用心栽培我。”许宗懿心中一暖,他看着四周,自己所在之地,有一方池水,脚下的石板都带着沧桑的气息,仿佛历经无数的岁月,这里似乎有过经历过大战,一根根柱子残缺不全,唯有池中的水清澈见底。
此地像是一座被摧毁过的古老大殿,自己忽然有种心生悲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