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不合格的大魔王

作者:一梦黄粱
不合格的大魔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鱼跃出溪,苍熊落地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拳拳打死你

“哈哈哈,好一个与你们有缘,蜀山剑宗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吧?这天底下只要是好的就跟你们有缘,你当你们是谁?”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一名黄眉老人踏着滚滚黄色云雾飞来,他背后一口黄色的葫芦上趴着一只金色的蟾蜍,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一群人跟着呐喊,一时间所有人都盯着江离一副要动手的意思。
飞毯上出现一个字:“跑!”
然而回应大哈的是一只大手落下,速度最快的白木老怪瞬息而至,嗤笑道:“一条狗也想谈条件?控制你的神魂不就完了么?”
凌晨冷冽的道:“死狗,你敢跑,我就劈碎了它!”
“谁?!”凌晨高声问道。
轰!
“哈哈哈,白木老怪,这丫头有些野性,你回去有的调教了。”黄云老怪大笑。
白木哈哈大笑道:“老大?现在你喊老天都没用,谁都救不了你。”
而这个力量,一枪洞穿了白木,一脚将其踹成了滚地葫芦。
只听叮当作响,原本剑气如虹的飞剑直接被江离一顿铁拳轰的黯淡无光,最终啪的一声崩飞了出去!
飞毯刚要冲过去带走大哈,结果一只大手飞来,直接将飞毯抽飞了出去。
众人闻言,脸顿时就黑了,你TM一只狗还谈什么皮肤粗糙了?你要点脸不?
“你想灭国么?”蜀山剑派的白衣女子冷笑。
就在这时,女子和飞毯重来,挡在他的面前。
“之前不是说了么?谁抢到就是谁的。”胖子飞来叫道。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白木完全被打懵了,才爬起来,还没回过神来。
于是一个个摩拳擦掌上前道:“对,一个毛头小子,我们这么多人害怕他了?”
江离已经再次追了上去,一拳将其轰翻在地,然后抡起拳头一拳接着一拳的往他脸上轰!
之前薄纱失效,绝美女子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是这一次她看的清楚,那金索碰到大哈就失效了,无比的诡异!她猜测,那薄纱失www.hetushu.com效的原因,应该也是因为大哈。
轰!
沙海爆开,沙浪滔天!
黄沙漫天!
女子对飞毯道:“你带他走,找机会,找到他家主人,杀了这群混蛋!”
仿佛是回应他一般,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瞬息极致,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那女子闻言看那老怪的时候,眼神犀利中带着森冷的寒光。
肉身,自身的阴阳之力,加上一条大道以及黑莲的部分恶魔之力,这就是江离现在可以调动的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全部力量。
江离每一句话都轰出十几拳,最后一句话出口的时候,江离高高举起拳头,拳头上阴阳二气旋转,包裹着恶魔之力一拳轰下!
蜀山女子怒道:“你们就不能齐心一点么?”
大哈满地翻滚,刚把狗头从沙子里拔出来,就看到一群人杀来,吓得尾巴都夹起来了,转身就想跑。
“谁?”白木老怪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胸口的龙枪怒吼:“谁?谁敢袭击我?”
江离的六识何等的强大,远远地他已经看到了,听到了他们所说的一切。
大哈一巴掌就将金索拍开了,飞毯微微用力一挣,直接挣脱出来,一个转弯从那胖子下方钻了过去。
这给了大哈、女子和飞毯机会,但是也给他们造成了更多的伤害,飞毯上多了十几道裂口,如果不是这飞毯来历神秘,自成精灵,早就被斩成漫天破布碎片了。
江离落下,手里赫然拿着那把本应该插在白木老怪胸口的龙枪上。
眼看着自己熟悉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负伤垂死,江离那叫一个恨啊!
有出尘的女子踩着一把飞剑而来,朗声道:“蜀山剑宗在此,这狗与我们有缘,我们要了。”
这让他们想用法宝抓狗的念头直接落空。
然后大哈充分发挥了狗仗人势的基本技能,原本怂的一逼的他立刻眼神都不一样了,斜睨着众人无比臭屁的仰起头傲视群雄一般的http://www.hetushu.com道:“狗爷在此,有本事上前再碰狗爷我一下试试?”
