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万类霜天竞自由

第372章 沾染高歌的福运

她拥有的实力与势力,依旧处于洪荒诸势力的前列。
西昆仑山前聊天的太乙道君们纷纷停下话语,看向双龙辇车,御者神目流转,扫过众太乙,神色不动,继续驾车前行。
有那参加过钓鱼岛荷花盛会的太乙金仙,猛然间忆起玉舜样貌,忙出列施礼,躬身道:“见过玉舜道尊!”
这次宴请,凝聚蓬莱一脉心力是一个方面,另一个,也有感激玄门之意,特别是高歌道尊。
西王母第一次在紫霄宫见到高歌,就对这个小金仙颇为感兴趣,这样的兴趣,紫霄宫大部分道尊都有,毕竟,以金仙修为,出现在紫霄宫,本身就代表着天大的福运,如此有福之人,谁不愿意亲近。
如果没有高歌这蝴蝶翅膀的煽动,妖族天庭破灭蓬莱,蓬莱诸仙存活的高手必定不多,西王母也在鲲鹏手下吃了大亏,常恨在心。
紫府虽解散,但因为有三清的干预,保留了大量的高手下来,这些大罗、太乙,还有数万金仙,虽散居各地,却隐隐以西王母为尊,所以西王母在高歌提出伏击鲲鹏的和-图-书时候,敢出自己拉几个大罗助力之言。
而鲲鹏就是在妖族天庭破灭后,也活得生蹦乱跳,势单力薄的西王母也奈何不了他。
高歌第一次来西昆仑时,西昆仑不过亿万里方圆,只有金母带着七个女童在此修行,人迹稀少,安静祥和。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两条太乙真龙,舒展着洁白无瑕的身躯,神情优雅,姿态高贵,踏着祥云,缓缓飞来,身后拖曳着一辆辇车。
如今在西昆仑重逢,也不进山,都在西昆仑山前把臂言欢,述说别情,感慨良多。
但显然,高歌就是西王母的贵人,居然又联系伏杀鲲鹏,还一举成事,完全解开了西王母的心结,因果循环,西王母闭关百万年,修为竟然再进一步。
蓬莱一脉和钓鱼岛历来相善,平时多有走动,只是玉舜不喜应酬,与外人少打交道,见过他的人并不多。
这些天,西昆仑更是热闹了。
辇车简洁,用料却不凡,道韵绵绵,浑然一体,行进之间,透露出的威能气息,竟不比极品先天灵宝差,m.hetushu.com御者位坐着一青年道人,神情清淡,气息内敛。
数百人齐刷刷向着辇车行礼,明月撩开辇车门帘,高歌走了出来,拱手向众仙回礼,笑道:“诸位道友有礼了,我先去拜见西王母,回头与各位好好喝一杯!”
西王母检视一生,前思后想,自己能有今天,大部分是玄门所赐,特别是最后这一步,如果不是高歌,自己可能永远也跨不出去。
众仙皆点头欢笑,言正该如此,回头向他敬酒之类的。
西王母盛装而出,带着六个大罗道尊,数百个太乙金仙快步迎出,远远就扬声说道:“高歌道尊大驾光临,西昆仑蓬荜生辉,真是可喜可贺呀!”
西王母是蓬莱诸仙的旧主,高歌道尊如此尊重西王母,就是给蓬莱一脉天大的面子,众仙均觉得脸上有光。
一阵龙吟传来,遏云裂帛,天地间瞬间风起云涌,万里祥云自东而来。
时过境迁,蓬莱紫府烟消云散,把紫府打得烟消云散的妖族天庭也已经烟消云散,当今天地间,最有话语权的,是玄门。
www.hetushu.com歌一步跨出辇车,看了一眼西王母,只觉西王母修为境界,居然在大罗巅峰境界上,又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竟然有隐隐触到了那混元之境的感觉。
高歌道尊作为玄门三代首徒,地位之高,已经超过了西王母,战力之强,也不是西王母所能比拟的。
自金母成了西王母,从东海回到西昆仑,带了数百蓬莱从属,把西昆仑挤得满满当当,顺势就把西昆仑向西扩大了百亿里方圆,地方虽大了许多,却显得热闹非凡。
果然善有善报,高歌的福气最终还是影响了她,居然一举灭杀她心中的最大敌人、仇人,解开心结,修道之路上大大跨进了一步。
大罗!
一道道流光,从东方激射而来,流光散去,走出一个个仙风道骨,神采奕奕的太乙金仙。
蓬莱诸仙一听,就知道这辇车里坐着的是谁了。
现在,西王母居然在修为上又前进了一步,高歌才后知后觉,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改变了西王母的命运。
西王母的这些蓬莱旧部,一起共事百万年,大都相互熟www•hetushu.com悉,甚至一起征战,绞杀洪荒凶徒,对抗妖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蓬莱解散后分居各地,静心潜修。
……
甚至高歌知道,如西王母真有要事,只要不涉及到高歌的利益,大榕几个也必定愿意去给她帮忙,也就是说,西王母随时可调动十五个大罗,数百个太乙,数万金仙,这样的实力,现在的洪荒,除了玄门,没有那个势力可以抗衡。
这一眼看到了众太乙的心底,疯狂的警讯在提醒他们,这是表面上只比他们高一个境界,实质伸手就可以捏死他们的大罗金仙。
但如今的西王母,远不是高歌记忆中的那样,孤家寡人一个。
居然是一个大罗道尊在驭车,那里面坐着的,又会是何等了不得的大人物!
之后每次见到高歌,西王母都有种特别的感觉,觉得自己越是靠近高歌,就越能沾染高歌的福运,因此对高歌的事情极为上心,积极促成了大榕他们二十四个太乙奉高歌为主之事,与高歌结下了善缘。
“二青道君,修为又精进不少,可喜可贺呀!”
“黑子道友,好久不见!和图书
玉舜是玄门三代首徒、太清弟子、人族之祖高歌的坐骑一事,至少在东海蓬莱一脉是人尽皆知的事。
所以,即使西王母修为境界远远超过了高歌,对高歌也没有丝毫的疏忽,一见高歌到来,即刻盛装出行亿万里,大礼相迎,给予高歌最高的礼节。
众仙让开了道路,高歌的点头示意,就要道谢,西昆仑山上突然仙音阵阵,霞光万道,漫天紫云翻滚,铺成一条康庄大道,延伸了过来。
玄门一门七圣,威压洪荒,没有任何种族,任何教派,敢触玄门霉头。
“易阳子道友,你也接到西王母的请柬了……”
因果纠缠,西王母心思郁结,从此修为不得寸进。
在高歌的记忆中,西王母在蓬莱紫府解散后,就一直声名不显,在天地大事中,并不如何出彩。
“这是哪位大神,居然有如此威势?”
“见过高歌道尊!”
但高歌一如数千万前一样,对西王母保持足够的尊重,单这品德,就足够蓬莱诸仙敬佩的了。
高歌瞪大眼,看着西王母满脸感叹,诚心诚意说道:“恭喜西王母道友,大道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