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三皇五帝

第443章 我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高小松已经知道,自己伴生灵宝所显露的功法,足够他修炼到天仙境界,因此,也就不用找个小门派去修炼。
高小松摇头道:“我才不去呢,大全姆妈哭得可厉害了,以后再也见不到大全了。”
高小松笑道:“怎么连累,没有姆妈,哪有小松,我就陪着姆妈,哪里也不去!”
高小松的宝贝不止这一样,还有个带着闪电的锤子,不过那个比较不听话,到处乱跑,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晴娘笑道:“别哭,宝贝儿,姆妈的真灵去拜见老祖,又能见到你大,是好事,我要跟老祖说,我有个好儿子,他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高小松心里是得意的,他听过族人讲各种故事,传说远古时期,天地间许多大神通者,出生的时候,就带着伴生灵宝,这些灵宝都是惊天动地的厉害宝贝。
即使学着别人慢慢撕扯烤肉吃,高小松也很快把晚餐吃完,又喝了汤,吃完果子,别人还没吃到一半。
高小松点点头,重复道:“是,姆妈,我点头,别和图书人才能拿走我的东西,否则谁也别想拿走。”
晴娘听说没选上自己儿子,叹了口气道:“小松,如果……你也可以去学道的。”
伸手在黑牛头上一点,抽出一个禁制,这是人族部落给自己驯养的坐骑设下限制,坐骑被禁制,就不敢作出伤害主人的事情。
这旗子真的向姆妈说的一样,是了不得的大宝贝。
按照晴娘的吩咐,高小松把姆妈葬在后山山顶北边,就是经常在傍晚等着他回来的位置。
这三十年,高小松全副身心放在侍奉姆妈身上,每天听到的消息左耳进右耳出,并不挂记于心,但听得多了,对人族也有个基本印象。
晴娘闻着香味,也知道这果子难得,见儿子一片孝心,也没推迟,一口把朱果吃了下去,朱果灵力在腹中散开,达到五脏四肢,让晴娘全身舒畅,忍不住运起久未修炼的食炼篇吸收。
即使因为这功法使自己的修炼速度变慢,但高小松依旧比部落所有人的进步都快,今天本来还有所担心,怕被外面来的m.hetushu•com仙长发现,可站在那两个仙长的面前,他们对被旗子遮蔽的自己,也毫无所觉。
高小松哽咽着,点头低声说道:“是,姆妈,我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可甲乙丙丁四级大门派并不招收仙道境界以下的弟子,只有没有级别的小门派,才会招收年轻的弟子从小培养。
此时的高小松已经三十多岁,仍旧属于青少年时期,修为处于炼气境界的顶峰,并不比一般的门派弟子落后多少。
人族中,只有老祖有这样的宝贝,其他人都没有。
“再说,部落里的功法都还没学完呢!要学新的,也等学完部落里的再说。”
手中姆妈的手越来越轻柔,越来越无力,一个淡淡的笑容在晴娘脸上散开,眼皮一磕,闭上,再也没有睁开了。
姆妈说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会有坏蛋抢了去,高小松虽不以为意,却也听姆妈的话,牢牢保守这个秘密,没让其他人知道。
所以,要加入大门派,首先得修炼到天仙境界。
回到家中,汤已经熬得差http://www•hetushu•com不多了,高小松用小木盆装了,端给姆妈喝,自己捞了根骨头,慢慢咬着骨头上的筋肉,一边把听来的事讲给姆妈听。
人族各大门派滚滚向北发展,为人族开拓了无数的领地,要做大事业,就必须去那些大门派。
大全和铁峰跟着仙长们走了,部落又进入平静的生活之中,并没有因为两个少年的离开变得有所不同。
高小松觉得自己这个就是伴生灵宝,心里不免暗暗得意,经常心里偷着乐。
姆妈说,有一日,她的宝贝儿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遥远的北方回来,她就在这等着。
高小松慢慢挪出人群,大家知道他家里还有身体不好的姆妈要照顾,看看就不在留意,大家的注意力,还在首领身边的客人身上,不时有那边听得真切的人,跑过来转述一二,外面世界的精彩,让大家听得都快忘了吃晚餐了。
高小松离开了部落,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必须出去学习大本领,做大事业,呆在大山里面,做不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和图书
功行三遍,灵力已经大部分沉淀到了身体里面,睁开眼,见儿子关切的眼神看着,点头道:“这果子效果还好,身体有些力气了。”
弥留之际,晴娘握着高小松的手,轻轻道:“我的好宝贝,娘要去见你大了,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要照顾好自己。”
黑牛漆黑的圆眼露出一阵激动,深深看了高小松一眼,屈膝行了个礼,向高小松道谢,转头跑进了深山。
高小松笑了笑,回头向着姆妈坟墓方向拜了三下,站起身来,向着东北跑去。
高小松大喜,乐呵呵去收拾背篓里的果子药材,一一在屋子里放好,又把姆妈用过的木盆洗刷干净,端了来清水,给姆妈洗脸,侍奉姆妈睡了,才回到自己的房中。
晴娘道:“不哭,姆妈的宝贝不哭,你性子随和,容易吃亏,要记着,你的东西,你想给别人,别人才能拿,不想给,谁也不准拿走。”
自己慢慢修炼个几万年,也一定可以修到天仙境界,倒时,就可以去北方的大门派拜师了。
高小松心神沉浸到自己的意识空间,那里有和图书一面天蓝色的小旗子,轻轻飘荡着,旗面上,许许多多的道文在旗面上闪烁,高小松没有学过这种文字,但不知怎地,看到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高小松就是根据这些文字,慢慢修改了自己在部落里学到的功法,使功法变得越来越繁杂,修炼速度也变慢了,但实力却增长很快。
晴娘也舍不得儿子,可也觉得这机会难得,叹道:“是姆妈连累了你。”
高崖部落在西北边陲,要去北边,还有无穷远的距离,高小松作别了部落后,骑着黑牛向着东北跑去,到了天培山的东麓,高松拍拍黑牛,道:“老牛,你也为我们家劳累了百十年了,今天,我放你自由,你要好好活下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眨眼就是二十年,尽管高小松几乎把天培山的好果子都摘了过来,依旧不能挽回姆妈的岁月。
晴娘一想也是,也就不再说这事,高小松侍奉姆妈连喝了三小盆汤,才取出朱果,清洗干净,道:“姆妈,快吃果子。”
高小松跪在踏前,双手捧着姆妈细细的手掌,捂在脸上,满脸都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