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妖族大兴

第175章 不会这么巧吧!

高歌杀得有些厌倦了,好在最近入魔的生灵越来越少,估计都被自己杀光了,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调节一阵,免得自己都成了杀戮魔头了。
高歌一看,红大、绿的、紫的、黑的等得无数颜色的果肉,全部被挤压成果泥,搅拌在一起。
高歌停了下来,感觉有些疲惫。
这一杀,就是百万年过去了,死在高歌手中的入魔生灵无可计算。
高歌哼了一声,掏出自己的下品先天灵宝毛巾,到洗漱间洗了个脸,闻到厨房一阵香甜,说道:“你没回天庭做事呀?捣鼓什么好吃的?”
这灵水应是在冰川深处采集,让大罗金仙的自己,都有明显的冰寒感觉,太乙金仙以下,一口下去,怕是要冻僵了。
高歌捧着果泥走了过来,摇头道:“没有了,这已经是天庭中的一半存量了,你小心点喝,太冷了!”
感应到有人进来,抬头一看,嘴巴一咧,露出两颗洁白大牙,高兴道:“高歌,你不去砍魔道,是在偷懒吗?”
高松摇摇头,喃喃道:“搞什么鬼?话还没说两句。”知道是高歌这百万年东奔西跑,杀戮不断,心神消耗太大。
高松丢和_图_书出个松子,高歌张嘴接住,用力嚼了几口,伸手掏出一个葫芦,丢给了高松。
高歌懒洋洋道:“累了,歇一歇,你又偷鸡,不用做事了?”
自从高松入住此处,这松树就无灾无痛,享受着高松带来的巨量灵气,甚至高松随手丢在屋里的物事,也都是灵气盎然,让松树收益匪浅。
当下把杯子一放,又夺下了高松手中的盆子,丢在桌子上,拉着他就飞了出去,来到女娲的身边。
通过百万年的厮杀,高歌对于杀伐已经极其精通,对付一般的大罗金仙,几乎都不需使用极品先天灵宝,一柄指命刀,一柄白牙就差不多可以搞定。
松树五百丈高处,有一个丈许高下的门洞,高歌飘了进去,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高歌皱了皱眉,想道:不会这么巧吧!女娲师叔走到这一步了。
“嗯!”伸手摆出十数个葫芦,道:“这些给你,你喜欢那个口味,下次都给你留着。”
高歌看了出去,山谷外面,女娲师叔正慢慢行走在大地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高歌迷迷糊糊道:“累啊!”声音慢慢低落下去,开始微www.hetushu.com微发出鼾声。
高歌摇摇头,最怕就是这种色彩斑斓的食物,像个涂料似的,回到客厅,又喝了口那冰寒灵水,晃了一下杯子,只有数十方的样子,道:“这不错!还有么?”
再有些年月,这松树说不得就会产生灵智,渡劫化形,生命层次飞跃,得享第二种生命的精彩。
走出房间,是个两百平的大厅,大厅边上有窗,阳光从窗外斜照进来,整个屋厅堂都很亮堂。
高松的老窝是个小山谷,不周山脚下,这样的小山谷数不胜数,无数的修炼生灵住在这一方地界,依托于不远处伏羲、女娲大神的庇护,这里一直安详和平,少有争斗。
伸手划开空间,高歌顿了一下,嗯,好久没去高松那儿了,正好顺路,可以去他那儿坐坐,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在不在家。
在虚空在等了三年,确认此处没有魔道生灵存活,才转身离开。
高松把他往床上一丢,高歌呢喃几句,伸手抱着床上的被单,又呼呼大睡。
过了片刻,施法布下了一场绵绵细雨,无数的种子飘荡在方圆百万里,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丛林密布,没有丝和-图-书毫长刀螳螂的痕迹了。
“来,尝尝我的百味果酱!”伸手把一个玉盆送过来。
厅中桌子上有两个杯子,高歌抓起自己的蓝色杯子,里面装满灵水,喝了一口,冰寒透骨,不由打了个冷颤,神智更加清醒。
进了大阵,一眼就看到高松松松垮垮躺在草地上,嘴里不断塞着果子,咬得蹦蹦脆响。
高歌收起白牙,神识在方圆百万里转了几圈,所有长刀螳螂一族的族人尽皆死去,高歌犹自不放心,祭起乾坤鼎,“当”声波震动,把方圆百万里的所有生机尽皆毁灭。
重新开辟通道,走了进去,出来已经是不周山东麓。
自从百万年前,在北海打杀一遍黑猫魔族后,生灵入魔的事就层出不穷,高歌已经晋入大罗,这种小事自然不能让师父亲自出手了,只能东奔西跑,满洪荒劈友。
“嘶!”
高歌这一睡,就是百年,睁开眼,发现自己在树洞房间里,就如数百万年前的松树窝里一样,一股松木香味弥漫在整个空间,高歌深深吸了一口,感觉精神百倍,之前的疲惫烟消云散。
高歌的食欲瞬间丢到混沌外去了,干笑道:“看起来不错和*图*书,嗯,你吃吧,我刚睡醒,没有胃口。”
高歌熟门熟路来到高松的小山谷。
山谷毫不起眼,外面只有一个粗劣的阵法护持,和一般金仙生灵没啥两样,任谁也不会知道,这是天庭二号权力人物的老巢。
厅堂左边走廊连着两个房间,高歌一个,高松一个,都靠着松树表皮,有窗。
高歌一步走了进去,没有引起阵法丝毫异动。
这一系列房间,都在松树表层,对于胸围达百丈的巨大松树而言,虽有些许损伤,但比起高松入住所得到的好处,几乎可以忽略。
厅堂右边走廊则连着好几间屋子,有杂物间,有洗漱间,有厨房,尽头就是树屋的大门。
“呼”
高松一手接住,仰头喝了一口,道:“这酒不错,你新酿的?”
高松哼了一声,道:“我已经忙了百年了,一刻没停,现在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高松从天庭弄回来的好东西,大部分都进了他的肚子,毕竟高松现在还是太乙巅峰,许多的好东西,还消受不了。
高松手一招,十数个葫芦飞到他的身边,一一品尝了这些灵酒,指着三个葫芦道:“这三种好,给我送来吧。”
高歌看了一眼,hetushu.com仰头躺下,四脚大张,道:“好,真舒服呀!”
“高松,要死呀!在我杯子里放这么冷的水。”
伸手一拂,高歌就飞了起来,飘到一颗巨大的松树上。
高松收起酒葫芦,转头看着高歌,问道:“怎么了?看你有些不对劲!”
高松从厨房伸头出来,笑嘻嘻道:“那是天庭中最冷的灵水,我也不敢喝,拿回来让你尝尝鲜,怎么样?够劲吧!”
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窗外道:“娲皇干嘛了这是,怎么走在大地上了?”
此处已经是洪荒极西之地,山林不如洪荒其他地方茂密,灵气亦大大不如,生灵的强悍程度,却依旧不弱其他地方,只是数量少了许多。
高松掌控天庭内部事务,洪荒所有情报都要先过他的手,自然知道玄门三代首徒,这百万年在干些什么事。
脚步却停了一下,伸手在空中虚点几下,这里面还套着个精妙大阵,威力极其不俗,就是大罗金仙来攻击,也能支撑一段不短的时间,如有个太乙金仙操控,足可跟一般大罗相抗衡,正是高歌所布置的。
高松用一把木勺子,扒了一勺,送到嘴里,吧唧吧唧吃着,道:“味道很好呀!你不喜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