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是洪荒第一人

作者:空中云舒云卷
我是洪荒第一人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凶兽纵横

第040章 请师父喝茶

太清老子心灵又有所触动,有些不解看着高歌,高歌为盘古心头精血含盘古意志所化生,实为盘古嫡亲血脉,可称为盘古一族了,为何……
高歌忍住心中激动,这可是千百万年来见到的第一个道人,忙诚心问道:“不知老道人如何称呼?高歌失礼,却是怠慢了。”
高歌大喜,把几人收在身边听用,不在事事亲为,过起少爷日子,每日除了修炼,就指使这几人清理山间乱石败叶,维护河道顺畅,把整个首阳山周遭打理得井井有条。
竟然是三清中的太清老子,三清可是盘古元神所化,也就是盘古的另一种存在形式,几乎等同与盘古。
高歌连忙点头称是,大礼谢过师父赐法。
高歌一听,如同耳中惊雷炸响,轰得他怔怔不知言,竟呆呆看着太清老子。
“怎么可能?”
原来山间药田中,有几株灵物,初生灵智,却也是有福缘的,一日不辍听了太清老子讲道,神智大进,高歌依着师父的指点,把他们点化成人。
掐指一算高歌跟脚,以太清老子的修为和城府,也不禁吓了一跳。
太清老子直叹天道至公,两人的师徒缘分却是天地所安排,这是无可置疑的和*图*书了。
太清老子从空中慢慢落了下来,站在屋前,对快步从屋后走来的高歌道:“老道一时不查,只以为是个先天之阵,不想却是有主之地,还望见谅。”
高歌恭敬听着,一字不落记在了心里。
“咦!”
“哦!居然是盘古受伤,心头血遗落洪荒所化,竟然有盘古意志维持……嘶……”
“哦!”太清老子有些稀奇,“高歌,竟然知道我太清老子。”
高歌一听,忐忑不安的心顿时大喜,又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磕了九个响头,猛然忆起一事,回身跑到厅堂,取了茶壶,茶叶,灌满灵水,托着茶壶茶杯,再次来到上清老子跟前,茶壶灵水已烧开,茶香四溢。
高歌点头称是,给师父续上茶汤。
太清老子有趣地看着高歌忙碌,接过灵茶,却见茶汤嫩绿光润,香气淡远清高,一口喝下,滋味清爽甘醇,点了点头,却是上佳饮品。
三清为盘古元神所化,是为盘古,高歌为盘古心头精血含盘古意志所出,是为盘古嫡亲,真要算起来,高歌却是三清最亲近、也是唯一的后辈子弟了,这样的徒儿不收,那要收何人?
高歌垂首站立,恭和图书敬道:“回师父,高歌在不周山舒醒过来,就到处游走,懵懵懂懂,不知该居住何地,直到有一日,行经这首阳山,心有所感,此处当为我家,遂居住了下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八十万年了。”
高歌撤下了自己简陋的阵法,方圆千万里的野兽,也有那初生灵智的,每天跑到山脚,匍匐在地,恭恭敬敬听道。
以前力弱,只能护住七八亩大小的人间,现在,背靠大山,却是可以扩大人间范围了,看还有谁敢在自己的人间撒野,打不死它?哼!
太清老子摆摆手,漫步走到山边栅栏处的石凳坐下,看着山间云气回旋,山下平原宽广无边,笑道:“高歌,这地界不错,你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太清老子手指一点,一点神光没入高歌脑中,太清仙阵要诀就传给了高歌。
高歌斟出一杯,端端正正给太清老子奉上,恭敬道:“请师父喝茶!”
看了一眼厅堂中的牌匾,心灵有所触动,不由问道:“高歌,为何给这里取名人间。”
笑道:“这阵法呀?还是你三师叔通天精通,回头你跟我回昆仑,有兴趣,可以好好向两位师叔讨教。”
传闻中,人族出世和*图*书后,懵懂无知,与野兽无异,太清老子为刚出世不久的人族讲道数千年,教化人族,可以说,是太清老子开启了人族灵智,使人族脱离野兽行列,成为智慧种族,实乃人族至圣师尊,后又立下人教,护住人族血脉不绝,虽享有人族大运,却也是应该,人族当对至圣师尊有此厚报。
太清老子给高歌细细说了三清的来历,所住之地昆仑山,三清修炼的特点等等。
高歌回答道:“高歌虽孤苦伶仃,苟全于洪荒,却一心向道!望太清老子收我为徒。”
想到盘古化身天地,身化万族,盘古一族却是不该再出世了,这个弟子自称为人,嗯!道人,向道之人!却也是极好。
太清老子不断演算天机,嘴里不断惊讶说道,实在没想到,这么个小道人,居然有不低于自己三清的跟脚,也是被天地所钟爱,身怀气运之辈。
再次伸手一点,又是一点神光落在高歌脑中,高歌还来不及消化,太清老子道:“这是我太清一脉的太清仙法,你好好修炼,不懂之处,要虚心讨教,不得不懂装懂?”
如此佳徒,如此关系,岂能不收,太清老子高兴道:“既然你我有此关联,也www•hetushu•com有此缘分,老道就收你入门,为我门下弟子。”
太清老子,就是高歌为自己选择的最好的老师。
“人!”太清老子点头道,“人好!那你就是洪荒之中第一个人了,要好好修炼,不负盘古遗泽。”
一个身着兽皮短裤的道人,正在后院搭葫芦架,石斧敲击,立下了十数根小柱子,正要架横杆,不经意抬头一看,见到半空虚立的太清老子,不由大惊失色。
“你……你居然是盘古血脉!”
“高歌!”太清老子点了点头,说道:“老道是盘古三清,太清老子。”
既然是徒弟的家里,又是天地为自己准备的道场,太清老子自然不客气,手中拂尘轻轻一挥,太清仙阵就落在了整座首阳山,把方圆千万里都圈禁了进来,外面不可窥视,内部却无丝毫变化。
高歌一怔,回头看看,神色莫名,低声道:“回师父,弟子为人,所住之地,当为人间。”
高歌在一旁眼巴巴看着,见太清老子喝了茶,大喜,也不知说什么好,忙请太清老子入厅堂就坐。
两间木屋清爽干净,屋前苍松延客、古柏青翠,地面绿茵如毯,点缀着白色的、紫色的、蓝色的小花,清淡素雅,后院修竹习和*图*书习,老梅苍劲,有兰花娇艳,菊花绚丽,亩大的水池荷叶片片,洁白的莲花亭亭玉立,清香阵阵。
一眼看去,太清老子就喜欢上这里,觉得自己就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生活。
至于同为盘古精血结合浊气所化身的十二祖巫,三清从来不承认其为盘古正宗,不具元神,没了盘古精神,也敢称自己为盘古后裔?真是笑话!
在高歌心里,这方圆千万里之地,都已经是人间了。
太清老子就在首阳山住下,每日修炼,为高歌讲道,为高歌指点修道疑难。
忙丢下手中的物事,拍干净手掌,施礼道:“不知有贵客驾到,失礼失礼!”
太清老子看高歌惊讶莫名,轻轻咳了一声,高歌猛然惊醒,深深俯伏,略有哽咽说道:“高歌拜见太清老子。”
在洪荒众多大神中,高歌却是最崇敬太清老子。
太清老子降下云头,直直落入人间,高歌所设阵法略略一闪,就无声无息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居然还真与我有师徒之缘!”后世所有人族,都是老子的弟子的弟子的弟子,当然有师徒之缘了。
太清见高歌心潮澎湃,激动不已,等了片刻,好奇道:“高歌,为何见到太清老子,如此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