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二十一章 寒剑默听君子意(六)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二十一章 寒剑默听君子意(六)

众人惊于智方大师的真正身份,李奔雷这时阴测测笑道:“智方大师!你忘记了你是党项人了吗?那么你可记得当年许给老夫的三个诺言?!”群雄俱是不知智方大师是党项人,齐刷刷看向智方大师,要知现场智方大师在少林派辈分最高,而群雄虽是对朝廷不满,但也更不愿大夏国再次崛起兴起兵祸之乱,而少林素来执牛耳于江湖各派。
但闻田中正建应声道:“李奔雷,老夫是在帮你啊!不领情也罢!”
智方大师仰天而笑,道:“死人自然不用实践诺言!”话落,智方大师嘴角渗出一缕鲜血,仰天倒地。无念、达摩三僧、任飘萍和唐门姥姥等人急急上前查看,唐门姥姥一探智方大师腕脉,摇头叹道:“鹤顶红!”众人自是知道那鹤顶红见血封喉,不想智方大师竟是如此刚烈,宁可玉碎不可瓦全,俱扼腕叹息。
群雄这才明白,适才是隐身的忍者暗中袭击达摩三僧,任飘萍援https://www•hetushu.com.com手剑斩忍者。当其时寒风中一阵桀桀怪笑飘忽而出,道:“任少侠,几日不见,你的春梦了无痕神功似是大有精进,竟是可以感应道忍者的气波!”
无念此刻虽是悲愤,却仍是不失大家风范,立掌施了一礼,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佛有三怒,贫僧奉劝李施主早日放下心中恶念,”复又道:“贫僧在少林寺等着为施主剃度!”说罢向城门方向而去,达摩三僧柳如君等人不动声色紧随其后。
群雄不禁暗自一惊,但叫李奔雷和田中正建联手,只怕今日之情势凶险之极。任飘萍暗道:田中正建素来自视甚高桀骜不驯,今日和他手,定是为了流星火箭,难道他已经得到了流星火箭,思忖至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耳边同时响起田中正建有些悲愤的声音:“任飘萍,老夫视你为知己,将心事全部告知于你,你不支持也就罢了,反倒是hetushu.com.com处处和老夫作对,你信也是不信,老夫立时就可以让你的两个小美人儿血溅五步!香消玉损!”
虚空之中传来田中正建的狂笑声,声起,与此同时,一缕撕裂心肺的二胡声陡起,响彻九霄,盖过田中正建的狂笑,二胡声落,李奔雷喝道:“田中先生,没有老夫的允许,你竟敢私自行动!”
这时,任飘萍只觉气波有一丝异动,与此同时,众人眼中的达摩三僧忽然身形疾动,三人六掌拍向虚空,虚空中掌击声接连响起。现在,三僧各自退后一步,嗤嗤嗤三声同时响起,三僧胸前僧衣被利刃划开一尺长的裂缝,洁白的雪花中扬起一抹血红。不知何时,任飘萍已是站在达摩三僧的对面,任飘萍手中长剑剑尖四十五度斜指地面,剑尖一滴血正自滑落。
这时,任飘萍冷斥道:“前辈,你实在不该踏进这趟浑水!听晚辈一言,即刻回到日本,否则的话,任某人今日只好hetushu.com.com大开杀戒了!”
与此同时在场党项人和皇族龙侍卫复又齐声高呼少主,任飘萍不为所动,漠然望向虚空。此刻少林智方大师双手合什,道了声阿弥陀佛,左眼望李奔雷,右眼看任飘萍,道:“少主,无论你对少林寺做过什么,但是少主体恤苍生不愿兵祸再起,老衲深感欣慰,只是正如少主所言,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那么少主又何必易名改姓!”
在智方大师看来,当年李奔雷指使自己斩杀任飘萍义父任上峰和年幼的任飘萍,李奔雷自然不可能是任飘萍的父亲,是以智方大师认定任飘萍是李昌夏的儿子李德睿,大夏的少主。
李奔雷但闻无念之言,思绪纷乱,一言不发,似是默许少林一行四人离开。
智方大师立时面色土灰,复又惨笑道:“门主!当年我刘步云一念之差,许你三个诺言,杀了少主的义父任上峰,今日你可是要少林助你称霸大漠,成就你那不可告人的阴谋野https://m.hetushu.com.com心?!”众人这才知道智方大师的俗家名字叫做刘步云,更没有想到智方大师是杀害任飘萍义父的凶手,筱矝、燕无双等人也是不知晓此事,奇怪于此刻任飘萍闻此不动声色。
任飘萍知自己此刻决不能应诺,怒目而视李奔雷,拂袖断然道“各位,不要中了某些宵小之辈的阴谋诡计,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姓任,我是任飘萍!”
尽管任飘萍在大漠党项人中几乎已是无人不晓,但远没有燕赵、燕云天、燕霸天、李奔雷等人的名声响亮,是以当任飘萍是大夏少主身份的消息传出的那一天起,除了难春来、陆翔凯少数几人没有太多的人相信,也许党项人更愿意相信这只是李奔雷找来的一个大夏名义上的主上,而对于他们而言,无论是李奔雷、抑或是燕云天、燕霸天甚或是任飘萍来做大夏的主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安乐幸福的家园。
现在,纷飞狂舞的雪花中无念和达摩三僧立于李奔雷身前,和图书怒目而视,李奔雷却是弹了弹身上的雪,看了一眼手中的二胡,斜眼傲然不屑道:“怎么?和尚要杀人?”
但闻此言,任飘萍犹若不闻,依旧望向虚空,似是此时此地所发生的一切均与自己无关,实则正在默运九天玄功,于自己方圆一丈之内布下一层层宛如水面涟漪的气波,意欲与气波变化的毫发之巅探寻那些隐身的忍者。
李奔雷愤然道:“李德睿!你是个懦夫,你要逃避现实吗?”
群雄动容,暗道,想必先前武当清虚子和青城派八人皆为忍着所杀,不禁自责适才错怪了任飘萍。
众人正自惑然,任飘萍身后虚空之中一全身着雪白衣裤之人鬼魅般地出现,却是砰然倒地,倒地的身躯齐腰而断,血,狂涌!无念、达摩三僧面对任飘萍双掌合什,道:“多谢任施主援手!”转身便是离去。
李奔雷冷笑,叱道:“不错,大师莫不是要毁诺做那不信不义之人?!”
所以他们称呼李奔雷主上,所以他们现在称呼任飘萍主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