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黄庭道主

作者:妖僧花无缺
黄庭道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四章 四明见过清净大圣!

元山、成谨只觉这玄妙与天火不凡,可又说不上来如何厉害。
若是前者,未免太重。
“是为报答我茅山道庇护其弟子。”
放在地仙四境中,不说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麟角。
心念一定。
索性收刀。
一时间。
‘轰隆隆’庞然大力涌来,只震的他虎口发麻,手掌开裂十指尽数断裂。又兼法力激荡,引动伤势——
正清道人抬头,脸色骤然大变!
就见一位神女脚踏祥云、身披霞衣飘然而至。
一杖接着一杖,犹如狂风暴雨倾泻,虽不如方才魔刀惊艳凶悍,但对于伤势不轻的正清道人来说却是雪上加霜。
正清道人心底骇然。
就在下方二人斗法,或者说正清仙师被吊打的时候。
形势不如人,为今之计,只有虚与委蛇,以待援兵。
收了魔刀,心神再不受扰,见着正清道人手中蒲扇,头顶之上一道青色神光悍然而起,如太古神岳一般,冲着正清道人手上狠狠刷去。
陆青峰不管。
与‘五明降鬼扇’一比,‘萨祖铁罐’又要逊色不少。而且有这等神通傍身,什么宝物不是手到擒来?
继渊道人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就见青光一闪,五明降鬼扇倏的不见。
“神霄与我茅山本就不对付,这道人又如此强横,若为同盟,倒算不上谁占便宜。”
砰!
虽收了刀,却不愿收手,要宣泄戾气。
既惊且怒。
当中神女宝相庄严,面上一团明光,瞧不清真容,手上却托着一座四角宝塔。
“还是先将三师弟换出来才是正理。”
她望着场上。
法力倒还充足,但肉身、元神都已经快要撕裂。
一通猛攻。
而天上继渊道人见着,脸色第一次出现变化。
林叶望见局势,心下也松了口气。
百般念头充斥心间,正清道人望着手上魔刀换竹杖和图书,正蓄势而来的少年道人,心中涌起一股无力之感。
正清道人悲叹一声,面上羞愧难当,可见着道人不依不饶,知晓此番恐难善了。一面念动,呼唤诸天,一面戒备,冲少年道人张口出声道,“贫道神霄掌教,道号‘正清’,敢问阁下何人,缘何困我门人。”
继渊道人看着,隐约能看出,这当中似乎蕴含两门绝妙神通,似乎不弱此前青色神光。
反观陆青峰。
“本将跟前,安敢现宝?!”
虽说信任老师,可毕竟在大浩待了万余年,对茅山道、神霄派的威势最是了解。这两者可都不是善茬,更别说一派掌教。
那神霄派第一人,神霄掌教正清老道被老师打的狼狈,总算让她见识到老师厉害,不再忧心。
但一步一砸,不多时,还是砸出数十杖,令正清道人伤势愈重。
寻常真仙看不出名堂,但天上继渊道人,远处成谨道姑、元山道人看看出端倪,后者目不转睛,口中自语道,“这道人每一击看似平平无奇,但围绕那青竹杖,却有玄妙迸发。这玄妙涌动,神霄掌教动作就要一滞。竹杖尽头,又有透明天火缠绕,威力无穷。”
好赖也是顶尖地仙,竟一时难以发力。
继渊道人又看了眼手上铁罐,顿时笑了,“再者说,这‘萨祖铁罐’内含万千符箓,不知多少年来利幽拔苦,赈济孤魂,垂科度亡,藏济世之慈心,乃是一等一的功德宝物,不弱等闲仙器。如此重宝,岂有拱手不受之理?!”
陆青峰面容不动。
这两门神通本是普通神通,陆青峰将其强化,晋升大神通。耗费些时日,如今也修行至第四重,威能惊人。
反倒是后者——
不但连连后退,伤势也不断加重。
继渊道人不禁暗自衡量,他若是没了宝物,又hetushu.com能挡住下方道人几个回合?
