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封神

第625章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当然,申公豹不会如此无脑,敢在人家太乙掌门面前拿大,自称一句师弟,却是正合身份。
雷震子手下没有丝毫阻滞,风雷黄精棍发出一股吸力,黏住杨戬的三尖两刃刀,棍头上挑,带着杨戬三尖两刃刀向上扬去,露出身前空档,欺身而进,双臂一拉,风雷黄精棍另一个棍头狠狠戳向杨戬脸面。
如果早些知道汉南国的资源调动,军力调动,就不会发生这么尴尬的情况,军事情报机构的建立,上升为姜子牙最近的重要事务了。
杨戬跟着姜子牙等人征战万年,大家早已熟得不能再熟,可哮天说话,从来不看场合,张口就来,让杨戬在汉中国的人缘和名声出现了两级分化。
文山略略说了个大概,伸手一点,飞出一点灵光,把自己知道的九连山附近情况尽纳入其中,送给申公豹,说道:
文山脸上露出笑容,突然又想起申公豹说初期一词,又问道:“这只是初期目标?”
文山仔细查看,默默对照一番,身体有些僵硬,道:“西南……”
申公豹点头道:“然也,西南。”
申公豹又向文山掌门请教这附近门派情况,文山有意结交,细细为申公豹介绍了一遍。
国土之外的崇山峻岭,申公豹一直以为都是各大门派所有,现在才知道,原来各大门派也只是占据了其中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居然在小门派手里。
速度不错!
一部分人觉得杨戬道法高深,战力无双,为人豁达,只是身边有条讨厌的口水狗。
不过是刚晋升真仙的姜子牙,依旧牢牢把控着汉中国的仙道军团,他是阐教第一大派九源门的弟子,一旦被发现有极强的军事才能,来自门派的支持就源源不断,征伐汉中国时期,十数个金仙、三个太乙就来到了他的帐下,听从他的调遣。
即使姜子牙已经得到了门派的支持,但是,在天仙真仙境界,杨戬依旧是当之无愧的无敌斗将,千www.hetushu.com万年资质第一的名头,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得到的。
然后在无数的洪荒大山里,还有许许多多的血海、西昆仑、阐教等等其他教派的弟子,他们一般占据几座灵山,少的教导数十个弟子,多的也不过招收千百个门人,在整个人族中藉藉无名,但在各自道场方圆千万里内,却名声极好。
申公豹哈哈大笑,他虽心思深沉,但被一个太乙掌门当面称赞,毕竟是第一次,得意片刻却是难免,不过很快就收敛了起来,拱手道:“文山师兄谬赞了,都是为了名教大业,敢不尽心尽力!”
姜子牙作为主帅,自然不会在意小奶狗的语言攻击,但杨戬的面子却挂不住,因此限制了小奶狗的说话能力。
文山得意道:“张奎在我们天仙弟子中,最善于杀伐斗战,对军阵之道也有所涉及,师弟可放心使用。”
他天天把自己装扮成小奶狗,摇头晃脑,装乖卖萌,一副无害的模样,最喜欢往女修士的怀里蹭。
申公豹此刻不过天仙境界,距离文山的太乙境界差得极远,但一来申公豹出身罗浮,在九连门弟子面前天然就高半个身位。
阐教代表的势力太庞大了,就和截教一样,庞大到几乎可以左右人族事务了。
“哎呦!有人要斗将呀!是个丑八怪呢!杨戬,快上,把他揍得叫爸爸。”
而一般阵前斗将,大部分在天仙或真仙境界开打,到了金仙太乙境界,反倒比较谨慎,单独斗将的比较少。
他们与各门派都有来往,但生性淡然,不参与区域性的门派相争,各门派也敬重人教,不太愿意招惹人教门派。
实质生性恶劣,经常唆使杨戬打架,一离开雌性生灵,马上变脸,嘴巴刁毒,听它说话,能把人气死。
一部分人觉得杨戬持才傲物,不易接触,纵容身边那条死狗,经常辱骂他人,品性不良道德有缺。
“此处有八十一和_图_书个保留地,四周有近两万国的归属未定。”
雷震子清喝一声,也不见如何起势,身形一动,瞬间就越过千里高空,出现在杨戬身前,一棍子狠狠捅了过来。
姜子牙等听到身后说话声,不用转头,也知道是哮天这只混蛋犬。
这两个教派如果真发生了战争,整个人族都必将激烈动荡,这是人族大规模的自相残杀呀!
