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众圣之门

作者:虾米XL
众圣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隐世太行

第二章 滴血之恩

许心蝶乃是可以媲美他们两个的人物,许多孩子都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带着许宗懿这么一个拖油瓶。
气融入肉中,使其抗击打能力增强。
许段德竟然被一个没有修炼的小子给打倒在地。
大地殿,里面暗藏无数的秘密。
“既然没有人想退出,那就进殿吧。”许日衍一声令下,大地殿的门户轰然打开,遥遥望去,黑漆漆深不见底,没有人知道在里面会出现什么。
在他的声音蕴藏攻人胆气的力量,能够粉碎一些意志不坚定之人的信心,虽然有些不厚道,但能够最大程度避免一些伤亡。
许段德横冲直撞,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在他背后的那些人吹着口哨,一直起哄。
他爬起来,很是狼狈,眼眸中布满血丝,杀气腾腾,如果不是自己大意轻敌,绝对不至于如此:“你这是在找死!”
“就算给他当贴身侍寝婢女,我也愿意。”
“心蝶小姐,为什么愿意带着我这个小杂役。”许宗懿看着众人一起前行,他自己也很不理解,他跟许心蝶并肩而行。
许段德根本没有理会小娥,对着许宗懿一拳当头砸来。
“以后我想要嫁给他……”
许宗懿心中触动,深以为然:“不错,这才是真正的农家弟子。”
“那个怪脾气的掌院,还真是连孩子都不放过,但他既然会这么说,必然是有条件交换的,拿到前三,又能如何?”许心蝶很是惊讶,没有想到许宗懿竟然能够答应这种条件,可想而知决心之坚定。
苦胆水都吐出来了,脸色非常的难看,他的小腹剧痛,如果不是到达引气入肉的境界,这一拳足以让他昏死过去。
“来,你含一口我的血。”许心蝶用利刃划破自己的指尖。
“他们四个,不知道谁会垫底?”
“看来修炼跟不修练还是有区别的。”许宗懿发现,自己刚才那一拳力道不小,但打在许段德身上,仿佛隔着一层气垫。
许宗懿从小到大,在日杂院里面,受到不少人的欺凌,跟那些人厮打当中,也琢磨出不少的技巧。
有一名男孩身着白色锦衣,手持折扇,看似文弱书生,面若冠玉,唇红齿白。
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惊呆了。
这时,有一名老者走出来,他乃是农家许氏的大长老,许日衍,许天牧乃是他的孙子。
许段德乃是许天折身边的亲信,不看僧面看佛面和_图_书,平时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根本没有人敢去招惹他。
许日衍修为极高,他身为大长老,说话之间,有极强的震慑之力,原本做好心理准备,想要闯一闯的人,结果都在这个时候心里直打鼓。
“宗懿,我们在这里等你出来!”小娥双手紧扣,放在胸前,心中祈祷。
“给我《融水大典》。”许宗懿低声道。
引气入肉。
许段德躬着身子,脸色有些难看:“心蝶小姐,这小子……”
许心蝶在春生院内,并没有拉帮结派,平日里也都是一人修炼居多。
整个大地殿,一片灰蒙蒙,可以看到一路上的瘴气由淡转浓,地上有稀稀疏疏的瘴心草,越往深了走,瘴心草会生得越来越密集。
来自日杂院的那些婢女心中庆幸,终于得救了。
虽然他体形胖,但速度却不慢。
踏入引气境,不仅仅是力气上的增长,还有身体本质上的蜕变。
“什么大恩不大恩的,举手之劳罢了。”许心蝶摆摆手,看着许宗懿:“他们怎么对你,是他们的事,但是我农家弟子一定要保护弱小,明白吗?”
不少人都在一旁幸灾乐祸,许宗懿神色凝重,俯下身子,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狼,盯着他的每一个肢体动作,不敢有丝毫大意。
大地殿的确都会死人,并不是大长老在危言耸听,这些来参加试练的人,都要经过掌院的提名才可以。
看着所有人都进入大地殿,许心蝶双手背在身后,长裙摆动,直上殿堂:“走吧!”
来自各院的孩子都抱团前行,然而这一场试练更多是要凭借自己的心志来抵挡。
“啧啧,你小子可以啊,等开始试练的时候,你跟着我吧,尽量帮你,但其他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许心蝶跟许宗懿有说有笑:“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够得到《融水大典》,到时候要借我一段时间。”
许日衍看着那些打退堂鼓的孩子,笑容温和,鼓励道:“无妨,修炼的路还很长,大家不必气馁,这原本就是一条难走的路,在修炼这一条路上,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为何?”许宗懿有些不明白。
虽然跟许段德力量上有所差距,但不要与其撄锋,攻其不备,并不是一件难事,谁能够想到,一个没有踏入引气境的人,竟然能够打出近两百斤的一拳。
许宗懿和-图-书倒也不客气,轻轻含一口,嘴里微甜,心中更暖,躬身行礼道:“心蝶小姐滴血之恩,宗懿必报。”
“呵呵……”许重木笑而不语,对自己儿子还是比较满意的,他看了看许宗懿,若有所思:“那个让我农家许氏跟着一起蒙羞之人的儿子,他竟然也来了。”
来自秋战院的许多同龄孩子都围上来,摩拳擦掌,许段德一声令下,喷着口水咆哮道:“把这小子给我打死!”
