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不合格的大魔王

作者:一梦黄粱
不合格的大魔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鱼跃出溪,苍熊落地

第一百零二章 你帮我送点啥?

就在她第二次回头的时候,她看到江离抬头看到了她。
柳公公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心中冷笑不已:“灵石可是军用物资,外人不准私自拥有,若是幸运的有所发现,必须上缴国家。国家会给予一定的补偿……若是私藏,那可是死罪啊。小子,等你到了地方,我看你是贡献出来还是等死呢?哼哼……”
柳公公也不知道是这晕还是假晕,反正是晕过去了。
江离呵呵笑道:“那他一定会后悔的……”
江离笑道:“行了,下车吧。”
皇子的生日宴会上,别说刺杀皇子了,随便闹腾出点事情来,扰乱了秩序,他的脑袋都保不住。
怨气+1
“难道他走了?”梵漓心中有些哀婉。
柳公公一听,顿时想骂娘,他掳人?他TM敢么?
江离被夸的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后花园,听人说庆王竟然请了上山打老虎的原唱来现场献唱,顿时激动坏了,和几个小伙伴趁人不备就跑了出来。
柳公公哀嚎道:“没没没……”
江离一仰头,眯着眼睛看着柳公公道:“就一棵啊?”
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连这货养的鸟都拿灵石当零食,何况是这货本人呢?
这也算是庆王等过来人对弟弟妹妹们的关爱吧……
结果就看到江离掏出一块灵石随后仍嘴里嘎嘎蹦蹦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嘀咕道:“吃点零食消消火……”
江离赶紧查看混沌之镰,好家伙,上面就剩三点怨气了!
偶尔有一些外面传进来的歌唱爱情的,她又觉得轻浮,太过跳脱,不太喜欢。
其实那首歌十分难唱,哪怕在蓝星,也不是谁都能唱好的。江离之所以能唱好,甚至略作改动,嗓音依然能适应,一来是因为他本就擅长唱歌,二来则是因为他实力强大,肉身强横……
柳公公看的心中也是不忍心,但是他很清楚,江离太危险了,跟他在一起,这不是羊入虎口,这是羊入火锅啊和-图-书
江离心中尖叫道:“成了?”
第四次回头的时候,江离竟然不见了!
同时江离脑门子上全是冷汗啊!
梵漓唯一能了解外面世界的方法就是通过书籍,然而书籍当中她又不喜欢历史等写实的书,唯独钟爱那些小说。
庆王生日何等的大事,整个王府都忙疯了,自然也就疏于看管。
刚刚加了一点怨气,也就是说,升级完混沌之镰后,他就剩下两点怨气了。刚刚混沌之镰要是稍微多吃一点,他现在已经嗝屁朝天了!
梵漓平时就喜欢听歌,但是大多数都是古典音乐,或是歌颂大齐,歌颂英雄的,或是唱山河日月的。
果然,车停了。
就在这时,江离指着前面道:“不用黄金树了,你就给我照着那个来一份。看他车架不错,送的礼物应该拿得出手吧。”
江离瞥了一眼柳公公,然后下一刻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掐的嗷嗷惨叫,骂道:“为什么不早说?我空着爪子来,好么?”
柳公公看着那群少男少女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尤其是看到那最先发问的少女后,更是急的如同火烧屁股一般,连忙挤进去叫道:“小公主,您怎么来了?您可别跟着添乱啊,这要是伤到您哪了,那就天塌啦……”
柳公公立刻道:“一车,一车队钱!”
江离眉毛一竖,更用力的掐了:“你是说我没钱是不是?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江离只是想想,却没多说,因为江离想起了刘瑜的话,他们的先祖在这里是禁忌,蓝星想必也在禁忌之列。
有柳公公带路,江离自然十分轻松的走进了皇子的府邸——庆王府。
柳公公一听真想一头撞死这孙子,什么叫就一棵啊?那可是黄金树啊,不是塑料树!
江离羞答答的点了点头,没办法,不羞答答都不行,这小丫头竟然主动拉着他的手,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跟会冒星星似的……
江离瞪着眼珠子看着黑莲http://www.hetushu.com,咬牙切齿的在心中咆哮道:“你是想玩死我们两个么?”