这是申公豹所见,气势最强悍的天仙修士,不由赞道:“好气势!好修为!”
却说洪荒西部,平定了汉中国的姜子牙,也带着仙道大军开始了新的征途,不想大军刚飞出国土,直直就与邻国汉南国的仙道大军撞在一起,双方都大感意外,极为谨慎地隔着千万里距离停了下来,扎营对峙。
申公豹在文山招呼下,吃了一顿酒席,带着张奎和他的七个师兄弟出了九连山门,直奔全南战场不提。
当然,并不是只有姜子牙才有这样的待遇,但凡在阐教势力范围内,国府换代的战争中,能领导一方的将帅,只要是阐教门人弟子,其名字都会进入慈航的案头,都能得到相应的支持。
文山有些不明所以,顺口问道:“哪里?”
杨戬眼睛认真看了看雷震子手中的风雷黄金棍,知道是件威力不错的灵宝,心里也见猎心喜,说道:“好,有何本领,尽管使来!”
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充斥在汉中军大营之前,一句挑衅话语说完,已经大营东边,飞到了大营的西边,速度之快,令人侧目。
杨戬点头领命,回头不知威胁了哮天什么,小奶狗哮天就乖乖跑到姜子牙一伙旁边,蹲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张着嘴巴开始傻笑。
杨戬飞出三百万里,来到雷震子面前,见这雷震子虽生的尖嘴猴腮,却气质温和,一点也没有刚才那叫阵的嚣张模样,想起姜师兄所言,这雷震子可能是阐教大门派的弟子,遂道:“我乃玉泉门杨戬,不知道雷震子道友和-图-书师从何门?”
张奎听了,极为高兴,施礼道:“弟子谨遵掌门法令,定不失九连门脸面。”
还有无数的截教弟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脱离了自己的门派,也在外面建立小家族或者小门派,收徒授业,成为截教门派的外围。
这些小门小派,大部分没有在祖庭登记,没有列入人族数百万门派之列,但却护卫着莽莽丛林山谷里无数的人族村落。
又转向申公豹,施礼道:“张奎见过申师兄。”
杨戬低喝一声,三尖两刃刀顺着扫势,一个回旋,刃尖劈到了雷震子脖颈间。
最重要的是,申公豹此刻是奉赵公明之命,在这附近磨砺大军,隐隐代表着截教二代二号人物赵公明,对截教下属门派弟子来说,见人高半分。
第一个就是人教所属,不过人教门派一般比较低调,道场设在各国附近,占地面积都比较小,圈几座山,布置个百十万里方圆的护山大阵就完事。
“我乃汉南国军将雷震子,汉中国人,谁敢与我一战?”
“来的好!”
说话间,弟子来报,张奎已到。
……
但莽山地界山脉高耸,平原稀少,大江汹涌,沼泽遍地,不适宜普通族人居住,且里面的生灵非常仇视人族,与人族极少往来。
文山也想到如此,心中安定了些许,又思及无数门派会猎保留地,心中也有些激动,想了想,道:“我门内有弟子名张奎,斗战无双,就让他带头,领一些弟子相助师弟。”
申公豹大喜,敢称门内斗战无上的,必定是精研炼体杀伐的天才,如此强悍高手,正是如今战场所急需,当下施礼道:“多谢文山掌门。”
原来训练大军,是为了扫荡洪荒异族。
杨戬伸手把抓了起来,勒住它的脖子,捂住它的嘴巴,讪讪和姜子牙等招呼:“姜师兄,需要教训那小子吗?”
