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五章 身不由己(上)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五章 身不由己(上)

那黄衣女子正是筱矜的四师姐,和陆翔凯要好,心直口快,这番话说出来,陆翔恺直向她挤眼,筱矜自是为难,撇嘴道:“大家还是言归正传,陆将军,你说说目前大漠的格局吧!”
筱矜幽幽道:“玩?人只有在迫不得已时才跳崖!”
众人惊退站于大殿两旁默然不语,陆翔凯道:“少主背上不是有一个马蹄形的胎记吗?”
任飘萍笑道:“拜金教拜的是金,谁给银子就跟谁,那谷海峰并不足畏惧!”
常小雨勉强挤出笑容,搪塞道:“谁知道,反正他经常这么完,不用担心的!”
任飘萍的二步没有跟上,他实在是不想面对,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此时这般的脆弱。苦笑,退出痴言阁,转身,脚下咫尺天涯急速展开。
午时,贺兰山最高峰,巴音笋布尔峰,夏伤宫的所在地。现在,任飘萍四人坐在夏伤宫的冲霄殿。
唐灵这时数完了大殿的蟠龙柱子,轻拉身旁筱矜,道:“筱矜姐姐,肚子好饿啊!”声音虽小,却是被众人听得清楚,众人不禁笑,唐灵羞赧,看向任飘萍,任飘萍微笑冲唐灵点头,道:“我也有些饿了!不如……”
然而李昌夏若真是为了求仙问道就抛妻弃子放下一身重担而去,任飘萍只会看轻他,李奔雷城府太深手段狠辣自己并不讨厌,但是当众让萧妃赤身裸体暴露于众人眼前的那一幕让任飘萍对其永远不可能堆积起好感。
https://m•hetushu•com.com任飘萍被安排在‘痴言阁’,那个李昌夏和寒萧子常常论道的地方,唐灵和常小雨被安排在紧邻痴言阁旁。
很快,崖边站满了人,常小雨见唐灵满脸泪水,哈哈一笑,道:“喂!唐姑娘,我说你怎么对你的任大哥一点信心都没有,他那一身轻功跳这悬崖还不跟玩一样!”唐灵遂破涕为笑,却是一皱眉,道:“那他好好的干嘛要跳悬崖?”
任飘萍看了一眼常小雨,叹气,想要避重就轻,却是两般皆重!道:“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真相的好,现在我只想知道目前大漠的局势究竟是怎么的一个局面!”
沉剑飞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在言语。
有时人就是这样,你可以做错很多事,但是有一件事你决不能做错,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底线。
陆翔恺等人执意让任飘萍坐在虎皮龙椅之上,任飘萍推辞不下,怒道:“我不是你们的少主,谁可以告诉我到底是谁?”
唐灵立时急道:“那任大哥岂不是……”又急得落泪。筱矜不禁暗自道:当初怎么没告诉他呢?
原来任飘萍离开大漠之后,燕霸天消失,燕云天被李奔雷逼得远走大漠。多半月之前,燕霸天和燕云天先后回到大漠,各自招兵买马重整旗鼓,意欲雄霸大漠。燕云天聚集了羽泽昊、绵聿诚、盖承颢、叔孙胤鸣、穆子默和嵇天宇等燕赵三m.hetushu.com.com十六骑的原班人马,又新添两千多人马,总计三千之众,兵多将广,又占据伤情谷安营扎寨,声势颇为浩大,实力不可小觑。而跟随燕霸天的旧部为数不多,兵力不足五百,但燕霸天从中原带回来众多好手,大多是被赵宏云捣毁的拜金教的残部,更是有尼僧道丐痴癫狂,老妇独钓湖海江中排名九的独钓湖海江谷海峰,其麾下堪当重任的主要是老夫子邱不离、谷海峰、慕容杰、沙漠之狐以及沙漠四鼠等人,占据着以月亮湖为中心方圆十余里。夏伤宫以李奔雷为首,麾下花无叶、李冰玉、陆翔凯、难春来、沉剑飞、上官离等人及仙人掌分布于各地近百名杀手、近二百名龙侍卫,兵少将多,实力不凡。
这时,上官离接口气道:“任飘萍,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师傅他老人家对你难道还不够好吗?”又有一黄衣女子站出来,道:“大师姐说的对!七妹!你替师傅教训教训他!”
任飘萍甫一跨进‘痴言阁’,心中百味齐涌,如果说李昌夏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么这痴言阁便是和自己一生有着莫大关系的两个人曾经呆过的地方,而不管自己的父亲是李昌夏还是李奔雷,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一定是萧妃。
任飘萍冷笑,道:“李奔雷自己知道他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
任飘萍无奈道:“背上有马蹄形胎记的人就是少主?哈哈哈,这个一直hetushu.com.com都是李奔雷的措辞,还有谁可以告诉我他亲眼见过少主背上有马蹄形的胎记?”