随后狂喜!
江离笑道:“柳公公,你这大白天的在王府里掳人不太好吧?”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也有很多十分厉害的歌唱家,他们也能唱出来,但是终究不是原唱,少了那种感觉。
江离是何等精明的人,狐疑的看着黑莲道:“你个老小子还有私房钱?”
那像足了她,虽然是皇家公主,但是感情却只能回眸去看……去想。
他很想说,他不信江离敢那么干。
柳公公带着哭腔道:“我……我帮你送黄金树一棵行么?”
黑莲嘿嘿道:“成是成了,不过你得加油了,否则咱两活不了几天了。”
最终,柳公公苦笑道:“先生,我送还不行么?咱能老实点么?”
柳公公都快哭了,叫道:“先生,先生,你不用带礼物,唱歌就行了啊……”
小丫头一开口,其他少男少女纷纷凑了过来,各种问题噼里啪啦的扔了过来,砸的江离一阵头晕目眩。
驾车的两个护卫早就被车里面的对话雷的外焦里嫩了,撩开门帘的时候看柳公公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之色。
柳公公连忙解释道:“今日是皇子的生日,自然有无数人前来祝贺。”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江离那笑眯眯的小眼神,以及肩膀上那只斜着眼睛看妹子的乌鸦,他总觉得这货什么都干得出来。
江离愕然……
柳公公直接趴在了地上,回头脸色煞白的看着江离。
力量还在加大……
黑莲赶紧道:“你听错了,哎呀,你到地方了,赶紧忙你的吧,啊!”
江离大手搭在了柳公公的后脖子上,此时此刻,他脖子已经粗了一圈了……不碰都火出撩的疼,一碰就是格外的疼,眼泪都开始在眼眶子里打转了。
柳公公前一刻还没听明白,下意识的回答道:“皇子殿下喜欢……呃啥?我帮你送点啥?”
http://www•hetushu•com
柳公公一听到地方了,立刻诈尸一般坐了起来,就要往外窜。
不过进门的时候,江离看了一眼柳公公。
小说终究是文人升华后的故事,或者浪漫,或者凄婉,常常能赚足了小女孩的眼泪。
也就是说,他最多还有三天寿命!
柳公公心中苦笑,别人或许不敢,但是你眼前这货可不是一般人啊,这TM就是一疯子!喜欢掐脖梗子的……没看我脖子都粗一圈了么?
柳公公却觉得眼前这货就是个疯狗,还是那种没栓链子的那种,随时可能咬人。
柳公公发现有人抢夺梵漓,顿时大怒,就要呵斥。结果一扭头,就看到江离正拉着梵漓笑呵呵的看着他呢,脑门上顿时全是冷汗,怒意化为苦涩,然后苦笑道:“江先生,你这是……”
柳公公赶紧拉着小公主梵漓往外走,同时叮嘱道:“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您最好还是不要乱跑的好。对了,您不应该在后花园的么?怎么来前院了?我送您过去?”
柳公公拉着梵漓往后走,梵漓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人群中的江离。
梵漓见到了江离,奈何却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要被送回去,顿时急的想哭了。
怨气+3
结果柳公公还没过去呢,就见一群年轻漂亮的各家小姐少爷呼啦一下涌了过去。
江离虽然无敌,但是并不想给蓝星招惹麻烦……
黑莲提醒道:“你就不怕他下车赖账?”
柳公公一听,探头出去,看了一眼后,直接两眼发黑,差点没晕死过去,带着哭腔叫道:“先生,那是……那是钱庄的运钞车队……”
江离背着手,笑呵呵的看着他,一脸的人畜无害的模样。
不过感受到江离的大手逐渐加力后,马上道:“配上玛瑙……”
结果柳公公刚跑了几步,柳公公脑海中响起江离的声音:“你说我一会刺杀皇子,你会怎样?”
