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二章 矛与盾(上)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二章 矛与盾(上)

常小雨做了一个极其夸张吃惊的动作,道:“不是吧!这个你也知道?!”筱矜抿嘴一笑,道:“他是狐狸精,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的呢?”
且说一干武林人士于当夜离开龙门石窟,当阳光再次照射在卢舍那大佛的身上,那卢舍那大佛似乎有了一丝灵动,威严慈祥的目光中,那死去多时的邱不离缓缓站起,看了一眼被火绳枪击中的右肩,冲着佛像哈哈哈大笑,阴阳怪气道:“我邱不离那么容易死就不叫老夫子了,老夫子一直活在人们心中,不是吗?”原来一高峰那一枪并未击中邱不离的心口,只是击中了邱不离的左肩下部。
……
四人笑,筱矜问道:“常公子,不知当时日本国和朝鲜国的高手是谁?”常小雨道:“正是三大绝世高手中的田中正建和朴正宇,少林寺的清无大师当时也参与了夺宝,燕赵凭借手中一把七杀剑和修罗转生大法,再加上独孤意的幻世血灵指和hetushu.com.com傅青麟的天魔神功,先后击败各大门派派出的本门绝顶高手,继而退清廷一高手叶方和明国所遣若干高手。”听至此任飘萍不由自主想到那个几乎让自己命丧山海关的叶大人——一高峰的师傅。
邱不离心惊,不想对方是尼僧道丐痴癫狂,老妇独钓湖海江中排名一黄山九幽神尼,面上却是呵呵笑道:“原来是拜金教教主驾到啊!”说话当中,双掌微微扬起,正要施展那瘟疫之功,不料陈脂胭剑尖也是微微扬起,冷喝道:“邱不离!你若再有妄动,信不信我立时就叫你去见真的老夫子!”
任飘萍两颊肌肉抽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算是答语,常小雨又道:“老狐狸,我就知道你猜不到!”唐灵这时接口道:“是寒萧子前辈吧!”常小雨笑道:“非也!”唐灵道:“那我就猜不着了,任大哥,你猜猜看了!”任飘萍无奈,随口道:“和-图-书燕赵吧!”
邱不离疾退,咽喉处寒意生,那柄漆黑长剑已是抵在他的咽喉,邱不离苦笑,那女子道:“本座陈脂胭,赵世青可是你杀死的?”
唐灵闻言奇道:“这么说,燕赵的武功在三大绝世高手之上?还有还有,那独孤意和傅青麟是谁?”筱矜这时接口道:“独孤意和傅青麟原本是西域昆仑派的传功长老,与当今昆仑派掌门为同门师兄弟,武功之高不在清无大师之下,只是中原武林人士知之甚少,那独孤意和傅青麟各自以幻世血灵指和天魔神功称雄于西域,这飞天猫头鹰还是傅青麟带给师傅的呢!”
深知任飘萍和大夏王朝之间关系,三人闻之不语。
邱不离话音方落,陈脂胭已是飞身掠去,竟是任凭赵世青的尸体暴露在这寒冬中。
陈脂胭眼神闪躲,邱不离计上心头,道:“老夫亲眼所见,是田中正建和任飘萍那小子对赵帮主下的手!”
众人唏m.hetushu•com•com嘘,常小雨又道:“世人传闻那李过化名野拂在天门山出家,为的就是守住李自成的藏宝,但是师傅说李自成的藏宝极有可能在大漠!”
邱不离只觉咽喉处痛,血在流,当下打了一个寒颤,放下双手,道:“老夫在施放瘟疫之时,赵世青已是死去多时了!”却是暗道:这尼姑一旦思春起来,连老夫子也不放过!
但见一面带白纱的女子从佛像后缓缓走了出来,冷然道:“你就是邱不离!”邱不离点头道:“是又怎样?夫人如何称呼?”那女子道了声‘好’,脚下轻滑,不见怎地,宛若踩着一朵祥云,瞬即便是到了邱不离身前,一柄漆黑长剑逼近邱不离咽喉。
原来拜金教教主陈脂胭等人于白鹭洲中了如来神功散之毒之后被单独关押在武林陵,赵世青对陈脂胭一番甜言蜜语,道他当年不见了她如何心痛,又如何舍弃师妹,这些年来一心振兴震天帮,意欲赶走鞑子夺回汉和-图-书人江山。那陈脂胭虽是嫁给了陈世南,却是对赵世青一直并未忘情,再加上拜金教一直暗中复兴大汉,有着共同的敌人,是以二人旧情复发缠绵不已。只是赵宏云志在陈脂胭的九幽剑法,而陈脂胭已不是当年纯真幼稚的小姑娘,暗中提防着赵世青。赵世青后来解了拜金教一干人等的如来神功散之毒,却是唯独解了陈脂胭的如来神功散之毒的同时又于茶水中又施放了另一种毒。这才有了陈脂胭在朝鲜义州和任飘萍一战时毒性复发,后又踏入中土寻找赵世青。只是赶来之际,众人已是散去。见到的是死去的赵世青,陈脂胭但见赵世青身中三刀一剑,肤色淡绿,一时之间不清楚赵世青是如何被人杀死,却是认定邱不离的瘟疫少不了干系。只是陈脂胭心中怨恨赵世青对自己无情,却是容不得别人杀害赵世青,是以这才现身要邱不离说个明白。
常小雨接口道:“筱矜姑娘,我老常一直都很奇怪,你年和图书纪轻轻的怎么就知道这么多江湖秘辛?”筱矜骄傲的一仰头,斜眼瞥向任飘萍,道:“你师傅是龙门老人,可是你别忘了,我爷爷是冷暖书生!”常小雨嘿嘿笑,道:“据说当时朴正宇、田中正建和清无大师三人斗得不分胜负,又见燕赵三人武功不在他们三人之下,遂各自退去,同时约好在长白山之巅天池之畔一决高低。”
任飘萍自是知道常小雨三人是为了逗自己开心,但觉过意不去,遂笑道:“狐狸精一般只有雌的!”
唐灵听到藏宝,却是没有半点兴趣,问身旁的任飘萍道:“任大哥,我不明白当时黑白无常要跟着我们来大漠,你为何不赞成?”任飘萍道:“我担心他们呢盗墓惯了,到了大漠,说不得要盗那大夏王陵。”
佛本是无语,可是佛这时在叹息,邱不离一惊,道:“谁?”
女人大多是矛盾的产物,常以自己的矛刺自己的盾,刺来刺去,刺得自己伤痕累累身心疲惫,就是九幽神尼也不例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