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不合格的大魔王

作者:一梦黄粱
不合格的大魔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将来必然遗臭万年!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靠谱的人

那么周正颐如果是玩这个的,那也必然不是简单之人。
所以,江离来周正颐墓最大的动力,就是好奇。
江离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道:“对啊……不是车神的师父,能开车这么慢的速度么?换了你,你行么?”
爱尔薇和秦凌雪都不是笨蛋,江离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但是一看就知道,心虚了。
秦凌雪道:“最近月岩里出了不少奇怪的事情,一些同事纷纷发疯,闹得人心惶惶的。我之前就是送同事去医院,才有空回湘城跟你见面,否则,就算约了时间,我多半也是去不了的。”
外面走路河水的爱尔薇直接一口水喷出了彩虹的效果,白了江离一眼道:“你……”
黑莲嘿嘿道:“这回你算是骑虎难下了,我看你怎么下来!”
江离大眼瞪的溜圆,一副我根本不知道的样子。
景莺轻轻的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道:“理学经典著作《易经》、《道德经》、《老子》,可曾听过?”
江离听到这,越发的感兴趣了,不过还是问了一句:“不危险的地方你肯定不会来忽悠我,说说,那到底有多危险。”
这个车队里清一色的联防军战士,一个个面色古板,没有太多表情,见到秦凌雪后也只是微微点头。
“你在这等会,我去见我老师,跟他说下情况。”
坐在副驾上的是爱尔薇,看到江离,她微微笑着,算是打招呼。
“那你平时都打什么层次的恶魔?”秦凌雪想问个底细,自己也好有个数,至少到了地方,也好帮江离跟她导师马原吹牛。
景莺道:“你自己没文化,还来怪我喽?”
至于马原他们挖掘的墓葬,也并非是随便挖的。
上次从陈蟒玄手里得到的神级功法,他也修炼了,有些用处,不过也就是将他的肉身力量推到了神级二重天而已。
叮!
虽然江离得到过功法,也都说是古代传下来的,但是毕竟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接触过真正的古代修士。再加上,天神引导人http://m.hetushu.com类科技树的事情,使得江离总觉得自己现在掌握的东西,是被人引导的……不那么真实。
怨气+2000!
听到这话,在那闭目养神的爱尔薇也看了过来,显然她对这个话题也挺有兴趣的。
然后秦凌雪真的靠边停车了……
牛逼都吹出去了,江离自然斩钉截铁的点头道:“必须的。”
江离一听,顿时噎住了……
她有点后悔邀请江离过来了,她真的怀疑,江离所谓的没事打打恶魔也是吹牛逼的……
江离回头看着楼上飘起的怨气值,开心的笑了,然后给秦凌雪回了一句留言:“好啊,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并且给他科普了一下,神级实力的层次问题。
江离听到这,苦笑道:“看来,这一趟我是不去都不行了,老家门口,还真不想让他们太闹腾。”
江离哼哼了一声后道:“你继续说。”
景莺道:“周正颐被称之为开创宋明理学之先河者,也就是宋明理学的开山祖师。理学,你懂么?”
然而他在文学上的素养,远不如他在理学上的成就。这样一位大师,你还能当他是普通的学者么?”
秦凌雪笑道:“嘻嘻……那你技术怎么样?”
秦凌雪生怕事情闹不大似的,跟着拍打着方向盘,叫道:“对对对,你开就是了,大不了晚一会到么。”
秦凌雪道:“都庞岭和越城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合成五岭。也是历史上的南岭的主要构成部分。这里地势复杂,气候多变,古时候,这里有过秦、楚等国的要塞。
不过那功法只能修炼到神级第二重天,再往上已经无法修炼了。
说完,江离在侍者和景莺愕然的目光中,理直气壮的站起来,一仰头,骄傲的走向黑莲,两人结账离开了。
秦凌雪闻言,气的小虎牙直磨,她就没见过这么能吹牛逼,还死不承认,臭不要脸的。
景莺道:“理学的著作你应该听过。”
等江离报了和_图_书位置后,没一会,一辆越野车就出现在了江离面前,韩凌雪也换了一身迷彩服,一双雪亮的大眼睛配上马尾辫,依然是青春靓丽。
于是秦凌雪再次问道:“江火,你平时真的会打恶魔?”
