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定亲

在一旁,许天牧微笑,道:“圣子接下来如果有什么吩咐,就找我。”
只不过后来所发生的事情,让他无法完成承诺。
两者在切磋当中已经知根知底了,出奇制胜只能够用几回,凰曦天赋极高,同样的手段在她身上第二次根本没用。
凰曦的战斗天赋非常之强,角度刁钻,让他知道自身诸多不足,从而进行调整,如今他已经有信心踏入凝神境。
她偶尔会看看许宗懿,觉得他并不那么讨厌,而且熬煮的粥都很好喝,很舒服。
这么消息传出去的瞬间,让整个农家许氏都炸锅了。
凰权想起昔日自己与许宗懿那一战,不由得心中恼火,实在太过憋屈,不杀他,不足以平复心中愤恨。
以他的感觉,许宗懿如果去了,姬岳只怕会布下杀局等他,眼下许天折为了防止姬岳那边有失,所以在凰权这边也安排一手。
“混沌战凰族那边能够同意吗?”
如果说在农家许氏,许宗懿自然没人能够奈得了他。
“可是他连败圣子,圣女,就连族长都不能够阻止。”
至于凰曦也觉得纵然血脉再强大,如果两者对抗之时,无法做到最好的应对,也会让自身的战力大打折扣。
一开始难免会心有不甘,觉得他赢得凑巧,有运气的成分,可是后面的切磋基本上都是靠他自己赢的,她没有让过。
需要一点点慢慢消化,然而对于小祸斗似乎没有承载不了这个问题。
然而最后却是那样的结局,伤心欲绝,辞去圣女之位交出凰祖命www.hetushu.com剑,隐世不出。
如今想想,似乎跟许宗懿定亲,也不是一件太差的事,总比凰权,许天折这些人都要来得好。
“如此一来,两人成婚,他就等于彻底翻身了。”
他感觉自己似乎与天地灵气更加亲近了。
最后每个人得知,许宗懿连败圣子圣女,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只怕当时所有农家许氏高层都在,如今他们都点头了,下面的农家弟子也无法说些什么,不少人艳羡,但也只能够艳羡而已。
“宗懿这孩子的路,注定很艰辛,哪怕是天骄帝子都很难承受。”许丞运知道,身怀祖器就注定未来无数凶险,再加上他的血脉。
“只怕以后所发生的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啊,当时许辰曾亲口对我说过,他有愧混沌战凰族,只是诸多隐衷他不愿意解释。”许丞运没有多说,未来的路谁也说不好,他也说不准,只能够让一切顺应自然。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意念,似乎随时都能够进行一次蜕变。
似乎许宗懿总能够捕捉到她内心的想法,使得能够提前预防。
毕竟他们二十岁才会成婚,在这期间可以发生太多意外了。
“怎么可能,他是罪血之后啊,因为他的父亲,农家许氏差点跟混沌战凰族闹翻,如今他还能够与之定亲?”
然而许宗懿还是侥幸胜了几回,让凰曦无话可说。
凰曦对于小祸斗非常感兴趣,这些时日两者似乎都已经打成一片了。
许宗懿发现,和图书它都会把那一颗取暖石放在鼎下,同时承受着它所吞吐出来的烈焰炙烤。
然而在正月十五,上元节那一天。
这几日,似乎走漏了风声。
整个农家许氏私底下议论纷纷。
因为他是罪血之后,本没有资格参与到这一场定亲的试练当中。
哪怕许宗懿出现了,上任圣女依旧觉得里面有隐情,直到许辰孤身一人杀入南天疆域,想要救出相柳歆,大打出手。
不知道有多少爱慕她的人,恨不得将许辰碎尸万段。
许辰可能当时真的没有骗自己的师尊,的确出自真心。
有些时候,所做出来的承诺,是真心实意的,不用怀疑。
凰权身上伤势虽然已经恢复,但身子还是有些虚弱,如今在这别院之中,自然也是百无聊赖。
“呃,毕竟我们同祖同宗,有些时候的确不好下手,但是如果由你们来动手,不管怎么样农家许氏都不会因为他跟混沌战凰族闹翻的。”许天折笑了笑,眼眸中凶光闪烁,当天晚上他思考了很久,觉得这个办法绝对可行,道:“昔日,追杀许辰的混沌战凰族中精锐,有不少被其所杀,我的办法很简单,听我爹说,今年清明过后,我们要去洛邑城,了解如今大周皇朝的状况,许宗懿也会作为藏经殿的代表前往,所以到时候你可以让那些昔日被许辰所杀之人的至亲,出手杀他,不管怎么样都能够有理由,最后有我爹从中调和也不会被责罚得太厉害,毕竟混沌战凰族大部分人都希望许辰死,当年圣女苦等hetushu.com百年,等来什么结果?对于混沌战凰族的折辱,让许辰一家死无葬身之地都不为过。”
从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彻底死了。
“罪血之后,怎么配得上掌剑圣女?”
