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万类霜天竞自由

第429章 堂堂正正把截教门派比下去

自从与截教在传教上有了对比之后,贬低截教,就成了阐教的政治正确,谁在闲聊提到截教,不骂几句,那就不是合格的阐教弟子。
又抬头看向四周,对各位师兄弟道:“大师兄说得不错,我们前期没比过截教,不是因为截教做得更加好,而是我们做得不够好,只有不断完善自我,方是修道至理。”
广成子叹了口气,这样风气的形成,自己也有责任,当时为了激励门下弟子,树立教派荣誉感,才放纵门下弟子如此行事,背后说人短,果然不道,这才多少年,因果循环,结果就开始显现了。
如今这些师弟门下,发展太快了,门派过千,弟子超过千万,久居高位了,心气也高了,对拥有数十个大罗的人族,也不太放在眼里了,出口就人族崆峒如何如何、他崆峒如何如何!
“我们阐教的教义,是最正统的大道,阐述天地至理!”
十几个阐教亲传太乙弟子,皆心思震动,神色肃然,俯首道:“师兄所言大善,我等定当遵从!”
“我们昆仑山,是洪荒天地最堂皇大气的仙家洞天!”
和_图_书广成子惭愧道:“弟子未能更好传播师尊教义,被截教超过,委实无能,请师尊责罚。”
广成子挥挥手,斩钉截铁道:“我们阐教,为洪荒生灵阐述天地至理,首先,必须自身持正,方能让人听闻我等口中之言,信服我等口中大道,此乃我教立教之本,不可遗忘。”
良久,太乙睁开双眼,看到师兄弟们站在自己四周,皆神色关切,忙又向广成子郑重施礼道:“大师兄一言,解我十万年心思郁结,今日进阶,实乃大师兄所赐。”
广成子见师弟们听进了自己的话语,神情变得轻松,大声说道:“高歌大师兄的策略很明显,人教不再追求大肆扩张,人族事务,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阐截两教弟子参与,我们的对手,只有截教。”
元始圣人笑道:“既然涉及道你高歌大师兄,那你去找高歌,让他决定怎么做,你也好好领悟一下高歌的做法,对你领导昆仑上下,有无穷裨益。”
广成子用力点点头,趁师尊停下话语,把人族的要求说了一遍。
拘留孙无奈道:“那混蛋不知www.hetushu.com怎地与阐教发生口角,骂了一句截教弟子都是披麟戴甲之辈,那截教弟子祭起灵宝就砸,哎……”
广成子急冲冲赶回昆仑山,把各位师弟召集起来,把刘云的话重复了一遍,下面瞬间就炸了。
以前,各人门下只有数百上千的弟子,尽管对人族祖庭心怀不满,但讲出口的话语,必定是斟酌再三,对拥有十几个大罗,成千上万太乙的人族心怀敬意,即使有怨言,也是针对崆峒祖庭的个人。
“人族崆峒凭什么在我们头上指手画脚?”
元始圣人跨空而来,在大殿中显露圣影,万事万物无所觉,惟广成子能看到圣人之形,能听到圣人之音。
十多个阐教亲传弟子都垂下眼帘,这又不是自己一人如此,整个阐教都如此,就是大师兄你门下,不也如此吗?
广成子却从师弟们脱口而出的话语中品到了一丝别的味道。
“崆峒当我们阐教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小门派吗?”
众阐教师兄弟一起称谢,有了太乙这一次晋级,大家对阐教教义更具信心,都回去开始琢磨怎样把自己和图书门派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大气风格给树立起来。
幸好这些都是洪荒绝顶天才,不可能失去理智,稍一冷静下来,就知道骂几句并不能解决问题,也知道如今人族势大,稍微倾斜,能让阐教教义广泛传播发展,反过来,只要稍微设置一些阻碍,阐教就会寸步难行,一如十五万年前一样?
……
广成子把师弟们送了出去,独自来到大殿,净手焚香,叩拜天地,默念玉清圣名。
“我们不需要!”
“前期见你们学习截教做法,还以为你们要百十万年才能醒悟过来,不想这么一件小事,就让你们有所触动,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很好,修炼途中,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不断回头检视,修正,才能越来越靠近大道。”
元始圣人笑道:“刚才还说要堂皇大气,一时的落后有何关系,人族长存亿万万载,你们和截教的竞争就存在亿万万载,才十五万年,刚刚开始呢!”
“以后,杜绝此类言语!”
“我们做事,就要保持堂堂正正的风格,光明磊落,任他机谋百变,我自巍峨不动,万变和图书不离其中,我们只要保持道义,就绝对不会落入下风。”
“以前,我们落了下风,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根底没有树立好。”
元始圣人对着广成子满意道:“你今天做得不错,有些大师兄的模样了,很好!”
“我们师尊,是天地间最雍容华贵智慧通天的圣人!”
“他崆峒实力越强,越不把我们阐教放在眼中了!”
现在,就需要师尊对在阐教门派内祭拜大师伯和大师兄之事表个态就行,只要一句不干预,下面总有许多操作的手法,能让崆峒祖庭满意。
广成子伸手一拍椅子扶手,怒喝道:“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平时如多注意点言辞,门下弟子岂会学去,又岂敢在外面乱说!”
“不!”
“但我们一定就需要截教那样的机巧百变吗?”
“我阐教道法教义,内含三千大道,够我们领悟无穷岁月,却是不需借鉴他截教做法。”
赤精子转头看向俱留孙,不满道:“那小子是因为什么与截教弟子发生争斗,弄出这么大件事来?”
“我们如何教导弟子,岂能由他崆峒干预!”
众人都有些无www.hetushu.com语,虽大家平时私下也说截教披麟戴甲,但谁会当着人家面去说,这不是找不自在吗?没被砸死就算好的了!真是笨蛋一个呀!
“我们应该承认,论起心思灵活,机巧百变,我们阐教弟子不如截教弟子。”
太乙师兄(师弟)竟然在这一刻,晋入了太乙巅峰境界,紧随广成师兄和赤精子师兄,排到阐教二代第三了。
广成子刚要招呼师弟们散会,下面一股道韵散发出来,众人瞬间看向太乙,满脸都是羡慕。
广成子一番语言掷地有声,阐教亲传弟子们尽皆动容,一起起身,齐齐施礼道:“大师兄所言大善,师弟受教了!”
广成子知道,自己这些师弟都是天纵之才,既然有所触动,后面必然会有较大的改进,门派内部的事务,却是不需担心了。
“我们要堂堂正正把截教门派比下去,即使一时落了下风,也要心胸豁达,从自身查找原因,完善自我,不断进步,总能超越对方!”
广成子沉着脸,缓缓从十几个师弟身上扫视过去,激愤的声音慢慢收了起来,阐教亲传弟子们都闭上口,无奈重新思考刘云提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