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黄庭道主

作者:妖僧花无缺
黄庭道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今时不同往日!

咔嚓!
“派人去查!”
“这是——”
离垢、玄烟位于两侧,两人体内法力汹涌,各有玄妙,落在飞火身上,不断流转。飞火紧闭双目,面上有痛苦之色,显得狰狞。
离垢见状,不由笑道,“总算将这魔焰拔除了。”
离垢摇头。
心中又惊又怒。
可以暴露。
陆青峰心念一动,身上水合道袍顿时转换成一袭黑袍。
离垢、玄烟专心致志。
色厉内荏。
“玄烟!”
模样、装扮、气机均有变化,只要玄烟三人见了,定能认出,这正是当年重伤飞火,令他们兄弟三人铩羽而归颜面尽失的幻波海烈火散人!
……
“而后从徐宓父母查到离水宗,又从徐宓牵扯到青山,进而又牵扯出我与青雨。”
当年他们兄弟三人联手,更是领了三千甲士前去,都被烈火散人打退。想要打杀烈火散人,除非灭度神宗中十九支道兵一齐出动,九大金丹真人联手,才有一线希望。
神旗落下,仙阵升起。
这一日。
命牌碎成八块。
“青山、青雨修为尚浅,此行不宜动用本来身份,还是以‘烈火散人’行事。”
“敢杀我儿!”
那十二杆大旗,旗面上面绘着许多风云符箓,旗角上烈焰飞扬,火星滚滚,只一展动,便是震天响的霹雳烈火飞起打来。
“贫道烈火,来报当年之仇!”
徐宓甘愿自崩也不愿伤害青山,将这重身份透露给她也无大碍。且不说徐宓不可能会将此事往外透露,即hetushu•com使当真透露,以陆青峰如今实力,也有保全青山、青雨之法。
“屈寒侄儿遭劫,二哥该早说才是。”
无常岛外。
忽的。
没想到下一刻,正主居然到了自家门前。
刚才玄烟分心,险些令此前数年苦功毁于一旦。如今事后,离垢出声询问。
念及当年耻辱,念及这五十二年苦楚,飞火心头大恨,杀意猛涨。
离垢沉声,玄烟当即收摄心神,不敢乱想。
呼呼呼!
离垢、飞火见着,一时不解。
果然。
却透露几分胆怯。
飞火不断驱逐魔焰,又得离垢、玄烟相助,五十多年时间,直到今日,也还差这最后一炷香功夫才能将魔焰彻底拔除。
距离当初三人落败幻波海,已经过去五十二载有余。
仅一瞬间,三人就落在下风,只能勉强招架毫无还手之力。那飞火体内魔焰刚刚拔除,重伤未愈。第一个就支撑不住——
祝融魔神周身排布十二杆都天烈火神旗。
玄烟面上有戾气,闻言摇头道,“命牌碎为八块,代表肉身、神魂俱灭。即便我方才赶去,也于事无补了。”
盏茶功夫后,算上之前,已经足足运功三个时辰。三人额上都有汗珠滚落之时,飞火身上火焰忽起忽灭,最终转向黯淡。
“查到金澜城不难。”
忽的。
不过——
但是对于打杀屈寒那人的实力,离垢心中却有担忧。
“不好!”
陆青峰念及往后麻烦,在打杀屈寒之时,就没http://www.hetushu.com想着要放过玄烟、离垢、飞火三人。
“安敢来我无常岛放肆!?”
“大哥二哥救我!”
飞火面上急道。
他可是知道,玄烟对屈寒抱以厚望,颇为宠溺。屈寒也争气,年纪轻轻就修成实丹真人,更从‘离合玄光’中悟出《七情大法》这般剑走偏锋的法门。
各自招架。
“嗯?!”
在离垢三人冲天而起之时,瞬间就将三人笼罩。
如今却因他伤势,耽搁玄烟去救援。
飞火也看向面色有些不对的玄烟。
“莫要分心!”
“烈火散人实力强横,此事急不得。”
飞火人未至,声音先到,怒吼天际。他身上魔焰刚刚才拔除,前一刻更是还在放话要打杀烈火散人找回场子。
仅凭他们三人——
离垢、玄烟、飞火三人盘膝而坐。
玄烟声音凄寒,显然悲伤、愤怒到极致。
紧接着嘶吼声戛然而止,离垢、玄烟脸色具是一变,“烈火老魔,此地相距我灭度神宗山门仅有四万里,我门中强者很快就到,你安敢如此猖狂!?”
飞火大惊。
只见玄烟脸色阴沉,青红二色变幻不定。
然而离垢、玄烟自身难保,陷在阵中根本动弹不得,哪里能腾出手来去救?
但毕竟乃是一等一的魔道神通。
“二弟!”
飞火运道不济,被陆青峰以‘都天魔焰’灌入心门,险些重创垂死。幸好离垢、玄烟二人相救及时,才保下一条命来。
霸道森然。
笼罩苍穹的烈火和-图-书大阵轰然运转,当中生出丛丛火焰,直将四方上下全都笼罩。
“烈火老魔!”
