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一十章 咫尺天涯(二)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一百一十章 咫尺天涯(二)

众人相互一视,急向街上掠去,但见一衣衫褴褛的少年赶着一破旧马车正经过镇北将军府,马车之上载的正是一全新的上好柏木棺材。黑白无常二人当街拦住马车,阴森森的四道目光同时射向那少年,任飘萍淡然笑道:“你这棺材作价几文?”
众人入,唐灵嘟囔道:“就是,管它呢,人都要饿死了!”当其时,筱矜的肚子咕噜一声响,唐灵燕无双笑,筱矜当即羞赧,道:“镇北堡东西长一百七十五米,南北宽一百六十米,这镇北堡用于防御贺兰山以北各族入侵而设置的军事要塞,一直由镇北将军一迟远镇守,隶属朝廷兵部直接管辖,怎么今日城中没有一兵一卒呢?”
任飘萍三人不解,暗自思量间,街上马鸣声再起,三人已是惊弓之鸟,转身冲出大堂。
原来燕无双懊恼被骗中计愤恨少年奸诈,剑起车碎,那匹马惊吓得长嘶一声脱缰而去。现在任飘萍三人就站在燕无双身后,同时www.hetushu.com.com急道:“唐姑娘呢?”
诸人脸色凝重,显然没有人同意唐灵的意见,更因为筱矜道:“汉高祖称帝之后为了消灭齐楚燕韩赵魏六国王的后人及豪族名门,分批将十万之众迁徙至房陵,齐国田姓族大人众,改原姓以次相称,这便有了一到八的姓氏,而一姓并无分支……”说至此,街上忽然传来马鸣声,众人惊,又有一稚嫩的童声传来:“卖棺材了,谁要棺材?上等的柏木棺材!”
筱矜点头,道:“应当是这样的,我没有来过这里,师傅他老人家说的,而且师傅好像常来这里的!”任飘萍暗道:只是这将是怎样的一支训练有素行动迅疾的虎狼之师,忽然想起什么,道:“你先前说镇守这镇北堡的镇北将军叫什么来着?”
且说任飘萍三人掠进大堂之内,但见常小雨的尸体仍然在那张红柳木桌上,心中同时松了一口气,却是瞥及常小雨和_图_书身上放着一张红色信笺,任飘萍虚空施力,那张信笺缓缓飘至任飘萍眼前,任飘萍并不用手接住,施力使其稳定在空中,这才望去,但见其上书有八字:生死一线,咫尺天涯。
任飘萍闻言皱眉,与此同时目光瞥及厅堂内三盆正在燃烧的炭火,道:“两位前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黑白无常一愣,黑无常道:“公子,楼上楼下都不见人影和埋伏,后院除了后堂之外就是练武场和骡马房,也是未见什么异常!”燕无双接口道:“可是我们自外边进得这大堂之内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唐灵道:“当然是暖和了!”任飘萍道:“有这三盆炭火,想不暖和都难!”
任飘萍笑,却是有些苦涩,道:“一迟远?我记起来了,一高峰曾经说过他的父亲的名字,那个也是叫做一迟远的名字!”
任飘萍几人本是觉得这少年可疑,但见其相貌着装答语俱是没有半分漏洞,疑惑间,黑无常飞身和图书一掌拍向少年,那少年吓得不知所措,眼睁睁望着黑无常的玄阴掌便是要落在他的身上不知闪躲,黑无常当即变掌为爪,抓向少年右手腕脉。众人自是知道黑无常是要试探对方,俱是观而不语,现在那少年的右手就在黑无常的手中,惊恐地看着黑无常,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原来黑无常暗中慢慢发力,就是一成年男子也是受不了这痛。少年的倔强不喊痛反倒是引起诸人的好感,岂料黑无常冷笑一声,空气中咔嚓一声响,但闻那少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原来这一瞬,黑无常已是猛地一拉少年右臂,致使其右臂脱臼。
筱矜道:“怎么,一迟远啊?”
那少年双手冻得通红,讶然道:“大爷说笑了,这口棺材质量上乘,爹爹花了很长时间做好的,几文钱怎么买得到?!爹爹说至少也要白银五两!大爷要还是不要?”
要知唐灵和燕无双二女私下感情极为要好,此刻唐灵被掳,燕无双哪里还有心hetushu.com.com情回答,又是一剑急斩,那棺材也是被一劈为二,而棺材底部躺着同样的一张红色信笺,信笺上书有同样的八个字:生死一线,咫尺天涯。
诸人目光交融,不语,黑白无常二人对着任飘萍一点头,迅疾直入镇北将军府。不多时,二人出,摇头,任飘萍思量,燕无双道:“真搞不懂,这城里的人都死哪儿去了,不管了,先进去休息!”
望着三盆熊熊燃烧的炭火,众人非但不觉得暖和反倒是自心底升起淡淡的一丝寒意。任飘萍将常小雨的尸体放于大堂角落的一张红柳木桌上,转身,道:“依照筱矜姑娘所言,这镇北堡本是有将士守城的,而且这城内商号栉次邻比,想必有不少的百姓在此谋生,而当我等进城时,这些军民忽然一下子全无影无踪了!”
燕无双和筱矜见状,愕然愤怒间,出手。那少年无心恋战,身形自马车上急掠而起,右手同时扬起,漫天银针当空洒向筱矜二女,二女身形急顿,再想www•hetushu•com.com追时,那少年和唐灵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绕着全城又走了一圈,几人止步于那两层的楼阁之前,但见朱门上方横一牌匾,其上书:镇北将军四个鎏金大字,屋檐下一排长短不一低垂的冰坠子冷酷而又尖锐。
唐灵捂着饿得咕噜也是叫了一声的肚子,道:“不会这么巧吧?也许是同命同姓呢!”
诸人俱是觉得不忍,唐灵更是觉得那少年可怜,急向那少年走去,口中道:“不要哭,姐姐买了你这口棺材的!”一面走一面自怀内拿出几辆银子,只是任飘萍仍然隐隐觉得不安,道:“唐姑娘……”此声方出,身后大堂之内扑通声响传出,任飘萍、黑白无常三人同时身动,疾向大堂掠去。就在这一瞬,唐灵闻及任飘萍唤她,拧身回首,那少年嘴角一抹阴险之极的笑掠过,少年出手,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向唐灵右手腕脉,唐灵耳闻风动已是不及,右手腕脉已然在少年手中,右手中的碎银落在雪地之上分外刺眼。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