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六十一章 许辰之子

许重木多年以来,凭借着自己的威望,让这两个字成为禁忌,然而今日,许宗懿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击败许天折,让这两个字再度出现。
“许辰那孩子的确可惜。”冬罚长老也是替他感到惋惜。
他只能够打出两次双倍战力。
望穿秋水与定武式,强强对碰。
许天折整个人被定武式劈飞出去,撞在不远处的金枫树干上,浑身上下,骨骼断裂,他握剑的手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手骨断裂七八节,浑身上下的骨骼尽数粉碎。
“也许这一次,许天折会死在里面。”姬雪有些无奈,好不容易跟许天折关系还不错,如果他死了,跟许天折这一条线就彻底断了。
与雷秋绝这一招连贯,威力惊人。
几乎所有人都看着许重木,神色没有丝毫的表情,来自外来各大势力都清楚,哪怕是他儿子,死在里面也只能够认了。
不得不说,这些伤药的确非常好用,身上的血窟窿瞬间被止住,那些被劈得能够看得见骨头的伤口,也都被敷上止血生肉散,包扎起来。
“如此大方吗?”许宗懿慢条斯理,服下一颗丹药,这是疗伤以及恢复自身天地灵气的损耗:“凝神境的丹药,这应该的复元丹,果然族长的儿子,身上的资源就是多,这是止血生肉散?刚好,这些东西也都价值不菲啊。”
许重木扫了在场的人,冬罚不会轻易让他出手相救的,更何况许日衍也在场,许天牧在不久之前,被金鳞龙狮兽逼得没有丝毫办法,受了不轻的伤,催动玉符逃离出来http://m.hetushu•com,许日衍都没有去看他一眼。
天时剑被打飞出去,弹射到一棵金枫树上,剧烈颤抖,如果不是此剑超凡,早就被愚剑打崩了。
他的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
在他身上割出数十道密集的伤口,有些伤口上血肉都已经被削飞,鲜血淋漓,露出森森白骨,十分惨烈。
“我也想。”赵碧儿气急败坏。
看起来招式没有那么华丽,但是舞动之间,呼啸之音炸裂开来,如同一头玄武在怒嚎。
力量实在太过浑厚了,给人感觉,不动如山。
没有几个人敢在公众场合提出来,许重木的脸色终于在这一刻,变得有些精彩,他想发怒,但却只能够忍着。
许宗懿脸上的罪字,乃是许明律亲自刻上去的,冬法院定的罪,但一个孩子,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刻印,何须劳烦许明律。
“听说他已经死了,幸好留下了血脉,这许宗懿果然是没有辜负许辰之名啊,真不知道十年之后,这孩子成长起来会是什么样?能不能超越当年的许辰?”许多游商顿时议论开来,有些老一辈人就开始讲许辰如何对待他们,让自己商队的后辈记住,农家许氏是值得他们永远信任的合作伙伴。
许宗懿站在金枫树上,一动不动,身体被剑气破穿出十来个血洞,身上的衣服破碎,鲜血淋漓,伤口异常狰狞,身上有几个部位血肉都被削掉,露出骨头。
来自各大势力的那些嫡血传承,平心而论,许宗懿刚才那一剑,无论如何,谁都挡m•hetushu•com不住。
如今在场所有的外来宾客每个人都在看着,他也不能够违反规则,否则的话,容易给人留下话柄。
秋绝流散的剑气,如同凌迟一般。
当着许天折的面,许宗懿拔出天时剑,握在手中,自他身上的伤止不住鲜血涌动:“此剑不错,的确是好剑,不过比起愚剑还是差得有点远。”
当初有一个人,还为此跟许明律翻脸,那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许重木唯一的独子,如果是落到许正道,或者许心蝶的手里,兴许不会有生命之危,因为他们做事都会有思虑,但是落到许宗懿的手中,必死无疑。
“去死吧,卑贱的罪血,你从一出生就是一个错。”许天折心中怒火在这一刻,得到发泄,他知道下一刻,许宗懿必死无疑:“望穿秋水。”
只有领会到一些非常顶尖的术法真意,才能够展现出招式之间的韵味。
“我刚才说不杀你,是跟你开玩笑的。”许宗懿笑容人畜无害:“你想活吗?”