小娥连忙在一旁,求饶道:“公子请恕罪,他年龄还小,不懂事,还请高抬贵手。”
“心蝶小姐,你带着这种废物的话,只会拖累你自己的。”许段德在一旁酸溜溜的,心中怒火,没有想到许心蝶会带许宗懿同行,许天牧也颇为诧异。
秋战院里面的弟子,从小偏重修炼武道,一旦被他们围攻,不死也要残废。
这里是一座古老的殿堂。
“哦?什么条件?”许心蝶有些好奇,笑问道。
他与许心蝶两人最后进入大地殿。
春生院,夏养院,秋战院,冬法院的孩子,纷纷走上大地殿的台阶。
每一年都会有一次试练。
想要修炼,米粮就非常的重要,就以这些农家许氏的弟子,大部分吃的都是紫品强身米,然而许宗懿所在的日杂院,也只有赶上一些好的日子,才能够吃得上强身米,还是赤品,最低品,紫品最高,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大地殿年纪越小,能够在里面得大造化的机会越大,敢拼的孩子不多啊。”这时在暗处,乃是农家许氏族长许重木,要知道孩子就是整个农家许氏的未来,他不得不关注,更何况自己的儿子还在其中。
要是有其他农家许氏的孩子看到这一幕,只怕都要被气得吐血三升,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你个小杂碎,等进去里面,有你好看的。”许段德临走之前,恶狠狠放话。
他知道小娥平时带给自己吃的东西,有不少都是许心蝶赏赐给身边的人,小娥的堂姐给她,她留给自己的。
“不用啦!你们管好自己就行了。”许心蝶当场拒绝许天折的邀请,浑然不在乎他的身份。
“多谢心蝶小姐。”许宗懿躬身行礼,心中感激。
“天牧也来了,这一次前三名只怕就要在他们四个人中诞生。”
许天折,许天牧身边都是常年有一些人簇拥在身旁。
“嘻嘻,走吧和_图_书。”许心蝶仿佛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轻盈跃动,身姿曼妙。
很多人对于日杂院不报任何的期望,许日衍看许宗懿的眼神也有些诧异:“竟然是那个人的儿子。”
许段德回过头来,看向许宗懿:“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从日杂院出来的小杂碎能够撑得了多久,你这种罪人之后,还想翻身,简直可笑。”
许段德看到许天折来了,腰板都直了几分:“公子,这小子暗算我!”
许宗懿微微屈身,躲过这一拳,从小到大跟人打架,他的经验早已经非常丰富,一看着许段德就没什么实战经验,竟然毫无防护,显然看不起自己。
“试练过后就会有结果了……”
那些秋战院的弟子一个个都不敢动了,许心蝶乃是春生院的代表,同样她的身份地位很高。
“去死!”
“心蝶,你自己要小心,我们先走。”许天牧不想自讨没趣,关心一句便转身离去,同样也有其他孩子跟在他身旁。
让年幼的孩子进来碰造化,年龄越小,所能够得到的造化越大。
不少同龄的孩子议论纷纷,显然他们都很有自知之明。
“废物,明明就是你欺凌一个杂役不成,反而被打,秋战院就不要再丢人现眼了,还想一群人围攻一个没有修炼的人?”这时有一名男孩,身着白色布衣,黑发散落,剑眉星目,甚是英俊,在场有无数女孩看得都有些痴了,他乃是冬法院的许正道。
“日杂院就你一个人来参加试练吗?”许心蝶有些诧异,没有想到来给他加油的人,全部都是女孩。
很多人都在看热闹。
许宗懿没有回应,罪人之后,他很想知道自己的父亲犯了什么样的滔天大罪,自己才会被放到日杂院来,估计只有自己能够拿到好成绩,回去问掌院才知道。
砰!
所以许心蝶怕他身体的抗性太差,会抵挡不住此地的毒气。
“他竟然还敢当众顶嘴,简直找打!”