而柳公公则是一副死了孩子似的悲伤表情,无比后www.hetushu.com悔去见江离了。
事实上,到了这时候,庆王也会叮嘱吓人,外松内紧,表面上还是要给这些没怎么出过牢笼的皇家子弟一些逃出去,放松一下的机会的。但是暗地里,却有无数双眼睛盯紧了他们,防止发生意外。
柳公公想到了江离……
虽然前面凄婉,但是她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女子高山之上,俯瞰大地,执掌寰宇却唯独念故人的凄婉……
“钻石,宝石,红的、绿的、蓝的咱们都挂上!”柳公公叫嚷着。
梵漓垫着脚看向被人群包裹的江离,有些舍不得,皱着小鼻头拉着柳公公的胳膊央求道:“柳公公,我……我想跟江离聊会天,我可喜欢他的歌了……”
他本以为,江离就是个普通贱民,他去了还不是随便拿捏,结果万万没想到,这货竟然是头饿狼,而他只是只小绵羊……
第三次回头的时候,江离对她微微一笑。
不过柳公公心里却寻思着,你住都没地方住,怎么可能有钱送礼?但是转瞬间,柳公公想到了刘瑜手里的那些灵石。刘瑜自己是没有灵石的,这一点他们早就调查过。那么灵石哪来的?
说白了,这货就算吼的房倒屋塌,嗓子都没事,所以在强悍的肉身基础下,又懂的技巧,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江离一把将他抓了回来,道:“帮我送什么礼物?”
叮!
柳公公顿时一阵无语和心疼,心中直呼,你真TM把灵石当零食啊!
就在这时,江离又凑了过来:“哎……你们皇子过生日,你说你该帮我送点啥呢?”
嘭!
叮!
宝石黄金树显然在这个世界也不是凡品,不少人都投来了惊讶的目光。江离嘚瑟的仰起头,高兴的进去了……
梵漓年芳十四岁,正是豆蔻年华,芳心初动的时候。她对于爱情憧憬渴望,但是偏偏生在帝王家,每天被关在高门大院当中,对外面的世界好奇、向往,奈何那一墙之隔却如同天堑鸿沟让她可望而不可及。
http://m•hetushu.com梵漓也是其中之一……
江离忽然有些佩服那些明星了,每次接受那么多人的采访,那么多粉丝围攻,一个个的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不长皱纹……
柳公公道:“那些都是今晚赴宴的人。”
再加上那仙音袅袅一般的韵律,让她爱的不能自拔。
“赴宴?”江离忽然觉得,今天这个听歌恐怕不是简单的听歌那么简单了。
两人说着话,四周的马车越来越多了,一辆比一辆辉煌大气,还有不少八人抬的轿子,上面黄金装饰,璎珞低垂,宝玉悬挂,夜明珠璀璨……一看就是来头不小的人物。
柳公公无奈,跟门口的人说了什么,然后那人扯着嗓子喊道:“上山打老虎原唱江离,送上一米高宝石黄金树一颗!”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过来一把拉住了梵漓的小胳膊,然后一拉将梵漓拉到了一边。
黑莲苦笑道:“按照我的算计,一半就差不多了,谁知道这该死的天地对我下手真狠啊。差点就给我玩没了,最后我还吐出……咳咳,最好还好抗住了。”
柳公公见江离往里面乱跑顿时急了,他可是知道,这位爷可不是个正经玩意,很容易闹出乱子。
柳公公道:“这是梵漓公主,我送她去后院,对吧公主?”
江离道:“哦,那就来一车队吧。”
偏偏这家伙还非常强!
江离咧嘴笑了,一口洁白的牙齿在天光下显得格外的明亮,但是在柳公公眼里,那都是寒芒啊……
小公主梵漓一听,顿时吐了吐舌头,有点想躲,却又有些不知所措。显然这小家伙很乖巧,哪怕是面对一个公公也有点不知所措。不过还是红着小脸道:“哪里会伤到么……”
“你就是上山打老虎的原唱?难怪,我就说齐大磊那纨绔怎么可能唱出那样集天籁和霸气于一身的歌曲。”一名明媚皓齿,面若桃花的小女孩兴奋的看着江离。
下了车,柳公公撒腿就跑!
而这手上山打老虎则是她在来的路上,在闺蜜那里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