这蒲扇在天魔化血神刀之下尚能抵抗,有几分不俗,远比寻常仙器来的厉害,陆青峰早就看中。
外间不表。
面上笑意更甚,垂目又往下方场上看去。
有心说些软语,奈何心气不顺,终年不曾与人低头的正清道人,话出口来,却硬邦邦难以下咽。
场上陆青峰片刻不停。
持青竹杖,陆青峰不顾正清道人脸色一沉兀的难看,猛地落下。
正清道人当真出离愤怒,扬起五明降鬼扇就去招架。
“天神下凡!”
“如此神通,难怪看不上萨祖铁罐。”
云天上。
“祖师威武!”
一时又担心神霄派狗急跳墙,耽搁三师弟脱困。
瞧见神女下凡来,正清道人大喜过望,总算救兵到来。
陆青峰这一手的确暗含神通。不是等闲,而是从本体清净法竹领悟而来的两门天赋神通——
正清道人暗叫一声,只觉手上一空,低头瞧去,哪里还有至宝踪迹。心神震动,又见青竹杖砸来,不及多想连忙双手结印横在身前。
“不好!”
再多一刀,非但肉身、元神要受伤不小,那魔刀煞气也要趁机反噬,反倒不美。
如此不饶人,直让祁舟、崔凤年、钟离护三人大叫一声好,瞬间就被折服。倒是林叶看向老师,心间有些踌躇。
自始至终,节奏都在陆青峰把握当中,正清道人束手束脚,又无兵刃法器,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惊、怒、恐、慌。
即使如此。
天上、地下一众修士望见神光,全都一赞,眼中露出炙热神色。忍不住猜测这到底是何等神通,竟能夺人宝物。
继渊道人把玩‘萨祖铁罐’,心中思忖。
继渊道人低头,看着手上全无光彩、锈迹斑斓的铁罐,望着下方少年道人,更觉摸不透。
换位思m.hetushu.com考。
继渊道人眼力着实不错。
方才祭出魔刀,强行催动灵宝层次的‘天魔化血神刀’,虽然威能惊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哪怕顶尖地仙,若无至宝傍身也要身死魂消,一如当初黑水中那尊柳仙。
砰!
只等道人反应。
陆青峰动作不快。
不约而同,皆感慨道:“到底是神霄派,上承‘一元无上萨翁真君’,仙界当中不知有多少人脉。随意搬来一位大神,就能镇压一切魑魅魍魉。”
“再者说。”
二曰‘清净天火’,能焚烧万物。
茅山道虽说庇护了林叶,但林叶毕竟也为茅山道征战万余年,功劳不小。并且,为了一个升仙失败,只有百年好活的真仙境弟子,这少年道人竟舍得一桩至宝用以答谢?!
神霄掌教道行不浅,可惜过于仰仗宝物,神通稍差。眼下最为趁手的神霄剑被毁,最强的五明降鬼扇又被夺走,哪里能够抵挡这两大神通。
七记魔刀劈下,他本就伤势不轻,少说也要休养千年才能痊愈。至于金虎、金龙跟一应至宝自是不提。
那道人还有闲暇投来目光,冲他微微颔首示意,分明是有意要将这宗宝物赠他。
呼唤声既凄且惨,当真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又见那神霄掌教有心服软,却又拿捏,不肯伏低做小,更是嗤嗤出声,却将一颗心落回肚子里。
继渊道人再不迟疑,大袖一挥就将‘萨祖铁罐’收入袖中。
如今好了。
噗!
只可惜。
继渊道人尽览下方激战,脸上虽不见异色,可心中却早就掀起惊涛骇浪,修持大成的心性也被破的干净。
三人只觉与有荣焉。
身上凄凄惨惨,狼狈不堪。
“欺人太甚!”
场上局面顿时一变。
当真有苦难言。
堂堂神霄掌教,何曾有过这般境地?
一言毕。
“呼!”
m•hetushu.com“还是示好,欲要借我茅山道对抗神霄派?”