然而大哈犹豫了,最后直接跪在地上,叫道:“你们放了他们吧!我投降,我给你们当宠物!你们说啥我干啥,但是他们死了,我一头撞死,让你们毛都捞不到!”
凌晨被江离那凌厉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江离的凶狠残暴,以及强横她都看在眼里,但是眼下被人指着鼻子喝问,只觉得脸面火辣辣的难受。
凌晨见这么多人要杀江离,顿时有底气了,冷哼一声,扬起下巴看着江离道:“我动手了又如何?”
女子也是全身染血,大腿一侧被斩掉了一块血肉,她也是硬气愣是一声没哼直接用衣服裹住,就继续帮飞毯格挡攻击的同时,分析最安全的躲避和逃离路线。
一身闷哼,人们抬头刚好看到白木被龙枪贯穿身不由己的横飞了出去!他伸出去抓大哈的手停在了半空,距离大哈越来越远,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和愤怒。
凌晨胸口突然绽放一道金光,一面护心镜发光挡住了江离的这一拳。
龙枪直接将白木轰进了一座沙丘当中,剧烈的摩擦,直接将沙子引燃,化为火红的液体在地上流淌……
黄云老怪哈哈大笑道:“若是别的东西我自然不抢,但是这外来的东西,老夫今天不得不争一下了。”
就听一个冰冷刺骨的声音传来:“是么?”
瞬间,白木的鼻子被轰平了,眼珠子爆开!
所以,都在拼命的抓大哈的同时阻止别人得手。
众人商量了一下,纷纷点头,同意了这个建议。
大哈一看那龙枪顿时知道是谁来了,兴奋地叫道:“老大?老大你来了?”
大哈忍不住叫道:“老大,救命啊!”
然而还没等他笑上一秒,笑容就僵住了。
轰!
整个沙海都在震动!
这些人的实力虽然强悍,奈何彼此掣肘,互相提防,又各个都想先一步抓到大哈,反倒是让飞毯有机和_图_书可乘,四处乱串,一时半会竟然没有被拿下。
以及江离一路走来肉身强行突破的磨练,他的肉身无比的强横,虽然在道行上差了一些,但是肉身可以说是同级无敌,甚至可以越级对战。
江离听到这话也是一阵无语,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然后看向踩着飞毯的凌晨,眸子中寒光闪烁。
没给白木起身的机会,江离已经冲了上去!
此话一出,绝美女子和大哈都是心头一凛,知道这次要完了……
我打死你!”
绝美女子也跟着喊:“快跑!”
那坐在车上的女子也终于开口了:“那是你们商量的结果,这狗出现在我神目国,就是我神目国的财产。”
因为恨,江离不想一脚踹死对方了,他要活活的打死他!
当沙浪落下时,人们看到的只有一具还在抽搐的无头尸体……
“黄云老怪,你敢跟我抢?”女子柳眉倒竖,气势逼人。
那白木老怪是一名穿着粉红色长袍的古怪老人,这老头咧嘴笑道:“无妨,我就喜欢这种桀骜不驯的,这才有味道!”
噗!
白木老怪的死的确吓了众人一跳,但是这些人回过神来后,也觉得黄云老怪说的有道理,这个猛人并非不可战胜。
“这里大道主级强者就有十几尊,道主级强者而是多人。他不过孤身一人,我们没有理怕他。”
上面的绝美女子几次拼死想要杀出去,结果却被轰的全身浴血,右手直接折断!
“诸位,人还没抓到呢,就忙着分馒头啦?要我说,先把狗抓到,再说怎么分吧。”
虽然大家说是先拿下大哈再说,但是在场的众人实力半斤八两,都是大道主层次的修士,任何人一旦抓到大哈诚心想跑的话,大家自问都没有把握一定留下对方。
江离是道主巅峰,虽然只领悟了一条大道,甚至还没组建出自己完整的大道。但是他在这个基础上,已经可以调动一部分黑莲的力量而没有任何副作用了。
“呛!http://m.hetushu.com
那出手的胖子则得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是我的了!”