这一分心,飞火身上火焰立时猛涨。
“与其坐等,凭添无数麻烦波折,不如主动出击,先将无常岛上玄烟三人打杀。自可搅乱局势,断绝牵扯。”
三人领兵降临幻波海,陆青峰修为尚且低微,未能将三人打杀。如今修为大进,小小三名金丹真人,杀之易如反掌。
玄烟眉头微皱,一阵心血来潮。
拔除魔焰凶险。
飞火在中,身上火焰阵阵。
“徒劳!”
青山、青雨本就知晓陆青峰这重身份。
当年。
一声玉石破碎的脆响落在耳中,令玄烟有一瞬间分心。
魔焰肆掠,但尚未波及飞火金丹、神魂。只要驱逐魔焰,静心调养百年,并无性命之忧。
烈火仙阵中传来怒吼。
陆青峰在外,面色不动,“来了正好,省的贫道多跑一趟!”
此地位于灭度神宗山门所在,断空水坞往西四万里处。因气象变幻无常而得名,又因离垢、玄烟、飞火这三位灭度神宗金丹真人在此修行而名扬四方。
此话心中流转,并未宣之于口。
“不!”
“这魔焰霸道,当真平生罕见!”
漫天烈火打下,将飞火手中法器卷走,一身法力也被打碎,身躯被卷入烈火当中,惊恐之下大声嘶吼求救。
离垢声音低沉,并不乐观。
下一刻。
还未多看一眼。
离垢又抬头看向跟前一言不发的玄烟,“二弟方才为何分心?”
和-图-书出的祝融魔神也强横不止十倍。
哪怕晋升实丹之后,修为进步都是飞快。
一尊黑袍修士衣袂飞舞,声音响彻无常岛方圆千里,烈火轰鸣轰然降下。人在空中,就有一尊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的魔神从其体内冲出。
离垢三人细听,脸色顿时一变。
但没必要。
正是祝融魔神。
“只要查出是谁杀了屈寒侄儿,老三我第一个剥了他的皮来给二哥认罪!”
落在空中,却见十二杆大旗如同苍穹一面笼罩四方,在外有一尊火焰魔神。更远处,有修士着一袭黑袍正是他恨之入骨的烈火散人。
飞火睁开眼,眼中也有后怕之色。不由庆幸当日魔焰未曾落入金丹与神魂当中,否则可就没有这么容易拔除,甚至身死魂消都有可能。
借着这次事情,正好打杀了事。
飞火冲的最高,首当其冲,霹雳烈火当即一齐汹涌过来,瞬间将其笼罩。
烈火汹涌,自当中传来飞火惊恐嘶吼。
大袖一挥,就有一块玉碎成八份落在地上。
“我身上魔焰随时能够拔除,可屈寒侄儿却是二哥唯一子嗣!”
当年。
哪里是区区金丹真人能够抗衡。
离垢、玄烟在后,也被卷入阵中。
全无身份败露的忧虑。
唯独离垢理智:“屈寒也有实丹境修为,《七情大法》造诣不俗,哪怕对上金丹真人,不敌之下以七情幡缠斗,脱身求援却也不难。可——”
此行欲以‘烈火散人’行事,主要还是为了方便,也m.hetushu.com是为了避免身份暴露的诸多麻烦。
如此。
感受到阵势强大,飞火来不及动怒,连将‘摩诃双钩’握在手中,去抵挡漫天烈火。
成就灭度神宗第十位金丹真人的呼声很高,就连门中第一强者枯渊老祖都颇为看重。
当中耽搁,百五十余年,着实代价不小。
再加上被祝融魔神蕴养五十二年,在六阶法器中也算得上佼佼者的十二杆都天烈火神旗。
无常岛中。
几番加持。
“我打杀玄烟之子屈寒,玄烟定然追查。”
“飞火!”
飞火脸上凶戾一闪,恨声道。
“来日定要将此人挫骨扬灰,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玄烟眼眸蕴含煞气,寒声道,“这是屈寒命牌。”
离垢、飞火闻言,往地上一看。
“烈火散人!”
……
“我定要他生不如死!”
呼!
无常岛外。
仅拔除魔焰这一关。
一道雷霆大音响彻,裹藏森冷之声。
“难!”
“屈寒侄儿命牌?!”
离垢、飞火二人一听,同时惊呼出声,也总算知晓为何刚才那般紧要关头,玄烟竟会分心。这命牌炼制不易,玄烟爱子,特意找来材料,求门中枯渊老祖为屈寒炼制。一旦命牌破碎,就代表屈寒在外遭遇大祸。
而后须静心调养百年,才可伤势全复。
陆青峰晋升结丹,《洪荒》当中更是两次踏入元神之境,境界大增。如今实力比之五十二年前何止强了十倍。
无常岛。
怕是要影响他们兄弟情谊。
正在此时。
“离垢!”
“三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