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封神

第565章 纤阿楼

“普通族人不能飞行,因此必需有道路相连,才能更快到达各处,也不至于迷失方向。”
高歌左看右看,向望舒竖起大拇指道:“舒掌柜果然大才,这番改变,生意必然红火。”
高歌四下看看,这一片的人流较好,两边的店面却是一间也不空闲,神识一动,在三条街外找到一家打出转让字样的三层小楼。
茶楼一楼为大厅,约百来个座位,二楼三楼都是雅室,各有八个房间,原来不过是木板相隔,装饰简陋,十六个房间式样雷同。
望舒看着高歌笑了笑,道:“高歌,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这里的生活气息,让望舒有些触动,她属于洪荒中最早诞生灵智的生灵,但绝大部分时间在太阴星清修,与世无争,闲庭静坐,望纤阿花落花开,看空中云舒云卷,眼中只有自然与大道。
这里本是边关小城,依托着军营建立的生活区,没有灵都那样的仙气盎然的环境,充满了普通人族的生活气息。
兴奋的掌柜把茶楼的一切都留了下来,让望舒可以直接拎包做掌柜了。
高歌和望舒收敛了气息,漫步走在街上,望舒左右打量,脸上满是惊奇。
漫天流光在m.hetushu.com高空中炸开,五光十色,绚丽异常。
可今天,进入望舒的眼中,触及到望舒的心灵的,是一种平和且热烈,具有无限温馨和活力的生命绽放。
高歌带着望舒往那小楼走去,笑着道:“纤阿门产出不少茶叶,不如你就开家茶楼,请个说书先生,讲些传奇故事,顾客们闲聊,你也可以听到南来北往的消息。”
此刻,这些雅室各有特色,或安置了植被,绿意盎然;或奇石筑墙,自然简朴;或奢华,或简约,不一而足……
颜先生手握折扇,对望舒施礼道:“谢过舒掌柜。”
今天的触动,让望舒有些想法。
望舒却拉着高歌上了楼,指着二楼的雅室道:“高歌,你看,我把上面两层重新装饰了一番。”
但小贩售卖气雾蒸腾的食物时,收取几个铜钱的笑容,却是那么的满足,吆喝的道谢声显得夸张,却蕴含着真诚实意,没有一点虚伪客套。
望舒坐到掌柜位置,看着高歌道:“高歌,你就是……嗯,我们的茶楼,就取名纤阿楼吧,你就是纤阿楼的咨客,快去请个说书先生回来,我们今天就开张。”
高歌笑道:“人族和*图*书大部分城镇就是这样,普通族人力量薄弱,面对猛兽的袭击,自保能力较差,因此只能抱团取暖,共御外敌,也就习惯住在一起。”
楼下传来青苗高声欢呼:“少总兵准备迎亲了!”
但修炼到了最巅峰之际,总是缺少了些什么,让她一直无法触及到混元之境。
高歌笑道:“我回头就去请个厨娘回来。”
但此刻,陈塘关城内对望舒来说,狭小逼仄无比的环境,却没有令望舒感到鄙厌,在各色嘈杂吆喝声,竟感觉到一股勃勃的朝气。
这样的小楼,东家就是掌柜,高歌很容易就从无所事事的掌柜手中把这小楼盘了下来,花费不过是两百个金钱,嗯,就是两个灵钱。
灵都面对的都是仙道以上的修士,整个城市几乎没有地面道路,无数的灵植遍布在各高楼大厦之间,形状各异的美丽湖泊点缀,大江大河或汹涌,或平缓流过,各有美态,无数的巨楼,或白色,或灰色,或淡黄,不一而足,与周边环境色彩融合,相得益彰,整个灵都美轮美奂,人间仙境说的就是崆峒灵都。
街上几乎看不到灵钱,这里的人们使用的大部分是铜钱,稍大点的消费,用和*图*书的是银钱,连金钱也少见。
望舒点点头,微笑道:“可,颜先生可去作说书准备,水云、青苗去烧水泡茶,泡好了先给颜先生端上,然后,青苗去门口招揽客人,我们的茶楼可以营业了。”
一个灵钱可以换一百个金钱,但一百个金钱,却绝对换不到一个灵钱,得了大便宜的茶楼掌柜,为了补贴高歌,把价值数十个银钱的茶叶和柜台中的数百零散铜钱都留了下来,让高歌很满意。
“嘭!”
