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封神

第568章 惹谁也别惹挂逼!

李安哼了一声,右手一挥,道:“丢出去!”
两股势力已经争斗纠缠了数十万年,双方实力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杭余商家欢呼雀跃,只有这样的霹雳手段,才能威慑那些贪婪的目光,保证各地行商的安全。
李安站了起来,轻声笑了笑,道:“天欲使其亡,必使其疯狂。”
信使更是嚣张,大声道:“我们刘家,仙道高手数十,麾下兵将亿万,刘总兵一声令下,整个杭余府必将化为齑粉,李家十万年的经营,一朝化为流水,孰重孰轻,李总兵可得好好衡量。”
其最大的对头,就是以州令黄星家族为首的政务线联盟,黄家立族时间更加长远,立足州令一职,势力延伸到安阳所有府县,甚至不少二三级总兵,也托于其羽翼之下。
一级总兵和一级总兵,也是存在巨大的差别的。
安阳刘家的反应,也直接而暴烈,一支二十万人的军队,很快就派驻到了两州的边界之处,刘家信使也到达了陈塘关总兵府。
“请李总兵遵守国法,维护兵律,大义和*图*书灭亲,交出李靖,以正国威。”
在刘家的情报中,李家这几万年,虽实力突飞猛进,但是毕竟崛起时间太短,整个家族,只有七个仙道高手,对上刘家百万年的经营,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信使看都没有看李大头,对着李安不屑道:“殷家之事,有待调查,但李靖斩杀尤总兵一事,确凿无疑,李总兵是要庇护杀害国府将官的叛逆吗?”
南越州处于安阳州东部,是商东国最东部,只要解决了南越州,安阳的东部就安全了,不再是四战之地了,然后再向南攻击安德、夺取嘉兴和临海,刘家就可以据有商东国东南,立于不败之地了。
李靖作为高松收取的唯一门下行走,其福运之绵长,对刘家这样的家族来说,就是一个挂逼。
李靖从侧厢房走了出来,身边还有十数个将官,一起进了大殿。
挂逼不跟你讲道理,开挂就是干,直到把你干到。
刘家据有安阳州,要想向外发展,第一个就是要拿南越州开刀。
总兵府新建大殿和*图*书上,信使无视数十员战将凶狠的目光,傲慢地对李安道:“李靖暴虐不道,竟敢斩杀商东国总兵,以下犯上,违反国法,按律当斩。”
李靖抱拳领命,大声道:“属下遵命!”
少总兵李靖,因夫人娘家人被屠戮,带着自己的两个伴当,杀入那尤总兵的总兵府,手刃尤总兵,提着尤总兵的人头,冲破了安阳州各级总兵布下的重重拦截,回到杭余府,为殷家报此大仇。
作为李家的大本营,杭余府更是被李安经营得铁桶一般,也因此,在日益动荡的局势,杭余府,乃至整个南越州却一片平静祥和,时人甚为赞叹,对李家愈加敬重。
李安哼了一声,脸色铁青,脸沉似水,没有答话。
可惜,高松是洪荒大能公认的福德之仙,只要和高松有一些关系的人,都能沾染一丝高松的福运。
李大头狞笑一跃而起,一手抓向这个讨厌的信使,信使脚下轻蹬,向外飘去,嘴里说道:“李总兵意气用事,必将为李族带来灾难,好自为之!”脚下不停,很快就www•hetushu.com出了总兵府,放出坐骑,腾空而去。
刘家一门数十天仙,对李家这种新兴的家族并不太在意,李靖大婚时,也只是派个代表送些贺礼,一个重量级的族人都没有派出。不想居然受到李家的训斥,自然大为恼火,加上自己又收了那尤总兵大量物资,自是要护着下属,一顿训斥,把李家的代表轰了出去。
在这局势动荡之时,立足于军旅的刘家渐渐占据了上风,开始大力整顿各级总兵,驱逐黄家势力,摄于刘家强盛的军力,黄家所属的军方势力纷纷投入刘家一方。
消息传回,整个杭余府更是大为激愤,商界各家族,开始要求李总兵出兵惩戒凶手,否则,大家都不敢出门做生意了,消息开始在整个南越州散开。
陈塘关总兵李安,通过数万年时间,拉拢了南越州数百大小家族,实力强横的,皆为盟友,实力稍弱的,软硬兼施,尽皆收入麾下,展现出超凡的手腕。
安阳州刘家,立族百万年,以一级总兵安阳关总兵为依托,势力遍布整个安阳州,和*图*书气焰嚣张,日盛一日,欲整合安阳州。
“他要战,那就战!你此番前去,许胜不许败!”
消息传开,杭余府大哗,安阳州的近况,慢慢在杭余府传开。
黄家无法,收缩了这些总兵的物资供应,这些总兵在刘家处又得不到足额的军需,只得向商家伸手。
按正常的状况发展,刘家实力强横,远比李家强悍许多,这样的谋划,成功的几率却是极高。
刘家现在,金仙两名,真仙十名,天仙也有三十多名,岂是李家这样的暴发户所能比拟。
就在大家等着总兵府做出反应的时候,又一个意外的消息传了出来。
按照刘家的谋划,这事故出得正好,刘家自认可以在短时间内解决州内黄家的掣肘,目光早就开始投向安阳四周。
新婚不久的少总兵,其夫人殷素知娘家,是杭余府大商家殷家,其家族在安阳州的生意被人连根拔起,巨量的钱财物资损失殆尽,甚至负责安阳州事务的殷家族人,也身负重伤,狼狈逃回南越州。
但是,安阳州传来的一个消息,打破了杭余府和图书的平静。
殷家碰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二级总兵,只是殷家背靠大山,根本不搭理这个天仙级的总兵,那知这个尤总兵也是狠人,一怒之下,血洗了殷家在安阳州的总部大楼,掠去无量资源,分了一半给老大刘家,心满意足开始享受剩下一半了。
惹谁也别惹挂逼!
且南越州只有李家这样的新兴大家族,其他家族实力更差,又土地肥沃,产出甚好,是极好的后勤支援之地,正是王霸之基。
“我们正要找机会进入安阳,这下,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李靖,你即可出发,带领二十万兵将到达边界,与对方对峙。”
已转为旅正的李大头怒斥道:“尤普为财谋命,连杀七百余人,抢去殷家兆亿财物,才是真正的大逆不道,为何刘总兵不维护国法,灭杀此獠?”
作为对等的一级总兵,李安迅速向安阳刘家送去了一封书信,要求惩罚尤总兵,赔偿殷家损失。
能在百万年存活下来的家族,都不是省油的灯,这番谋划,和李安他们确定的战略几乎一样,据有东南,窥视商东国中部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