江离一听,脑门上都是冷汗。
江离一挺胸膛,一副我就是这么牛逼的样子。
江离听到这已经来了兴趣了,同时也明白,为什么景莺会在意周正颐了。《易经》、《道德经》、《老子》这可都是从古至今,公认的奇书。哪怕是科学发展到了现在,依然奉之为奇书,因为里面太多的东西依然可以指导现在的人前进,并且很多东西可以用,却用科学解释不清楚。这种来自老祖宗的馈赠,没人敢轻视。
景莺接下来的话其实并不多,因为真正的周正颐什么样子,她也不清楚。她只能大致推断一下而已……
这话已经将周正颐捧到了极高的地位,几乎就差直说,汉朝之后周正颐第一,没有周正颐,儒家已死,理学不前了!
秦凌雪满脑袋的黑线的看着江离道:“这就是你说的贼溜?车神师父?”
江离微微点头,然后赶紧摇头,他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他是大致上懂,细节上根本不懂,这样还不如说不懂呢,免得被人问的尴尬。
秦凌雪抿嘴笑道:“真的?”
这么破烂的山路,她依然开的游刃有余,还不忘调侃江离道:“江火,你会开车么?”
江离拍着胸脯道:“当然是神级的了。”
说这话,车已经开到了月岩附近,月岩外,一群人聚集在那里,各忙各的,不过江离却发现,大家的气氛有点消沉。
我们的目的地就是前面的都庞岭,看到那个巨大的岩洞了么?那就是周正颐先生当年闭关,悟道的道场,月岩。”
江离瞪了他一眼,然后一拍胸脯道:“不就是开车么?没问题!”
爱尔薇摇摇头不说话了,她也有点后悔撮合这门婚事了,这小子满嘴跑火车,怎么看都不靠谱!
和图书在美女面前,男人还是要脸面的,江离脸不红心不跳的吹嘘道:“那自然是贼溜了,听说过潇湘车神么?那是我徒弟!”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再无人敢质疑他的学问,可见濂溪先生的地位有多高了。
秦凌雪中间插话,提了一嘴江离的事情,结果马原根本没当回事,随口就答应了,让秦凌雪带着江离去熟悉环境。
秦凌雪咯咯笑道:“这样啊……要不,你来开开试试?”
噗!
江离沉默了……
景莺摇头道:“不知道,但是那里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异常了,我的人发现,考古队的人中有不少人被送进了医院。而且看状况,应该是疯了……”
上了车,江离妆模作样的问了一下工作的情况,秦凌雪的回答很简单:“你不是说你没事打恶魔么?我们考古队缺安保人员,刚好适合你。不过我先说好了啊,那里真的很危险。”
景莺道:“根据我在其他墓葬里发现的一些线索来看,周正颐绝对不是普通人,他曾经在一日之内,演化日月斗转,震惊当世。只是后来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再没有类似的传说传出来。
江离则瞪着眼中最看着侍者道:“你看我干嘛?这菜是她点的,又不是我点的。我可一口都没吃,喝的果汁还是之前点的呢。再说了,我跟她又不熟。”
江离想了想,自己好歹也是有驾驶证的人,于是厚着脸皮点头道:“会啊。”
最终,秦凌雪嫌弃江离开车太慢,还是坐回了驾驶位,然后一脚油门,一路飙了起来。
听到这,江离的心更是嘭嘭乱跳了……
景莺的推测很简单,如果古人真的不凡,那么周正颐这个精通儒释道三家精义,并且融入一炉,独创宋明理学的大师,绝对也不是简单之人。
路上秦凌雪跟江离说了一下那边的情况,挖掘的的确是周正颐的墓,只不过这并不能叫墓,而是应该称呼为周正颐的道场!
噗!