分明激战正酣,继渊道人却瞧见,那少年道人竟还能分心,轻轻一刀就将正清仙师祭出的‘萨祖铁罐’磕飞天外。
须臾不见,又起变数。
……
青竹杖至。
众人噤声。
七宝山外。
不止如此。
更别说,陆青峰手上清静竹杖还蕴含奥妙,内里炼入了十二条铁背蜈蚣,加持大力,一杖砸下有泰山之重。又有无边业力汇聚而成的红莲业火暗藏其中,如毒蛇一般随时都能发出狠辣一击。
正清道人如何能挡?
一时期盼老师不要收手,将正清老道狠狠教训最好挫骨扬灰。
“呼!”
好巧不巧,正落在他手中。
下一刻。
正清道人身上至宝的确不少,又有金虎、金龙护身,虽被重创,却也扛过陆青峰凶猛攻势,尚有再战之力。
一口口鲜血喷洒出来,染红了百衲伏魔衣,双臂更是血流不止。直看的四方修士一阵揪心,似乎下一刻,正清道人就要被那青竹杖砸成一摊肉泥。
眼见正清道人伤势愈重,脸上也一阵病态潮红,却忽的神色一震,仰头朝着天外唤道,“元君救我!”
除非将寻常神通修行至第七八重,否则绝难抵挡。
也还是受了煞气侵袭,心中戾气、杀气充斥,战意不休。
大音激荡。
话音落下。
“都被吊打,还要拿腔作势!”
然而,预料中的或反抗或服软还未见着,却见着天上神女似生笑意,不去理会正清道人,竟冲着少年道人微微颔首,口中清脆道:“原来是清净大圣当面,四明冒失前来,还望道友切莫见怪。”
行走间,欺身上前,扬起青竹杖就往正清老道面门砸去。
他直起身板,摆正脸色,冲陆青峰叱喝道,“兀那道士,天庭上神当前,还不快快伏法?!”
最终还是理m.hetushu.com智占据上风,正要出言提醒老师,姑且先饶过正清老道,忽见场上老师执青竹杖,根本不搭话。
张口喷出血来。
众人悚然,只瞧见天上仙音阵阵,有仙女散花、神将开道之异象。
“呼!”
见那少年道人似乎也瞧出不妙来,竟主动停手伫立,顿时心中大定,这下换作他不肯罢休了事,神色一正就向天上神女拜下,口中悲呼:“妖道猖狂,祸乱人间,还望元君慈悲,打杀妖道以正乾坤!”
就在刚才。
正清道人悄悄往陆青峰看去,只见这少年道人面色似有些古怪,竟瞧不出惧意,心中不由嗤笑开来,“到底凡俗地仙,不识天庭真神。”
仙音飘扬。
四间修士,一个个也被这般反转惊着。
一曰‘六根清净法’,能封人六识。
砰!
魔刀难驾驭,更是桀骜。陆青峰虽勉强炼化,但距离自如掌控却还差着一大截。一连斩出七刀,就已经是极限。
“萨祖铁罐。”
“好神通!”
特别是接连七头金虎、金龙被废,两件至宝被毁,‘萨祖铁罐’被夺,唯一剩下的两件掌教至宝‘百衲伏魔衣’跟‘五明降鬼扇’也伤痕累累。若不是这少年道人不知何故,将那魔刀收起,这两件至宝险些也要不保。
祁舟三人站在老师身后,妖王战场,一个个脸色全都通红。那可是当世无敌的神霄掌教,却被他们这位师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青竹杖远不如魔刀凶狠,可蕴含泰山之力,又能遮蔽六识。每夯击一次,就令他伤势更重一分,又要多百年休养。
偏偏陆青峰又不依不饶。
正清道人大口喘息,只觉胸膛有火焰灼烧,既是伤势,又是愤怒所致。
“这下算是栽了。”
继渊、成谨、元山三人全都皱眉,远处林叶师徒四人见着神女气度,忽觉一股寒气自心底冒出,如坠寒冬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