“老大!老大你终于来找我了,我想你啊!”大哈看到江离,顿时泪流满满,嗷嗷叫着冲了过来,抱着江离就大哭道:“老大,我想死你了,跟着你我吃香的喝辣的,娇生惯养,结果到了这边饥一顿饱一顿,还要被这些牲口狂追乱打。瞧我这皮肤都粗糙了……”
“一起动手,杀了他!”
轰!
凌晨,以及神目国女王巴丝玛、黄云老怪等人刚要开口呵斥……
凌晨也不客气一挥手,袖中飞出一把湛蓝色的飞剑,直刺向江离。
“好了好了,又来了不少道友。既然如此,昨天的商量作废,先抓狗,免得夜长梦多。”黄云老怪打着哈哈。
就在这时,黄云老怪突然出手,黄皮葫芦喷出一团黄云,黄云化为一只巨大的手掌一巴掌抽在飞毯上,顿时女子和大哈全都被抽飞了出去……
出手之人正是蜀山剑宗的女子——凌晨。
“道友们,出手的时候注意点。这小娘子合我胃口,正好抓回去暖床!”一名老怪哈哈大笑着,声音无比的刺耳。
然而江离根本不管,铁拳狂轰而出,直接轰在那飞剑上。
已经开始跑路的大哈一听,顿时停了下来。
车上的女子呵呵一笑道:“蜀山剑派固然可怕,但是我神目葬坑也不是没有葬过天骄,大能。更何况,你不过是蜀山剑派一长老的子嗣,又不是这一任蜀山剑派的圣女。你真当自己代替的了蜀山做主么?”
结果一群老家伙冷冷的一笑,谁都没回话。
于是纷纷出手,一时间各方高手围剿,飞毯连跑都没地方可跑,瞬间被各种神通攻击在身上,打的漫天翻滚。
就在这时,黄云老怪道:“呵呵,很凶么?大家别怕,他打一个白木老怪都要那么久,实力不比我们强大多少。我们联手,群起而攻之,不信他不死。”
想到那条狗这些人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条狗太古怪了http://www•hetushu.com,似乎是从域外来的,恨得是,这狗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法宝一沾就会临时丧失灵性失去控制跌落在地。
打我家的飞毯?
没等绝美女子想太多,远处那根金索黯淡了一会后,在胖子连续驱使下,竟然再次绽放出金光如同一条灵蛇一般再次追击而来。
因为那金索刚一碰到大哈上面的金光直接溃散,如同普通绳索一般直接散了灵性。
绝美女子见此,心道:“糟了……”
“你该死!”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龙啸声也破空而来!
轰!
“谁?”白木扭头。
奈何,来的人实力太强大,他根本没机会跑路。
他们抬头的瞬间,却只看到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扫而过,而那声音被远远的甩在身后还没传过来。他们听到的是那黑色闪电在附近响起的声音……
凌晨心头一颤,叫道:“你别乱来,我乃……”
打我的朋友?
同时,一只脚踏在飞毯上,将他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江离根本没停下的意思,一边轰一边怒道:“打我的狗?
这么稍微一耽搁,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你!”白衣女子气的牙痒痒……
“闭嘴!”江离霸道的打断了凌晨的话,然后指着凌晨道:“我只问你,刚刚可出手了?”
“杀杀杀!”
白木老怪再次被踹飞了出去,整个人在沙海中翻腾,硬生生的在沙漠中撞击出一道沙浪!
一群老怪说的是风月,但是动起手来,一个比一个狠辣,其中那白木老怪下手最重,甚至根本没顾虑过那女子的死活,直接下杀手。显然这些家伙跟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的意思,那么说只是想扰乱女子的心神。在他们看来,那飞毯完全是那女子在操控,只要解决了她,那条狗就好抓了。
想到前一刻还凶狠咆哮的白木老怪,下一刻就只剩下身体了,凌晨、黄云老怪等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速度太快了,凌晨还没反应过来,拳头已经到了面前!
一只拳头直接轰向了凌晨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