水云和青苗听了连连点头,对视一眼,心里暗暗道,这女掌柜说话虽和气,却有股威严,让人不敢不听,肯定是做过大生意的,忙手脚麻利去准备茶水。
两人来到那小楼边,此处人流稀少,这家茶楼生意不好,连个咨客都没有,半掩着门,外面挂着转让牌子,不过高歌自然不在意地段好坏,茶楼不过是休闲之地,有个好的说书先生,茶叶弄好点,价格别太高,自然能吸引附近街坊来聊天喝茶。
望舒一合掌,笑道:“如此最好,那我就是掌柜了。”
望舒喜道:“如此最好,嗯,高歌,你说我该售卖什么呢?”
望舒指指茶楼后面的院子道:“那里是居住和制作吃食的和-图-书地方,还需一个人去打理。”
“舒掌柜,这是颜先生,是陈塘关城有名的说书先生,善讲古往今来的英雄故事,每日到茶楼说书两个时辰,包两餐,每日八个铜钱。”
加之本是仙道门派,根本没有丝毫的生活气息,人族底层的生活,在望舒的印象中,还停留在茹毛饮血,与其他洪荒种族无异。
毕竟,灵都的一切都是太乙金仙以下修士炼制而出,各色灵植看似美丽漂亮,但在修炼到了大罗巅峰,几乎就要触及到混元之境的望舒看来,却显得道韵浅薄,须有其表,加之往来尽皆是商贾之流,言必灵钱,相互吹捧,却是令人生厌。
高歌一怔,笑道:“道路上有悲欢离合,有爱恨情仇,道路无穷尽,修道无际涯。”
望舒对旧家私没什么意见,却不喜其卫生状况,手臂轻轻一挥,茶楼所有家私历年积下的污垢全部化作灰灰,消失不见,木制的楼房桌椅焕然一新,隐隐传出一丝清香。
陈塘关城张灯结彩,满城喜庆。
高歌见望舒神情,笑道:“那好,要不,你开家小店,售卖点什么东西,可以更好地体验人族的生活。”
望舒叹道:“道路?道路!这些叫道路!真m•hetushu.com好!这条路上有大欢喜。”
一条条街道纵横交错,向着东西南北延伸,无数的小店铺临街开设,三五层高的小楼最常见,只有地面一层的小铺子也不少,咨客站在店铺门口迎来送往,吆喝叫唤,让各个街道都热闹非凡。
望舒性格淡泊,与高歌去过一次灵都,却不太喜欢灵都的氛围。
高歌哈哈一笑,伸手一点,纤阿楼字样就替代了原来茶楼的名字,出现在茶楼大门正上方,出门转了一圈,不大一会儿,带回一个说书先生和两个青年姑娘。
“我以为人族的城镇,都像崆峒灵都一样,高楼大厦林立,灵植遍地,美轮美奂,不想还有这样住在一起,热热闹闹,熙熙攘攘的城镇。”
纤阿派的弟子,对她崇敬有加,小心伺候,她所能接触到的人族,其实有些流于表面。
“这是水云,这是青苗,手脚麻利,口齿伶俐,每日在茶楼做事五个时辰,包两餐,每日三个铜钱。”
自与高歌相识,跟着高歌出现各种宴会,却看到了大道的另外一种形式,生灵的交往也存在各种各样的规则,特别是在人族传下道统之后,近距离接触人族,不但得到人族气运加持,也从人族的奋斗中得到不少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