“洪荒大地,广袤无边,我们人族前辈,为我们占据了无边的沃土,九万四和_图_书千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大部分地界,是掌握在各门派的手中,当然,这些地方要不山高地险,要不沼泽遍布,并不太适宜族人大规模居住。”
申公豹点点头,两人之间的地形地貌虚影一变,出现一连串保留地的虚影图像。
姜子牙有些恼火,之前在国府战争中,无数的修士投奔义军,他们带来了各种国府军情,根本就不愁敌情资料,因此,军情刺探机构一直都没有建立,这一出国门,情报不明的害处就发生了,一头和人家主力军撞上了。
所以,虽听到是玉泉们的师兄,却也装作不知道,先打过了再说吧!
姜子牙和一干将官站在云头,看着远处不断出没的汉南国斥候,叹道:“我们还是迟了一步,早点发动,将省不少手脚。”
“张奎,这是罗浮派的申公豹申师兄,你挑几个善于厮杀的师兄弟,跟着申师兄去,好好历练,学习军阵杀伐之道,不得失了我九连门脸面。”
雷震子微微一怔,看了杨戬一眼,舞动一下手中的风雷黄金棍,激起阵阵闷雷之声,大声道:“先不述旧,打了再说。”
截教是洪荒南方的霸主,但广袤的洪荒南方,并不止截教所属的门派,尚有无数其他教派的分支旁系。
文山转头吩咐弟子,把张奎唤来,转头对申公豹道:“师弟智珠在握,运筹帷幄,如有张奎帮衬着冲锋陷阵,斩将夺旗,必定所向披靡,屡获奇功。”
这莽山地界,是之前预留的洪荒种族保留地,与全安、全南还隔着十数国,地界宽广,有人族数十国大小,里面住着数百个洪荒种族。
文山豁然开朗,只要不是真的把人族精英无谓消耗就好,如果是为了打击洪荒异族,战损再多,人族也支持得住。
“我们截教大军,将和阐教大军在此真正较量,一来扫荡这数千个洪荒异族,二来争夺各国的属权。”
申公豹点点头,人族九万四千国,即使再差的国度,国内平m.hetushu•com原也占一半以上,河流平缓,山谷宽广,非常适宜人族大规模居住。
文山只觉得口干舌燥,有些难以置信,低声道:“阐教……”
申公豹看去,但见那张奎,脸容方正,眉梢入鬓,双目神光熠熠,开合之间隐有杀气,肩宽体长,站在厅前,不动如山,却如条恶龙蛰伏,似随时可跃起噬人。
申公豹伸手一点,一个巨大的地界虚影出现在两人面前,文山细细一看,惊讶道:“莽山地界!”
申公豹也觉得,到时可能也就是作个样子,最多把屠杀洪荒异族作为比试,或者来个斗将比试,来决定那两万国的归属。
杨戬心里暗暗赞了一声,三尖两刃刀向前一点,定住了雷震子的长棍,无形的气浪猛然炸开,震碎了数百里方圆的云彩,闷雷之声向着四方传播而去。
雷震子下山历练,但几乎没有遇到过强悍的对手,这次与汉中国大战,雷震子抢先一步,得到了这个斗将的机会,就是要会一会汉中国的高手。
正所谓将遇良才,英雄相惜,杨戬虽口中道好,手下却也不迟疑,三尖两刃刀的长杆尾巴一扫,就把雷震子的风雷黄金棍拨了出去。
杨戬见雷震子这连续两次进攻,如行云流水,顺势而为,虽风轻云淡,却迅捷异常,那黄铜棍沉重非凡,却收放自如,轻重由心,使得如臂使指,威力无穷,不由大赞。
姜子牙并没有即刻回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思索了片刻,道:“雷震子,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应该是我们阐教一脉的弟子,你去会会他,不要伤了他。”
申公豹用力点点头,知道他对阐教的忌惮,对两教直接对阵的震撼。
真正惨烈的厮杀,应该不会大规模发生吧!
申公豹出生孟腾国,一直在国府、灵都之间转悠,并不知道在莽莽大山中,居然还有如此多的人族生存,不由大感兴趣,追问了几声。
申公豹喜道:“有张奎师弟相助,我等大军,定所向披靡,斗战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