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六十五章 共患难同生死

“大周盛世,百姓富足安乐,如今洛邑城中,尽是靡靡之音,犬马声色,纸醉金迷,酒池肉林,贵族子弟都过得很自在。”许浮闲笑了笑,饮了一大口金枫果酒:“这天雪飞狐,只怕乃是从洛邑城带来,它以为但凡男子都能够如此引诱,修为还是不够,不过此为人欲,是男人都很难避免的嘛,宗懿这小子不错,行善有度,不会一味善良,心志坚定,这倒是少见。”
眼下想要救已经来不及,失去先机了。
许重木直接进行截杀,两者当空对碰一掌。
许月升也在其身旁,随时想要阻止其他人介入,他大义凛然:“他们既然想要偷那西天庚金草,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秋猎中,对于天材地宝的取舍,分辨,也是对弟子的一种磨砺,莫不是他们以后在外历练的时候,想要夺取一些天材地宝,遇到强横异兽截杀,你们也能够时时刻刻护在身旁?”
众目睽睽之下,天雪飞狐直接被打晕了,虽然它肉身天生孱弱,但毕竟已经到达凝神境,四鼎之力也无法砸死它。
然而许宗懿收取西天庚金草的那一刻,它似乎有所感知,一路狂奔。
“四哥,我看你真碰到对手了。”姬雪掩嘴一笑,她的眼神盯着许宗懿:“不过我就不信,世界上有不偷腥的猫儿,等他长大一点,看他是否心志就能够这般坚定。”
哪怕在金枫林外那些各大势力的代表人物,看到这金鳞龙狮兽都觉得心惊肉跳,它的战力可以碾压在场大部分之人。
许浮闲眼眸微微一眯m•hetushu•com,的确如此,许重木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是外来宾客的子女,必死无疑,毕竟这里还是农家许氏的领地。
他从来没有看到文夙脸上会露出那般神色,这的确让姬岳心里有种类似妒忌的情绪。
从来不知男女之事,根本不懂,并且心思也不在这上面。
许重木淡淡道:“规矩就是规矩,冬罚长老不要忘了。”
“天折差点身死,你见我动了吗?”许重木眼下心情很平和,让金鳞龙狮兽解决掉这些孩子,是最好的结果。
“此子的确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姬岳没有像之前那般态度,引气境就能够抵御天雪飞狐的魅惑之术,实属罕见,能够败姬雪并非意外。
许宗懿将西天庚金草收入到四方陶罐之中,凭借里面的水能够暂时进行温养。
“不要轻举妄动,哪怕我们出手去救,一旦将它激怒,也很有可能会出现闪失。”冬罚长老狠下心来,要知道许正道乃是冬法院中难得一见的天骄。
从某个程度上来讲,它们也拥有极强的灵智,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得罪农家许氏。
原本文夙以为许宗懿很有可能会命丧这天雪飞狐之手,然而结果的确出人意料,她的眼神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神彩,似乎已经认定,许宗懿是文王府想要的人:“如此人才,如果我不将他带回文王府的话,将会是大周的损失。”
许正道与许心蝶被它给盯上了,眼下的情况十分危险。
吼!
但是对于金鳞龙狮兽的脚力来讲,也就和图书是一个时辰的事。
这一次农家许氏的巨头没有一个人在场,冬罚长老算是资历最老的人。
秋猎自古就有,一些强大的异兽也明白农家许氏也有立规矩。
“……”冬罚长老神色有些凝重,他站起身来。
许日衍沉声道:“话虽如此,不过眼下的确应该先救他们,东西可以不要,这种牺牲毫无意义。”
许宗懿从幻术中抽离出来,心中疑惑:“啊?原来我中了幻术?是这天雪飞狐?刚好带回去给小娥姐姐当灵宠养着,似乎对于自己刚才中幻术不以为然。”
手握玉符,虽然眼下可以离开,但是他做不到,绝对不能够在这种时候丢下同伴离开。
“宗懿,快动用玉符逃离!”许正道想要拿出玉符,但是发现却没有机会,因为他感觉自己竟然不能够动弹了。
方圆数十里的天地灵气炸裂,气势惊人,许文峰的战力不凡,但是许重木同样也很强,眼下救人只是瞬息之间的事,一被拖延,就失去先机。
如果是金身猿那种级别的凶兽,自然不会顾及所谓的农家许氏。
许宗懿包扎自己的伤口,加快速度挖出西天庚金草的根部,眼下黄金战土已经被他放入辰戒当中,因为情况紧急,容不得他有丝毫的耽误。
就在这时,一道金芒从天空中飞落而下。
“放屁,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人,这种牺牲是毫无意义的。”许文峰想要出手,但是许重木身上已经散发气息,只要他一动,必然就能够阻止。
“这小子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来自勇冠候的和-图-书女儿,霍婧掩嘴一笑。
在金枫林外,在场之人,一阵无语。
但实力越强的异兽,像金鳞龙狮兽这等血脉,拥有一定的智慧,自然能够理解什么是农家许氏,行动必然会有所顾虑。
显然这些人都想要赢得许重木的支持,毕竟眼下他是族长,在有些事情上还是有决定权的。
天雪飞狐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许宗懿会突然对她出剑。
只可惜,许宗懿是男孩。
这头金鳞龙狮兽一个眼神,已经让他的意念陷入凝滞的状态。
洞窟之外,有可怕的威压笼罩着,他听到许正道与许心蝶的声音。
这个陶罐内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不然的话,何以能够装得下那么多的水?