许宗懿也在实战当中,对自己全身心进行前所未有的打磨。
多少年来,她心中盼望,希望可以嫁给许辰,成为他的新娘。
但由于他每天都在后院,跟凰曦两人打磨招术,近乎是没日没夜的,彼此之间都获益匪浅。
许重木宣布,许宗懿与圣女凰曦定亲。
许天牧在一旁,他也知道很有可能会去大周的皇城,洛邑。
掌握了战影步以及开山斩让他实力大增,许宗懿在这些时日,运用各种吐息之法,以实战的方式把《万物生》里面的一些方法都给尝试了,获益良多。
“那个女人还是有点用的,到时候要过来也能够干点实事,反正以天祖梧桐树的名义,不怕要不到人。”凰权觉得这一战,败得太屈辱,眼下自己目前的状态,要再挑战许宗懿会有不小的难度。
仅仅两招自己就败了,说出来太不光彩了。
不得不说,许天折这一招非常的狠,只要许宗懿进入洛邑城,就等于进入死局,根本无解,除非天守亲自相随。
“好了,希望圣子心情可以好一些,这几日你有什么需要就招呼天牧就可以,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许天折见目的已经达到,也就起身告辞。
虽然知道,但她还是难以原谅。
只是后来所发生的事情,着实让人唏嘘。
许天牧在一旁http://www.hetushu.com,没有说话,因为要跟凰权熟悉一下,原本他并不想来,但以后自己成长的道路只怕少不了跟混沌战凰族打交道,所以与凰权的关系,就显得额外重要,他已经很敏锐地感知到许重木对自己这个儿子已经彻底失望了,他自小心思玲珑,可以读懂很多人的想法。
天凰战姥与许丞运自从那日离开之后就在也没有出现过。
“嗯,我觉得很有道理,这样既不用我出手,对于其他人来讲,后果都可以承担,他们也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凰权绝对不能够容忍,自己喜欢的凰曦就这样嫁给许宗懿。
“……”
“嗯,带我去你们的稷楼看看吧。”凰权在族内见过不少宝贝,然而却也听说过农家许氏稷楼,如今来到此地,自然也要见识一下。
“不错,这个卑贱的罪血,凭什么能够与圣女定亲?”
天凰战姥与许丞运两人在暗中看着一切的发生。
毕竟许宗懿的心思很是纯粹,从来不会有诸多杂念妄想,这一点让凰曦觉得很好。
这些时日毫无疑问,对于两个人来讲,所做之事,都在帮对方夯实进入凝神境之前的基础。
凰权也在稷楼现身过,众人都不知道此番定亲到底是什么情况。
因为他都可以拼命去救相柳歆,足以证明两个人的感情是真的。
离开之后,她非常开心,依依不舍,回到混沌战凰族之后,也都会时常想念,希望二十岁那一年可以早点到,为此她不懈努力,修炼异常专注。
“似乎他们两个还挺投缘的,希望能够http://m.hetushu•com往好的方向发展吧。”天凰战姥想起当年,凰曦的师尊输了之后,也是在这藏经殿内,与许辰切磋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带她在整个农家许氏游山玩水。
有不少人来藏经殿,想要看看许宗懿。
“我对于凰曦还是比较了解的,如同她师尊一般,无惧任何的凶险,认定的时候就不会后悔,如果两个孩子真能够在一起,互相喜欢,也算是能够弥补他们上一辈人的遗憾。”在一旁天凰战姥很是感叹。
许宗懿与凰曦也乐得自在,小祸斗这些时日也都在没日没夜的醒鼎,被转化的欢欣泉水加了不知道多少次,似乎越到后面,消散得越快。
在这些时日里,许宗懿与凰曦对战过多次,都是输多胜少。
小祸斗每天所消耗的上品地火晶达到五百块,要知道在凝神境巅峰的火行凶兽一天最多也只能够吞噬数十块而已,因为太多的话,肉身会承受不住。
在这一刻,她似乎也明白了。
他恨不得将许宗懿碾碎。
“如果到时候圣子还觉得不解气的话,凭借着你的身份地位,要那个许小娥当妾侍不也是一句话的事吗?”许天折心中歹毒,跟许宗懿有关的人,他都想要这些人没有好下场,尤其小娥之前也是日杂院一个下贱的奴婢而已,眼下竟然被许贤罄收为关门弟子,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当年许辰出现之后,他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师尊的心情。
“好。”许天牧举止儒雅,不卑不亢,在前引路。
但是在如今时局动荡的大周,一旦出什么事,没有人能够保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