“可不是,为了参加这一次试练,宗懿还答应掌院一个条件。”小娥觉得这是好机会,如果许心蝶能够帮衬一下他,就会好很多。
门户闭合。
他身体一个俯冲,倾力一拳,打在许段德的小腹上。
许天折微微蹙眉,瞥了许宗懿一眼,冷冷道:“试练就要开始,其他事以后再说。”
“好。”许宗懿心中倍受鼓舞,要知道他出身日杂院,没有一个www.hetushu.com人看好他,可是许心蝶却觉得他有可能拿到前三名。
许天折走上前来,直接无视许宗懿,笑道:“心蝶,一起走吧。”
许心蝶一袭长发垂落,身着绿衣长裙,点缀着色彩鲜艳的碎花,如同山林中的仙女,气质亲和,她步履轻盈,灵动飘逸。
“是心蝶小姐!”小娥仿佛一下子就看到救星,大叫道。
他身后跟着几个人,看许宗懿与许心蝶相谈甚欢,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他实力也很强,能够与许天折媲美,名为许天牧,乃是夏养院的代表。
不少孩子进殿之后,不敢乱闯,驻足在不远的地方。
“天啊,是许正道,他好英俊啊。”
“大地殿内,乃是我农家许氏众多先辈修炼之地,也是他们的埋葬之地,里面暗藏不少凶险,一不小心便有性命之忧,这个时候退出还来得及,人死了,可就什么都失去了。”
一名比较瘦弱的男孩则是做了抹脖子的姿势,目光凶戾:“不用我们给他好看,以他的修为,能够走多远?”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许段德脸色很难看,冬法院,执掌农家律法,族规,论战力绝对不在秋战院之下。
许天折脸色有些难看,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在这大地殿里有瘴心草释放出来的毒气,越往深处走,毒就会越强,我也没办法一直照顾你,只能够尽力而为!”许心蝶盈盈一笑,手指放到许宗懿的嘴边:“其他农家弟子自小所吃的米粮品质高,长久食用自身对毒都有一定的抗性,你身在日杂院,所吃的米粮较为普通,能够如今的体质已经不错,但抗毒性只怕要差一些。”
“把他的屎都给打出来!”
“许段德已经踏入引气入肉了,就差一步,就能够进入引气入血,力有双百,他怎么抵挡嘛?”
“一定。”许宗懿觉得,这才是他心中认可的农家许氏,是他这么多年来,在书上所看到的农家许氏弟子该有的行为。
这一拳的力量,许宗懿全力爆发,即将到达两百斤,要知道这些年来他都在锻炼自己的力量,干各种各样的重活。
这一拳的力量不小。
许段德被打飞了出去,身体砸在几丈远的地面上。
轰!
“我看天折性情刚勇,此番只怕会有巨大收获。”农家许氏二长老许月升评价不低。
小娥见有许心蝶主持公道,总算有些心安。
许段德没有办法,只能够和图书强忍着一口气,一对眼眸从头到尾,恶狠狠盯着许宗懿,那眼神恨不得把他身上的肉给剜下来。
一下子临阵逃脱的孩子,直接占据五成,许宗懿自始至终,不为所动,在一旁的许心蝶能够看出,他铁了心想要在大地殿试练中得到好成绩。
虽然以前没见过许心蝶,但却一直很有好感。
尤其许天折,许天牧对许心蝶有好感这一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同龄的女孩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好,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许宗懿笑容灿烂,朝着这些给自己加油的小姐姐挥手,他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不会让你们再被人瞧不起,让人羞辱了!”
小娥心中一紧,很是担忧。
“够了。”许心蝶一声呵斥。
“因为你很有骨气,很长时间了,日杂院终于有人敢大地殿试练,我当然要支持!”许心蝶吐了吐舌头:“再者,恃强凌弱,不是我农家人所为,强大的人要保护弱小呀。”
噗!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有一名身着黑金龙纹袍的男孩,体格比寻常孩子都要强壮,高大,不是别人,正是农家许氏族长的幼子,许天折。
许心蝶拍了拍许宗懿的肩膀,她笑容温和,一言一语都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沁人心脾:“放心,不用怕,有什么事我给你做主。”
有些孩子你看我,我看你,能不能在里面得大造化还不一定,还得冒着把命搭进去的危险,的确划不来。
至于冬法院的许正道则是出名的孤高冷傲,根本难以接近,他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到大地殿当中,根本没人能够追得上。
就在这时,有一道女声传来:“住手。”
相传有不少农家许氏的先辈,将自己葬于此处,生前也都会在此地修炼。
“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惨了,那个杂役还没进入引气境呢!”
不管怎么样,他是这么多年来在日杂院,敢来参加大地殿试练,与四院弟子相争之人,来自日杂院的这些婢女,她们都希望许宗懿能够为日杂院夺得一些荣誉。
在不远的地方,许天折眉头紧皱,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很多同龄的女孩子都很仰慕他,虽然许天折也很不错,但他高高在上,乃是族长之子,大部分的女孩子想都不敢想。
大地殿前。
“如果他拿不到前三的话,要么死在里面,要么回日杂院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小娥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