“买单。”景莺一招手,侍者立刻过来了,一脸职业和图书性的微笑看着江离。
江离一口西瓜汁直接喷向了景莺,景莺早有准备,一挥手,将西瓜汁拦在了空中,然后慢条斯理的道:“看样子,你是听过了。”
秦凌雪虽然年龄不大,不过开车还是很稳的,一看就是老司机。
江离咋舌道:“周正颐的评价这么高?”
景莺道:“他的弟子张凯云曾经在外地讲学,当地有人试他才学,问他师从何处。他张嘴就说:“吾道南来,本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不过湘水余波!”
神级,一共有九重天,蹬九天者为神王。
江离白了她一样道:“废话,这谁没听说过啊?你直接说这个不就完了?还哲学家……理学家……”
江离自然不怕什么危险,他现在只怕人生太无聊。
那里群山环绕,鲜有人迹,不过据说,当年周正颐在都庞岭的月岩处领悟了天地大道。
过了一会,景莺才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地骂道:“混蛋~!”
既然古人将周正颐推崇到了极致,那么他的道场多少应该有点江离能用的东西吧……
景莺最后扔下重磅炸弹道:“而且,据我所知,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早就被人暗中传开了。现在很多人都摸了过去,想要分一杯羹。恶魔、天神可能都会现身月岩!”
景莺见江离一脸傻乎乎,完全不懂的样子,耐心的解释道:“哲学和神学,说出来的话都神神叨叨的,非精通二者之人不能懂。外人以为他们是在自圆其说的讲故事,编道理。其实,哲学换一种说法,你就明白了。”
让江离意外的是,秦凌雪竟然直接问他:“你在哪。”
然后三辆联防军战士的车和秦凌雪的车一路往南开去。
当然,重点是,江离很好奇,古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江离皱眉……
江离心中哀嚎:“我曹,玩真的啊?”
那里距离周正颐故居只有七公里,地处潇湘一隅,永州城南的稻县、江县和广宁省的宫城、灌容两县交界处。
秦凌雪说完,就跑进了一个大帐篷和图书当中,没一会,江离就看到马原一头鸡窝发型,浑身脏兮兮的出来了。知道的他是考古专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泥浆里爬出来的精神病呢。
景莺再次白了他一眼道:“你太小看哲学了,哲学思想,有的时候可以比科学看的更远。是可以比肩神学的学问……”
马原的精神明显有些不佳,不过在见到爱尔薇后,精神头明显旺盛了不少,跟爱尔薇去边上聊了一些事情后,他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并且连连在那道谢,说着什么。
江离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胡扯道:“算了吧,路虽然不难开,但是我不认识路啊,路况不熟,飚不起来。”
不过人都叫来了,她也没法说什么了,一切等事情结束了再说吧。
最终江离还是坐在了驾驶座上,深吸一口气,然后开了起来……
黑莲在边上哈哈大笑道:“江离,让你吹牛逼。就你那技术?这路……我觉得你能把这车开出翻滚模式来,从山上一路滚下去。”
几分钟后,爱尔薇下了车,一边走路一边看书,成功超车……
过了稻县,直接拐弯上了一条土路,土路十分颠簸,大坑很多,一般的车根本进不来。而且越往山上走,路上的坑和大石头就越多,几乎是步步惊心。
爱尔薇笑道:“不熟没关系,慢点开就行了。反正我们有向导……”
从潇湘一隅大城一路南下,到达永州城后三人略做修整,随后在永州城南城门处和一个车队汇合了。
那是周正颐的成道之地,葬在那里绝对说得过去。”
虽然周正颐老年的时候住在庐山,并且有人找到了周正颐在庐山的墓葬,可是谁开过棺呢?谁能确定,那里面一定是周正颐呢?
江离点头道:“对啊。”
因为明末有着“海内三大鸿儒”之称的黄元羲也曾经在他的著作《宋儒学案》中这么评价周正颐:“孔子而后,汉儒止有传经之学,性道微言之绝久矣。元公崛起,二程嗣之……若论阐发心性义理之精微,端数元公之破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