如今人欲横流,纵然是礼教也无法管束到这些,最多盯住大周皇室,先正自身。
比起美人,眼前的草跟土更有诱惑力。
身为可以互相信任的朋友,理应共患难,同生死。
愚剑身上散发着盈盈华芒,拥有着破幻之威。
只见那金鳞龙狮兽到达谷口,他们正准备出手,想要将其引开。
“听闻洛邑城中,不少贵族子弟都会豢养引气境,凝神境的天雪飞狐,就是想要享受幻术中的愉悦,伤害又不大,只要增补一下就能够恢复元气。”定坤候的女幕僚笑了笑:“大周朝贵族公子八九岁便有陪寝侍女,在农家许氏只怕没有这样的风气。”
“怎么回事,这成年的金鳞龙狮兽感知到我们在挖掘西天庚金草?”许心蝶的脸色苍白,眼下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手里掐着玉符:“宗www.hetushu.com懿还在里面呢,怎么办?”
“你这个傻瓜,怎么不走,留在这里只能送死!”许正道双拳紧握,在小山上看着从洞窟走出来的许宗懿,神色愤怒又无奈。
如果它想杀许正道跟许心蝶,几乎可以在第一时间动手,他们根本连救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成年金鳞龙狮兽有些诧异,它看向洞窟之内,也发出自己的声音,似乎在说,他们就是窃贼,来偷取西天庚金草以及黄金战土的。
许正道与许心蝶飞跃到小山之上,等待良久。
“当日祸斗出现,大杀四方,天守还不是出手了?情况是一样的?”许文峰哪里会管那么多,立即破空前往金枫林。
“快点把衣服穿上,我现在没空理你。”许宗懿还在幻术之中,并不认为女子是一个威胁,转身要继续挖西天庚金草。
“不可,今日外宾皆在,既是定下来的规则,自然不容他人破坏,大长老你可莫要偏心。”许重木沉声一喝:“退一万步讲,你们能够这样一辈子护着他吗?好歹这些都在我农家许氏势力范围内的异兽,行为之间,自然会有所顾虑,不经磨砺,如何能够成长,日杂掌院,请你回去,眼下不也没发生什么吗?要发生早就发生了,稳重一些吧。”
许重木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是自己的儿子自然是不在意,说的大义凛然。
金枫林内,许正道大口吐血,只是金鳞龙狮兽的一个眼神而已,就对他造成重创。
“我不能丢下你们不管。”许宗懿感觉前所未有的压迫,这种感觉如同当日面对祸斗是一样hetushu.com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女子站起身来,胸前一片雪白,完全裸露,她展开双臂想要抱许宗懿:“公子救命之恩,奴家感激不尽,就让我报答一下公子吧?”
冬罚长老想出手,但是他却发现外来宾客当中有不少人已经做好阻止他的准备。
做完以后,他直接用四方陶罐,将西天庚金草给收进去。
就在这时,许宗懿心中感到危险,觉得这女子实在古怪,毫不犹豫挥舞手中的愚剑,四鼎之力瞬间爆发,砸向女子。
许宗懿从洞口走出,手握愚剑,感受这金鳞龙狮兽的气息。
文夙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不远的姬雪姬岳都能够听到。
施展幻术的时候,它自己也要全神贯注,自然难以闪避。
就在这时,小金鳞龙狮兽发出咆哮之音。
砰!
此言一出,礼教圣女苏夏以及社稷殿主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因为她所说的乃是实情,他们根本管不到那么具体的事情上去,然而原本礼教就是维护天下间的礼法。
方圆百里,对于参与秋猎的他们来讲,路程算远,范围也大。
金枫林深处的异兽,着实可怕。
许心蝶直接跪倒在地,这种可怖的威压,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一直以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眼下幽天子带头沉迷酒色,不理会朝政,下面诸侯大臣自然也争相效仿,礼教纵然有再大的力量,也管不住整个天下。
它一路闲逛行走,心情极好,并没有急着回到自己所在的洞窟。
一头有十丈大小的金鳞龙狮兽降临,它的实力非常的可怕,吐息之间,让人浑身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