就在众人一筹不解的这当儿,漫天飞雪的空中传来一声飞天猫头鹰的叫声,众人举首望去,一只飞天猫头鹰扑楞扑楞落地,从其背上跳下一雪人,满面雪花,看不清是何人,却是径直走向常小雨,张口便问道:“任公子呢?”
陆翔恺急忙道:“好好好!”
难春来一直想问任飘萍父亲难听雨的下落,这时站出一步,道:“父亲当日谈及少主的身世时,少主不是亲口承认少主的义父正是任上峰前辈吗?还有你怎么会使用李长风的‘万种风情掌’和寒萧子前辈的‘日月伤势大法’?当日筱矜姑娘和常少侠也是在场!对了,少主,我爹他怎么没有和少主在一起?”
众人思忖,的确自始至终都是李奔雷提出的这个佐证,不禁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当其时,那虎背熊腰的中年人站出,气步履沉稳,呼吸悠长平稳,虎目中精光时隐时现,瓮声瓮气道:“在下白虎堂沉剑飞,任少侠似乎对本门门主有偏见,门主一心为了大夏复国,以门主的实力和目前大漠局势而言,门主自己完全可以坐得这大夏国的龙椅,又何须编造莫须有让任少侠做大夏国的主上,凡事总要讲个理字吧!”
唐灵忽然道:“筱矜姐姐,不如唤来猫头鹰下去看看?”筱矜喜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忽又https://m.hetushu.com.com急摇头道:“不行不行!师傅说这崖下有股猛烈的旋风,当年飞天猫头鹰就没能下去!”
筱矜思前想后,不禁暗道:若是萧妃或是李长风得到了‘九天玄功’和‘九鼎天下’,那么为何任飘萍只有一本藏有‘九天玄功’的道德经,而师傅等天下各路人马一心想要获得那三幅画,传闻画中藏有‘九鼎天下’,这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玄机呢?
好说话的常小雨这时实在憋不住,道:“邱不离已经死翘翘了,看来燕霸天这个‘女人’好日子不长了,只是想不通燕霸天如何将拜金教的这伙人拉拢了过来,居然还有天山派的谷海峰!”
任飘萍见不得夏伤宫众将士恭迎他的场面,于阅兵场匆匆应付完毕便是直奔冲霄殿,身后跟着的除了常小雨、唐灵,还有难春来、陆翔凯、以及筱矜和她的六位师姐,而走在最后一位的是一虎背熊腰四十上下的中年人。
常小雨但闻难春来问及难听雨,霍地一步站出就要承认是自己亲手杀了难听雨,却终是没有了勇气,复又退回埋首暗自忏悔。
唐灵听得实在是瞌睡,遂左顾右盼,数着八个一人抱的红色蟠龙木柱,又想起夏伤宫前那一座座石头堆砌的敖包,但觉比这些好玩得多。
唐灵当然跟不上任飘萍,但是她看见任飘萍向夏伤宫外掠去,所以现在唐灵就站在夏伤宫外。而任飘萍就站在夏伤宫前边不远处的悬崖边上,唐灵黯然,心道:他一定和_图_书是在思念欧阳姐姐吧!要不就是在想屏儿?或者是燕姐姐?可是任飘萍忽然之间跳下悬崖。唐灵‘啊’的发出一声尖叫,眼泪已是在方寸之间的眼眶中翻滚,身形急抹,至悬崖边,但见悬崖之下雪花纷飞,深不见底,阴风阵阵,急得大喊:“任大哥?任大哥?”
当其时,唐灵恰好要找任飘萍问及燕无双之事,但见任飘萍这般匆匆离去,暗道:他这是要做什么啊?遂展开身法跟了上去。
任飘萍知道自从白鹭洲师傅李长风告诉自己是李奔雷的儿子以来,李奔雷确是对自己大不同于以往,这次力主自己做大夏国的主上只怕也是这个原因,一时间无语。
筱矜、常小雨、难春来、陆翔恺等人自是知道任飘萍跳下悬崖只怕是因为要寻找自己身世的一些蛛丝马迹,毕竟任飘萍跳崖的地方正是当年萧妃跳崖的地方。
殿外,片片雪花不知何时纷纷扬扬没有头绪地下了起来,像极任飘萍此刻的心。走在路上,难春来忽然扑通一声跪在任飘萍身前,问道:“少主,我爹他可是……还请少主直言!”任飘萍急忙扶起难春来,却是无言以对,常小雨把心一横,道:“难兄弟……”任飘萍断然截口道:“这件事我任飘萍会给你一个交代,但不是现在!你要相信我!”难春来见任飘萍如是说,不再强求。
众人用过午饭,任飘萍直说疲惫要歇息,筱矜留下和众师姐叙旧,陆翔凯、难春来等人领着任飘萍三人去后殿休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