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封神

第559章 哥哥给你弄一个座位

又或者,如果能入了赵公明道尊的眼,申公豹的前途,就不可限量了。
申公豹心思电转,脸上现出为难之色,迟疑道:“炜云哥哥,其实我已经收拾好了行囊,正准备南下。”
申公豹眼神光亮,抬头看着远处绚丽的高楼,双目映照着七彩流光,炜云突然明白了,这目光中蕴含的,叫野心。
现在炜云也不过是截教的外门记名弟子,自己到他手下跑腿办事,高兴了丢几个果子吃吃,烦了随手丢开,自己还敢反抗吗?自己还能在资源上超过他吗?自己的修为还能高过他吗?
炜云哈哈大笑,在申公豹的引导下,向里面走去,申公豹心里琢磨着炜云刚才的话,这是,有话要跟自己说?招揽自己吗?
这是天大的福缘,只要在这其间,得了这其中哪个太乙道君的青睐,申公豹这辈子就发达了,那什么截教外门记名弟子就不要提了,截教正式弟子,也是极有可能的。
申公豹站起来,向炜云恭恭敬敬施了个礼,道:“谢炜云哥哥看重,但这次却http://m.hetushu.com只能辜负哥哥好意了!”
这些门派分散在各国,一般占据了最好的灵山洞天,大阵相隔,并不与一般人族来往,各国国府,对自己国度内的数十个门派,也听之任之,并不敢太得罪。
申公豹点点头,挺胸拔背,朗朗说道:“哥哥所言极是,我如留在灵都,在哥哥的关照下,一年不说千万,至少数百万灵钱是可以赚到,也基本够我修炼。”
毕竟,这些门派子弟并不太多,山门所占范围,相对一国来说,也微不足道,且大部分门派修士,清修者居多,即使进入红尘历练,也改头换面,并不在自己国府厮混。
看着流露着无穷信心的申公豹,炜云心里一动,不管这小天仙以后发展如何,有这胆魄,就比一般人强,未来也许真能给他创出点名堂来。
炜云本以为申公豹定会欢呼雀跃,大礼叩谢,不想居然听到这个答案,不由有些错愕:“申公豹,你准备去南方?”
炜云怔了怔,居然小觑了这个小天hetushu.com仙,修为不高,心气不小,居然敢在截教和阐教大战中捞好处。
“但西南混乱,公豹你一路行去,路途遥远,奔波劳累,且凶恶难测。”
“至于说安全,哥哥且放心,我虽不善争斗,但脑瓜子还够用,自有自保之道。”
自己好不容易才想到找个能力不错,又令人放心的帮闲,没想到才刚出口,事情就无疾而终,委实有些扫兴。
炜云对朝阳楼并不陌生,对申公豹点的酒菜也算满意,加之今天超额完成了上面交代的事务,在主事面前得了几句夸奖,心情舒畅,灵酒喝得就比较快了。
本来神识一扫,就可以知道申公豹的年龄,但是,炜云决定给申公豹面子,才出口想问。
炜云笑道:“申公豹,既然你仰慕我们截教,那就来我们截教做事,先从侍从做起,等修为上去了,到达金仙境界,我想办法给你弄个外门记名弟子的身份,到时要资源有资源,要功法有功法,如果你修炼勤恳,资质也能跟上,说不定也有一天能问鼎http://m.hetushu•com大道,证得大罗。”
申公豹也没乱说,现在的截教,确实强悍异常,教下所辖百万门派,门人弟子数以兆亿,是整个洪荒中弟子最多,门派势力范围最广的教派。
侍从吗!申公豹心里一阵失望,对炜云后面的话根本没放在心里,什么金仙境界,外门弟子,如果这么好弄到,截教早就人满为患了,哪里能轮到自己这个闲散修士,其实不过是想把自己收作跑腿罢了。
到时,炜云之流,乃至众多截教太乙道君们,无数的截教门派,都要反过来拍申公豹的马屁了。
却又有些疑惑,问道:“你在灵都混得不错,为何要去南方,你都知道哪里开始混乱,你一个天仙修士,在那个环境,自保都不容易。”
申公豹小心奉承着,借着炜云的话头,见缝插针,恭维截教的强盛,让炜云更加高兴。
“这灵都太安详了,安详得消磨修士的斗志。”
炜云所说的,哪里是一个座位?
申公豹笑道:“哥哥来得不迟,灵都不夜天,却是正好佐酒。”
和-图-书公豹大喜,兜头一个大礼,感激道:“谢谢哥哥,公豹翌日如有所成就,皆哥哥今日所赐。”
直到月上中天,满天星光闪烁,炜云才姗姗来迟,看到申公豹等在阳台上,挥挥手道:“哎,来迟了,临出门被拉去作了两个时辰苦力,让你久等了,走,我们进去边喝边谈。”
显然是不能的!炜云也不是笨蛋。
“咱们缘分一场,哥哥能力有限,别的也帮不了你太多,但是我们老爷即将南下,身边跟随的修士众多,大家将乘坐灵舟而去,哥哥给你弄一个座位,也免了你一番奔波之苦。”
炜云摇摇头道:“有何好笑话,公豹你功法粗鄙,资源稀少,还要自谋生计,五万年能修炼到天仙中期,已经是难得的天赋异禀了。”
这是近距离接触赵公明道尊及以下的太乙道君的机会呀!
“但是!”
只要有所关注洪荒形式的人,就可以看出,在西南,截教和阐教的争斗必定大规模爆发,这里面涉及数万国势力的划分,根本无法避免,到时,参与进去的修士,要不加入阐教www•hetushu•com,要不加入截教,没有第三种选择。
申公豹这样的人才,如果加入了阐教,必定会给截教造成一定的损失,现在双方关系良好,还是把他拉入截教阵营为佳,让他的野心,他的才华,都冲着阐教去施展,何乐而不为呢!
申公豹一怔,大道:“公豹时年五万有余,却是让哥哥笑话了!”
炜云认真看着申公豹,感觉申公豹所言不虚,不由有些无奈。
“西南动荡不安,正是我辈大显身手之地,申公豹不才,却是想要去一试身手,为自己博一个远大前程。”
“公豹你要去西南博取前程,哥哥却是不好阻拦。”
炜云问道:“公豹你志气可嘉,还没问你,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南下念头早有,直到前几日才确定,这几天,我也正在采购各种南下物品,正好遇上了哥哥,所以对哥哥所采购的物品才特别清楚。”
作为仙道修士,白天与黑夜,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夜晚天色毕竟较黑,正好用来衬托各大巨楼的流光溢彩,晚上的灵都,绚烂瑰丽,比之白天,别有一番美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