他能够明显感觉到天时剑不太适合自己,对于愚剑他个人会更喜欢一些。
许天折脸色非常难看,眼下他已经动弹不得了,浑身瘫软,感觉仿佛自己随时都会死去,看着许宗懿朝着他逼近,这种恐怖自内心油然而生,哪怕许宗懿说不杀他,眼下自己连拿出玉符的力气都没有了:“你想做什么?”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把他打成猪头。”南宫清被气得不轻,在一旁的南宫武听到自己姐姐的声音,也只能够缩着脖子。
眼下还不能够有和_图_书丝毫的表现,因为在外来各大势力面前会失了风度,影响他日后的计划。
许天折气得吐出一大口血,感觉上气不接下气:“说吧,你开条件吧,我会答应你的。”
“不必,如果他就这样死了,死就死吧。”许重木眼神很冷,如果许天折不被激怒的话,不是没有机会赢,输就输在太冲动,他几番告诫,成大事者,必须胸怀天下,能够容忍很多事,然而他却没有听进去。
此言一出,在场各大势力的人都不由得眼皮子狂跳,心脏抽搐。
五鼎两千斤,结合定武式的爆发,此刻许天折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破裂,他大口咳血,脸色异常苍白,眼神之中还有绝望,他不明白为何许宗懿能够爆发如此之强的力量,他自信硬撼四鼎之力没有问题,可是许宗懿藏拙了。
看到眼前的一切,许天折心中自信满满。
农家许氏大长老,是最不能够容忍有人蔑视规则,许重木虽然战力不凡,但是冬罚辈分比他高多了,其战力还在许明律之上,所以他知道动了也没用。
看到这一幕,许月升脸上的肉也忍不住抽搐。
整个金枫林外,沸沸扬扬。
许辰,这个名字一直都是农家许氏多年以来的禁忌。
“说吧,你开个条件。”许天折内心惊惧,他是真的不想死,眼下让其挪动一下很困难。
难得的是他术法中所流淌的韵律,这是很少有人能够达到的。
“你能够开出什么条件?”许宗懿笑了笑,蹲下来,从他身上搜出空间法器,里面有不少的伤药,他在第一时间和图书就敷在自己的身上。
苏夏身为礼教圣女,修养极好,也只能够按捺着自己要把许宗懿暴打成猪头的冲动。
秋绝果然将其重创了,下一击,许宗懿绝对无法抵挡。
“……他太急了,不过那种情况换作是我,也未必能够克制自己的情绪,许宗懿这小子什么话都敢说啊!”南宫武也知道,当局者迷,许天折原本不至于如此的。
他双眼坚定,哪怕表面上气息减弱了许多。
然而他已经没有丝毫疼痛的感觉,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定武式上面。
然而那些被邀请的游商,却没有太多的禁忌,因为大部分跟许辰都太过熟悉了。
他的身份地位,实力境界就摆在那里,谁都没办法。
许宗懿一声喝吼,原本看似虚弱的身体,爆发出无穷的力量。
愚剑通体焕发着光芒,再度爆发,一守一攻。
他从金枫树上,一跃而起,来到许天折的身旁:“看来你是族长的儿子的份上,我不杀你,但是天时剑,就算是战利品了。”
三位长老之中,许浮闲的战力最可怕,虽然他整天看起来没什么事情干,也不想管事,但其战力是当年能够与许辰硬撼之人,只不过自从许辰走了之后,他就很少再出手,好像找不到对手,做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来,虽然挂了三长老的名头,但完全不管事。
许宗懿嘴角溢血,他笑了笑,很平淡:“我赢了。”
“只要你能够想得到的,尽管开口。”许天折心惊不已,他的身体都在颤抖,只是根本无法再有丝毫的动作,眼睁睁看着许宗懿将他的和-图-书玉符拿走,彻底断绝他能够离开金枫林的希望。
然而当日玉鼎古方炼体的痛苦,许宗懿都已经忍受过来,如今这一点伤,自然算不得什么。
两人体内的天地灵气都狂暴了。
看到这一幕,许月升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连忙道:“快点让人去救天折!”
这让身上一枚丹药都没有的许宗懿,很是羡慕,感受着这些药力的发挥,他惊叹道:“效果真不错,你说你,怎么天生命好还这么废物?掌握这么多资源,还只是眼前这等能力?我要是你早就上天了。”
“只可惜,他要是不背弃跟混沌战凰族的承诺,只怕如今农家许氏都要以他为首。”许辰为人狂放不羁,不会捧高踩低,跟游商之间的关系都很不错,所以他们还是有几个人敢说话的。
“这小子可以啊,引气入骨就能够打翻许天折,值得培养,难怪正道这小子一直对他那般照顾,觉得他以后必然能够成为我农家许氏的中流砥柱。”冬罚长老哈哈大笑,心情显然不错。
许浮闲举杯一饮而尽,道:“这一批孩子当中,他的确最出众,不愧是许辰的儿子,不管别人怎么打压,还是凭借着自己出头了。”
“许辰,当年农家许氏的第一天骄吗?没想到这个许宗懿竟然是他的儿子?难怪脸上会被刻画一个罪字。”外来大势力为了保持跟农家许氏的善意,自然是选择避而不言,让身边的人都不许讨论。
“定武式。”
许宗懿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让外面的谈论好不热闹,也让那些被他讨论过的女子,都把他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